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八十四章 废屋
    神奇的生活轨迹,神奇的发展方式,郝仁感觉自己这阵子竟遇上神奇的事儿,从现实世界到梦位面就没有一次是按照正常剧本发展的。

        现在他正骑着一头几乎有一人高的黑色巨狼,风驰电掣地奔跑在一片神秘的大草原上,头顶上是两轮皎白明月以及一道陌生的灿烂天河,远方是不属于地球的地平线,身边掠过的是不知名的异界野草,夜风袭来,天地辽阔,所有这一切都给人一种苍茫而神秘的震撼感,骑在狼背上跨过大草原的异世界访客,郝仁自己想到这点都感觉这时髦值起码十几个加号。

        如果他身上没穿着睡衣就更好了……

        寒风烈烈迎面扑来,如果是以前郝仁的身子骨,这时候恐怕已经被吹的神志不清了,冻个半死都有可能,但如今他已今非昔比,不说超人吧起码也是个强化人,面对这点低温还不算什么,他只是下意识地用空闲的一只手紧了紧身前的衣服,另一只手抓着狼王后脖颈上的黑色硬毛,在大风中扯着嗓子使劲喊:“我说……这片草原到底有多大?”

        “很大,很大!”狼王的声音同样洪亮,“我不知道你们人类到底怎么算的,但我和我的狼群曾经跑了七天七夜都没看到草原的边!我听说草原外边有人类的群落,但他们不怎么来这里。”

        “这个世界……我是说你知道的人类国度是什么样?”郝仁听到“人类国度”四个字顿时就上了心,在这个梦位面中出现另一个人类文明在他看来是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很想知道这个世界的人类是什么样的,“你去过那边吗?知道怎么走吗?”

        “没去过,那太危险,”狼王的脚步略略放慢了些,似乎是为了能更方便说话,“你们人类太狡猾,而且什么都杀,什么都吃!地龙都被你们吃绝种了,我才不去送肉!话说你不也是人类吗?你为什么打听这些事?”

        “我从另一个方向来,”郝仁随口胡扯,“世界大着呢!”

        狼王没吭声,看样子是接受了这个说法,而郝仁则有些感慨:这些会说话的巨兽虽然相当聪明,但还是没有人类那样多的花花肠子,狼王就好像压根不会考虑阴谋诡计和欺骗方面的事情,或者说它也懒得考虑这些——在狼王的世界观里,任何东西只要不影响它吃肉那就不用考虑,包括郝仁这个“两脚动物”到底从哪来到哪去有什么秘密,对它而言都无意义,狼王都是随口一问,问完就忘。

        这些奇怪的巨兽相当直爽洒脱,尽管郝仁才和它们打了一架,但在确认郝仁不能作为食物,并且这家伙比它们更能打之后,狼群就好像立刻忘掉了之前的战斗,甚至于现在狼王还让郝仁骑在它背上——虽然后者看起来并不怎么高兴,有一些惧怕郝仁铁拳的成分在,但这已经足以说明这些家伙的直白了:只要不能吃的,就不要招惹,只要打不过的,就老实听话,就这俩信条。

        虽然感觉有点没骨气吧,但郝仁已经认识一个更丢狼族面子的莉莉了,因此他挺能接受这一事实,认为这个狼王还挺……可爱的。

        等那几座人类房屋已经很近,眼看着还有几分钟就会跑到的时候,郝仁突然想起件事:“对了,前些日子我在这里也遇上过一群狼,那不是你们一伙的?”

        “你前些日子就在这里了?”狼王很惊讶,“我没见过你,我和我的狼群一直在这附近生活,但你是我们这三十五个昼夜以来见到的唯一一个人类。”

        这些狼也有时间日期的概念,而且它们知道人类有年份月份之类的记日期方法,不过它们感觉这些方法很别扭,所以更愿意通过直接记录昼夜来记录时间。反正狼群生活不用跟人类一样考虑四季耕作,也不用考虑历史传承,它们只要知道冬季何时到来就可以,这样记录昼夜的方式已然足够。

        “你们没见过我?”郝仁感觉这样一个直白的家伙不会骗自己,“那这里还有别的狼群?”

