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五十六章:你完了
    暖阁里只剩下朱棣一人,朱棣用手敲打着御案,显得有几分犹豫不决。

    随即,他长长叹了口气,道:“来人。”

    一个太监躬身进来,跪倒在地,道:“请陛下吩咐。”

    朱棣闭上眼睛,叹道:“下旨,告诉纪纲,查办郝风楼……罢了,不用查办,革了他的百户之职,让他面壁思过吧,下旨狠狠申饬一下。”

    “是。”这太监听罢,便准备去执行朱棣的命令。

    此时,三宝却是急匆匆地进来,道:“陛下,午门外,百户郝风楼送来了一样东西。”

    “哦?”朱棣呆了一下,郝风楼这个家伙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捅了这么个马蜂窝,他竟还有脸来。

    朱棣语气平淡地道:“送了什么东西?”

    三宝小心翼翼地上前,从袖中取出一幅字来,这幅字摊开,‘牙防组’三个大字便出现在了朱棣的眼前。下头还有落款,加盖了印章。

    朱棣沉默了一下,突然想起来了。

    这幅字乃是他写的,只是这等小事对朱棣来说实在不值一提,并没有给朱棣留下太多的印象。可是如今看到了这幅字,朱棣才记起来了。

    朱棣眯起眼睛,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三宝,大臣们闹得很凶吗?”

    三宝规规矩矩地道:“是,从都察院到各部,都在抨击此事,国子监的监生们也有一些不安分。”

    朱棣用手指头敲了敲御案,依旧平淡:“推官何嵩是以坏人心术为名查封了牙防组?”

    三宝道:“据说连牙防组也给烧了。”

    朱棣点点头,然后深深地看了案头上的牙防组三字一眼。

    事情的经过已经很明显了,最值得玩味的就是郝风楼的态度。

    郝风楼固然是胆大包天,可是不要忘了,牙防组却是朱棣亲笔御书的。这或许只是朱棣的一时心血来潮,只是朱棣既然得到御笔肯定,那么应天府将牙防组视为坏人心术的藏污纳垢之地,还查封起来,这无疑是打了朱棣一个耳光。

    可是郝风楼并没有将朱棣御笔亲书的这幅字拿出来,非但没有将这幅字当作自己的护身符,反而是请人送回了朱棣的手里。

    这是什么意思?

    朱棣的手指头有节奏地敲打着节拍,目光幽邃,显然他在猜测郝风楼的用心。

    若是这时候郝风楼将这幅字公布于众,而牙防组被说成是坏人心术,理应查封,那么天子的御笔亲书是怎么回事?莫非当今皇帝糊涂?

    应天府推官何嵩竟敢查封陛下肯定的牙防组,说是大逆不道也不为过。

    郝风楼并没有将这幅字公布出来,而是送到了朱棣的案前。

    原本郝风楼掌握了主动权,可是现在,这个主动权却重新回到了朱棣手里。

    陛下,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是非要严惩,郝风楼也无话可说。

    这显然是一个很聪明的做法,朱棣沉吟片刻,道:“纪纲那边不必知会了。去,请解缙。”

    过不多时,在宫中待诏的解缙入见。

    “微臣见过陛下。”

    “赐坐。”朱棣微微一笑。

    解缙欠身坐下,道:“谢陛下。”

    朱棣摇头道:“听说你近来又写了几篇文章,什么时候给朕看看。”

    解缙道:“微臣惭愧,不敢献丑。从前微臣不过是闲云野鹤,在京中担任散职,偶尔写几篇不堪入目的文章哗众取宠,现如今陛下托付重任,微臣岂敢将心力荒废于此。”

    朱棣哈哈笑道:“公务是公务,文章是文章嘛。”他没有深究下去,突然道:“朕登基以来,恢复了祖制,建文朝的一些弊政难免要纠正,朕再三思量,觉得这弊政之害与民息息相关者莫过于应天府,朕听说在建文时,有应天府的官员横行不法,这些事可是有的吗?”

    解缙愕然了一下,深深地看了朱棣一眼。

    朱棣旋即撇开了话题,说了一些京师里的事,最后露出一脸的乏意,道:“你告退吧,朕昨夜没有睡好,今日总是提不起精神。”

    解缙连忙告辞出去。

    出了暖阁,解缙回到当值的文渊阁,坐在公房里,解缙足足发了半个时辰的呆。

    而后,他突然展开案牍上的笔墨,开始奋笔疾书,过不多时,一份奏书便一气呵成,看着这份奏书,解缙松了口气,随即吹干了墨迹,吩咐外头的书吏道:“来人,立即将这份奏书送通政司。”

    一个书吏进来捡起奏书,目中却是露出了狐疑之色,自家这位大人乃是文渊阁学士,专门负责草诏事宜,何等清贵,像他这样的身份,上奏书没什么稀奇,可是上弹劾奏书就有点古怪了。

    因为书吏看到这奏书上写着:“劾应天府疏”,若是台谏弹劾倒是份内的事,可是文渊阁学士跑去弹劾别人,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

    不过书吏不敢多问,连忙收了,飞快呈报通政司去。

    解缙的动静瞒不过别人的眼睛,另一处公房里,同为待诏的翰林编修杨荣与侍讲杨士奇坐在值房里,杨士奇生得黑瘦,给人一种随风就倒的印象,不过他的眸子很精神。他抱着茶盏道:“这一次,只怕应天府的日子不好过了。”

    杨荣颇为俊朗:“这却未必,倒霉的也就一个推官而已,想来不会有什么波及。是了,这个郝风楼到底是什么人,陛下怎会如此看重他?”

    杨士奇冷冷一笑:“不过是个卖弄巧计的小人罢了,不值一提。”

    杨荣叹口气:“可是人家圣眷在握,否则陛下为何非要保他,还有解学士也甘心为他奔走?”

    杨士奇喝了口茶:“陛下的心思,我等做臣子的不敢妄测,只是这解学士未必就是真心要保他,不过是顺应陛下的心思而已,现在外头闹得满城风雨,少不得要让人寒心哪。”

    杨荣默然无语。

    ……………………………………………………………………………………

    当日,文渊阁学士解缙弹劾应天府,紧接着,内阁又下了一道申饬的奏书,直送都察院。

    原本闹哄哄的都察院一下子傻了眼,尤其是刚刚去了朱棣那儿告状的左副都御史周康更是说不出话来。

    内阁的申饬奏书措辞十分严厉,痛斥都察院担负台谏之职,为何应天府自建文以来弊案丛生,为何都察院视而不见,其中更是把几个御使揪出来,狠狠痛骂,说是尸位素餐,不明是非。

    都察院的御使们吓出了一身冷汗,于是为了证明大家拿了朝廷的俸禄是干了活的,大家也不含糊,纷纷上奏,开始揭露应天府的弊案。

    数十份弹劾奏书一起递上去,把这应天府推到了风口浪尖,应天府尹亲自入宫谢罪,紧接着,几个应天府官员拿办,其中就有推官何嵩,何嵩牵涉到了一桩建文朝的一桩诉讼,据闻因为所告之人和何嵩乃是远亲,所以有所偏袒。

    此时正是杀鸡吓猴之时,大理寺很不客气,直接就锁拿过审。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