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十四章:先下手为强
    接下来几天,郝风楼振奋精神,仿佛人生一下子有了目标,他不是个官迷,不过想到燕王渡江之后,自己忍辱负重,流血流汗,立下这偌大的功劳,将来肯定是少不了建功封侯,到了那时,被爹娘扫地出门算什么,本少爷吃香喝辣。

    锦衣卫那边并没有什么举动,一方面洪武年间就已经裁撤了锦衣卫,所以郝风楼料定这是他们擅自举动,这些人未必想事情公诸于众。毕竟陆忠就是锦衣卫,当今皇帝自称仁义,可是现在陆家里头布置了锦衣卫,此事一旦张扬出去,肯定要引起天下哗然。

    所以郝风楼暂时还是安全的,他依旧去陆小姐那儿上课,依旧还是用故事去启迪陆小姐,只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好在再过不了多久就要解脱,若是能混个功劳,到时候不免要改头换面登门,所以他授课时也是轻松。

    至于凌雪,这两日却是不见踪影,想来是去布置流言了,果然过不了多久,整个镇江便传出种种消息,坊间许多人都说陆都督忠肝义胆,决心与镇江共存亡,流言往往会伴随着各种小故事,而故事的主人翁自然都是陆都督,什么面向江北怒发冲冠,什么想到燕王打到江北之后失声痛哭,深恨燕王导致生灵涂炭。

    这些消息也在陆府流传,郝风楼听了,微微一笑,心里不由想:“朝廷会有什么反应呢?”

    …………………………

    在京师的中军都督府,魏国公徐辉祖正皱着眉,他时而坐下,又时而站起,围绕着小厅来回踱步。

    坐在一边的则是一个四旬上下头戴纶巾之人,此人目光一闪,淡淡道:“公爷怎么看?”

    徐辉祖叹口气,道:“燕王老奸巨猾,不会这样简单。此前镇江有流言说陆峰必反,陆峰这个人一向谨慎,这些话,本督是一句都不信的。可是现在却又流传出这个流言,这断然不是空穴来风,想来是背后有人有意为之。问题在于,这是谁传的消息,为何要放这种流言?”

    “国公的意思是?”这纶巾之人眼眸一张,闪出狐疑之色。

    徐辉祖伫立在案旁,淡淡道:“假若我们猜测这两个消息都是燕王所为,前一个消息说陆峰必反,这肯定是挑拨离间,可是后一个消息……燕王为何要这样做?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纶巾之人不可置信,道:“公爷的意思是,或许陆峰和燕王已经狼狈为奸,为了取信朝廷,所以故意传出这等流言……”

    徐辉祖苦笑。

    纶巾之人凝道:“陆峰虽然早年和燕王共事,可是依学生看,他不是这样不知轻重的人,或许这也是燕王的布置,借此来挑拨陆峰和朝廷的关系。”

    徐辉祖叹口气:“这既可能是燕王更高明的反间之计,也极有可能是陆峰当真蛇鼠两端要做这等背信弃义之事,就算后者只有一成可能,可是朝廷也不能不防,到了这个地步,我们已经不能冒险了。”他顿了一顿,正色道;“现在临阵换将已经不可能了,陆峰在镇江水师中的声望甚重,一旦换将,后果可能更坏,你下一封军令,命梁辉所部在句容一带布防,以防不测。”

    纶巾之人摇头道:“这样的布置岂不是分明提防镇江吗?只怕那陆峰得知,必定心里不痛快。”

    徐辉祖又叹了口气,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能如此安排。”

    …………………………………………………………………………………………………………………………

    两日之后,郝风楼给陆小姐授了课,却是有个女婢过来道;“请风先生去见夫人。”

    郝风楼应下,由小婢领着去了后院的一处花厅,果然夫人端坐在那里,夫人见了他,顿时含笑,道;“小女没有刁难风先生吧?”

