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六十七章:惊天动地
    朱棣冷冷一笑:“你有话说?”

    三宝磕了个头:“奴婢这就去办。”

    朱棣松口气:“去吧,还有,只是拿办,不要伤了丘福的性命,先拿起来,朕还要再想想,再想想。五军都督府那边,让成阳侯张武去坐镇,告诉他,没有旨意,任何人擅调了一兵一卒,方孝孺便是榜样。”

    三宝魂不附体,朱棣的做得许多安排,让三宝意识到,外朝肯定出了大事,否则断然不可能,要请成阳侯张武出马,张武乃是朱棣的护卫出身,几乎没有读什么书,只有一身的勇力,不过在这些靖难老人们眼里,张武绝对是对朱棣最死心塌地的一个,这个人一根筋,只认死理,谁的话都不听,便是徐皇后说的话,他也敢顶撞,可是朱棣的任何一句话,他都奉若天条,绝不违背。

    这意味着什么,难道陛下谁也不信了吗?三宝后襟冒出了一股子寒意。

    一队锦衣卫出现在街头,直接往汉王府过去。

    汉王府距离宫城不远,紧挨奉天门,临着御道,平时这里的卫戍显然要比其他地方森严的多,不过今日,却是显得松散了许多。

    郝风楼带着众人抵达了汉王王府门前。

    站在门前伫立片刻,郝风楼不由深吸一口气,看着门前左右各一汉白玉的石狮,看到那中门之上金漆的王府隶书,那雕梁高柱,无一不显示出王者尊严。

    只是对郝风楼来说,眼下这些不值一提。

    两个王府护卫已经上前,其中一人喝道:“什么人,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敢在这里放肆。”

    他们素来嚣张惯了,有什么样的主子,自然就会有什么样的护卫。

    郝风楼朝他们行了个礼,道:“敢问这里可是汉王府?”

    那魁梧的护卫趾高气昂道:“你瞎了眼睛,难道没有瞧见,那儿写着吗?”

    郝风楼吁了口气,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没有错了。”

    这护卫忍不住,怒视道:“什么没有错,你一个百户,也敢在这里停留,是谁派你来的。”

    郝风楼道:“卑下乃是奉锦衣卫都指挥使大人之命。”

    护卫的脸色立即缓和了下来,上下打量郝风楼,道:“可是纪指挥使?却是不知,指挥使命你们来有何公干?”

    锦衣卫确实偶尔会来,所以这些护卫倒也认得几个,只是像郝风楼这般,带着这么多人来的却是鲜见。

    郝风楼微微一笑:“指挥使大人有命,让我等捉拿乱党,根据线报,有乱党藏匿于王府,我等特来搜查,来人,进去搜。”

    一声号令,身后的曾建等人还没有动作,两个护卫倒是傻眼了,其中一个咆哮道:“贼子安敢!”

    这时候,郝风楼已拔出了佩刀,这柄明晃晃的刀架住了其中一人的脖子,郝风楼依旧面带微笑:“抱歉的很,我等奉的乃是纪大人之命,你们若是敢乱动,鄙人少不得要视你们为乱党,对付乱党,锦衣卫一向是就地格杀,绝没有通融的可能,滚开!”

    护卫不敢动了,见对方人多,不得已之下,只得后退几步。

    郝风楼不客气,一马当先,直接上了门阶,一脚踹开中门,道:“进去,追查乱党!”

    曾建等人面露复杂之色,却还是咬咬牙,跟了上去。

    汉王府显然没有想到,竟有人敢明目张胆的闯进来,沿途倒是有零散的护卫,此时看到这些人大剌剌的往里头走,又见他们一个个穿着的是亲军的服色,一开始只是误以为传令或者奉命前来公干的亲军,等到门口的两个护卫示警,郝风楼带着人,已是直接穿过了几重仪门,进入了汉王府深处。

    “来,拿住他们……”

    “他们是什么人?”

    “说是纪大人派来的。”

    “什么,既是纪大人,为何要拦截。”

    “哎……眼下说不清,先拦住,不要让他们冲撞了汉王,他们是来捣乱的。”

    王府的侍卫们一阵鸡飞狗跳,一方面,是平时松弛惯了,毕竟从未有胆大包天的家伙敢闯这里,另一方面,却被这些锦衣卫的鱼服迷惑,等到反应过来时,一群人呼啦啦的往里头冲,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郝风楼人等,已经直接冲进了王府正堂。

    汉王朱高煦此时一人在这里闷头喝茶,等待消息,紧接着一队锦衣卫冲进来,为首的一个,朱高煦竟是有些印象。

    “你……你是谁?”

    郝风楼快步上前,身后的校尉、力士们则是守住了出口,郝风楼没有犹豫,上前便是一拳砸了过去,这一拳砸的乃是朱高煦的肩窝,全力一拳,然后……砰的一声,竟好像撞到了铁板,郝风楼的手骨顿时传出酸麻,而朱高煦竟是毫发无损。

    郝风楼显然忘了,朱高煦乃是久经战阵之人,打熬的一副铁塔身子。

    若是以朱高煦的实力,莫说是一个郝风楼,便是三个郝风楼这样的人,也能瞬间制住,只是他从未想过一个锦衣卫百户竟敢对他动手,而且事发地点还是他的王府,所以他虽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下,却没有立即反应。

    反倒是郝风楼意识到什么,连忙后退,保持安全距离。

    “你……你就是那个郝风楼?”

    朱高煦想起来了。

    郝风楼正色道:“不错,卑下便是郝风楼。”

    与此同时,上百侍卫已从四面八方而来,只是见汉王在堂中,又被这些‘恶徒’围住,投鼠忌器,也不敢放肆,只是将整个大堂围的水泄不通。

    朱高煦脸色铁青,大喝道:“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吗?郝风楼,你疯了!”

    郝风楼慢悠悠的道:“王爷,抱歉的很,卑下只是奉都指挥使大人之命,前来搜查乱党,嗯,冒犯了王爷,还请恕罪。”

    朱高煦一时傻眼,这也叫理由,不过他不由警惕起来,奉纪纲之命,莫非此人是纪纲暗中指使,纪纲指使他来做什么?

    与此同时,汉王府遭袭的消息立即传遍整个京师。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