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七章:书中好多颜如玉
    “风公子,从今往后你便是陆家教习,陆小姐每隔一日便来听讲一个时辰,至于府里的规矩,到时你自会明白,望你好自为之。”

    大主事叫陆福,正儿八经地给郝风楼做着安排。

    “还有,你的住处就在外府的东厢,老夫已让人收拾好了,不过你要谨记,内院不得允许不得随意进出,陆家的规矩严,你若是触犯了规矩,老爷和夫人都会严惩。当然,你毕竟是先生,和咱们这些下人不同,所以呢,外府这里倒是随你走动,你若是缺什么,和吴帐房打一声招呼,他就住在你的隔壁,想来会照拂你。”

    郝风楼道:“我有一个丫头,平时照料我的生活起居,能否也让她搬进来?”

    陆福踟躇了一下,道:“好罢,只是不知人在哪里,正好府里要派人去给你拿行礼来,到时一并请来。”

    郝风楼点头,道:“多谢。”

    陆福许是要急着去给夫人回禀,所以和郝风楼寒暄了几句,探了一下郝风楼的底细,见没什么问题,便急匆匆的走了。

    郝风楼的住处还算不错,毕竟是先生的待遇,因此特意安排在一个一进一出的厢房,外间可以做小厅,里头则是卧房,至于陈设,陆家也有考虑,找了些字画装裱,笔墨纸砚也都齐备。

    郝风楼对此表示满意,食宿免费,而且教学任务也很简单,两天上一个时辰的课,轻松惬意。

    郝风楼在房子里呆了半个时辰,这时候小香香便背着包袱来,虽然只是几个时辰不见,可是小香香却是激动地冲向郝风楼,含泪道:“吓死我了,我以为少爷丢下了我,少爷,你真的成了教习?”

    郝风楼低调地道:“不敢当,不敢当,你少爷太鲜明太出众,陆家很看好我,盛情难却……是了,明日就要教陆小姐读书,可是少爷手上却是一本书都没有,这可如何是好?”

    陆家那边多半以为郝风楼是读书人,既然是读书人,就肯定会自己带书来,所以也没有给郝风楼预备课程,自然也没有送什么书来。

    可是现在,郝风楼悲剧的发现,自己似乎找不到书来备课,那么……明天教什么?

    一听到书,小香香眼眸一亮,连忙道:“有的,有的,夫人吩咐我跟着少爷的时候,我就带了一些书来,是在少爷枕下找来的,就指望少爷能改邪归正,多读读书,想不到现在派上了用场。”

    还真有……

    郝风楼不得不对小香香刮目相看,看看人家想得多周到,简直就是丫头界的典范啊,不但送钱送温暖,连书都有。

    小香香解下包袱,果然寻出几本书来,作为一个小丫头,她对书本显得极为郑重,道:“少爷,你快读书,快读书。”

    郝风楼接过书,看到小香香很神圣的样子,不由觉得好笑,不过这个时代,看书的都是读书人,而读书人在寻常人眼里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读书二字本身就象征着高雅。

    只是……

    第一本书《士子风流》

    第二本书《娇妻如云》

    第三本书《武娘秘史》

    郝风楼震惊了。

    这就是那个人渣读的书……他翻开士子风流一页,便看到不堪入目的文字:‘这生员极喜日间干事,好看阴物以助淫兴,夜间干事……’

    卧槽!果然不愧是败家子的珍藏。

    再去翻娇妻如云和武娘秘史,也都是所谓的稗官野史的色情秘本。肯定是从前那个郝风楼不知从哪里淘来每日置于枕边,而小香香又不识字,对她来说,但凡是书,多半都是再神圣不过的物事,所以随身带了来,小心翼翼的收藏。

    郝风楼感觉自己是真的要悲剧,拿这种书备课,且不说今夜睡得下睡不下,看多了是会血脉喷张的,会不会爆体而亡?

    郝风楼将书放下,只得道:“唔,都是好书,不过现在不急,我先睡一会再慢慢看。”

    小香香只当公子要偷懒,立即道:“天色还早呢,少爷分明要偷懒。”她的眼中含泪起来,继续道:“夫人交代我,一定要我……”

    郝风楼一下子老脸通红,一看小香香要哭,让郝风楼心软下来,道:“好,好,好,我看。”

    郝风楼只得坐在小厅里,危襟正坐的拿起娇妻如云来看,里头的言辞自是不堪入目,郝风楼心里想:“久经熏陶之下会不会情圣变禽兽?”