    郝风楼不知陆夫人为何要找自己来,只得跟她寒暄,道:“小姐秀外慧中,刁难二字不知从何谈起。”

    陆夫人道:“哦?先生已经见过了我那女儿?”

    “呃。”很不给面子,郝风楼确实没有见过陆小姐,所以这秀外二字显然不切实际,郝风楼只好道:“我猜的。”

    陆夫人只是莞尔一笑,似乎想进入正题了,幽幽地叹了口气。

    郝风楼道:“夫人何故叹息?”

    陆夫人道:“本夫人烦心啊,女儿的事要烦,家里的事也要烦。”

    郝风楼笑道:“夫人这是自扰,府里的人都羡慕夫人,都说夫人好福气。”

    陆夫人笑吟吟地道:“冷暖自知,不说别的,就说老爷吧,他近来也是诸事不顺,听说今日在营里摔坏了一个翡玉,这翡玉还是我早年送他的,你看,他说摔就摔,一点情分都不讲。”

    郝风楼悟了,陆夫人不是来寻自己聊家常,而是听说陆老爷摔了东西,希望自己给她参谋参谋。

    不管怎么说,郝风楼上一次的提点,确实给陆夫人的帮助很大,陆夫人要拴住丈夫,需要一个帮手。

    郝风楼心里喜出望外,随便敷衍了陆夫人几句,便告辞而出,去寻了凌雪,道:“事情成了。”

    “成了?什么成了?”凌雪一头雾水。

    郝风楼背着手摇头晃脑地道:“咱们的离间计成功了,方才陆夫人那边得来的消息,说是陆侯爷摔了块玉佩。”

    凌雪托着下巴,效仿郝风楼一样思考,或许以为学郝风楼的肢体语言就可以迷糊灌顶,犹如脑白金一般,能够增加智商,可她还是糊涂:“这和摔玉佩有关系?”

    郝风楼叹口气:“你想想看,陆侯爷统领镇江水师,这是何等人物,这样的人会轻易失态吗?一般的小事,能迫他做出这样的举动?依我看,定是我们的流言放了出去,朝廷虽然也是半信半疑,可是为了以防万一,肯定是做了一些举措,而这些举措在陆侯爷看来,就是朝中有人故意针对他,你想想看,陆侯爷会怎样想?”

    凌雪激动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也看出了一些眉目,只是……哎……”

    郝风楼见她叹气,道:“事情都成了,我们又立了新功,你为何叹气?”

    凌雪苦笑道:“可是我听到最新的消息却是江北的朝廷军马已重新站稳脚跟,自各路南下,试图围堵燕军,燕王殿下前有虎狼、后有追兵,若是三日之内再不渡江,则要被重重合围,必败无疑了。”

    “是吗?”郝风楼顿时觉得头痛,这不科学啊,燕王你不是很给力的吗?怎么这么落魄,好似丧家之犬似的?

    凌雪叹道:“所以就算是陆侯爷生了气,可是让他为此投靠燕王,只怕是痴心妄想。哎……至多三日,若是三日再没有其他办法,燕王殿下只怕凶多吉少了。”

    郝风楼苦笑:“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凌雪眼睛一亮:“你说?”

    郝风楼道:“你武功这么好,不如帮我绑了陆小姐去,咱们就此隐姓埋名,我和陆小姐成亲,你伪装成我的通房大丫头,咱们从此悠游南山,隐市不出好不好?”

    凌雪鄙视的看了郝风楼一眼:“燕王待我恩重如山,我岂可舍他而去?呸……”凌雪冷酷的啐了一口,鄙视的道:“况且谁要做你的通房大丫头。”

    郝风楼惊讶地道:“通房大丫头我本是留给我家香香的,让你占了便宜你还……”

    凌雪脸色潮红,作势要动手。

    郝风楼连忙噤口道:“我又有主意了。”

    凌雪犹豫一下,作罢,道:“你说。”

    郝风楼道:“想要陆侯爷反水,唯一的办法就是让陆侯爷无路可走,陆侯爷的小妾不就是朝廷的人吗?既然如此,不妨直接杀了她,然后连夜去见陆侯爷,告诉陆侯爷此人的真正身份,逼他归降燕王。”

    凌雪道:“他会肯吗?”

