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五十五章:欢迎来搞
    这时何家的门却是开了,原来是门房听到了外头的动静,这门房打开门一看,一堆柴火和火药堆在家里门口,顿时吓得面如土色,又看到一个家伙猥亵地蹲在地上吹着火折子,几十个亲军校尉散开,一个个杀气腾腾。

    门房的脸色不由苍白,鼓起勇气道:“你们做什么?”

    郝风楼不理他,继续吹火折子。

    门房不敢在这里呆了,因为他看到几个校尉已经不怀好意地按住了腰间的刀柄,于是连忙仓皇而逃,入内禀告。

    何嵩听到了示警,勃然大怒地出来,他倒是一点都不怕,毕竟是刑名的官员,不知见识过多少凶徒,他背着手,凛然大喝:“是什么人鬼鬼祟祟,敢在本官府上放肆。”

    曾建大喝回敬:“锦衣卫办事,滚回去!”

    何嵩气得跳脚,手指已经吹起了火折子,犹如拿着一根烟花棒子的郝风楼,道:“你们想做什么,如此为非作歹,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知道本官是谁吗?好大的胆子!”

    郝风楼站起来,笑呵呵地看着他:“敢问大人可是应天府推官何嵩何大人?”

    何嵩冷冷地看着他道:“正是。”

    “那就没错了。”郝风楼说罢,便潇洒地将手中的火折子一抛,这火折在夜空中划了一个弧线,然后直接丢进了火油里。

    蓬……

    大火迅速燃烧起来,**,弥漫着滚滚的浓烟,火光霎时冲天一般,先是噼啪的烧了木制的门房,随后顺着流淌的火油,如长蛇一般朝何家里院烧去。

    郝风楼背着手,看着这一团大火,忍不住摇头晃脑地道:“好大的火啊,有诗赞曰: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周芳忍不住老脸抽搐了一下,很想告诉郝风楼,这诗似乎不合时宜,虽然里头有个火字,可也只是说江花红胜火,这牛头不对马嘴啊,不过周芳不敢纠正。

    何嵩却是惊呆了,连忙退到街上,又想起这宅里还有自己的家小,连忙嘶声竭力地大叫:“救火,救火!你们疯了,刁民,恶徒,乱党。”他冲到郝风楼的面前,一把抓住郝风楼的衣领子,眼睛通红地大吼:“你快救火,本官尚且可以扰你一命,如若不然,本官要将你碎尸万段,你这狗贼……”

    他说到一半,突然身体猛地震了一下,因为他的肚子被郝风楼的膝盖狠狠的一撞。

    砰……

    何嵩整个人向后一仰,身体顿时萎靡下去。

    郝风楼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又将他提起来,此时此刻,这位百户大人的脸色有些狰狞,也有些可怕,郝风楼冷笑道:“大人还记得昨日在牙防组的那场大火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敢烧牙防组,今日我便要烧了你家!”

    “你……”何嵩骇然,口里依旧不依不饶:“你们有伤风化,你们是刁民,你们死定了。”

    砰……

    郝风楼一拳过去,直接砸中他的眼窝。

    何嵩痛得咬牙切齿。

    郝风楼放开他,语气平淡又冷漠地道:“是吗?那么你不妨来试试,我叫郝风楼,欢迎来搞。”

    不再理会何嵩,郝风楼转过身,也不理会身后的熊熊大火,带着一干人气势汹汹地走了。

    何嵩跌坐在地,看着烧起来的宅子,听着里头的惊吓声,愣愣的发了好一会呆。

    “大胆,好大的胆子!”何嵩自认自己绝不软弱可欺,此时闪露出几分狰狞之色,那倒影着火焰的眼睛露出几分狠色。

    一炷香之后,五城兵马司的人到了,连忙灭火,何家可谓损失惨重,虽然大火没有烧到后院,可是女眷受惊不少,再加上滚滚的浓烟,足足伤了七八人。

    至于家中财物的损失,更是不可计数。

    …………………………………………………………………………………………………………

    南京震动。

    一个锦衣卫百户带着人烧了应天府推官的宅子。

    许多人对锦衣卫的印象还未形成真正恐怖的概念,虽然锦衣卫重建之初就已经惹来了诸多的争议,许多人心里不免担心,毕竟洪武朝的教训还历历在目。

    只是现在,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

    锦衣卫才重建多久,便跋扈到了这个地步,半夜烧了朝廷命官的宅院,这还了得?

    应天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连高高在上的顺天府府尹也不免亲自请何嵩问明原委,何嵩哭告自己的遭遇,府尹也不客气,直接会文各部,一时之间,南京六部也是震怒。

    无缘无故就烧了人家屋子,人家还是朝廷命官呢,就算是洪武朝,锦衣卫拿人也得有个理由,现在倒好,连理由都不要了。

    此例一开,可怎么了得。

    一大清早,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周康便觐见天子。

    朱棣也风闻了此事,自也头痛不已。在暖阁里,朱棣一脸不可捉摸地看着脸色阴沉的周康,便听周康痛陈道:“锦衣卫百户郝风楼,暗中在南京开了一家牙防组,这牙防组乃是男盗女娼之所,应天府那边见他们闹得实在不太像话,推官何嵩认为过于有伤风化,坏人心术,这才下命查封,可是谁知这郝风楼胆大妄为,竟然当日纠集数十个凶徒,先是将查封的差役八人打了个重伤,于昨夜还将何家付之一炬,何嵩于他理论,这郝风楼不但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痛殴何嵩。陛下,如此凶徒,若是不予严惩,只怕朝中百官人人自危啊,一个锦衣卫百户尚且如此放肆,那么千户、指挥使呢?”

    朱棣是脸色阴沉得可怕,他想不到外头闹出了这么桩事,好不容易南京城人心渐渐稳定下来,谁晓得一个锦衣卫百户却是闹了个满城风雨。

    牙防组……朱棣有些印象,只是一时想不清哪里听说过。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郝风楼这一次实在太过份了。

    朱棣登基之后,南京城里确实有不少靖难功臣横行不法的事,不过终究影响有限,可是这一次闹得实在有些大。

    周康见朱棣不发一言,继续慷慨激昂地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况且郝风楼还只是个锦衣卫百户。微臣历经三朝,未曾听说过如此骇人听闻之事,今日陛下若是姑息养奸,他日人人效仿,届时人心浮动,非天下之福啊,还请陛下早做决断,拿办郝风楼,如此,才是顺应民心之举。”

    朱棣有些犹豫,郝风楼这个家伙给他的印象很深,他实在不愿处置这个靖难功臣,可是周康话里话外,都带着几分陛下若是不给予严惩就要人心浮动的意思,这意思再明确不过,你才刚刚登基,总不希望百官们人心向背吧。

    处置……还是不处置呢?

    这是一个难题。

    朱棣眯着眼,淡淡道:“朕再想一想,爱卿的话,朕知道了。”

    周康点点头,这是逐客的意思,他倒是没有咄咄逼人,顺从地道:“既如此,微臣告辞。”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