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公子风流 > 第四十九章:墨宝(新书冲榜求支持)
公子风流 第四十九章:墨宝(新书冲榜求支持)
    正是在一片痛责和叫骂声中,突然有个校尉飞快窜了进来,道:“禀告大人,宫里来了口谕。”

    事情猛地又来了个转折。纪纲一头雾水,宫里来了口谕?若是传口谕,为何这般潦草?为何不见有宫人传话?况且陛下压根就不晓得你是哪根葱,多半连东华门百户所都不知道,给你传个什么话?

    “假传圣旨……”纪纲打了个激灵,这些人还真敢。

    郝风楼却是露出震惊之色,连忙起身,道:“陛下有什么口谕?”

    这校尉道:“陛下听说了这里的事,说张茂是读书人,虽然有一些过失,却不可轻易折辱,陛下已传话到镇抚司,让我们立即放人,此事不可继续深究。”

    郝风楼沉痛地道:“既然如此,那么看在陛下的面上,就放了他罢。”

    张茂被打得头晕脑胀,满口鲜血淋漓,被曾建推出去。外头的读书人都是目瞪口呆,一个个不知如何是好。

    许多人原本是来闹事的,结果闹事变成了闹剧,然后发生了冲突,本质上,这冲突确实是张茂有些过火,因为张茂先动手打的人,这些读书人纵然觉得自己依旧占着道理,可也知道打人终究不对,此后这些锦衣卫对张茂动手,让他们肝肠欲断,一个个悲愤不已,而最后的结果却是陛下来了口谕——放人……

    所有人的心思实在太过复杂和纠结,一颗心像过山车一般忽上忽下,结果到头来,竟是早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还回到方宅去?显然现在已经没有了心情。你痛恨永乐皇帝?那也不对,若非来了个口谕,张茂被人打死都有可能。至于痛恨这些锦衣卫亲军,痛恨固然是痛恨,可是你能说什么?终究还是你动手打的人,你要闹,人家苦主,还有那么多二世祖和市井无赖都还没闹呢。

    于是乎,大家只得搀了张茂,悻悻然的散去。

    百户所变得冷清下来,而郝风楼也不由松了口气,不容易啊,硬生生的把一个政治事件弄成了一场闹剧,维稳的差事还真不太容易。

    过不多时,就有浩浩荡荡的大批人马到了,张辅带着一干校尉冲进百户所,一看郝风楼安然无恙,又派人去方宅查看,读书人早就无影无踪,只有一群脑子抽风的家伙在狂欢,哪里看得到什么犯禁的读书人。

    张辅傻眼了,叫来郝风楼:“人呢?”

    郝风楼道:“下官收拾了一顿,都走了。”

    “收拾?”张辅绝不相信这么简单,这里的水很深。可是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既不见义愤填膺的读书人,也没见百户所和方宅受到了冲击,张辅只得道:“我问的是都指挥使纪纲纪大人。”

    郝风楼一摊手:“我仰慕纪大人久矣,只是无缘相见,张大人莫非是要代下官引荐吗?”

    张辅感觉这个世界疯了,一甩手,道:“乱七八糟,简直就是乱七八糟。”

    而另一头,纪纲回到了北镇府司,此时他把玩着手里的一块玉佩,若有所思。

    良久之后,他吁了口气,淡淡一声吩咐:“来人。”

    一个书吏乖乖进来,垂头不语。

    纪纲道:“这里有一封密奏,立即解递入宫。”

    上了奏书,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不过纪纲的心事有很多,锦衣卫筹建虽然是他一力完成,可是终究还是一盘散沙,如何整合这些各个山头的人马,为己所用,才是眼下当务之急。

    ……………………………………

    在华盖殿里,翰林解缙、杨荣、杨士奇三人正滔滔不绝地给朱棣讲解经史。

    朱棣对经史的感兴趣无疑是释放出了一个极为友善的信号,因此解缙三人极为卖力,一个个滔滔不绝,尤其是解缙,口若悬河,所发之言,每每发人深省。

    朱棣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手里端着茶盏,却仿佛是忘了去喝,却又忘了放下,如此动作一直保持了半柱香,这才去看碧绿的茶水,想要轻饮一口,却发现茶已是凉了,无奈放下。

    解缙大受鼓舞,心情也格外的愉快起来。

    只是这个时候,解缙说不下去了,因为有个太监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这是廷宴,通俗一点来说,就是给皇帝上课的时间,古人最看重授业,任何打断这个过程的事对授业者来说都是侮辱。

    解缙不由皱眉,终究还是一闪即逝。

    纵是朱棣,也觉得这个太监有失妥当,只是当一份奏书送到了他的手里,他打开一看,粗略的扫视之后,朱棣虽然尽力平静,可是嘴角却不自觉的闪露出了几分微笑,他抬眸:“是了,解侍读说到哪里了?是朕的错,朕事先没有知会这些奴婢,以至于他们不晓得规矩。”

    面对朱棣和蔼的态度,解缙能说什么?连忙道:“陛下日理万机,理应如此。”

    朱棣点点头,耐心等到廷宴结束,才招了三宝太监来问,举着这份奏书道:“纪纲的奏书所言去查证一下。”

    三宝道:“奴婢在那儿有眼线,确实和奏书所言,已经风平浪静了,只是里头有个麻烦,就是那百户假传圣旨,却不知该如何处置?”

    朱棣眯着眼,淡淡道:“事急从权嘛,不必深究了。怎么又是郝风楼?真是怪哉。随便找个由头,给这百户所一个嘉奖吧。”

    朱棣坐下,陷入深思,良久才又道:“锦衣卫东华门百户所,叫个人盯看着,郝风楼有什么举动,俱实禀奏。”

    三宝道:“奴婢知道了。”

    “还有……”朱棣沉眉道:“这牙防组是什么,为何纪纲的奏书屡屡提及?”

    三宝汗颜:“或许是这郝百户为了制衡读书人的一个学社,奴婢近来听说,南京城里学社、商行、诗社到处都是,想来……”

    三宝纯属是瞎掰,这也不怪他,换做是谁听到牙防组三个字,都会一头雾水。

    朱棣淡淡道:“是了,这牙防组就好似朵颜三卫一般,大明朝蓄养蒙古死士才能横扫大漠。这莫非是以夷制夷吗?”

    想到这里,朱棣莞尔一笑:“亏得他想得出来,你拿笔墨来。”

    三宝连忙上了笔墨。

    朱棣提笔,三下五除二的写了‘牙防组’三字,随即冷冷一笑:“朕近来在学字,那些个鸟翰林说朕的字刚劲有余。嘿……不就是骂朕字写的不好嘛,这幅字送出去,给那劳什子牙防组吧。”

    三宝悲剧地看了一眼三个狗爬的不像样子的字,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

    新的一周,求点击、求推荐票。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