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八十七章 卖唱女孩
    今天晚上就是月圆之夜,渡鸦12345预判的莉莉变身日期就在今天,郝仁和自己的房客们早起一睁眼就开始忙忙碌碌地做起了准备。

        其实没人知道具体该准备些什么,莉莉自己都是个从来没跟其他族人见过面的野孩子,她还是看电视才知道自己这样的叫狼人,而伊扎克斯那个世界好像压根没有狼人这种物种,郝仁对狼人的了解则仅限于电影,结果一家子唯一一个稍微能派上点用场的竟然是薇薇安:这个跟狼人死对头的吸血鬼。

        薇薇安昨天晚上就飞出去寻找草药和其他稀奇古怪的材料去了,她知道一些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配方,这些配方是狼人们在一些特殊的仪式中会用到的。狼人的大部分仪式用品都跟安定精神、控制情绪有关,这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个极其容易暴走的种族,在各类仪祭(比如成年礼)中他们要面对的唯一问题就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因此这一种族在精神药剂方面颇有研究,而薇薇安跟他们打交道的时间很长,也通过一些渠道掌握了狼人的这些秘密。为了防止莉莉在关键时刻失控(主要是实在不相信那个渡鸦12345会靠谱),她需要用一天时间准备出这样的药剂。

        莉莉作为当事人则是最轻松的一个,她被郝仁勒令在家好好休息,甚至不准出门晒太阳以及和街道上的野狗们玩,她要为今天晚上的进化养足精神,并保持足够轻松的心态。为了让莉莉全天保持放松,郝仁甚至专门给她预备了半锅大排骨,现在狼人少女正在家里啃着肉骨头看电视,全身心处于一种混吃等死的状态——郝仁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心态了。

        而郝仁和伊扎克斯这俩门外汉对狼人的了解是零,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上街买点东西,好为今天晚上的“持久战”做准备。

        莉莉的进化可能要持续好几个小时,理论上是从月升到月落这段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她身边不能离人,郝仁、薇薇安还有伊扎克斯必然要全程陪同。整晚上在荒郊野外盯着一只巨型犬科动物对着月亮发疯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所以必然要有所准备,也不知道郝仁在网上瞎找了些什么资料,总之他是列了个必备物品的清单,包括便宜结实的毛毯,保暖性好的一次性帐篷,野营灯具,一大堆绳索以及一大堆零食。他昨天刚拿着这个单子出来的时候把薇薇安吓了一跳,吸血鬼少女一开始以为郝仁是打算给莉莉做野外接生,后来又以为他要和莉莉私奔,最后才确定这家伙是按照荒野求生的标准做准备的……

        所幸南郊虽小五脏俱全,这里的几家超市基本上可以把清单里的东西都买到,除了帐篷——这玩意儿实在不像是一般人日常生活用得上的。郝仁领着伊扎克斯在外面转悠了半天,很快就把清单上的东西采购了个七七八八——最后强调一下,除了帐篷。

        现在俩人正从超市出来,伊扎克斯两手各拎着一个大旅行包,里面装着刚买好的东西,反正这些玩意儿到时候可以找渡鸦12345报销,郝仁采购起来是一点都不带犹豫的。

        “房东,你说为什么总有这么多人看着咱俩?”走在大街上,伊扎克斯感觉颇为不自在,这位大恶魔应该还没从自己世界的阴影中走出来,所以这两天基本上就没怎么出门,这次他跟着郝仁在外面转悠了一圈便感觉浑身不舒服,“而且刚才我一进超市怎么收银员就把手举起来了?”

        郝仁额头冒汗地看了这个身高两米一五、面容凶神恶煞、气质仿佛在昌平筛过十年沙子的大恶魔一眼,心说人家看的不是“咱俩”,是你自己——就这张脸,往大街上一站都够行政拘留十五天的。

        而且大恶魔的行事风格也确实过于直接:刚才伊扎克斯进超市之后二话不说就把郝仁交给他的清单拍在了收银台上,大嗓门扯开整个超市都听得见:“来个人,把这个单子上列的东西都拿出来!”

