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公子风流 > 第四十三章:是可忍 孰不可忍
公子风流 第四十三章:是可忍 孰不可忍
    郝风楼道:“打赌无非是文武两种,都是卫中兄弟,武斗就算了,那就来文斗,不如这样,我说一句话,你也跟着说一句,你若是不敢说,便算你输,可好?”

    这算什么赌?曾建冷笑:“好,大人尽管说。”

    郝风楼微微一笑,一字一句地道:“东城千户张辅是个王八蛋!”

    “……”

    曾建呆住了,周芳和吴涛瞬间石化,其余校尉脸色也不太好看。

    张辅是谁,大家都知道,乃是千户大人,其实千户倒也罢了,最重要的是人家还是靖难第一功臣张玉之子,其他人或许畏于张辅的身份,可是曾建这种燕山卫的人却绝不敢辱骂张辅,因为张辅在他心目中是一座丰碑,一座图腾。

    郝风楼淡淡道:“怎么,曾总旗不是说天不怕地不怕吗?快随本官一起喊吧。”

    曾建支支吾吾,老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

    郝风楼脸色一冷:“怎么,你怕了?”

    “我……”曾建突然觉得自己还不算是混账,跟这位百户大人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

    郝风楼直接一脚将周芳的书案踢翻,上头的墨水溅得到处都是,尤其是着地时那一声咚的巨响,吓了曾建一跳。

    郝风楼冷若寒霜地道:“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总旗也敢如此目中无人,在本百户面前还敢如此嚣张。本百户的祖父在给天子指导靖难的时候,你还没有生出来呢,狗东西,再敢胡闹,就给本百户滚出去,这个总旗你不做,自然有人来争抢,记着,这百户所姓的是郝,可不是你姓曾的,就你这点胆量,也敢来闹事?”

    曾建憋了一肚子气,偏偏现在却是理屈词穷,奈何不得。

    郝风楼又冷笑:“莫说是你,便是荣国公,当年也和我祖父一起逛过窑子piao过chang,算起来张辅那厮见了我还得叫一声世叔,所以本百户敢骂,你敢骂吗?凭你也配跟我比胆量,从现在开始,你就去燕山中卫那儿给本官坐班,什么时候知错了,再做打算!”

    这句话半真半假,郝风楼的祖父逛窑子是千真万确的,郝风楼早有耳闻,这个老流氓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说有没有和张玉一起去过,那只有天知道,无从考证。不过郝风楼说得振振有词,谁也分不清真假,曾建也不曾料到自己的百户居然是如此金光闪闪的牛叉人物,想顶回去又不知何从说起,只能认栽。

    郝风楼说罢,看向周芳,道:“这件事,你来安排,谁要是再敢借故滋事,明日本官来当值的时候,自然要收拾了他,时候不早,本官还有事。”

    说罢,风淡云清地抿抿嘴,闲庭散步地走了。

    签押房里一片沉默,曾建刚才不敢在郝风楼面前反驳,现在也不敢吱声,因为这时候再嚷嚷,反而会被人取笑,你这么厉害,为何在百户面前不敢顶嘴,百户大人一走,你再如何蹦达,人家也只会看轻你。

    至于其他人,倒是收敛了几分痞气,周芳抖擞精神,继续布置差遣。

    ……………………………………………………………………………………

    在东城千户所里,张辅翘着腿署理着公务,他的心情不错,甚至忍不住想哼歌一首,表达自己的愉快。

    这时,杨司吏进来,左右张望一眼,压低声音道:“千户大人……”

    “唔……”虽然年轻,可是张辅颇有气度,眼皮子只是抬了抬,装模作样地捧着案牍上的卷宗来看:“何事。”

    杨司吏憋着脸,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话:“大人不是让弟兄们观察东华门那边吗?有消息了。”

    张辅端不住了,精神一振:“曾建这厮在燕山卫就以胡搅蛮缠著称,这郝风楼一定是焦头烂额了吧。”

    杨司吏苦笑:“焦头烂额倒是没有,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张辅淡淡道。

    杨司吏支支吾吾起来。

    张辅皱眉:“有事说事。”

    杨司吏道:“曾建被郝百户训斥了一顿。”

    张辅一头雾水:“训斥了一顿,以他曾建的为人,岂不是闹翻天?”

