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公子风流 > 第二十四章:看少爷手段如何
公子风流 第二十四章:看少爷手段如何
    李景隆这下子怒了,这是把人当傻子啊,莫非本公爷这么蠢,连这样的常识都不懂?他正要发作,郝风楼却道:“公爷不信?”

    信了就是真傻,李景隆冷笑:“你认为本公爷会信吗?”

    郝风楼微笑:“那么不如打个赌吧。”

    打赌……这倒是颇对李景隆的胃口,但凡喜欢寻欢作乐之人都是好赌,李景隆道:“怎么个赌法?”

    郝风楼道:“一月为限,学生先赚一万两纹银。”

    李景隆呆住了,他突然发觉,自己其实并不傻,傻的好像是眼前这个呆子。

    郝风楼道:“不过在此之前,公爷得先借五百两银子的本钱给我,若是我赢了,这五百两银子自是归学生所有,可是若是我输了,任凭公爷处置。”

    李景隆不得不开始重新审视起郝风楼起来,不得不说,这是一个亏本买卖,因为对方压根就是空手套白狼,这家伙一无所有,赢了就赚自己的银子,输了任凭自己处置,莫非把这厮拿了,抓去剥了皮炸了油自己就能得什么好处?

    不过……李景隆明知道这是赔钱的买卖,可是对方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还真让他有点好奇,他心里认定,眼前这个人不是疯子,就一定有什么通天的手段,联想方才他的表现,再看现在又如此信誓旦旦,倒是让李景隆很想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想凭什么有这个信心打这个赌。

    当然,郝风楼那一副你敢还是不敢的表情让李景隆只能硬着头皮一条道走到黑,李景隆可怜的自尊心受到了挑衅,若是不答应,倒像是示弱。

    没有片刻沉吟,李景隆应下:“好,本公爷就和你赌。”

    见李景隆答应,郝风楼起身,他不能和李景隆说太多,必须保持一定的神秘感,这便是人性,就好像获得女子芳心一样,万万不可过于炙热,点到即止即可,给对方留有一点想象空间,往往能事半功倍。

    郝风楼心里叫苦,师傅教的手段,如今对付的却是李景隆这种人渣,天知道师傅在天之灵,会如何作想。

    郝风楼告辞而去,李景隆眯着眼,似乎还在想着什么心事。

    这个人太奇怪,可是不得不说,此人留给了李景隆许多的悬念,李景隆不由喃喃道:“这个人,有点意思,只是……”沉吟一下,李景隆似乎在思咐什么,又补上一句:“他当真有什么办法?”

    然后,李景隆发现,这个家伙居然没有将自己的下榻地址留下,李景隆又不由想:他是料定了本公爷会派人打探他的下榻之处,还是一时疏忽。

    李景隆可怜的智商想不明白,好在蠢人有蠢人的办法,他淡淡道:“来人。”

    一个随扈连忙进来,躬身道:“公爷有何吩咐?”

    李景隆淡淡道:“派人盯着这个人,查一查他住在哪里,还有,明日清早送五百两银子过去,以后他无论做什么举动,都盯牢他,别让他拿了本公爷的银子跑了。”

    随扈点点头,匆匆去了。

    回到客栈已是夜半三更,凌雪满腹的疑惑:“你和李景隆说了些什么?他怎么说?”

    郝风楼并不相瞒,将前因后果都说了。

    凌雪蹙眉:“做买卖,一月之内挣来纹银万两?你……”

    郝风楼叹口气:“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李景隆这种人虽是见风使舵之辈,可越是这样的人,想要获得他的信任,就要展现出自己的手段,唯有让他叹服,到时我们才能说服他。其二嘛,想要和这种人推心置腹,单凭几句好话是不成的,只有彼此有了利益牵涉,他才会愿意和你平等对话,对你产生信赖感,我想来想去,以他的身份,其他手段都不足以吸引他,此人贪婪,以我们的条件,也只能靠白花花的银子了。”

    凌雪道:“可是一月一万两银子的买卖,这……”

    郝风楼笑了:“我会想办法。”

    当夜无话,二人各自回房睡下,第二日清早却是有人来拍郝风楼的房门,却是小二道:“下头有应天府的差官,请外来的客官都要下楼接受盘查。”

    郝风楼心知凌雪放出去的消息有了效果,连忙穿衣下去,出了房门,连忙下楼,果然已有一队差官明火执仗的等候多时了,此时正在盘问一个客商。

    其实盘查细作之事,本是五城兵马司来管,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朝廷隐秘的密探,锦衣卫虽然暂时撤除,可是一些达官贵人依旧暗中给予资助,毕竟有些事,还需要他们去查办。

    可是流言大行其道,到处都说有燕军的细作混进了城里,原本想要暗查的朝廷大员们也坐不住了,不得不摆点样子出来,改暗查为明访,这是态度的问题,若是应天府官员对外头的流言无动于衷,将来一旦真出了什么事可就担待不起。

    明访其实对郝风楼和凌雪有利,与其让贼惦记着,还不如让他们盘查一次,只要能消除掉戒心,反而对郝风楼有好处。

    一个差官上前,盘问郝风楼几句,郝风楼一一答了,对方见郝风楼一口南人口音,而且郝风楼早有应对之词,天衣无缝,疑心已经尽去,官差又道:“据说你们是两个人,另一个是女子是吗?”

    郝风楼点头。

    差官道:“为何不让她下来相见。”

    “不便相见。”郝风楼回答倒是老实,现在虽是明初,女子还不至于一辈子闭门不出,不过这男女之防却很是紧要。

    差官淡淡一笑,道:“这个嘛,还是要见见的好,上官下令严查,我等也是奉命行事。”

    他虽这样说,却屹立不动,郝风楼明白,非要惊扰女眷是假,借机揩油才是真。

    正说着,却有人进来,道:“哪个是贼公子。”

    郝风楼微微一笑,道:“我便是。”

    这人青衣小帽,一看就是某个府里的小厮,笑吟吟的上前,对郝风楼行礼,道:“我家公爷送银子来了,还请公子笑纳。”

    青衣小帽的人一面说,一面拿出了一沓银票。

    明初时朝廷就发行了银票,甚至朝廷许多官俸都是银票发放,可惜这东西并不保值,那些王公贵人还有官员们拿了银票之后欲哭无泪,第一时间就是将银票去换成粮食,不过李景隆还算厚道,没有当真送来五百两的银票,而是足足给了一千一百两,按照眼下的市价,倒也确实和五百两纹银的购买力相当。

    郝风楼接了,微微一笑:“代我向曹国公问好,还有,告诉他,银子已经收到,一个月之后,见个真章。”

    那小厮点点头,飞快去了。

    郝风楼旋即又向差官道:“诸位既然秉公严查……”

    “不,不,不……”差官们面面相觑,能拿出这么一笔银票的人,肯定是贵人,而那家丁都如此彬彬有礼,可见必定是大户人家调教出来的,再加上他们谈话之中多次谈及了公爷二字,这就说明,来给郝风楼送银子的乃是某位国公爷,这样的人物莫说是他们,便是应天府府尹都未必招惹的起,几个差官本想从郝风楼身上榨出点银子,这个念头立即烟消云散,有人赔笑道:“公子,多有得罪,小的们告辞。”

    捏了一把汗,一干差役几乎是夺门而出,众人聚在外头一商量:“此人必定是什么重要人物,或是什么贵宾,往后不得再来滋扰,省的吃罪不起。”

    ……………………………………

    大神发书啊,一下子爆了老虎菊花有没有,恳请大家支持。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