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二十七章:轰动
    印刷术自隋唐开始,先是单一的印制佛经、历书,此后日渐繁华,到了宋元时期,已是达到了某个顶峰,此时纵是明初,可是由于木活字和铜活字的兴盛,印刷的内容开始五花八门,民间的印刷工坊在南京这个地方也是不少。

    想要印刷,只需寻一个书铺打听,便可寻到专门印刷的工坊,身为大明朝的国都,这里本就聚集了天下最精良的一批刻板工匠,凌雪在半个时辰,已经出现在了某处工坊,东家出来相迎,凌雪说明了来意,随即取出了单子。

    那东家接过一看,脸色变得很不正常,古怪地打量凌雪,带着几分不可思议。

    凌雪美目一沉,低斥道:“看什么看,能不能印出来?”

    这东家哂然一笑,心知自己犯了忌讳,笑道:“这个好说,这里头的字大多都有现成的活字,倒是不必另行刻板,只是油墨和排版颇为费心费力,是要五百份吗?这样吧,后日可以印出来,只怕价钱嘛……”东家继续道:“只怕不菲。”

    凌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点了点头,抽出一张银票:“这是定金。”

    一看是银票,东家急眼了:“银票不值钱……”

    “那就按眼下时价折银。”

    所谓折银,其实就是按市率来算,百两的银票,大致也就相当于四十五两银子的价值,这东家才满意了,点了点头道:“后日正午来取。”

    凌雪的举动瞒不过许多人,其中既包括了李景隆,也包括了几个南京城里游手好闲的勋贵子弟。

    新的消息又传出来,那个极有可能是贼眉鼠眼不知从哪里勾搭来的女子,有人暗暗猜测这个女子可能是和贼眉鼠眼私奔来南京的,从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如今不知造了什么孽,被贼眉鼠眼这厮糟蹋,这个女人拿了一份单子交给了姚记的印刷工坊,至于那单子里是什么内容,就语焉不详了。

    倒不是这些奉命盯梢之人懒得打听,而是大家都明白,盯梢的不只是自己一个,路数不明,所以谁也没有去做出头鸟。

    一个时辰之后,一身大红官袍打算入宫面圣的李景隆收到了一份密书,这位近来有些着急上火的公爷眉头皱得更深,喃喃自语:“他到底想做什么?”

    “老爷,宫里那边只怕要等急了。”

    “知道了,知道了。”收了密信,李景隆显出几分不耐烦,嘟嘟囔囔的道:“每日进去都是听那些大臣嚼舌根,当年要削藩的是他们,现在惊慌失措的还是他们,都说本公爷是糊涂虫,哼哼,本公爷看那些个书呆子才是真正的糊涂虫!误国残民?本公爷只是无能,他们呢?他们才是愚不可及。”

    ……………………………………………………………………………………………………

    “那叫贼眉鼠眼的,这两日倒是没有夜间出去作乐,不过嘛,哈哈……据闻他每日躲在客栈里,闭门不出。”

    “早就说了这是个骗子,曹国公那个蠢货,我倒是想看看,他能崩到什么时候,多半到时候要气得跳脚。”

    “五百两银子虽然不多,不过拱手送人,还被人如此戏耍,嘿嘿……”

    这样的议论在某个特定的圈子里到处都是,想看笑话的人实在太多,李景隆的人缘可见一斑。

    “话说回来,这个贼眉顺眼敢跟李景隆那厮打赌,或许真有几分本事也是未必。”

    “有个屁的本事!”有人摇头晃脑:“五百两银子一个月挣一万两出来,去做贼吗?你来挣挣看,莫说本钱只有五百两,就算给你一万两,你也没这样的本事。你看这厮不敢透露自己真名,多半是个不知哪里来的骗子,反正破罐子破摔,看李景隆那厮太蠢,索性骗了银子,今朝有酒今朝醉,等一个月之后,银子花完了,就算曹国公打断了他的腿,又能如何?”

    “说的不错,这等市井泼皮,实在是见得多了。”

    ………………………………

    南京城某个角落,两个衣衫褴褛的人蹲在墙角,张辅感叹:“这姓郝的化名贼眉鼠眼,惹得南京城里议论纷纷,完了,彻底完了,事泄只在近日,我们要想尽办法传递消息出去,请燕王做好最坏打算。”

    边上的仆从浑身恶臭,抠着身上的泥虫,然后大大方方地丢进自己的嘴里,蓬松凌乱的头发之下,嘴角嚼了嚼,有点咸,不过还算有点滋味。

    “少爷,我饿了。”

    “混蛋,刚才不是吃了半个馒头吗?”张辅对仆从很不满,这厮就是个吃货。

    仆从泪流满面:“少爷,讨来的半个馒头被你吃了。”

