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醒之路 第七十四章 人面兽心
    树林空地距离图书馆的正门有很长一段距离,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时间再往那边赶。好在楚敏房间的那扇窗永远是开着的,走在前边的温言毫不犹豫就选了这路线,很快就都从窗口进了房间。

    窗外嘈杂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温言的鸣之魄状态也不错,有五重天,一些嗓门大点的声音她甚至已经可以听到。

    “快点……”

    “这边……”

    “人呢?”

    温言不敢说话,打手势示意路平也保持安静,然后跟上她。只藏在这房间未免有些太直率了,从树林空地看过来,这窗口是相当显眼的。

    但就在这时,温言已经听到窗外传来一句话。

    “洛停,你来看看。”窗外有人说着。

    他也来了……

    温言脸上闪过一抹失望的神色,因为她知道,这个人的话,肯定是能追踪到他们的。

    洛停,天照学院四年级生,夏博简的门生,气之魄贯通者,精通异能名为“气逐”,意指沿着气味追逐,被一些学生背地里促狭地称之为“猎犬”。但事实上大家都知道,“气逐”这个异能不是强化性,不是对嗅觉的强化,而是气之魄力对气味信息的敏锐感知。洛停沿着气味追逐的时候,也不会像狗一样不停地抽着鼻子,只是所依赖的信息都是一致的,那就是气味。

    气味有吗?

    当然有!

    几人刚刚还在那边吃过饭,难免沾染到一些食物的气味,对洛停而言如此气味信号的指引和路牌已没什么区别了。众人都没看到他做出什么感知的动作,他就已经进行了明确的指引。

    “那里!”

    洛停所指的,正是路平他们刚刚翻进的窗口。

    “原来躲进这里去了!”

    走在最前的依然是道然,不过一个上午,被路平捏着手腕大叫“疼疼疼”的狼狈样看来就已经被他选择性的遗忘的。他的神情变得更嚣张,更跋扈。因为这一次他邀来了强有力的帮手,三个四年级的强悍学生,和他交情虽然没多深,但都是他舅舅夏博简的门生,道然没费什么力气就约了他们来助拳。

    不过道然更期待的还是由自己亲自动手揍扁路平,所以这一次,他还带了武器。一双看起来很有金属质感的手套套在他的双手上,硬骨拳套,评定二级的神兵。

    力量强化十五倍的异能“强力”,再辅以可将魄之力的破坏力提升三成的硬骨拳套,道然重新变得自信,嚣张,跋扈,可并不仅仅是依赖有人帮手。

    再看到对方回避逃跑的举动,道然的气焰自然更加嚣张了。大步流星走到那窗口,翻身跃进房间,眼前一片凌乱。

    洛停就跟在他的身后,到了这边就朝房间门一指,道然二话不说冲上,拉门就要追出。

    刷!

    昏暗的图书馆走廊似有一道电光闪过,朝着拉开房门的道然劈头打来。

    换是平时,这一鞭肯定会让道然感到相当棘手,但是今天,他丝毫不以为然,因为他同样是带着武器来的,戴着硬骨拳套的右手提起抓向前方,直接就将这道电光攥在了手中。

    “你还真是爱管闲事!”道然很是不屑地说着,挥手往回一拉。温言的力量哪里能和道然相比,更何况早上那一拳的伤势影响还在,顿时被道然带人连鞭地一起扯了过去。

    失算!

    温言心里暗叫。她本想仰仗武器在这走廊多多阻挡这些人一会。没想到道然这次竟然也带了武器,抬手就把她的软鞭给抓住了。她这天罗藤所制的天罗鞭,要说评定等级那还在硬骨拳套之上,是三级神兵。可就这样落入对方手里,等级再高也施展不出了。

    “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是不行了!”道然举手挥拳,就要朝被扯回来的温言轰去,却不想身后跟着的洛停一步贴上,在他的手肘上托了一托,道然这一拳顿时打空。温言也连忙放手撒鞭,向后闪去。

    “算了,都是自家学院的,快追那些家伙吧!”洛停说着,却是帮着温言说了个情。

    “下次放聪明点,这鞭子就当是你的赔罪了。”道然大大咧咧地说着,天罗鞭也没有交还给温言,接着就继续朝前赶去。温言站在一旁,默不作声。洛停走过时看了她一眼,又看了她身后紧闭的房间门一眼,不过随后看到温言那一脸威胁加拼命的神情后,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继续跟上道然。他之后,石中天、桥诚两个,也都是四年级学生,夏博简的门生,和温言自然也都是相识的。走过她面前时,各朝她做了个无奈的表情,而后继续追了上去。

    很显然,他们两位对道然的行为都不怎么感冒,可碍于导师夏博简的面子,实在没有办法拒绝,只能心里一边叫着倒霉一边来装装样子。至于洛停,看起来挺卖力,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那个异能大家都清楚有多厉害。树桩上还有刚吃过的食物,这样他还说找不到目标,那敷衍得未免有些太过头,道然也不是白痴。

