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十六章:伏诛
    郝风楼将书中的女主不自觉地改为了灵儿。

    灵儿听得顿时勃然大怒,却是知道郝风楼的心思,尽力不作理会。

    凌雪心里苦笑,依旧抢攻,手中长剑一次快过一次。

    郝风楼叹道:“这灵儿乃是十足的荡妇,三岁站着撒尿,五岁便勾搭自己的叔伯,万恶淫为首,这样的人,迟早要下阿鼻地狱。”

    灵儿呼吸粗重,咬着银牙依旧和凌雪杀的难解难分。

    郝风楼义正言辞地道:“可是有一件事我很费解,什么样的人才能养出这样的东西出来,莫非她爹娘…却说灵儿他娘…”郝风楼心里说:“阿弥陀佛,不要怪我嘴贱,生死交关,事急从权。”

    灵儿怒了,突然暴起,竟也快攻起来,手中长剑如毒蛇一般刷刷而出,逼得凌雪不得不退避三舍。

    郝风楼双手张开,仰天长啸:“悲剧啊,为何世上有这样伤风败俗的贱人,子不教,父之过也……”

    灵儿眼睛圆瞪,突然一跃而起,一剑奇快无比朝凌雪射去,凌雪骇了一跳,只得驴打滚避开。

    而这时候,灵儿一个借力,双腿弹跳而起,挽起一朵剑花,流星一般朝徐谦刺来。

    原来那一剑乃是她的杀招,只是这个杀招并非针对凌雪,醉翁之意不在酒,趁着凌雪躲避的功夫,已如闪电一般朝郝风楼飞闪。

    等到凌雪反应过来,已是来不及了,不由惊呼:“快躲。”

    郝风楼哪里躲得开,也是目瞪口呆了一下,没有反应了。

    他看到了披头散发的灵儿那目光中杀意,而这杀意也越来越近,竟是让他浑身不能动弹。

    铛……

    长剑刺进郝风楼的胸口。

    凌雪不敢去看,闭上了眼睛,眼泪流出来,撕心裂肺道:“你这笨蛋!叫你不要带书!”

    那灵儿露出了狞笑,可是接下来,她愣住了。

    不对劲!剑尖虽然刺了进去,可是似乎不像是入肉的声音,而且眼前这个可恨的家伙还站在这里一动不动,虽然脸色苍白,可是并没有丝毫重伤的觉悟。

    为什么没有血?

    灵儿呆住了,她猛地想到了一个可怕的事:“传闻有绝世的高手,练就了一身金钟罩,一旦进入了某种境界,水火不侵、刀枪不入。莫非这个人……”

    灵儿的瞳孔在收缩,她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致命的错误。

    而这个时候,凌雪已经挺剑从背后袭来。

    高手过招,任何一个错误都可能致命。

    就在灵儿恍惚之间,凌雪一剑刺破虚空,自她的身后穿心而过。

    灵儿一愣,旋即仆倒在地,再也没有再动一下。

    “呼……”确定灵儿死了,凌雪松了口气,连忙冲到郝风楼身边,道:“你……没有事吧。”

    郝风楼淡淡道:“无妨。”

    凌雪升起一个和灵儿一样的疑问,为什么这一剑对郝风楼没有一丝伤害,凌雪郑重地看了郝风楼一眼:“莫非……你真是前辈,前辈,小女有眼不识泰山……”

    一下子,凌雪恍然大悟。

    不是前辈不科学呀,人怎么能刀枪不入,能刀枪不入的人只有传说中的金钟罩高手,而要练就一身横练功夫,没有三十年之功即便天纵之才也绝无可能,唤郝风楼是前辈也是理所当然,再联想他处事不惊的态度,凌雪怀疑,这厮可能是嬉戏人间的高手前辈。

    郝风楼叹口气:“终于被你发现了,好罢,这件事你知道便好,老夫一向很是低调,名利于我如浮云一般,前辈二字,就不要提了,叫我小楼吧,我很随和的……”

    说话之间,啪地一声,从郝风楼衣内掉出一个木板来,木板上还包了一块铁片,目测是用铁锅改造而成。

    此时,凌雪全明白了,忍不住道:“无耻。”

    郝风楼老脸一红,道:“快搜一搜,看看这里有什么信物。”

    凌雪点头,二人一起搜索片刻,终于寻出一块铁牌,正是从前锦衣卫的信物,郝风楼又摘下灵儿的一只吊坠,道:“这个时候,陆侯爷听闻家变,一定会回来。要策反他,去大营不成,回到家里也不成,最好半途截住他。”

    “走!”

