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六十四章:抗命
    读书人疯了,自然是要聚众闹事。京师各卫一下子紧张起来,内东城千户张辅召集相关人等,布置事宜。

    郝风楼已到了千户所,千户所外头到处都是进进出出的校尉、力士,一个个百户都已到了,东城八个百户,郝风楼只认得两个,大家也只是点头打了招呼,随即到了大堂。

    张辅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过此时这个少年,却还是闪露出了将门虎子的威仪,他手搭在案头上,虎目顾盼有神,最后拳头磕磕桌子,道:“外头的事想必大家已经知道,读书人反了,在国子监那边,竟有人口称天子不仁,还有人作诗讽刺宫闱,更有甚者,有人张贴讨贼书,在午门,在方宅还有在各部堂外头,都聚了读书人,这些人,想做什么?”

    张辅自己回答,道:“这就是谋反,右卫那边,还截获了一份书信,乃是读书人写给太原知府的书信,句句都是谋反之词,是可忍,孰不可忍,亲军各卫,已开始调集人马,准备弹压,但凡是滋事者,统统都要格杀勿论,涉事之人,全部处死,咱们锦衣卫,也不能落后于人,东城千户所,也是责无旁贷,尔等各自回去,调集人马,辖内但凡有形迹可疑之人,统统拿下,查有实据的乱党,就地格杀!都明白了吗?”

    众人一齐道:“遵命。”

    郝风楼却没有做声,眉头不由一皱,他感觉到,这事儿不但事出突然,而且还有许多蹊跷,想了想,郝风楼道:“大人,能否借一步说话。”

    张辅眯着眼,看了郝风楼一眼,却是不理他:“回去各司其职罢。”

    郝风楼不依不饶:“大人,卑下有话要说,还请大人借一步说话!”

    对郝风楼,张辅的心情很是复杂,很是恼恨的看了郝风楼一眼,道:“有话就说,躲躲藏藏做什么?”

    郝风楼道:“是,那么卑下这就说了,卑下敢问,这些读书人,是否和太子、汉王……”

    张辅脸色骤变,忙道:“且慢,既然你想私下说,那么就私下里说罢。”

    张辅是拿郝风楼没有办法了,只得请他到自己的值房里去,郝风楼打量他的值房,叹道:“难怪人人想做千户,大人这里布置的不错。”

    张辅却是坐下,冷冷看他:“你到底想做什么,不要东拉西扯,事情紧急,本官没功夫听你胡说八道。”

    郝风楼笑呵呵的看了张辅一眼,其实对张辅,郝风楼还是颇有好感的,这个家伙自尊心强,一个自尊心强的人,坏不到哪里去。郝风楼道:“这件事,千户大人参与了多少?”

    “什么?”张辅色变,正色道:“你说什么?”

    郝风楼的表情也凝重起来,道:“卑下想问的是,大人和这件事有多少瓜葛,牵涉有多深?”

    张辅恼羞成怒道:“胡言乱语,分明是有乱党放火,读书人借机闹事,甚至有人串通起来……”

    郝风楼不客气的打断张辅道:“放火的人是汉王是吗?”

    “你!”张辅怒视郝风楼:“你还知道什么?”

    郝风楼苦笑:“我还知道,我们所有人都死定了。”

    张辅愕然。

    郝风楼正色道:“太子要借机揽权,要借机削除汉王的羽翼,张千户,卑下想问你,汉王看的明白,你我也看的明白,陛下会不明白吗?”

    张辅不由道:“你的意思是……”

    郝风楼冷笑:“我的意思是,这是陛下有意为之,太子便是太子,固然陛下独宠汉王,可是陛下却非常明白这一点,他不会重蹈袁绍、刘表这种蠢人的覆辙,所以纵然他再如何喜爱汉王,可是他终究知道,这江山依照祖制,是非交给太子殿下不可,所以陛下才会做如此安排,让太子及早摄政,放手让太子去巩固东宫的地位,其实另一方面也是隐晦的告诉汉王殿下,让他不要再有非分之想,其实这样做,也是为了保护汉王和你们这些靖难的功臣,若是不让你们死心,不让你们彻底的断绝了念头,将来陛下百年之后,将江山交给了太子殿下,你们往后,会有好日子过吗?汉王会有好日子过吗?与其如此,还不如趁着这一次机会,让东宫的威信建立起来,从此有了上下尊卑,断绝了你们的念想,等到将来新君登基,你们才会有好日子过,只是可惜……可惜你们不甘心!”

