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二十三章:大事业
    郝风楼叹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学生就只好撕破脸皮了,天香姑娘什么都好,唯独有一样却是不好,就是天香姑娘早有意中之人了,若是我猜的没错,天香姑娘的相好身家也是不菲,过不了多久,就要过门了吧。”

    满场哗然。

    温氏脸色变了,道:“胡说。”

    天香面如土色。

    郝风楼平淡道:“事实就是事实,其实早就开始物色取代天香的人选了,我说的对不对?不过这男人对天香姑娘颇好,又是家财万贯,对天香姑娘来说,这倒是一个好归宿。”

    本来这个事,温氏一直藏着掖着,结果捅了出来,若是现在矢口否认,将来天香出了,肯定有无数人骂睁眼说瞎话,可是承认,似乎又有不妥。

    可是不需要她承认,但看她和天香的脸色大家便知了。

    郝风楼又淡淡笑道:“有些话本来不好说,不过权当是笑话来听吧,天香姑娘的腰功很是了得,尤其是这颠倒阴阳的手法,天下无出右者。”

    公子哥们纷纷叫好,混迹在这里的老油条大多数都是哗众取宠之辈,见郝风楼一个个品评,竟都是**不离十,一个个目瞪口呆,佩服不已。于是无数人涌上前来,拱手道:“敢问兄台名讳。”“尊驾仙乡何处?”“公子哪里学来的本事?”“我辈楷模啊!”

    郝风楼谦虚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贱名不足挂齿,若是诸位看得起,就唤我贼眉鼠眼吧。”

    已经上过一次当,因此是个败家子,所以有各种流言,甚至连得花柳病的都有,郝风楼现在怎么肯轻易透露自己名讳。

    贼眉鼠眼……

    众人恍然,这时候流行别号,人家既然不愿道出本名,可见一定是有什么顾虑,因此有人散了,也有人不肯走,这个道:“贼兄,这是我的名帖,不知贼兄下榻何处?”“有空能否一叙。”

    许多人语气诚恳,都有讨教的意思。

    郝风楼一一婉拒,至于名帖,按着这时代的规矩,先是再三说不敢,最后收下。

    李景隆则是摸着自己下巴的一小瞥胡须眯着眼打量郝风楼,对身边的小厮耳语几句,随即便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贼公子,我家老爷想请公子去坐一坐?”

    郝风楼虽然品鉴一番之后觉得痛快,可是现在也觉得索然无味。他之所以能一眼看穿粉头的优点和缺点,靠的是两世为人的经验,前世师傅教自己如何观察,而从前那个郝风楼的记忆里统统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两相结合一起,就成了一门人人称羡的‘本事’。

    凌雪早已习惯了郝风楼各种惊人之举,倒也从容,只是那陈东家却是一脸诧异。

    郝风楼看着来人,微微笑道:“你家老爷是谁?”

    来人生怕郝风楼不肯来,道:“我家老爷姓李,曹国公。”

    曹国公就是李景隆,其实郝风楼并没有十成把握这李景隆寻上自己,不过可能性却是极大,根据李景隆的种种事迹,这个人是个穷极无聊的人,很是不甘寂寞,他每日来这寻欢作乐,与其说是好色,还不如说是不甘寂寞,到了他这种地步的人什么都已经腻歪了,但凡有点新鲜事,都足以让他打起精神。

    郝风楼也不扭捏,淡淡道:“是吗?既然曹国公相请,学生自然却之不恭了。”给凌雪使了个眼色,便随这小厮出去。

    进到一个房间,李景隆已是静候多时,贼眉鼠眼,这个人倒是颇为有趣,李景隆不爱和那些之乎者也的书呆子打交道,他喜欢结交各种江湖奇人,就比如他率五十万大军征北平的时候,就带了很多门客,有的吹唢喇吹的好,有的能拿乌龟壳占卜,虽然碰了一鼻子回来,期间还把建文帝的家底败了个精光,可是李国公是个很执着的人,他依旧不改初衷。而今日见到的这个青年,简直就是奇人中的奇人,本国公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天上飞的,陆上走的,水里游得,阅女无数,怎么就没有这个眼力劲呢,他得问明白。

    郝风楼进来,他倒是没有起身相迎,而是端着那么点儿架子,不过倒也和颜悦色,道:“贼老弟,请坐。”

    郝风楼不客气,径直坐下。

    李景隆先是夸奖了几句郝风楼的眼力,旋即道:“贼老弟仙乡何处,为何进京?”

    他听郝风楼的口音,不像是南京人,故此一问。

    郝风楼道:“学生是松江人,此番入京,是做一番大事业。”

    原本下一句,李景隆迫不及待的想问郝风楼的阅女之术到底是什么名堂,可是一听郝风楼口称要做大事业,顿时来了兴趣。

    好大的口气,老子混吃等死了半辈子,也不敢说大事业,亏得你一个青年说的出口。

    可是郝风楼也有自己的心思,他现在其实就是钓鱼,眼下在李景隆眼里,自己不过是个奇人,相对于一个国公来说,充其量也就是个门客、清客的兴致,朋友还远远谈不上,而二人毕竟是地位悬殊,想要拉关系,单凭方才‘一鸣惊人’的表现却还差的远了,这就如**里的某些名人一样,想要得到别人的时刻关注,就得大言不惭的大放厥词,不显出自己的与众不同,如何扬名立万。

    果然,李景隆上钩了,忍不住问:“你要做什么大事业?”

    郝风楼微微一笑:“既然公爷问起,学生说来也无妨,其实学生是来做买卖的。”

    做买卖……李景隆笑了。

    郝风楼却装糊涂:“公爷何故发笑?”

    身为南京城里的极品人渣,李景隆有些不太高兴了,老子什么时候连笑一笑都不许了,好在李公爷今日兴致好,所以打算以德服人,于是耐着性子道:“你要做什么买卖?”

    郝风楼道:“要做自然是大买卖,一年没有十几万两银子入账,这种买卖学生是不做的。”

    李景隆笑不出来了,他感觉眼前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疯子。

    一年十几万两银子的买卖,李景隆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就说眼下朝廷,一年的赋税满打满算,也不过两百万两不到,当然,这没有计入盐铁的税负,而大明朝的税负大多以征实物为主,虽然征来的主要是粮食、布匹以及一些供物,可是整个朝廷一年的白银就这么多,可是姓徐的好大的口气,居然开口就是十几万两纹银。

    李景隆冷笑:“本公爷诚心待你,你竟拿本公爷开涮,怎么,当本公爷是傻子嘛?”

    郝风楼道:“学生并没有戏耍公爷的意思,这买卖学生已经计划了很久,绝不会有问题。”

    “那好。”李景隆道:“我来问你,你有多少本金。”

    郝风楼一摊手:“身无分文。”

    …………………………………………………………………………

    新书期间,点击、收藏、推荐票都少之又少,那啥,恳请大家支持吧。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