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六十三章:杀气
    众人吃吃喝喝,酒足肉饱,倒也快活,用完了之后,刘氏便拉着小香香去收拾残羹,一干大男人则是舒服的围在一起闲聊。

    “大人,这烤鱼颇有味道,在北平的时候也烤肉,可就是他娘的没有这样的香。”曾建打了个饱嗝,摸了摸肚子。

    郝风楼舒服的靠着吴涛,并不说话。

    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错,每日吃吃喝喝,行尸走肉一般。

    想到行尸走肉,郝风楼忍不住道:“诸位有什么理想吗?”

    理想……

    郝风楼解释道:“便是有什么志向。”

    曾建皱眉:“卑下可没什么愿望,人生在世,无非就是过日子而已,如今有了婆娘,来年若是能抱个小子,也算是对的起祖宗了。”

    吴涛道:“月钱太少,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周芳倒是深沉,似乎触动了什么,不吭声。

    曾建急道:“周书吏为何不说话?”

    周芳叹道:“从前呢,老夫的心愿是能金榜题名,不说做官,至少也能过了乡试,成为举人,可惜,读了半辈子书,终究还是不能得偿所愿,不得已,只好做一个刀笔吏,讨口饭吃。后来老夫便把希望寄望在儿子身上,可惜儿子也不成器,老子是秀才,他只是个童生……”说到这里周芳痛心疾首,最后又满怀希望道:“现如今这最后一丝残念,便落在了孙子身上,但愿他能比老夫和他老子强。”

    郝风楼听了,没有去讥笑古人思维单纯,其实这都是小人物的理想,周芳的心大一些,却不免觉得可笑,如养羊的孩子生孩子继续养羊一样,一代代的去碰那运气,已是周家传统,绝不可能改变。至于曾建和吴涛则是简单,他们是能过且过,却也没什么值得嘲笑。

    这时小香香过来,翘着嘴道:“少爷的志向是什么?”

    曾建打起精神,道:“不错,大人问了我们,我们还未问大人。”

    郝风楼苦笑道:“我?我也不知道,有时候想娶几个老婆,每日醉生梦死,可是有时候又觉得男儿大丈夫,总要做点大事,可是做大事好像很累,所以我又想还是从小处着手。比如就像今日一样,大家烤烤肉,胡说八道几句,商量一下将来如何挣钱,如何花销,啊呀……被你们这么一提,我现在已想娶媳妇了。”

    小香香笑嘻嘻的道:“陆小姐马上就会来南京呢,我从镇江回松江的时候,陆小姐还和我说,说感谢你这个先生。”

    “感谢?为何感谢我?”郝风楼一头雾水,酒劲上头,摇摇头,苦笑道:“罢了,不想这些。”

    ………………………………………………………………

    汉王府。

    丘福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几上摆着的一盏西湖龙井至今没有动过。

    他重重叹口气:“事到如今,已经无可奈何了,我听说,右卫的一些人,已经开始向太子殿下输诚了,这群没乱子的卵子的东西,汉王,看这意思,用不了多久,百官纷纷都要成为太子的党羽,便是咱们这些老兄弟,只怕也要熬不住,兄弟们担心啊。”

    朱高煦摸着颌下的一撇小胡子,来回踱了几步,发出森然冷笑,一字一句的道:“我这兄弟平时是温厚恭良,可是下起手来,还真是够狠,这是真真要将我逼到死角,让我无路可走。”顿了一下,他负着手遥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枝桠,慢悠悠的道:“靖难的时候,屡屡营救父皇的是谁?是我。冒死冲杀在前的又是谁?还是我。我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他却是来坐享其成,现在倒好,好啊……”

    朱高煦的目光发出幽幽的光芒,掠过了一丝冷厉之后,道:“朱能那边怎么说?”

    丘福道:“朱都督称病了。”

    朱高煦重重跺脚:“哎……他终究还是瞻前顾后。纪纲那儿呢,他又是怎么说的?”

    丘福脸色缓和了一些,道:“他是中卫的人,还能怎么说,他要是不情愿,老子去踢他的屁股。”

    朱高煦莞尔,一连问了几个人物,这个答案似乎还算满意,最后他握紧了拳头,在虚空中重重往下砸下去,目光赤红的道:“狗急了还要跳墙,我那兄弟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他不是要闹吗?那就闹吧,闹个天翻地覆!”

    丘福重重喘了几口粗气,冷冷道:“好。”

    外头有太监匆匆进来,道:“殿下,赵王来了。”

    朱高煦顿时激动起来,道:“看,这才是好兄弟,请他进来。”

    赵王乃是朱棣第三子,和太子以及汉王都是徐皇后所生,一母同胞,赵王和汉王朱高煦一样,都好枪棒,是以二人交从甚密,靖难之役之中,往往遇有战事,都是朱高煦先锋,赵王为他垫后,兄弟的情份很深。

    话音刚落,赵王朱高燧已是跨进来,中气十足的道:“事到如今,为何二兄还不动手,还等什么,等到刀架在脖子上吗?”

    朱高煦快步上前,扶住他的肩,道:“就在此时,你来的正好,这里为兄坐镇,可是宫中却需有人随时看顾,你速速入宫,就说陪父皇说话,切莫让太子有可趁之机。”

    朱高燧顿时大喜,精神一振,如山一样的身子激动的有些颤抖:“我这便去。”

    …………………………

    天近拂晓,天空露出一丝曙光,冬日中的南京城依旧带着昏沉,便是更夫,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只是这时候,郝家的大门却是敲响。

    “开门,开门,出事了,出事了……郝百户在哪里,请郝百户!”

    郝风楼就是这样被人叫醒,他不情愿的整了衣冠,随即到了中门,接过了郝武牵来的马。

    确实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方宅生火了。

    起火的地点是在方宅的后院,紧接着,大火将整个方宅吞没。

    方孝孺虽然已被株连,家产也已查抄,可是朝廷一直封禁至今。

    更可怕的是,方家的祠堂也已化为乌有。

    说来奇怪,杀人全家或许还不能勾起所有人怒火,对古人来说,株连虽然严重,可毕竟还属于正常人的范畴,始皇帝株连,武帝也会株连,开明的宋人会株连,到了大明朝,株连更是理所应当。可是挖人祖坟或者烧人祠堂,反而就成了所有人不能容忍的事,方宅烧了,祠堂自然也没了。

    更可怕的是,据闻国子监那儿,也有人纵火。

    这两个地方,素来对时下的读书人来说都是圣地,可以想象,现在的读书人已经疯成了什么样子。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