    张辅脸色蜡黄,他突然意识到,郝风楼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当今天子是什么人,难道连太子揽权都看不出?可是为何不发一言,唯一的解释绝不是太子蒙蔽了天子,极有可能就是这根本就是有意纵容。

    郝风楼笑的更冷:“汉王不甘心,你们不甘心,所以才做如此布置,暗中放火,想要激怒读书人,激怒朝中百官,一旦他们闹将起来,再布置一些人写一些大逆不道的书信,张贴一些大逆不道的诗词,如此,你们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将他们诬为乱党,你们在亲军各卫的人,就可以趁着这次机会,对这些读书人大开杀戒。”

    郝风楼轻蔑的看了张辅一眼:“一旦到了这个地步,一方面是逼迫太子,太子殿下并没有得到你们的支持,那么唯有得到那些科举出身的官吏拥护,一旦开始杀读书人,太子能无动于衷吗?他只能去求情,可是这些人乃是‘乱党’,一旦太子为他们说话,你们正好可以诬赖太子勾结乱党。太子若是不为他们求情,从此之后,百官寒心,再不可能对太子托付性命,东宫自然而然孤立无援。”

    郝风楼踱了几步,继续道:“除此之外,你们还是逼迫天子,天子近来开始亲近百官,他靠着你们打天子,却深知不能依靠你们坐天下,可是一旦对读书人大开杀戒,读书人乃至那些朝廷命官对陛下的仇视只会越来越深,君臣离心离德,使陛下不得不更加倚赖你们这些靖难功臣,陛下要依赖你们,就不得不让汉王为太子,因为只有汉王,才能服众。”

    “这想必都是汉王的布置吧?这所谓的布置,看似一举两得,其实却是愚不可及,假若当今天子是别人,或许还有机会,可是你们也不想一想,当今天子什么事看不透,你们的这些算盘,他会不知道?陛下也绝不是软弱之人,你们若是动之以情,陛下或许会动摇。可是你们竟敢逼迫他,这世上,有谁可以逼迫当今陛下?你们这分明是要让陛下去效仿太祖皇帝,你们难道忘了胡惟庸和蓝玉的下场吗?你们莫非忘了,那两个案子,死了多少个人吗?”

    张辅身躯一震,竟是打了个冷战。

    “你们这样做,只是消磨掉陛下的耐心,得利的绝对不会是汉王,只会是太子殿下。”

    张辅忍不住道:“胡言乱语!”

    只是这四字说出来,连他自己都开始动摇起来。

    到底是不是胡言乱语,张辅自己也说不清,本质上他内心深处,还是相信郝风楼的道理,因为陛下确实不蠢,妄图在陛下眼皮子底下搞阴谋诡计,显然是痴心妄想。

    郝风楼淡淡道:“大人若是以为这是胡言乱语,那也无妨,郝某人言尽于此,只不过……”郝风楼顿了一下,一字一句道:“你们要弹压读书人,要杀人,自是你们的事,卑下虽只是一介百户,可是卑下手头也有一些兄弟,卑下可以为大人去送死,只是卑下的兄弟的性命,卑下却非要周全不可,所以……卑下只好抗命了!”

    抗命!张辅眼睛瞪他:“郝风楼,你疯了?你知道不知道,锦衣卫亲军抗命的下场,你知道不知道,你会是什么后果!”

    郝风楼不为所动,冷漠的道:“后果卑下当然知道,大人若是现在就要拿办卑下,卑下也无话可说,卑下还有事要料理,告辞!”

    他转过身,义无反顾的走了。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