    杨司吏不敢怠慢,将事情前有后果说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的去看张辅。

    张辅愣住了,自己的爹跟姓郝的祖父去piaochang?自己还得叫他世叔,这厮还当着这么多人面骂自己王八蛋!

    他狠狠一巴掌拍在案上:“岂有此理。”

    杨司吏添油加火道:“大人,百户辱骂千户,理当惩戒,这件事定要上报北镇府司,给他一点颜色看看,大人……”

    啪……杨司吏话说一半,背张辅狠狠拍案打断,张辅很想摔杨司吏一个耳刮子。

    “蠢货!上报镇府司?还嫌不够丢人吗?”

    张辅虽然很年轻,却想得很深远,这事儿不能去闹,闹起来就会惹人议论,无论piaochang的事是真是假,吃亏的都是张辅。

    张辅咬咬牙道:“不急,急什么,看他能蹦达多久,再过几日就是方孝孺的头七,你不是说肯定有生员闹事吗?好嘛,到时候看他怎么收场。”

    虽然放了一句狠话,可是张辅心里依然还有一股淡淡的忧伤。

    ………………………………………………………………

    郝风楼回到鸡鸣寺,姚广孝端坐在后院的槐树下观棋。

    郝风楼上前,姚广孝一动不动,却是察觉到郝风楼来了,眼睛依旧是落在棋局上,淡淡道:“回来了?”

    郝风楼堆笑:“师傅,别观棋了,学生正有事要向您老人家请教。”

    郝风楼今日格外热情,姚广孝惊愕抬眸,然后微微一笑,捋须道:“遇到难处了吧,坐下说话。”

    郝风楼也不隐瞒,将头七的事说了,对郝风楼来说,这事很麻烦,也太过敏感,让他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姚广孝认真的听,眼眸微微阖起来,随即叹口气:“确实很麻烦,陛下要诛方孝孺之前,为师便曾劝过陛下,城下之日,方孝孺必不降,幸勿杀之。杀孝孺,天下读书种子绝矣。可是陛下执意如此,却是无可奈何。此人清名甚好,而天下的读书人大多同情建文,虽然敢怒不敢言,可是胸中早已积了许多怨气,你说得对,头七那一日,定有许多人去方宅祭祀,一旦有人情绪过激,就可能酝酿大事。”

    郝风楼挠了挠头:“说这些都是无用,师父还是想个办法,看看能如何化解。”

    姚广孝沉默不语。

    郝风楼有点急了,道:“还请师父指教。”

    姚广孝叹口气,抓起桌上的一副茶盏,然后一甩手,啪的一声,茶盏摔落在地,四分五裂,碎片和里头的茶渍溅得到处都是。

    郝风楼瞪大眼睛:“师父这是何意?”

    姚广孝道:“你看,这茶盏碎了,该怎么办?应当找人来修补。可惜,为师是负责摔茶盏的,却不负责修补。为师这是要告诉你,若说闹事,为师很在行,若是今日你要挑动读书人在方府那儿大闹,为师略施小计,就可以惊天动地。只是可惜,为师只负责教人为祸,却不负责修补。就如要打天下,为师乃是奇才,可是要治天下,就没有为师什么事了。而如今你是锦衣卫百户,所做的事就和修补瓷器一样,这个……为师帮不上忙。”

    “……”郝风楼脸都红了:“学生问的不是这个,学生问你,师父砸了我的茶盏这是何意,这是上好的白瓷,我托了许多关系才买来的。”

    姚广孝老脸一红:“为师顺手而已,这不是给你讲道理,好教你融会贯通。”

    郝风楼气得要跳起来:“可是你为何不砸自己的,你自己的茶盏离得更近一些。”

    姚广孝吹胡子瞪眼:“不就是一个茶盏,为师教了你这么多道理,难道就不抵一副茶盏?”

    郝风楼痛心的道:“这不是茶盏的问题,明明你自己的茶盏离得近,我的茶盏在棋枰另一边,你说顺手,却是把我的茶盏砸了,这还有没有王法?”

    姚广孝眯眼:“孺子不可教也,如此斤斤计较,怎么做得了大事。”

    郝风楼伸出手:“忍你很久了,赔钱!”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