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六十六章:黄雀在后
    “孟子曰:今有无名之指屈而不信,非疾痛害事也,如有能信之者……

    殿下,孟圣人此言,乃是警醒世人,手指不如人就觉得厌恶,心不如人反而不觉得羞耻,这是愚夫之见。华美的衣服不如人,有什么羞耻呢?君子恪守本心,看到别人摔倒便要上前搀扶,见到有人落井,则会义无反顾施出援手,与那华美衣服,出游而有良驹相伴之人相比,这才是更让人值得称颂。”

    说话之人乃是侍读黄淮,黄淮与杨士奇、杨荣、杨溥三人一同教导朱高炽读书,因为黄淮为人厚道,学术精深,和解缙一样,颇受永乐皇帝的青眼相看。

    所以每日卯时,黄淮便赶来这里,对早起的朱高炽授课,对这个相貌平庸且体弱多病甚至肥胖的有些滑稽可笑的太子,黄淮却是打心眼里的喜欢,因为朱高炽是个极好的学生,每次听课,都极为用心,甚至与黄淮攀谈一些政务,尤其是一些钱粮和吏治的看法,连黄淮都钦佩有加,虽然相处不久,但是黄淮深信,当今太子未来必定是贤明的君王。

    黄淮继续侃侃而谈:“为君者也是如此,天子不必看重华美的衣衫,未必去追究表面美好的事物,天子之德,在乎于仁。”

    朱高炽听的很认真,此时忍不住道:“先生,本宫现在虽有太子之实,却无太子之名,这帝王之道,还望先生尽量慎言。”

    朱高炽所言的乃是他当下的现状,朱棣是燕王的时候,他是世子,此后朱棣登基,所有人都称他为太子,便是朱棣,也准允他在东宫居住,并且派翰林学士教导他,给予他太子的待遇,只是可惜,这敕太子的诏书并没有下,里头固然是别有深意,可是待遇固然解决,可是名份不说个清楚,终究还是悬着一颗心。

    黄淮正色道:“祖宗法度在此,太子便是太子,储君即是储君,殿下何虑之有?殿下将来迟早要君临天下,微臣若是不为殿下讲授帝王之道,便是微臣的失职。”

    朱高炽莞尔,并没有搭腔。

    此时一个小太监蹑手蹑脚进来,递来一张条子,黄淮还在说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

    朱高炽却是用袖子轻轻遮掩,展开条子,条子上写道:“丑时三刻,方宅火起,化为乌有;国子监亦有人至彝伦堂纵火,烧死监生三人。群情汹涌,怨声四起,北镇府司似有异动……”

    朱高炽看了条子,眼中先是闪露出一丝淡淡的惊愕,可是旋即,又露出了会心的笑容,他将手中的条子揉碎了,抬眸见黄淮停止了授课,询问似得看向自己,朱高炽淡笑道:“没什么事,只是外头出了点事故而已,先生还是给我讲一讲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的道理罢。”

    黄淮显得索然无味的道:“殿下有心事,既然如此,今日就讲到这里吧。”

    他长身而起,作揖告辞。

    朱高炽倒也不挽留,只是约定道:“请先生明日早一些来。”

    黄淮应下,告辞而出。

    朱高炽面带微笑的目送黄淮,直到黄淮的身影不见了踪影,脸上的微笑才微微变得略带几分僵硬起来,他的目中掠过了一丝讥讽,喃喃道:“大事可定了。”

    …………………………………………………………………………………………………………………………

    “陛下,读书人大逆不道,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奴婢这里有一首诗,便是这些读书人张贴出来的,悬在国子监的琉璃牌坊那儿,陛下您听听……

    这已经不是胡闹了,分明是要谋反,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人……”

    暖阁里,太监刘新絮絮叨叨的说着话,时不时抬起眼来,偷偷去看朱棣。

    朱棣眯着眼,含笑看刘新,并不做声。

    “锦衣卫那边,已经忍无可忍了,纪指挥使生怕闹出乱子,所以……”

    “刘新啊。”朱棣突然打断刘新。

    刘新身躯一振,道:“奴婢听着呢。”

    朱棣和蔼的道:“朕记得在北平的时候,有一日朕病了,是你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也是你一直伴在病榻前头,一步不敢离开,足足半个月,半个月啊。朕当时就在想,你虽然是个奴婢,可是于朕有恩,这个恩情,朕一直都记得。”

    朱棣舔舔嘴,脸上发出自内心的微笑,继续道:“所以朕一直说,有朕在,就有你的富贵,有你这辈子衣食无忧,朕不是个刻薄寡恩之人,朕晓得你不容易,跟着朕吃了不少的苦,朕都晓得。”

    刘新忙道:“奴婢这是该当的。”

    朱棣的目光,突然掠过了一丝杀机,他抚着御案,语气骤冷:“是啊,这是该当的,可是有些事,你也是该当的吗?你变了,你变得这样的可怕,你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心思,开始谋划朕的身后之事了吗?朕告诉你……”朱棣一巴掌拍在了御案上,厉声道:“朕还没有死呢!”

    刘新脸色骤变,随即阴沉下来,紧接着浑身打了个激灵,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浑身开始冷战,牙关咯咯作响,刘新没有去辩解,而是立即匍匐于地,狠狠磕头:“奴婢该死!”

    朱棣冷漠的道:“你本就不该再活在世上,你该当去死,可是朕还是决定饶你一次,滚出去,立即滚出去。”

    刘新跌跌撞撞的逃了,他不敢回头,生怕看到朱棣那杀人的目光,刘新感受到了那一股杀气,杀气仿佛化作了有形的箭矢,一头扎在了他的心头上。

    只是刘新不免产生一个疑问,不对劲啊,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却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朱棣豁然而起,脸上露出了几分悲哀之色,他沉痛的扶着御座后的金柱,捂住了胸口,胸口有些绞痛,痛的他喘不过气来。

    好不容易,他深吸了一口气,接下来,他苦笑一声,他终究还是人,不是一块石头,这莫名的心痛,让他一下苍老了十岁,急骤的几次呼吸之后,他快走几步,大声道:“来人,来人……”

    三宝快步进来,道:“奴婢在。”

    朱棣犹如一阵旋风,走到了三宝面前,道:“抬起头。”

    三宝抬头,看到了天子毅然决然的面孔,那瞬间的情感波动很快便被铁石心肠掩饰,他的虎目看不到丝毫的动摇,朱棣一字一句的道:“朱能病了?”

    三宝道:“是,陛下昨日还赐了药,让他好好养病。”

    朱棣冷漠一笑:“告诉他,他的病可以好了,你亲自去寻他,告诉他,京师里但凡有丝毫的异动,就让他立即带兵,不要动用燕山卫的兵马,对,就动用金吾卫,让金吾卫的将校立即去拿丘福,明白了吗?立即拿办丘福。”

    “啊……”三宝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丘福……可是靖难的老兄弟之一,虽然及不上张玉和朱能,可是三宝深知,他在陛下心目中的份量也绝不会低。况且……丘福还是汉王的岳父……拿丘福……这……

    …………………………………………………………………………

    虽然更新不给力,可是新书期间,只能如此,那啥,但是每天像玩单机游戏一样,似乎没人支持呀,同学们,点击、推荐可在,没收藏的收藏了吗?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