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五十三章:血债血偿
    一想到牙防组,张辅立即露出痛苦之色,悲剧啊,牙防组简直就是建立在他的血泪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在牙防组从无到有再到成为所有人孜孜不倦的话题时,张辅则是从有到无,再到贫困交迫,过着非人般日子。

    张辅道:“郝风楼叫人来打听这个,他这是想做什么?莫非是想让本千户给他出头?”

    张辅心思在摇曳,若是郝风楼当真求到头上,自己答应不答应?不答应,情面上过不去,毕竟是卫里的袍。可是答应呢?答应了良心过不去,张辅怕自己会做噩梦。

    他可不是什么大方的人,张千户很小气,不然几个月过去的事,他为何还记得一清二楚。

    杨司吏道:“似乎郝百户不打算善罢甘休。”

    呼……张辅松了口气,看来郝风楼是打算单干了,单干好啊,轻装上阵,不有求于人,很有张飞范儿。

    杨司吏看了张辅一眼,道:“我看,是不是不理东华门百户那边?”

    “不理?”张辅瞪大眼睛:“为何不理,去,好好打探一下,查一查这姓于都头的底细,要查清楚,他在哪一班当差,家里有什么亲戚,有几条狗,那狗儿叫什么名字,事无巨细,都要查清楚,好歹是自己人嘛,咱们隔岸观火就成了,可是若是连这个忙都不帮,你让本官往后怎么见人。本官要大局为重!”张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握的紧紧地,手指甲掐进了肉掌里,手心疼,心也很痛。

    杨司吏连忙翘起大拇指:“大人高风亮节,实乃学生楷模。”

    张辅脸颊抽了抽,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

    百户所院子里,点了卯的校尉、力士们不敢走,只好在外头三三两两的说话。

    曾建拉着吴涛,躲在角落里问:“百户大人为何发这样大的火?我瞧他的样子像吃人,以前还觉得他就是个书生,今天看他倒有点男子气概。”

    吴涛很谨慎,是不敢背后议论上官的,支支吾吾的道:“这个哪里晓得,想来是有人冲撞了百户大人吧。”

    曾建左右张望,压低声音道:“你看百户细皮嫩肉,是不是兔爷,冲冠一怒为方才闯进去的那男人?”

    吴涛吓了一跳,嘴唇哆嗦,脸都绿了,低声告诫道:“你休要乱说,这怎么能说呢,你这样口没遮拦,是要遭祸的。”

    曾建鄙视他:“你这人真没什么意思,罢了,不和你说了。”

    吴涛一头的冷汗,索性也不理他,不安的来回走动。

    正在这时候,周芳回来了,他没有和曾吴二人打招呼,匆匆的进了百户所。

    随后郝风楼便领着他出来,外头的上下人等精神一振,纷纷围上来。

    郝风楼道:“咱们百户所刚刚得了上头的嘉奖,为何?”

    周芳连忙道:“自是郝百户管理有方!”

    众人一听,便跟着一起道:“郝百户管得好。”

    郝风楼拍掌:“说的好,但是还不够,也离不开大家肯齐心协力,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好了,本官没什么说的,想吃香喝辣的给我站左边,想让本官踹你几脚,每日打发你去中卫坐堂,月月克扣你薪俸的人站右边。”

    大家呼啦啦的一起往左边涌去,争先恐后,唯恐落后于人。

    曾建一看,自己似乎孤零零的,老脸一红,也乖乖的往左边挪动一步。

    郝风楼差点热泪盈眶,什么叫兄弟,这就是兄弟,是兄弟就是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风里来雨里去无怨无悔。

    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郝风楼大手一挥:“站左边的人听命,跟我走!”

    秋风在呼啸,挡不住郝风楼和他小伙伴们的热情。

    …………………………

    十三丈街这名字若是用来形容男人这便是骂人,因为对于街来说,这条街实在有点儿短,是以才有十三丈之名。当然,其实这条街虽短,附近却大多都是加工和兜售帽子的铺子,因而颇为有名。

    商铺林立就意味着油水,有油水就少不得有公人四处转悠,打各种的秋风,有便宜不占非差役,因此几乎每日,都有三三两两的差役巡街的时候走着走着,就‘不太留神’的到了这里,他们专找一些商铺门口闲走,看到沿途的百姓,威势十足的眼睛一瞪,对方一看,自然捏着鼻子绕着道走。

    而商家们看老半天没生意上门,出去一看,便会乐呵乐呵的走出来,塞上十几文钱,还要客客气气的说一句:“班头们辛苦,这大热天的,小人请诸位喝茶。”

    差役们这才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

    林三今日就‘不太留神’的到了这十三丈街,有一搭没一搭的在各家铺子门前闲逛,平时他都是和同伴一块来的,不过昨天因为于都头带着众兄弟去牙防组那儿封铺子,封了铺子免不了要‘查抄’一些有用的家具,如算盘、桌椅之类,大家搬了好半天,腰酸背痛,所以今日都借故没有来,找地方歇息去了。林三倒也乐得自在,反正这茶钱自己独得。

    林三走的腿脚有些酸麻,这时候,异常却出现了。

    街头大批的人开始往里头涌,许多沿途的百姓纷纷站到了道旁,议论纷纷。

    林三懒得理会,这种事他见得多了,又见来的是一队鱼服的锦衣卫,更加没放在心上。锦衣卫现在刚刚重建,林三也听说许多人想要打出名号出来,所以经常是一队队人呼啦啦的往街面上过去,看上去凶狠,可是和自己无关。

    只是林三没有想到,对方竟是冲着自己来的,林三呆了一呆,看到校尉、力士们将自己拦住,一个个似笑非笑的看他,然后一个飞鱼通袖罗的年轻人走到了自己面前,咧嘴一笑。

    这一笑,如春风一般温暖,林三呆了一下,连忙见礼:“大人有事?”

    “有。”

    林三以为这人想要打听什么,忙道:“请大人吩咐。”

    然后一拳捣了过来,这年轻人力气不小,一拳直接捣中林三面门,林三的鼻梁发出“喀嚓”的轻响,本来还算挺拔的鼻子同时歪到一边,已经被郝风楼这拳打断。

    鼻血顿时流淌出来,林三用手怎么捂都捂不住,林三立即猫下身子,吱吱哼哼的叫唤:“锦衣卫打人了,锦衣卫打人了。”

    在永乐朝初期,锦衣卫的形象还没有深入人心,不足够有威慑力,林三自觉得自己好歹也是应天府的差役,对方敢打人,自己当然要叫唤几句。

    于是许多人纷纷凑上来看热闹。

    曾建呜嗷一声,绣春刀出鞘,眼睛一瞪,嚣张无比的环顾要上前的百姓,大喝道:“锦衣卫办事,闲人退散!”

    于是无数人逃之夭夭,再不敢看一眼。

    一柄刀架在了林三身上,郝风楼道:“现在可以问你话了吗?”

    林三吓得汗毛竖起,刀刃触碰到了肌肤,晓得这不是玩笑,忙道:“大人要问便问,何故动手?”

    郝风楼扬起手,狠狠甩他一个耳光:“我是斯文人,不动手,难道让我在天子脚下动刀子?那还有王法吗?”

    “……”

    王法二字从郝风楼口里说出来,让林三有一种很他娘的违和感。

    林三再不敢强辩,横的怕愣得,忙道:“大人尽管来问,小人该死!”

    郝风楼一字一句的道:“你的班头于成海现在是在家里,还是在应天府?”

    林三打了个冷战,看着郝风楼要杀人的眼睛,鬼使神差道:“在轻风茶肆里和几个兄弟在吃茶歇脚。”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