    张辅托着下巴,微风徐来,乱发飞舞,若是无视头发上几只臭虫,依稀能看到长发飘飘的潇洒,浓眉下的眼眸深邃且蕴藏着内涵地看了仆从一眼:“事涉靖难成败,兹事体大,心思岂可放在馒头上,这个郝风楼要误大事了。”

    仆从有一搭没一搭地点点头:“是,少爷。”

    张辅舔舔嘴,从幻想回到了现实:“等下你再去讨个馒头来,要林家铺子的馒头,他们家的馒头面劲儿足,有嚼劲。”

    仆从可怜巴巴地道:“我要吃半个。”

    “笨蛋,你为何像郝风楼一样蠢,你可以去讨三个馒头,少爷分半个你。”

    “有道理!”仆从精神一震,好不容易搓了半柱香的泥虫也没兴致吃了,小心翼翼地收入袋子里,想着当宵夜吃,然后道:“我去试试看。”

    …………………………

    两日后,一张张的单子贴在了街头巷尾。

    这些单子俱都是应天府的一些差役张贴的,也有一些买通的半大孩子,在码头、书铺子里传发。

    应天府的差役其实油水并不多,这里不比乡下,毕竟是天子脚下,达官贵人极多,不敢随意乱来,许多差役其实都是征来的,再加上太祖皇帝刚刚驾崩也不过几年,吏治的风气还不算太坏,因此寻常的差役日子过的苦巴巴的。

    而这个时候,有人请他们帮忙去张贴单子,差役们自然没有拒绝。

    他们的赏钱类似于后世的绩效奖金,大家约定单子张贴在哪个位置之后,这位神秘的雇主便先给他们每人十文钱,然后雇主承诺,三天之后他还会在各处街道检查,若是单子还在,则再加十文,每隔三日检查一次,只要确认单子没有毁坏或者被人揭走,一个月下来,就有五十文钱。

    五十文钱并不多,可是积少成多,而且还是举手之劳,对应天府的不少差役都有吸引力,于是,这些差役便穿梭于各处街道,将单子一份份按着神秘雇主的要求四处张贴,若是寻常人,胆敢四处张贴东西,说不准就被人拿住办了,可是差役们不同,他们本身就是执法者,无人干涉。

    为了后续的赏钱,差役们倒是很尽心,在街面上行走的时候隔三差五都要到帖单子的地方看一看,防止有人毁伤,若是有人胆敢去毁坏,少不得要出来训斥一下。

    于是乎,这种‘牛皮癣’立即出现在了南京的人口密集处。

    这世上从来不缺好事者,于是许多人凑上去看,众人一看,傻了眼,然后一个个脸色古怪起来。

    单子很有新意,里头罗列了许多东西,而且分门别类,让人一目了然。

    就比如上头所书的,在背后,便标示出了四颗星,先是从的环境讲起,说它坐落于某处某街,地处繁华,又说门脸尚可,灯光中上,此外还有的酒菜,每家青楼,既然是寻花作乐,就肯定有酒也有菜,这虽然只是配属的服务,不过关系也是不小,单子里罗列了的一些特色菜肴,比如焖羊肉,后头特意评价,口感尚可等等评语。

    当然,重头戏还是评价的头牌以及寻常的烟花女子,几乎每一个女子都有罗列,冬梅的特长是什么,缺点是什么,春儿擅长什么,又有什么缺点,林林总总,很有画面感,甚至于每一个女子都有专门的平分,如相貌多少,性格多少,琴棋书画又是什么。

    此外还有价格,价格从高到低,也都很详尽,如头牌价格多少,点了酒菜价格多少,寻常的赏银多少,点什么样的酒价格又有什么不同也都十分详尽。

    除了,还有几家画舫和青楼也都在其中,单子的最后还有专门的大字:“贼眉鼠眼认证,假一罚十。”

    这种单子绝对是破天荒的事,一下子吸引了热烈讨论,这个时代本就没有什么娱乐,任何一点鸡毛蒜皮的事都可以引为谈资,现如今出了这么个新奇事物,不免引起许多人的热议。

    许多人生出一个疑问:“这个贼眉顺眼是谁?他是什么来路?还有这个单子,到底是真是假?”

    人都有好奇心,一传十,十传百,再加上到处都张贴满了这种单子,自洪武之后,风气大开,许多犯忌讳的事也可公开讨论,所以许多人争议起来也是口没遮拦。

    “贼眉顺眼,我似乎有过耳闻,听说许多世家公子都佩服他,说他阅女如神,但凡是他看过的女子就没有料不中的。”

    “莫非此人是算命的?”

    “算命?这却不是,总之说不清,我也只晓得一点皮毛,倒是有一些富家公子对他颇为推崇。”

    “哼,哗众取宠罢了。”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