    小香香则是眉飞色舞,如花蝴蝶一般在里屋和外厅穿梭,有时收拾行礼,有时还要蹑手蹑脚出来瞄一瞄,看看少爷是不是在偷懒,显然少爷做了教习,现在又开始读书,让她心情愉悦,可是又不敢发生声响,生怕打搅了郝风楼,所以蹑手蹑脚。

    这一夜实在痛苦不堪,郝风楼几次想放下书本来,可是看到欢快的小香香,总是不忍,于是读到不知什么时候,抬起头来,见屋里没有了声音,郝风楼放下书,蹑手蹑脚地掀开里屋的帘子看,却见小香香已经趴在桌上睡了,传出细微的鼾声。

    “这个丫头……”郝风楼摇摇头,只是看多了方才的书,心情难以平复,便决定先出去走走,吹吹冷风。

    屋外的月色皎洁,银盘的月儿犹如发光的玉石,些许月色洒落在庭院里,树影婆娑,间隙露出些许光晕,再有微微冷风吹拂,郝风楼的身体终于冷静下来。

    他背着手,兴致盎然的在院中踱步,借着朦胧月色去看周围的风景,心里不由想到明日教授陆小姐读书的事,既有几分焦虑,又带着兴奋。

    骤然,不远处竟传出金铁撞击和低声娇喘的声音,郝风楼来了兴致,加快脚步。

    前方是一处空地,这空地……倒像是个细沙堆积的校场,不过陆家乃是武勋人家,在外院布置一个校场倒也属于情理之中。

    在校场中,月光之下,一个女子手持宝剑如狂风一般乱舞,衣裙在风中随着剑光飘舞,犹如舞蹈,可是那空中飞舞的宝剑却绝不如舞蹈一般柔美,利刃的锋芒在月色之下闪闪生辉,竟是刺破虚空,快如雷电。

    郝风楼目瞪口呆,他发现自己的眼睛居然不能跟上宝剑的速度,这个舞剑之人的速度到底有多快?

    这是武功……这个时代居然会有武功!

    郝风楼又一次震惊了,可是眼见为实,眼前这个身影几乎快得看不到面容的女子使用的就是武功。

    女子似乎已经发现了郝风楼,她的速度猛然一顿,秀眉微微凝起,旋即以极快速度,宛若一阵风般借力‘飞’来,剑尖如星,下一刻,剑锋稳稳地停在了郝风楼的咽喉之下。

    女子声音冷酷,带着鼻音干脆利落地道:“滚!”

    “好暴力!好野蛮!不过本少爷专治各种不服,专治各种问题少女!”这念头在郝风楼的脑中掠过。

    借着月色,郝风楼终于看清了女子的相貌,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微风地拂动下不住飞扬着,时而贴着她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扶过她薄薄的微微扬起的美唇。窄窄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而那双柳叶秀眉下的眼睛幽邃无比,她牢牢握着剑柄,剑尖在郝风楼的喉下屹然不动,神色冷俏,目露杀机。

    明朝的美女莫非都这样凶吗|?

    不过在剑锋威逼之下,郝风楼虽然感叹于女子的美貌,后背冒出一丝冷意,可是神情却是轻松,用一种很作死的表情说出一句很作死的话:“本少爷从没有滚过,不如请姐姐教一教我好吗?”

    “你……”女子秀眉一凛,寒意更甚。

    郝风楼叹口气,道:“美女姐姐,身为一个妇道人家,动手动脚是很不好的,能不能请你将剑挪开一些?”

    女子却是将剑锋轻轻前送半寸,剑锋几乎抵住了郝风楼的肌肤。

    这就是她的回答!

    郝风楼心里发毛,却是轻抿了抿嘴,脸上依旧是淡定从容。

    最后,女子轻吐一口气,显然没有想到郝风楼这样大胆,低声道:“你是新来的教习?”

    郝风楼笑道:“学生有礼。”有礼你个头,郝风楼心里腹诽。

    女子不屑地瞥瞥嘴,收了剑,淡淡地道:“陆家没有你想象中的这么简单,你一介书生还是不要来趟这趟浑水的好。”

    说罢,冷冷地朝郝风楼一笑,飘然而去。

    “不简单?本少爷穿越就已经很不简单了,还有什么事能比本少爷找老婆更不简单?”郝风楼打了个哈欠,不以为意的想。

    另一边,女子回到自己的闺房,有小婢上前,给她温水擦拭了额上的细汗,女子淡淡的道:“府里新进来的那个教书先生有点古怪,想尽办法打听一下,不要为此耽误了燕王殿下的大事。”

    ………………………………………………………………………………………………………………

    新书上传两天,接受了很多读者的意见,有亲爱的读者提到为何老虎的书里主角没有挫折,那啥,有必要重点讲一下,老虎一直给自己的定位是网络幻想文学,什么是幻想文学呢,粗俗一点,就是给人在紧张之余消遣的小说。老虎不愿意写挫折,是因为身心疲惫的读者们更向往美好的事物,想读者所想,思读者所思,才是幻想文学的精髓。

    所以老虎绞尽脑汁,只是希望每一个读老虎书的人,若是能忘记现实的种种无奈,能在身心疲惫之时让老虎博君一笑,那么老虎就知足了,这是老虎的工作,老虎为之努力的方向。

    另:新的一个星期开始,冲新书榜的时候到了,老虎对自己的第四本书,抱着很大的期望,如果老虎能给大家带来愉悦,那么就请大家不吝啬你们的会员点击、推荐票、收藏,给老虎一点力所能及的支持吧,万分感谢。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