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七十五章 酱油传送门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郝仁就起了床,迎面碰上看起来一夜没睡的薇薇安和同样起得很早的伊扎克斯,仨人碰头第一句话就不约而同:“看看莉莉(大狗)怎么样了!”

        莉莉昨晚上一巴掌把自己拍晕之后就暂时没了危险,看样子失去意识的情况下她就不会暴走,于是郝仁和薇薇安俩人合作着把狼人妹子送回了她的房间,现在一夜过去,郝仁估摸着那姑娘也该醒了,便和薇薇安一起推开了莉莉的房门,结果眼前的一幕让他吓了一跳:

        莉莉仍然处于狼人形态,而且已经醒来,她正用狼一样的姿势蹲在床上,而且尾巴绷得笔直。因为莉莉背对着房门所以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郝仁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她身边有一种令人不安的压抑气场正在缓缓释放,这种感觉……就好像面对着一头野兽。

        房间里的家具看样子都还完好,莉莉应该也是刚醒过来,还没来得及造成什么破坏。

        薇薇安向前跨了一步,几乎与此同时,莉莉的耳朵也非常警觉地笔直竖起,一阵低沉的吼叫从她喉咙里传来,下一秒郝仁就感觉眼前一花,莉莉的身形仿佛一道银色闪电般在屋子里飞掠而过,她直接沿着墙壁和房顶飞奔半圈绕到了薇薇安身旁,张牙舞爪地就扑了上来!

        “莉莉!”郝仁刚来的及惊呼出声,薇薇安已经原地离散成一片蝙蝠飞到了半空,狼人女孩只扑中一片空气,她困惑地停了下来,开始低着头在地板上嗅来嗅去。

        郝仁发现对方好像只对薇薇安有敌意,并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便壮着胆子往前蹭了两步:“莉莉……能听见我说话不?”

        “嗬——嘶……”一阵含混不清的声音从莉莉喉咙里挤出来,但她还是很听话地抬起头,看到郝仁的时候露出一个笑容,“房东,吃……饭……”

        郝仁:“……”这个饭桶到底还有没有抢救的必要!?

        看样子莉莉还能认出熟人,但郝仁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模样,发现对方的眼睛已经有些涣散,那双金色的眸子里甚至已经看不出明显的眼白和瞳仁,而且她的呼吸非常凌乱,说话的时候脸上表情也不断变化,显然其神智正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

        看到这种情况,郝仁忍不住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昨天晚上恐怕压根不该多等那一夜,莉莉的情况恶化如此之快,当时哪怕冒险也该把她送到渡鸦那边才对!

        薇薇安在客厅里重组成人形,然后小心翼翼地从郝仁身后绕了回来,她跟莉莉保持着五米以上距离:“大狗,你现在还咬我不?”

        “不……咬,”莉莉蹲在地上,抬起脚丫子挠了挠脸,说话很艰难,但条理依然清醒,“我就是看东西有点……模糊,刚醒过来的时候不太……清醒,但现在好多了。房东,带我……看病去啊?”

        “走走,咱们现在就走,”郝仁看着莉莉说句话都这么费事,莫名感觉一阵心疼,上前扶起狼人姑娘,“你努力保持清醒就好,其他事情交给我。”

        “房东,别扶……我,”莉莉赶紧甩开郝仁的手,“会把你甩出……你看,甩出去了吧?”

        郝仁从沙发后面爬起来,郁闷地看着莉莉现在这稀里糊涂的状态:“你的耳朵和尾巴能收起来不?你现在这样也没法上公交车啊!”

        “你还想让她坐公交过去?”薇薇安跳着脚叫道,“她都这样了你还敢让她接触公共场所啊?她现在打个喷嚏都容易弄死人的好么!”

        “那怎么弄?”郝仁一摊手,“早知道她情况越来越糟,昨晚上就该趁黑把她送过去,现在太阳出来了,她的情况一点都没好转!”

        “别慌,我正在准备传送门,”伊扎克斯的声音突然从旁边传来,“昨晚上我往那个王八坨子跑了一趟,已经做好定标了,等几分钟传送门就能准备好。”

        郝仁闻言长出口气:“呼——差点忘了恶魔都很擅长空间传送,没想到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也能把传送门张开啊?”

