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二章:落地凤凰
    扫地出门,难免有些尴尬。

        郝风楼感觉煮熟的鸭子一下子不翼而飞。刚才还是个少爷,这才多久,替人挨了一顿没来由的痛骂,然后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郝武带着儿子郝三将郝风楼赶到了大门口,郝武满是不忍的道:“少爷……老爷现在在气头上,你就不要再气他,出去躲一阵吧。”

        郝风楼点点头,道:“郝叔,我知道你一向对我最好。”

        郝武满是不舍的点点头,道:“少爷保重。”

        郝风楼动情的道:“郝叔,我还记得小时候,你让我坐在你的肩上,骑着你在院子里转悠,那时候我就晓得,郝叔将我当自己儿子一样看待。”

        郝武要哭出来,道:“少爷,你在外头,要注意身子,不可再胡闹了。”

        郝风楼深吸一口气,道:“郝叔对我这么好,能不能借点银子我,十两二十两有没有,郝叔,虽然你月俸不多,可是你在郝家这么多年,随便借二三十两……”

        郝武的脸色顿时变了,老脸变得麻木起来,语气也平淡了很多:“少爷,你要记得过个三两年回家看看,说不定那时候,老爷的气就消了。”

        郝风楼道:“要不三五两银子也成,好罢,我们的交情,给五百文吧。”

        郝武啪的一下将大门重重关上,让郝风楼吃了个闭门羹。

        郝风楼又一次颜面扫尽。

        这都什么人哪,十几年的交情,连五百个铜板都不肯借,世风日下,果然这个世界,不适合纯洁的自己。

        郝风楼一时没了主意,金饭碗没了,长期饭票也没了,这少爷也做不成了,眼下身无分文,扫地出门,面子事小,饿肚子是大。

        他发觉扇子还别在自己的腰上,于是抽出来,不耐烦打开扇子烦躁的乱扇几下,堂堂情圣,落到这步田地,该怎么办?师傅传授自己的情圣宝典里,似乎并没有告诉他,穿越之后,应该怎么办。

        看来,一切只能靠自己。

        正在这时,一边的侧门居然开了一个缝隙,随即小香香从门缝里钻了出来。

        郝风楼一下子燃起了希望,心里不由想,莫不是这爹娘终究是不忍,又要把自己请回去。

        哇哈哈,长期饭票又回来了。

        小香香笑嘻嘻的道:“少爷,我就说了,你完了。”

        郝风楼连忙道:“是不是老爷有什么话交代你,又或者是夫人有什么要交代你?”

        小香香认真的道:“我正吃着饭,夫人却叫我去。”

        郝风楼忙道:“夫人说了什么?有没有说请本少爷回家?”

        小香香却是摇头,双手搭在身后,踮着脚嘟着脸道:“夫人说了,出了你这样的逆子,家门不幸,所以夫人决定,让你吃一吃苦头,想要回家,得把陆小姐娶回来再说。所以少爷得去镇江,老老实实给陆家认错,要痛改前非,只有陆家那边……”

        娶回陆小姐……

        好艰巨的任务!

        郝风楼心里有些不以为然,陆小姐算什么,难道脸上还能长出花来,为什么非要娶她不可。

        不过眼下连夫人都铁石心肠了,要拿回长期饭票,不将陆家妹子追到手,以后只能去做叫花子。

        郝风楼心里也激起了好胜之心,虽然是穿越,可是堂堂情圣,未婚妻眼看就要跑了,这还了得,是可忍孰不可忍,若是真让你跑了,我郝风楼岂不是浪得虚名。

        郝风楼突然想到什么,笑呵呵的道:“香香,既然夫人让本少爷去追回陆小姐,夫人可曾给过经费,你可不许私藏,贪污截留是要打断腿的。”

        小香香一头雾水的道:“什么是经费?”

        郝风楼耐心给她解释:“就是少爷我要去镇江,总得有路费吧,这一路上吃喝,要不要银子?到了陆家,总该采买一件两件的礼物,难道让这未来女婿,空手登门?”

        小香香不由咋舌:“少爷,夫人可没给什么经费。”

        什么……

        郝风楼的心,又一次沉到了谷底,这是坑崽啊,就是坑爹的网游里,发布任务的弱智NPC还会给个任务道具什么的,虎毒不食子,做娘的给儿子如此艰巨的任务,居然连经费都没有,难道一路讨饭去镇江?

        郝风楼脸皮固然厚,也实在没有厚到逢人便摆弄两个破碗,凄凄惨惨切切的说一声:“行行好,给两个子儿吧。”

        小香香见郝风楼脸色变了,笑嘻嘻的道:“不过我倒是有几两银子,夫人说了,有钱不能乱花,女孩子要为自己存嫁妆,我存啊存,终于存了几两银子……”

        郝风楼愣了一下,上下打量小香香。

        小香香把手探进怀里,好不容易摸出了一块红巾,把红巾打开,里头又有一层油纸,剥开油纸,又出现几道草纸,打开草纸,终于露出了几块小碎银子,她眼眶中一团雾水在打着转转,道:“少爷,这是我的嫁妆……”

        郝风楼抵住诱惑深吸一口气,道:“这个……似乎不太好,本少爷为何觉得自己有吃软饭的嫌疑?”

        小香香张大眼睛,眼中眼波流转,道:“少爷……你不要去卖苦力啊,一百斤的大包,你扛不起的。你也不要去讨饭,你有手有脚,讨不到饭的。”

        郝风楼吐血,他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个小丫头的跳跃思维,莫非自己不要她的钱,就要去卖苦力和行乞?

        不过话说……自己初来乍到,原先的那个郝风楼,确实也是个废柴,暂时来说,自己还真只有扛大包和做乞丐的份。

        惆怅啊惆怅。

        小香香又道:“夫人说了,小香香要对少爷好,少爷做的不对,要教训少爷,可是少爷若是有难,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少爷跳入火坑。”

        被她打败了,郝风楼居然发觉自己有些感动。

        不争气啊,似乎自己很想被小香香打败的样子,打败了才有路费,打胜了只能沿路乞讨。

        郝风楼宁愿一败再败!

        “罢……权当是我欠你的,往后你嫁人的事,本少爷包了。”

        大致算了一下,小香香的银子并不多,只有三两,开支节省一些,去到镇江倒也勉强足够了。

        郝风楼的心里,有点黯然,自己的前途,不知是喜是忧。

        <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