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常生物见闻录 第八十八章 这是报仇来了
    在路口另一边自弹自唱的女孩吸引了郝仁的注意,也吸引了周围很多路人的注意,大概是南郊这个小地方从未有过街头艺人出没的缘故,对方在这里已经出现便成为了视线的焦点。

        这年头在大街上支起乐器的人分三种,一种是戴着墨镜锯二胡,不成曲调但诉愁肠的文艺乞丐,一种是音律不通手艺不精单纯报复社会的行为艺术家,还有一种就是值得被冠以“街头艺人”四字的有真本事的人,路对面的年轻女孩虽然看着稚嫩,但郝仁认为她属于第三种:那姑娘尽管穿着一身风尘仆仆的衣服,却把自己收拾的干净利落,脸上带着一种精神洋溢的快活劲儿,反正不管怎么看都比家里那个穷酸吸血鬼有钱。而她的音乐也让人忍不住驻足细听,那旋律是郝仁从未听过的,似乎是对方自己谱的曲子,听上去和现在的流行音乐完全不一样,给人的感觉辽远而飘渺,让人想起草原和风——这种联想很奇怪,郝仁在今天之前一直不理解所谓“至高的音乐可以传达心境”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他相信了,那旋律中确实带着让人心境骤然宽广起来的力量。

        当年轻女孩开口吟唱一首无名歌谣时,郝仁听到的是某种从未听过的语言,那听上去就像随心所欲的呢喃,含义、词汇完全不明,似乎单纯只是为了体现出心中所想而临时编造出来的哼唱一般,伊扎克斯这个大恶魔都忍不住站住脚步听了一会,随后露出一脸困惑:“听不懂啊?翻译系统不全?”

        “终端,”郝仁戳了戳在自己口袋里进入休眠模式的数据终端,“听听,这是什么语言?怎么我们的翻译词库里没有?”

        数据终端先是给自己放了一段系统启动的BGM,接着听了几秒:“无规律,无逻辑,不可解读的发音方式,系统判断这些发音没有翻译的必要——它们只是声音的堆砌而已,没有任何含义。”

        郝仁想了想,想到一个通俗易懂的说法:“也就是说这姑娘忘词儿了在那胡唱是吧?”

        “你说话的时候就不能偶尔看一下气氛?”数据终端在郝仁口袋里震动了两下,“这听着多好听啊,你就是说她在用心灵唱歌都比忘词胡唱强——虽然本机也认为她忘词了。”

        这时候路口对面的卖唱姑娘似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也有可能是先注意到了伊扎克斯,这个两米多的恶汉自带半径两百码的嘲讽,往这儿一站就是整条街的地标),她抬头看着郝仁,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看样子是在打招呼。

        郝仁当然不认识对方,所以也以陌生人的礼貌回以一个微笑,然后跟着伊扎克斯离开了路口:他还有正事要办,家里还有个准备晚上变身的狼人妹子嗷嗷待哺呢,可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

        等郝仁和伊扎克斯快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数据终端突然说话了:“话说回来……刚才人家都给你打招呼了,你是不是该过去给人家纸盒里放十块钱啊?本机查了一下地球上的资料,发现这是规矩。”

        郝仁想了想,脸上带着某种心灵被净化之后的笑容:“你听到她的歌声了么?那么干净辽阔的声音,我觉得不能用钱去衡量——虽然她是在卖唱,但我觉得给她一个微笑比给她十块钱更有用。”

        “但你俩走开之后那姑娘趁着换气的功夫朝你俩翻白眼来着,还嘀咕你是个死抠门……”

        郝仁:“……”他好不容易获得净化的心灵一瞬间就又重度污染了,这个多嘴的数据终端就不能给人保留一点世间清明么!

        等俩人回到家中的时候薇薇安早就到家了,吸血鬼姑娘昨天在外面飞了大半宿,上午也没有回来,看样子是去了很远的地方收集“材料”,郝仁一进客厅就看到她正在茶几上摊开一大堆东西忙活着,看样子是在研磨药粉。薇薇安抬头看到伊扎克斯手里的大包随口问了一句:“买这么多?”