    …………………………………………………………

    夜深,一支队伍快速前进。

    家中失火,陆峰感觉不妙,连忙带着一队亲兵心急火燎的往陆家赶去。

    走到半途,突然被人截住,前方有人道:“老爷,夫人命我来,有要事相告。”

    陆峰心里打了个突突,然后勒马,果然看到前方一个人影伫立在那里。

    “你是何人?”

    郝风楼道:“我是府中新任教习,姓风名楼。”陆峰在打量郝风楼,郝风楼也在打量陆峰,郝风楼心里说:“未来岳丈老大人,小婿有礼了。”

    陆峰有印象,夫人似乎提过此人,这才松了口气,他打马上前:“家中如何了?”

    郝风楼道:“火势已经扑灭了,一切安好,只不过有一件事学生却要相告,请陆侯爷看看这是什么。”

    陆峰下马,接过一块令牌和一只吊坠,前者是锦衣卫的令牌,虽然锦衣卫已经撤除,可是这个曾经令人闻之色变的衙门依旧让人记忆深刻,后者乃是爱妾灵儿的吊坠,一向不会离身,可是现在却出现在了郝风楼身上。

    “这是什么意思?”

    郝风楼第一次和陆峰交锋,通过三两两语,郝风楼看得出来,陆峰是个大男子主义很强的男人,他淡淡道:“陈灵乃是锦衣卫的人,已经死了。”

    陆峰身躯一震,脸色顿时苍白。

    锦衣卫的人,怎么可能是锦衣卫的人?想到平时和自己浓情细语的人居然是锦衣卫,陆峰第一个感觉就是震惊和羞怒。

    想想看,自己对陈灵说的每一句情话,或许都出现在朝中某个大人物的案几上,甚至还可能出现在宫中的某个角落,任谁想到都会觉得恶心。

    再之后,就是愤怒,昨日朝廷调动了一支军马,而这支军马压根就不是防范北军,分明就是冲着镇江来的,现在再联想陈灵,陆峰感觉很不妙。

    陆峰脸色复杂,不过他是理智之人,目光恨恨地瞪了郝风楼一眼:“你又是何人?”

    方才郝风楼已经自报家门,现在陆峰却又来问,显然是知道郝风楼还有另一重身份。

    一声呵斥,带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这种带兵之人,声势骇人,一般人被陆峰大喝一声早就六神无主了。郝风楼却是镇定自若,笑吟吟地道:“学生奉燕王命。”

    陆峰冷笑道:“果然如此,你以为如此就能挑拨离间?来人!”

    他没有犹豫,这个人身份太敏感,必须让他消失。

    老丈人要杀上门女婿,好狗血,郝风楼心里感叹,忙道:“侯爷莫要忘了,陈灵虽是锦衣卫,却是死在陆家,而且还是死得不明不白,侯爷难道就不怕将来朝廷追查起来……”

    陆峰笑得更冷:“那就拿了你,去给朝廷解释!”

    郝风楼心里又是叹气,不由想:“老丈人这是要逼小婿去死啊,那么就别怪小婿坑你了。”

    郝风楼不作声。

    几个亲兵冲上前来,要将郝风楼拿住。

    郝风楼一副引颈受戮的样子,一脸的坦然。

    陆峰又是皱眉,这个家伙,为何不呼救求饶?他只好问道:“你为何不说话?为何不求饶?”

    郝风楼道:“有一件事,小……不,学生不知当说不当说。”

    陆峰带着几分狞笑:“你说说看。”

    郝风楼道:“探子有两个,另一个是凌雪。”

    听到凌雪二字,陆峰呆了一下,凌雪是以表小姐的名义混进府的,可是陆峰为何收留凌雪呢?理由很简单,因为凌雪的父亲和陆峰有过命的交情,后来陆峰镇镇江,凌家则是镇通州,此后凌雪的父亲死了,凌雪便投奔而来。

    陆峰万万想不到,凌雪竟然也是燕王的细作。

    郝风楼微微一笑,又道:“还有一件事,就是学生姓郝,叫郝风楼,是松江府人。”

    陆峰虎躯一震,彻底凌乱。

    郝风楼……松江人……他就是……是从前和和自家女儿定过亲的郝风楼。陆峰脸色苍白,虽然退了婚,可是拿去交给朝廷,未免有点不近人情。更重要的是,郝家和陆家的关系纠缠不清,就算把人交去给朝廷,朝廷会不会想,郝家的人是奸细,你陆家脱得了身?

    很多事绝不是你交出人来,就能说得清的。就算现在能说清,三五年后,若是有哪个御史突然惦记上了你,来个混淆是非,你等于是跳进了黄河,越洗越脏。

    陆峰脸色阴晴不定,他意识到,自己被坑了。

    沉吟片刻,道:“将他暂时关押起来。”

    他没有二话,翻身上马,道:“回营。”

    “侯爷不回家看看了?”一个亲兵低声道。

    “不用了,还有更要紧的事办。”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