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七十四章 失控
    莉莉的手很明显正在发抖,但她自己却完全没意识到,直到听见人提醒她才注意到这点,与此同时,在她手里捏着的几片碎瓷片也咔擦咔擦地变成了一堆粉末——就好像完全不受控制一样。

        “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莉莉有些慌张地摆摆手,“我没用力的……”

        郝仁也是一脑门子问号,但看到莉莉脸上的惊慌神色他还是最先冷静下来:“你先别慌,放松,先别乱动——薇薇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

        薇薇安仔细观察着莉莉那比平时更加明亮的眸子:“好像是进入莫名其妙的亢奋状态了……你是不是吃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吃兴奋剂了?”

        莉莉眼泪都快下来了:“没有,我下午就吃了一个馒头,刚才还饿的没力气了呢……”

        郝仁也顾不上吃饭了,他发现莉莉不但手在发抖,现在连身子都有点微微的震颤,好像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肌肉似的,他赶紧扶着狼人妹子起来:“先去沙发上歇会……你放松点啊!”

        郝仁刚扶着莉莉站起身,就发现后者身上的肌肉非常僵硬,他感觉自己就好像在扶着一块生硬的钢铁般费力,但莉莉听到郝仁的话却只是用力摇头:“我不敢放松,一放松就控制不住力气了,房东你别扶我,我怕会不小心把你甩出去……啊,真的甩出去了!”

        莉莉只是不小心动了下胳膊,郝仁就感觉自己仿佛被一辆高速行驶的大货车刮飞般甩了出去,甚至还顺便撞翻了离他最近的薇薇安。狼人妹子看到这一幕是又急又怕,她想上前搀扶,但看到自己不断发抖而且愈发失控的双手却只能原地站住,然后小心翼翼地在沙发上坐下,而在她把手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同时,那沙发又被她给抓了个大窟窿。

        郝仁跟薇薇安狼狈地互相搀扶着站起来,幸亏身体强化还算给力,要是放在以前,光这一下就够他在医院躺俩礼拜的。两人小心翼翼地来到莉莉旁边,看到狼人姑娘已经浑身僵硬地在沙发角落里团成一团,手脚都不敢动弹,仿佛生怕自己喘口气就把房子拆掉一般。

        “应该是力量突然失控,还有原因不明的轻度亢奋,但神志还很清醒,”薇薇安作为现场唯一稍微对狼人有所了解的人员,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当医生,她让莉莉千万不要乱动,然后壮着胆子上前翻了翻莉莉的眼皮,“下眼底有轻微充血,张嘴让我看看你舌头……话说你真的没吃过奇怪东西?”

        莉莉哭丧着脸摇头:“没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狼人妹子已经快急哭了,她从小到大都从未生过病,甚至连碰破一点皮肉的经历都很少,这导致她对“生病”一事压根没任何经验,这是头一次遇到自己身体出现状况,平素就有点胆小的她顿时就慌了神。而郝仁也是干着急没办法,他只能寄希望于薇薇安:“你知道怎么给狼人治病么?”

        “完全不懂。”薇薇安坦然摇头。

        “……那你又是翻眼睛又是检查舌苔的看着挺专业啊。”

        薇薇安别过脸去:“我这不是检查完之后才想起来自己不会治病的么!”

        “那怎么办?”郝仁一摊手,“送去医院看看?”

        薇薇安指着莉莉的耳朵和尾巴:“你看这样的该挂什么科?什么医生能治得了这种病?”

        郝仁想了半天,觉得真要给莉莉治病那恐怕只能找个兽医了。

        “诶对了,兽医!”郝仁一拍脑袋,“莉莉你自己不就是个兽医么?”

        狼人妹子用力拍着沙发靠背:“我平常是给狗看病,但我自己是个狼人!我不能给自己看病的好么……啊,抱歉,沙发坏了。”

        郝仁默默看着被拍断的沙发靠背,哪里顾得上生气,他只能寄希望于现场最后一个大人物:“伊扎克斯,你有办法没?”

        伊扎克斯很光棍地一摇头:“恶魔深渊里没这种生物,而且我也不是医生。”

        郝仁把大恶魔的话翻译了一下,莉莉顿时垂头丧气地低着脑袋:“那怎么办……我不会是感染什么绝症了吧?蝙蝠你知道狼人生病了该怎么办么?你自己不会治,但你至少该见过不少狼人吧?”