    郝风楼分析道:“有六成地可能,你想想看,此人是朝廷的人,一直在陆侯爷枕边监视陆侯爷,陆侯爷但凡是一个男人,想到自己身边的一个女人原来竟是朝廷的布置,所谓的浓情蜜意不过是朝中有人对他的戏弄,这口气,他忍受的下吗?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可是男人的心理却也是微妙得很,男人在其他方面可以大度,唯独在女人方面被人戏弄是绝不能忍受。”

    凌雪颌首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

    郝风楼又道:“再者,这个小妾到底是什么路数不得而知,不过想来,肯定是朝中某些人的重要棋子,现在这个女人不明不白的死在了陆家,陆侯爷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到时候假若有人翻起旧账,治他一个杀人罪,他吃罪得起吗?”

    凌雪眼前一亮,道:“这是不是班超出塞的典故,班超出使鄯善,鄯善王先是对班超很是礼遇,可是很快,鄯善王逐渐对班超等汉使冷淡下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匈奴使节也抵达这里,鄯善王蛇鼠两端,又改了主意想和匈奴交好。班超召集三十六人,夜袭匈奴使节,将匈奴人尽数杀死,匈奴使节尽都死在了鄯善国,鄯善王自知无法向匈奴人交代,匈奴人迟早会来兴师问罪,因此索**好大汉,彻底断了和匈奴人的瓜葛。”

    郝风楼摸摸鼻子,心里说:“想不到本少爷随口一个主意就有历史典故出来,果然伟大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他忙道:“对,只要人死了,我们再证明此女乃是朝廷所派,陆侯爷就不得不有所忌惮,就算朝廷现在不加罪,可是将来保不齐会有人拿这件事出来打击他,无论如何,人终究是死在陆府,他说什么别人都未必相信,若是有人说陆侯爷和燕王有勾结,所以才杀死了此女,那就更加百口莫辩了。因此,想要策反陆侯爷,只有先杀了这个女人。”

    郝风楼对这个‘女人’恨得牙痒痒,自己不过是有一点嫌疑,她便命陆忠对自己下杀手,若不是自己机灵,只怕早已命丧黄泉。

    凌雪沉吟:“只是在这陆府稍有风吹草动必定会惊动其他人。”

    郝风楼笑道:“这有何难,找个人在另一边放火,到时候陆府混乱,趁着这个时候,凌雪姐姐直接去手刃了这个毒妇。”

    凌雪喜笑颜开,道:“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很好,我们今夜就动手。”

    郝风楼呆了一下,道:“且慢,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什么意思?”

    “我们当然是我们。”凌雪道:“我会让人在附近放火,到时你我二人一起冲去那女人的院落,那女人想来也不是省油的灯,我怕一人拿不住她。”

    郝风楼突然有一种自己挖坑活埋自己的感觉,至少在他的计划里,他应该是属于那种大变即将发生,突然火光冲天,外头喊杀阵阵,而自己静坐房中,栓紧房门,纶巾羽扇,身边有个小香香红袖添香,淡定的唱一首《梁父吟》以此来抒发自己节操才是。

    可是现在怎么感觉自己好像打杂的?

    郝风楼感觉自己再也不相信组织了,组织识人不明啊,大好的青年俊杰,居然也要去杀人放火。

    凌雪扭捏地道:“有你在身边,我心里镇定一些,否则……”

    郝风楼叹口气,道:“我懂的。”

    不去是不成的,一条线上的蚂蚱,若是凌雪失败,自己也要倒霉,还是去吧,孔明是做不成了,本少爷只好做张飞。重地道:“陆峰虽然早年和燕王共事,可是依学生看,他不是这样不知轻重的人,或许这也是燕王的布置,借此来挑拨陆峰和朝廷的关系。”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