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六十八章:疯了
    北镇府司已经做下了布置,一切就待纪纲一声令下,各处锦衣卫便可立即动手,而滋事的读书人也确实已经闹将起来,显然时机已经成熟,纪纲的心情并不轻松,显而易见,汉王这是冒险,杀人固然容易,可是杀完了人如何让人相信这些人罪该万死,或者说是让天子相信,这才是至难。固然是汉王自信自己得了圣宠,宁愿相信陛下会相信他的一面之词,又或者汉王自信自己布置的计划天衣无缝,人证物证俱在,可是纪纲却并不这样以为,陛下对他来说终究是可怕的存在。纪纲其实是读书人出身,和那些丘八不同,考虑事情更加周全,可是他又知道,有些事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从一开始,他的身上就打上了汉王的烙印,他没有选择。

    “但愿……能一切顺利罢。”纪纲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他不是一个习惯将命运交给老天爷摆布的人,他深信这个世界,人只能靠自己,可是现在,他竟是动摇了。

    “大人……大人……”有力士如旋风一般冲进来,完全坏了镇府司的规矩。

    纪纲的脸色骤冷,显然他并不喜欢,不耐烦地道:“怎么?”

    力士拜倒在地,道:“有锦衣卫,不,是东华门百户所百户郝风楼,带着人冲进了汉王府,袭击了汉王,还自称……自称是奉大人之命,要搜查乱党……”

    嗡……

    纪纲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

    后果可想而知,汉王是主心骨,一旦有丝毫差错,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纪纲没有犹豫,立即道:“来人,备马,调集一队人马,要快!”

    “大人……各千户所那边,还等着大人……”

    纪纲冷冷道:“让他们等一等。”

  fnbsp&ncsp;………………………………………………………………………………………………………………………………

    汉王府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郝风楼带人围住了汉王朱高煦,外头的护卫们又将郝风楼等人围住。

    正堂里,朱高煦脸色阴沉,坐在椅上,一动不动地看着郝风楼,语气缓慢的道:“郝风楼,你可知道,你这样做是什么后果,这世上从未有人敢得罪本王,从来没有!”

    郝风楼心平气和地道:“卑下是职责所在。”

    “屁的职责所在!”朱高煦一听到这半截话,就恼火不已,暴怒地道:“你到底是受谁的指使,是谁让你这样做?”

    郝风楼道:“纪指挥使啊。”

    朱高煦忍不住要抓狂,其实他隐隐怀疑,这根本就是他那个皇兄的‘指使’,只是有些话,又不能摆在台面。

    郝风楼镇定自若地道:“汉王殿下,我来,其实是来追查纵火乱党的,现在外头满城风雨,有人怀疑这是汉王府里的人动的手,卑下身为锦衣校尉,少不得要来查问一下。”

    朱高煦有些紧张起来:“是谁说纵火之事和本王有关?”

    郝风楼撇撇嘴道:“卑下的意思并非是和殿下有关,而是和王府有关,王府这么多人,龙蛇混杂,有几个凶徒也是理所当然。”

    朱高煦冷笑道:“你是燕山北卫出来的?哼,吃里爬外的东西!”

    好端端的成了吃里爬外,郝风楼觉得自己冤枉得很,不过郝风楼倒也无所谓,他淡淡一笑,权当没有听见。

    只是朱高煦却是急脾气,拍案道:“你现在滚出去还来得及,孤王看在姚先生的面上,也饶你一命。”

    “不急,不急。”郝风楼的表现让朱高煦有吐血的冲动。然后郝风楼轻轻阖上眼睛,闭目养神,嘴皮子轻动,补上一句:“殿下再等等。”

    等不了多久,便有乌压压的锦衣卫将整个汉王府包围。

    纪纲此时正亲自带着一队锦衣校尉进去。

    听到了外头的动静,郝风楼神色如常地站了起来,道:“殿下,时候到了,卑下告辞。”

    这家伙话音落下的时候竟是一脚踹翻了身前的桌几,桌上的瓷瓶落下来,砸了个稀巴烂,看上去一片狼藉。

    朱高煦气得七窍生烟,几乎要冲上去和郝风楼拼命。

    好在他心里存着理智,还不至于如此不晓事,反正人已到了,送去了南镇府司,这家伙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郝风楼带着人走了出去,外头的侍卫纷纷挺刀对他,纪纲已经抵达,郝风楼向纪纲行礼:“卑下见过大人。”

    纪纲铁青着脸,道:“拿下,送南镇府司!”

    数十个校尉将郝风楼制住,郝风楼也无所谓,任由他们解下自己的绣春刀,押送出去。

    曾建等人也都解下了武器,统统送走。

    “殿下……”

    纪纲小跑着冲进厅堂,看到里头一片狼藉,再看呆呆的汉王,竟有点惊慌失措。

    汉王压压手道:“这个人,疯了。”

    纪纲呆立着不动。

    朱高煦沉默片刻,又道:“他是真的疯了。可他是姚先生的弟子,怎么可能会是疯子?”

    这一句不知是有心还是无心的话,一下子点到了问题的中心,纪纲脸色骤变。

    朱高煦叹口气,苦笑道:“他若不是疯子,那就是本王疯了。”吸了口气,继续道:“事情怎么样?”

    纪纲道:“南镇府司自然会追究他。”

    朱高煦摇头道:“本王说的是那些读书人。”

    纪纲道:“卑下准备动手,只是被眼下这事耽误了。”

    朱高煦叹口气道:“先不急动手,让他们先闹一闹,南镇府司那边怎么处置郝风楼也不必过问,本王不问,你也不要问,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本王算是看出来了,事有反常即为妖,就让南镇府司自己去办,借此来揣摩圣意吧。”

    身为王子,朱高煦绝不是一个只知蛮干的家伙,郝风楼突然找麻烦让他生出了警惕,或者是说戒心,如果你只当郝风楼是个疯子,可是朱高煦不相信姚广孝也是疯子;那么问题出在哪儿呢?

    朱高煦决定索性拿郝风楼做饵,试探一下父皇的心意。

    父皇若是知道有个锦衣卫百户冲进了王府袭击了自己,还打砸了王府会如何反应?会暴跳如雷么,又或者……

    朱高煦奇怪地看了纪纲一眼,道:“姚先生一向置身事外,这一次,却不知到底是什么用意。”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