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公子风流 > 第六十二章:老子英雄儿好汉(求支持)
公子风流 第六十二章:老子英雄儿好汉(求支持)
    张辅道:“应天府府尹朱斌奏曰:建文以来,朝廷多有不彰,是以宵小为乱,会门遍地,应天府屡屡整肃,终是有心无力……”念到这里,张辅念不下去了,道:“小小会门而已,也劳动应天府府尹亲自上书?文渊阁居然还拟了票,竟是说天子脚下,如此骇人听闻,断不可轻怠……这……是什么意思。”

    “你还没明白?”纪纲瞪了张辅一眼:“太子殿下借着钱粮的事,一方面要收买人心,一方面又要打击异己,当然,还得积攒钱粮。这些所谓的奏陈,都是掩人耳目的花招,京察是是为了收买人心,整肃京师中的会门,却是要动手杀人,老夫问你,什么是会门?今日老夫路过一个煎饼摊子,他是会门吗?”

    张辅连忙摇头:“这怎么会是会门?”

    纪纲冷笑:“可假若查有实据,曾有会门索上门去,这摊子的东家给了会门平安钱呢?你可以说他是摄于会门威严,是无辜受害的百姓,可是换句话,也可以说他是资助会门,乃会门余孽。”

    “老夫的话,只是管中窥豹,小小一个茶摊是如此,往大里说,其他的各项生业,又何尝不是如此?说的再难听一些,往通州的水道那里车船如龙,难道那儿就没有会门?就说你吧,你门张家如今是靖难功臣,在京师里头,也有不少家业吧。”

    张辅苦笑:“是有一些。”

    纪纲道:“可要是也惹上了会门呢?”

    张辅明白了,嘴巴长到人家身上,这么多的‘功臣’,如今成了新贵,新贵们入京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急不可待的蚕食那些‘旧贵’的产业,这些东西都不可告人,谁也没有堂而皇之的占有,可是有就是有,天知道最后打击会门,会不会波及到大家的利害上头。

    纪纲坐下,手指在案上划了个半圈:“其实这也是理所当然,太子殿下要巩固东宫的地位,好教大家乖乖听话嘛。他通过京察收买百官的人心,通过经济之道得到陛下的另眼相看,通过整肃会门,一方面是敛财纳为朝廷之用,另一方面,却是拿捏住许多人的把柄。这是一箭三雕,事情做成了,太子殿下的地位便稳如磐石,谁也动摇不得。

    只是汉王肯吗?汉王是那种随便被人拿捏,眼巴巴的看着太子殿下收拢人心,拿捏住大家把柄,又得宠于陛下的人吗?”

    张辅忍不住道:“你是说,汉王必定会反制?”

    纪纲肃然:“是反噬,兔子急了也要咬人,何况是汉王,他要拼命的,老夫问你,你们燕山左卫和殿下关系如何?”

    张辅道:“我父亲战死之后,汉王曾主掌过一段时间燕山左卫,左卫之中,多数人心向汉王。”他自嘲的笑了笑:“便是小侄,也欠汉王不少恩情。”

    “中卫呢?燕山中卫呢?”纪纲一动不动的盯他。

    张辅道:“从前的中卫指挥使乃是邱伯父,邱伯父乃是汉王泰山,自是铁了心和汉王一条心的。”

    纪纲苦笑:“汉王若是要拼命了,这些人会怎么样?老夫说句实在话罢,便是老夫到了那时候,都难保不牵涉进去,还有这锦衣卫里头,有多少是燕山各卫的人,他们躲得掉吗?实话告诉你,两虎相争,一旦撕破了脸皮,谁都躲不掉,这也是老夫叫你来的原因。老夫躲不掉,丘福躲不掉,可是你不同啊,你毕竟还年轻,你的父亲和老夫也算有几分过命的交情,今日老夫叫你来,便是要告诉你,从现在起,你就应当躲起来,你看,这里是一份调令,我托了人,在五军都督府那儿,给你安排了一个巡视北平防务的佥事一职,你到北平去,风平浪静再回来。”

    张辅呆了一下,随即咬咬牙,道:“卑下不去,正是因为如此,卑下更不能去,都说虎父无犬子,若只是一点风浪,卑下便做缩头乌龟,岂不是让让先严蒙羞,大人请收回成命。”

    “哼!”纪纲狠狠拍案:“老子英雄儿好汉,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懂什么,要出大事了,你何必逞强?这种事,本来就和你没关系。你可知道,一旦反噬起来,会有多厉害,有多少人要遭罪?滚,滚去北平。”

    张辅并不怕纪纲,一字一句道:“不敢奉命。”

    纪纲一屁股颓然的呆坐在了椅上,最后苦笑道:“也罢,随你。”

    整肃会门,一下子成了整个京师地大事,朝廷的风向突然变了,应天府的腰杆子挺了起来,到处查封与会门勾结的‘商户’,除此之外,甚至有不少亲军倒霉。

    就说前几日,便有金吾卫的一个千户突然被人索拿,罪名是勾结会门,横行不法。

    这事儿据说闹得很厉害,金吾卫的指挥亲自去要人都没有用,反而被挡了回来。

    而其他各卫,似乎在这种气氛之下,变得诡谲起来,突然之间,所有人全部噤声,便是傻子都明白,这事儿古怪。

    郝风楼也嗅到了一丝不对,索性让所里的人暂时不要随意上街滋事,他的日子自然也就闲散下来,反正闲着也闲着,索性让大家一起来侯府烧烤。

    侯府里郝风楼所住的小院里生起了炭火,几只烤鱼被铁线架着,发出浓浓的香味。

    小香香捋着袖子,大叫道:“少爷,少爷,焦了,要烧焦了。”

    郝风楼拿着沾满油的猪鬓刷子往肉上来回涂抹,烤鱼发出阵阵浓香,另一边曾建也在烤鱼,不过他和郝风楼不同,他是狂野派,实在没有这样的耐心,烤到一半,便交给吴涛,自个儿‘内急’去了。

    随来的还有周芳和曾建的新妇刘氏,以及吴涛的半大儿子。

    刘氏面容只能用姣好形容,不过很是温顺,拉着吴家的小子在另一边温酒。低声对吴家小子说着什么,过不多久,吴家才十二岁,没有脱开稚气,趴在小石炉子下头拿蒲扇扇火。

    周芳则是坐在一边,摆出一副君子远庖厨的姿态,就差要汉贼不两立了,不过闻到了酒香和鱼香,却还是忍不住有些意动。

    等到鱼烤的差不多,刘氏便将酒菜纷纷摆到院前的石案上头,大家纷纷凑上去,小香香用手指沾沾烤鱼,又放入口中舔一舔,埋怨道:“焦了。可惜这么好的鲈鱼。”

    郝风楼笑呵呵的道:“所以要拨开来吃。”说罢第一个动了筷子……

    …………………………………………………………

    新的一周求支持,点击、推荐。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