        “这……”薇薇安脸上的表情很古怪,“一般情况狼人生病之后我都是吃顿好饭庆祝一下。”

        众人:“……”

        “你还说风凉话!”莉莉的尾巴都气的炸起毛来,“说不定这就是你害的!从前几天我看到你弄出来的那个红月亮开始我就感觉不怎么舒服,说不定今天……”

        “等等!”郝仁赶紧打断莉莉,“你说红月亮?什么红月亮?”

        “就咱们跟大个子刚见面那天啊,”莉莉扁着嘴,“蝙蝠召唤出一个特别大的红月亮,我看了一眼那个月亮,当时就感觉身上很难受,后来连着难受了好几天,都是这个蝙蝠害的。”

        郝仁终于也想起了那天晚上看到的奇景,漂浮于天际的恶魔火海和吸血鬼召唤出来的血色满月当空对峙,那一幕的壮观让他至今都历历在目。然而之后他根本什么都没想,只是觉得没想到薇薇安平常看着不声不响的,真到了关键时候还挺厉害,竟然可以跟伊扎克斯这样等级的大恶魔正面对垒,至于那轮血色满月……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现在看来,莉莉好像对月光产生反应了。

        “真的跟月亮有关系?”郝仁看向薇薇安,他以为对方这时候该反驳几句,却没想到薇薇安自己也犹豫着点了点头:“说不好……血月确实会对很多种族产生影响,很久很久以前我用过一次,直接就弄疯了一个狼人部落,但那天晚上我已经控制着力量了,月光顶多让大狗有些不舒服,按理说是不该有什么后遗症的。而且这么多天不是都没发作么?我的血月在取消之后就该失效才对。”

        “对了,可以找那个渡鸦12345问问!”在众人陷入困局的时候,郝仁突然想到一个强有力的外援,“是她让我负责照顾你们的,那你们要是出了什么情况也应该找她汇报才对。要不薇薇安你辛苦一下,咱们现在就带莉莉过去……”

        “不行,至少得等到明天早上,”薇薇安制止了郝仁,她伸手指着窗外,“距满月还有四天,现在的月光对莉莉也是有刺激的,让她到室外恐怕情况立刻就会恶化,当场暴走也有可能。”

        “那现在的问题就是怎么熬过今天晚上,”郝仁点点头,视线再度落回到莉莉身上,后者身上的冷颤暂时是止住了,但双手的抖动依然很厉害,而且那双金色的眸子已经有点浑浊,那眼睛中越来越明亮的金色光芒让人非常不安,“莉莉,你还清醒着吧?”

        狼人少女点了点头:“还好。”

        郝仁不放心,又问了一句:“一千九百九十九加一百等于几?”

        “两千。”

        “完了……这还是糊涂了!”

        “糊涂个屁,”薇薇安一巴掌拍在郝仁肩膀上,“她平常也算不对,这就是她正常水平!”

        薇薇安和郝仁在这瞎忙活却一点成效都看不到,最后还是伊扎克斯在旁边出了个关键性的主意:“我觉得最重要的是防止这小丫头乱动,她现在的破坏力太强,而且自己也控制不住,这样强行压制下去她自己耗费精力不说,还很容易伤到别人——你这里有结实点的绳子或者铁链么?”

        “别费这劲了,”郝仁叹口气,“碗口粗的链子她一只手就能拽断,这货一点特殊技能都不会,惟独那力气简直是犯规的。”

        伊扎克斯一摊手:“那就只剩把她打晕了。”

        “十几吨的石头砸她头上也不一定能砸晕,”郝仁看着伊扎克斯,“不过你出手的话应该可以?”

        伊扎克斯摆摆手:“我不打,下不去手,不符合我的规矩。”

        郝仁真想暴跳起来:作为一个恶魔你这么高道德觉悟到底是干啥?

        “那我自己动手吧……”等郝仁把伊扎克斯的建议翻译过来之后,莉莉可怜兮兮地看看围在自己身边的三人,决定通过主动配合来感谢大家对自己的关心,但她抬起手在自己头上比划了几下还是有些不放心,“我现在这样……不会不小心把自己打死吧?”

        “你要下不去手就让我来,”薇薇安比划着,“但我估计一下弄不晕你,魔法也不一定能弄晕你,所以要折腾很久……”

        话音刚落,只听到“砰”的一声,莉莉一拳头就把自己打晕了。

        郝仁愕然地看着已经昏睡过去开始平稳呼吸的二货狼人:“其实我想说……数据终端刚刚表示它有办法暂时控制住莉莉的症状。”

        薇薇安:“……哈,哈哈,咱吃饭去,吃饭去……”

        (做饭竟然把手切了……)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