        “有几个游荡的小群落,我们和它们的领地交叉,中间有一些地方照看不过来,所以难免偶尔有一些不懂事的家伙乱跑,”狼王的声音听着有点不满,“那些是不会说话的蠢蛋,它们连思考都不会,比我的族群更加弱小,所以只能作为我的附庸——可惜是一帮不怎么听话的附庸。”

        狼王说着,摇了摇头:“那些家伙饿极的时候甚至会来我的领地上抢食物,而且只有用原始的吼叫才能和它们交流。真是奇怪,同样是狼,为什么它们那么蠢。”

        郝仁认真听着,没有答话,而是把这个奇特的情况默默记在心里。

        梦位面还有很多未解之谜,但现在他已经知道这里存在两种狼,一种会说话,聪明的跟人一样,一种好像就是原始的野生动物——这两种狼在外型上没有差别。

        这是为什么?郝仁并不认为这是正常的进化结果,但是考虑到这地方是名为梦位面的奇诡空间,或许一切都不能惊讶的太早。

        而且大草原上还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草原外面据说还有巨大的人类国度(狼王将之称作人的“群落”),这个奇诡的地方……还有多少神秘的东西等着揭示?

        狼王遵守约定,将郝仁送到了那几座小屋前。

        “你到了,现在我要领着我的狼群离开,”狼王将郝仁放到地上,扯着四肢伸了个懒腰,“真不舒服,我第一次驮这么重的东西,如果能打过你就好了,我一定要让你驮着我跑同样的距离。”

        “谢了哈,”郝仁挠着头发,越来越觉得这个狼王很有趣,“兴许还有下次见面的机会,我会在这里游荡一段时间,到时候有要帮忙的只管说。”

        狼王果然特别实在,一听这个顿时点点头,随后用嘴巴指着队伍后面几个满嘴是血的倒霉蛋:“有,我这几个手下的牙没了,它们今后不能吃东西,会被饿死,但我们这个族群不会抛掉同伴,所以我要专门分出几只狼给他们准备可以吃的食物,你能不能帮忙解决这个问题?”

        郝仁是真没想到这么快就见识了黑狼直爽的一面,他额头冒汗地想了想,伸手摸着数据终端:“你会补牙不?”

        “呵呵,本机只是个PDA,不是机器猫好么!”

        “这样吧,我认识一个兽医……”郝仁擦擦额头冷汗,“而且她绝对乐意给你们看病。如果我有办法把她带进来……我是说带过来,我一定让她想办法把这几位的牙给补上。”

        “行,人类,我记住你的承诺了,”狼王点点头,“你们人类好像不怎么守信用,所以我就把这当做一个心理安慰好了。再见,但愿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不要打架。”

        狼王撂下这么一句话,便领着自己的狼群急速跑向远方,瞬息间已经消失在茫茫草原上。

        “心理安慰……”郝仁目瞪口呆,喃喃自语,“……无情最是真君子,腹黑王者老实人,我可算领教过了。”

        数据终端大惊:“呀!你竟然都押韵了?”

        郝仁顺手把数据终端从兜里掏出来让它继续在旁边飘着,自己则不管后者如何抗议,径自走向了面前的小屋。

        这就是草原牧民曾经居住过的地方,但是据郝仁所知游牧民族很少有在一个地方建立固定房屋的,他们逐水草而行,为了方便转移通常都搭建帐篷或者与之类似的简易房屋,但眼前的这些小屋却不是这样——看样子这地方的人有不同的生活习惯,并且对生活中遇上的问题也有他们自己的解决之道。

        当郝仁将手放在小屋门上的时候,草原上的风骤然变强了一些。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