    不过就在刚才,他拦了道然那一拳,再之后,有些事他也顺势没有说破。

    几人沿着走廊继续追过去了,再之后道然的那些小跟班在温言面前当然还是不敢太猖狂,一个个都紧随他们的老大,直至最后一个人跑过,温言终于松了口气。拧开身后的房门,西凡就躺在里面。

    西凡没吃过什么,所以身上不会有什么食物气味,温言因此觉得他是可以避过洛停的“气逐”。可就刚刚来看,洛停好像还是发生了些什么,只是最终没有说破。

    西凡先藏在这里。

    而她是天照学院的学生,道然对她并不能做得太过分。这是温言的理由,因此她留下来帮路平多争取一点时间,跑远一些,以摆脱洛停的“气逐”感知。

    结果看来,她争取时间争取得很失败,西凡的躲藏也不怎么成功。但是好在洛停将此隐瞒了,再接下来,只是希望路平靠速度取胜,能甩脱这些家伙。只是,眼下的路平可是一次带着两个人,就算没有什么力量上的负担,对行动也总有一些影响。

    能不能逃掉?

    温言很担忧,她想去看看,可是把西凡独自扔在这她又实在有些不放心。

    正着急,忽然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一步一步,不慌不忙,越来越近,最终,停在了门外。

    谁?!

    温言的心悬在了嗓子眼。房门被人推开,她已经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但是走进来的,却是洛停。

    “你?”温言意外,“你怎么又回来了?”

    “呵呵。”洛停笑笑,走进屋,反手将门顺势关好:“因为那边已经不需要我了。”

    “追到了……”温言的心一沉,不过看到洛停反手关门的举动,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原本稍稍放下戒心,立即重新提起。

    “是的,追到了。”洛停点头说着。

    “你回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温言说。

    “当然不是。”洛停笑着,“虽然追到了,但你可不能否认我之前是帮了你的,所以我回来问问,你,准备怎么报答我啊?”

    洛停的笑容,忽然变得要多**有多**。

    “你!”温言惊呆了,她不是小孩子,哪里听不出洛停这话里的意味。她只是没有想到,洛停竟然如此大胆,竟敢如此**裸地胁迫自己。

    “我怎样啊?难道要我再去喊他们过来,那样的话地上这小子可就惨了吧?这小子的状态很奇怪啊,是在进行什么修炼吗?”洛停一边说着,一边却已经步步逼上前来。

    “卑鄙!下流!”温言骂道,她一直以为像道然那种家伙就已经非常非常可恶了,但是现在却才知道,还有远比道然更加恶心的存在。

    “想动手?你现在还受着伤吧?天罗鞭也不在手,你觉得你还是我对手吗?”洛停好整以暇地说着。

    “试试看呀!”温言不退,一拳挥上。这一拳她积蓄了很久,早在听到脚步声时就在准备。在看到是洛停时稍有松歇,现在温言很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一瞬间的松懈。这个家伙,原来是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四年同院她竟然一点都没察觉。今天就是把他打死在这,温言也一点都不后悔。

    温言的出手本就极快,这一拳积蓄已久,更是挟着劲风。这一刻,她已经不怕惊动什么,这一刻,就算是道然赶回来,她也不会觉得比眼前这个家伙更恶心。

    “早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屈服啦!”洛停还在笑着,他的话,却也表明了他也是早有准备,对于温言这突然暴起的一击,他一点也不意外。他的动作也很快,身形急退,右手两指,向前一点……

    “啊……”温言惨叫了一声,这一指明明并没有点到她,但是她早上招架道然那一拳,最终被魄之力轰中受伤的部位却传来一劲剧痛,她这一拳的力道顿时完全松了。

    “呵呵……那个地方,道然的气味很浓呢,怎么回事呢?”洛停淫笑着,他明明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就因为那里是被道然重伤过的伤口,才故意用他“气逐”的手段向那里发动了锁定攻击。手段残忍,完了说的话却又还要如此侮辱。

    温言咬牙,她不会就这样屈服,但是洛停却比她想象得要残忍的多。手一抖,已经又一击放出,重伤的部位,再次传来剧痛。

    “不要怪我啊……你知道的,我的手法,就是需要这样特殊的气味痕迹才能发动锁定攻击。”洛停说着,一指,两指,三指……接连又是三指,温言已经痛得全无招架之力,只是勉力支撑着没有倒下罢了。

    “好顽强啊……看来我必须直接上手啊!”洛停说着,向前走出,他分明已经看出温言已经全无力气,已经只能任由他摆布了。

    死!

    这已是此时温言心里唯一的念头,但是洛停真的太卑鄙,连续用他的“气逐”手法,将魄之力打在她的伤口,此时的她,连自尽的力气都没有了……

    “呵呵呵……”洛停笑着走近,一伸手,就已经将温言推倒在了身后的桌上。跟着却听到一旁有人说话。

    “呃?是不是先让我回避一下?”

    躺在地上的西凡,目光向另一边回避着说道。

    (这章字数好多啊,实在是因为,断在中间的话连我自己都会被恶心到………………)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a><a>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a>

天醒之路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