        伊扎克斯的声音带着一点点自豪:“这个世界的空间参数跟我那边不太一样,刚建立连接的时候遇上点麻烦,不过我基本功扎实,把公式代换一下就行了。对了,还有酱油没?”

        “酱油?”郝仁刚听到恶魔在自己客厅里张开传送门的时候还煞是惊艳了一番,心想自己这边总算有了个拿得上台面的异常房客,恶魔传送门这东西一听就高端大气,结果听到这里他实在忍不住了,三两步绕到伊扎克斯旁边,却看到这家伙正蹲在地上画符号,如今已经在客厅中央的地面上画出来直径两三米的一大圈东西,而在他手边还放着一个小盆,小盆里有黑黝黝的液体少量,闻着酱香扑鼻……

        “这TM也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只要功夫到家,清水都能画阵,世间万物都是有魔力容量的,我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大魔导师,面对两万兽人的围攻他愣是不慌不忙撒泡尿画了个地狱火结界,然后坚持到援军来救——不过那个老矫情后来死活不承认了,非要说自己是危急关头歃血为阵……诶到底还有酱油没?”

        郝仁:“……有!有的是酱油!妈蛋这时候我还矫情个毛线,我就知道我这辈子跟高端大气上档次无缘!薇薇安,去拿酱油……”

        又用了一整袋酱油,伊扎克斯才终于把传送阵给画完,你还真别说,不考虑这传送阵的材质它看着还真挺像那么回事,复杂又奇诡的恶魔符文在传送阵上排列成三重圆环,一行行晦涩的咒语在符文阵中央犹如活物般地游动,当伊扎克斯将自己的力量输入到符文中的时候,整个图案都开始散发出一种污浊的红绿色光芒,这东西竟然真的可以启动!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东西运转起来之后整个客厅更加酱香扑鼻了。

        郝仁心头就一句话不断回荡:这TM还讲点魔法么?

        但这时候哪怕再不魔法的东西你也得用,旁边莉莉的精神状态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恶化下去,她已经蹲在地上不再吭声,从姿势到动作都越来越像是一只依靠本能行动的狼(当然也有点像狗),郝仁甚至亲眼看到她不受控制地凑到餐桌底下啃了几口桌子腿,如果不是木头实在太难吃,就伊扎克斯画阵法的这几分钟里他就得再损失一个桌子。

        伊扎克斯站起身来,指着自己刚画出来的传送阵:“所有人站到这个圈中央,然后我启动传送,它只能用一次,所以最好一起走。”

        郝仁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是因为酱油能存储的魔力有限么?”

        “不是,”伊扎克斯摇摇头,伸手指着旁边沙发上蹲着的“滚”,“根据它眼神判断,咱们一走它就该过来舔酱油了,破坏符文的完整……”

        郝仁赶紧跳到圈里:“行了行了,赶紧走,再说下去我恐怕这辈子都不能直视任何一部神话作品了。”

        万幸,伊扎克斯用酱油画出来的传送阵工作正常,一行人被顺利送到了目的地。

        王八坨子附近永远是那副人迹罕至的模样,哪怕大白天都看不到有几辆车从这附近经过,再加上伊扎克斯的传送门开口本身就是有伪装的,因此一行人从传送门凭空出来并未引起什么麻烦。

        郝仁晕头转向地扶着电线杆子,忍着一阵阵的干呕:“话说……话说酱油画的传送阵果然不靠谱,这怎么这么晕呢?”

        伊扎克斯憨厚地笑着:“恶魔的东西一向这样,粗暴简单,但也很皮实,适应适应就好。”

        莉莉还是以一副狼的姿态蹲在地上,现在正垂着脑袋微微晃来晃去,郝仁小心翼翼地碰碰她的肩膀:“莉莉,还好吧?”

        “还好,”莉莉抬起头,完全浑浊的双眼中已经倒映不出郝仁的身影,但她理智仍在,“你说的那个飘在天上的大房子在哪呢?”

        郝仁自信地笑了笑,在附近的电线杆子上找到那标志性的老中医广告:“下面,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