        你说这还能不坏事么?收银台的小姑娘看到伊扎克斯那张脸当场眼泪就下来了,颤颤巍巍把钱箱子打开之后就举着手站到了收银台外面,郝仁听见动静不对赶紧从一旁的货架子后面冲出来,迎面就看见一个老解放军正用白菜垛当掩护蹲在地上打110……幸亏他出来的早啊!

        当然也幸亏他东西买的多,超市老板没好意思跟他要精神损失费……

        郝仁把刚才那一幕回想了一下,摇着头叹口气,开始跟伊扎克斯解释在人类世界正常的生存方式,出门之前他光讲了讲超市的概念和在这个世界买东西的流程,却没想到就因为细节说的不清楚便惹出了那么大乱子。其实他也知道伊扎克斯是好心,大恶魔是个热心人……魔,他刚才那一嗓子完全出于想帮忙的心态,但这是个看脸的时代,潘安那样的哪怕当街跟人亮飞腿都算是气质独特为人洒脱,伊扎克斯这样的哪怕上街扶小朋友都容易被便衣包围起来,这就是脸时代啊。

        伊扎克斯听了郝仁的解释却颇为不屑:“毫无意义,这是毫无意义的判断方式,在我那个世界,最受人敬仰的战斗英雄基本上没几个能看的——哪怕人类和其他种族也是这样,就连那帮脑子不正常的精灵都知道脸上的伤疤象征着荣誉。你们这里的审美观走偏了,正义和良知绝对不应该挂在脸上。”

        郝仁眼角抽抽着听一个大恶魔跟自己讲关于正义和良知的问题,感觉整个世界充满违和。他知道伊扎克斯是恶魔中的另类,却没想到可以另类到这种地步:女神经病在上,伊扎克斯说到“正义”和“良知”俩词的时候脸上简直洋溢着圣洁的光辉,郝仁都觉得这张脸几乎用不着行政拘留十五天了。

        “这是个社会问题,咱还是别操这心了,”郝仁干笑着拍了拍伊扎克斯的胳膊,“我给你讲的买东西流程你知道了吧?而且超市和小商店还不一样,并且你跟人家说话也要控制一下嗓门……”

        “我知道,我那个世界也有商店,而且钱也是好东西,”伊扎克斯耸耸肩,“你别看我是个恶魔,但我也在人类社会中游荡过——我那边的人类跟你这边的一样狡猾,他们甚至能在卖给地精的油料里掺米汤,我都不知道他们哪来的灵感。”

        郝仁很好奇伊扎克斯来自一个怎样的世界,那听上去和他在小说里看到的魔幻世界颇有几分相似之处,但他知道对伊扎克斯而言故乡的很多事情都比较敏感,所以就没继续问。

        就在两人走过街头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一阵从不远处传来的音乐声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郝仁循声望去,看到在十字路口另一侧的某间商店前坐着个年轻姑娘,旋律优美的音乐声正来自她手中的吉他。

        在市里的几处路口和车站倒是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街头艺人,可是在南郊这样的小地方却不多见,因此郝仁忍不住就多看了几眼。

        那是一个身材相当瘦小的女孩子,上身穿着一身松垮垮的灰色卫衣,下身穿着牛仔裤,衣着上略有点风尘仆仆的感觉,她的肤色略深,五官小巧,脑后扎着一条简单却精神的单马尾,整个人在相貌上并不算相当漂亮,但带有一种娴静可爱的气质,当她抿着嘴的时候更是如此。

        在郝仁愣神的这几秒钟里,弹吉他的女孩已经轻启嘴唇,便携式音箱将她的声音送到了十字路口的这边。

        “倒是挺好听的……”郝仁喃喃自语,“但这是啥语言呐?”

        (虽然存稿还不够,但隔三差五双更一下还是可以的。没错,你们看到了一个双更起手式!)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