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三十九章:重赏
    任昂感到事态严重了,他千算万算,偏偏没有算到郝风楼,这也不奇怪,统计功劳主要的来源是两方面,一方面是询问那些靖难的功臣,让一些靖难功臣参与进来修订赏格。另一方面则是直接将燕军的功劳簿做为参考,可是无论任何一方面,也没有一个叫郝风楼的人,郝风楼至多也就在燕山左卫的名册里头,如此的不起眼,也没见他杀敌立功,礼部能知道谁是郝风楼那才怪了。

    任昂告辞出去,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时间,才飞快入宫觐见。

    人他是查清楚了,可是查清楚之后,任昂更加疑惑不解,因为这个人实在不起眼,只是个半路出家的燕山卫小旗官,名列四等,四五等的功劳就和安慰奖差不多,反正只要是参加了靖难的,几乎是见者有份,纯属安慰性质。

    任昂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按说只有四等功的人,几乎是可有可无,而且从燕军的功劳簿子里,也几乎查不到任何这个家伙的蛛丝马迹,至于其他的燕军武官,也不曾对此人有什么深刻印象,怎么这个家伙就得到陛下的关注了呢?

    更让任昂一头雾水的是,他一进暖阁,朱棣看到了他,便用拳头敲了敲桌子,道:“怎么,查到了吗?”

    朱棣的心情,显然很急迫,而这种急迫的心情,让任昂更加觉得匪夷所思,他连忙道:“查到了,名列四等,微臣仔细命胥吏查询,确实没有发觉他的功劳。”

    朱棣冷笑:“他的功劳可不小。”

    任昂道:“还请陛下示下。”

    朱棣不禁语塞了,竟是不知如何回答。郝风楼确实是说动了水师都督,也确实潜入京师,劝降了李景隆,不过这个事,当然不能声张,这里头涉及到了所谓人心的问题,若是大肆嚷嚷出去,那么对朱棣来说,他所谓的天下归心就是个笑话,原来不是李景隆和陆峰深明大义,而是被郝风楼使出浑身解数才劝降成功,那么哪里能体现朱棣万众归心?这显然有违朱棣的小算盘,朱棣急需要立个牌坊,制造一个兵锋所指,人人争相依附的假象,而这个假象之中,当然不包括郝风楼。

    而陆峰、李景隆二人,也是打蛇随棍上,早已言明,他们是为朱棣高举靖难义旗所感化,自然也不可能说是受了郝风楼的鼓动。

    朱棣为难了,这种事,不方便说。

    见朱棣沉默,任昂心里暗暗怪自己嘴贱,非要问个明白,于是小心翼翼的道:“陛下以为,郝风楼可名列几等功劳?”

    他索性不问缘由了,直接请朱棣公布答案为好。

    朱棣眯着眼,变得深沉起来,一字一句道:“就三等吧。”

    三等……

    任昂感觉自己算是白活了,一个三等功劳的人,天子还要亲自过问,这无法理喻啊。

    朱棣又慢悠悠的道:“不过松江的郝复在洪武二十三年便指出了朝中必定会出现奸邪,又给朕上过一份密册,朕正因为这份密册,才起事靖难,大功告成。现在既然是论功,原兵部右侍郎郝复亦是居功至伟,朕打算将他也列入其中。只是可惜,他再也看不到奸贼伏诛的一日了……”说罢,朱棣唏嘘了一下,继而幽幽道:“将郝复的功劳列为一等吧,就在这陆峰之下,追赠奉天翊运守正文臣、中奉大夫、太子少傅,其子……其子是谁?”

    任昂感觉自己有点悲剧,身为礼部尚书,如今好像成了专管户册的主簿一样,郝复他是知道,乃是洪武年间的侍郎,说起来任昂和这位郝大人还有点交情,只是到了洪武二十六年,有御史弹劾郝复乱搞男女关系,原本在大明朝,搞一下关系也就搞了,大家都爱搞,只不过那是洪武朝,这可就不简单了,郝复吓坏了,连忙请求致仕,生怕被捉去剥皮充草,而恰好洪武皇帝当时心情不错,也就恩准,于是郝复归乡,没过几年也就病逝,谁曾想到,这个家伙生前运气不太好,可是死后却是撞了大运。

    可是郝复的儿子是谁,任昂就知之不详了,任昂小心回话:“微臣去查一查?”

    朱棣摇手:“不必,你记着就是,其子敕为伯爵,就这样罢。”

    任昂松了口气,道:“微臣遵旨。”

    朱棣显得有几分疲倦,打了个哈欠,拿起章程,道:“改一改,改好了再送朕看一遍,没有问题,就草拟旨意。”

    打发走了任昂,朱棣嘘了口气,他眯着眼,又敲了敲身前的御案。

    殿侧,一个身材瘦长的人闪身出来,拜倒在朱棣的案下,纹丝不动。

    朱棣道:“方才朕和你说到哪儿了?”

    此人道:“建文的几个奸臣,务必斩尽杀绝,尤其是齐泰这些人的亲属,要除恶务尽。”

    朱棣厉声道:“是啊,杀一千人和杀一万人没有什么分别,朕这么做,不是为了泄愤,是要立威,你要知道,朕坐在这里,真正心服口服的人不多,朕不求他们服气,可是却要让这些不服气的人害怕,他们只有怕了,才会乖乖俯首帖耳,才会肯为朕效命,朕的时间不多,需要尽快的在京师扎根,扎根就必须杀人,用那建文小儿故臣们的血,来稳固祖宗的江山。当然,这不是长久之计,可是眼下,也只能如此。”

    “陛下圣明。”

    “纪纲啊……”朱棣微微一笑,道:“不要让朕失望,还有,你要办事,得有名目,朕有打算,要重建北镇抚司,这个都指挥使,你来办吧,其他人不成,要不是心太软,要嘛就是不够细心,锦衣卫,朕就交给你了。”

    “陛下知遇之恩,微臣粉身难报。”

    朱棣又想起什么:“有一个人,可能要调入北镇抚司去,随便给个差遣,这人叫郝风楼,是北卫的,到时候你直接去北卫借调就是,不要说是朕的意思。”

    纪纲狐疑的看了朱棣一眼,却很干脆的点了头。他道:“郝风楼微臣听说过,对了,北卫那边,百户张辅一直在打听他。”

    “哦?”朱棣来了兴致:“这小子打听郝风楼做什么?”

    纪纲道:“微臣去查。”

    朱棣却是摆摆手:“罢了,这种事,还不劳朕放在心上,把你的心思放在有用的地方吧。”

    “遵旨。”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