        “万一莉莉变身之后肚子饿呢,我看书上说狼人兽化之后食欲异常旺盛,我给她买了二十包辣条和十包面包,防止她到时候扛不住肚子饿跑城里伤人。”

        莉莉听到有零食顿时一声欢呼,直接就从沙发上凌空蹦了过来,然后先拆开一包辣条回沙发上慢慢啃着,薇薇安则目瞪口呆地看着郝仁:“二十包辣条……你怎么想的?”

        “她好吃这些小玩意儿嘛,”郝仁就跟看宠物一样宠溺地看了莉莉一眼,“而且辣条比较解馋,我还跟渡鸦12345打听了一下,辣的东西对莉莉有促进进化的作用……”

        “我没听过狼人吃辣可以进化的,”薇薇安撇着嘴,“你最好再顺便准备十瓶矿泉水,到时候莉莉最需要的绝对是灌一肚子凉水。你这个思路啊,怎么越来越向那个女神靠拢了?”

        渡鸦12345的女神身份终究威压尚存,郝仁平常敢随便念叨,薇薇安却是不敢随便把“女神经病”四个字说出口的,由此可见吸血鬼少女终究还是对神啊宗教啊什么的东西比较忌惮。

        郝仁帮着伊扎克斯把那两大包东西放在旁边的饭桌上,然后好奇地凑到薇薇安身旁:“你这弄什么呢?看着略有点恶心……我去,这个味道简直……”

        薇薇安在茶几上铺开好几张旧报纸,上面摆了一大堆东西,其中一部分是看着跟野草没太大分别的药草,但显然它们都是薇薇安费尽心力找到的珍贵材料,这些尚还带着泥土腥气的草叶子被精心地分成好几堆,上面沾着水珠,显然已经洗过。而在草叶子旁边则是一些看上去像是土块、木片、苔藓甚至石头渣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如果换一个场合,郝仁第一眼绝对认为这是从街东头的大垃圾箱里捡回来的,但薇薇安却在很认真地处理这些东西:她把各种材料按一定规律和剂量盛放在几个不锈钢小盆里,有的已经被她捣碎成粉末,有的则还在处理。

        “这边这个是用三种烘干的草药研磨成的药粉,混上兔子血冲水喝下去可以强行稳定精神,普通人喝两口就会睡死过去,但对狼人而言这个剂量刚够他们镇定下来,”薇薇安如数家珍一般地介绍着她手头那些可疑的混合物,“这些灰白色的粉末是熏香,待会要和苦艾草汁混合弄成饼状,莉莉变身的时候点燃,产生的香气可以压制她的攻击**,狼人在成年仪式上经常用这东西,配方肯定没错。这些苔藓是从墓地收集来的,我飞了好远才找到,它们可以凝聚灵力,狼人是肌肉比脑子发达的种族,他们先天精神力量不足,需要这种东西……”

        薇薇安还没说完,郝仁就忍不住干呕起来,这些东西就是搁在大吃货国都没几个人敢尝尝咸淡,但它们有三分之二都要在经过一番加工之后变成莉莉今天晚上必须服用的“汤药”,一想到这个那反胃的感觉就完全停不下来。郝仁看了薇薇安一眼,想从对方的眼神里得到某种信息:“你老实告诉我,你这是不是找莉莉报仇来了?”

        薇薇安微笑着:“房东,你看我这诚实的眼神……”

        郝仁叹口气:看来这确实是报仇来了。

        但作为当事人的莉莉倒好像一点都没自觉,那姑娘还在捧着包辣条兴致勃勃地看肥皂剧,对茶几上的不明混合物毫无意见,郝仁实在忍不住招呼了莉莉一声:“莉莉,你倒是来看看薇薇安给你准备的这些东西……你今天晚上得把它们吃下去……”

        莉莉扭过头来抽抽鼻子:“嗯,挺好的呀!我什么都吃!”

        郝仁:“……”

        这个杂食性狼人已经完全没有治疗必要了!

        C

异常生物见闻录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