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七十一章:何罪之有
    大明朝有一种专门的赐服制度,赐服虽然象征意义更大一些,不过代表的却是一种殊荣,而赐服又分为数种,分别为钦赐蟒衣、钦赐飞鱼、钦赐斗牛、钦赐麒麟。

    蟒衣一般只赐宗室和一品大员,至于飞鱼,大多是尚书或者是锦衣卫指挥使那个级别,斗牛次之,麒麟服再次之。

    郝风楼身上披着的这件衣衫就是传说中的麒麟服,颜色大红,直径的纱地盘,金彩绣柿蒂过肩,锈于衣上的神兽似龙非龙,很是抽象,不过质地极好,轻薄如纱,穿上身上并没有太多感觉。

    原来所谓的添件衣衫就是这件麒麟服,郝风楼不由露出了大致是‘我懂得’的微笑。

    别看这麒麟服一般赐穿的都是五六品的官员,其实麒麟服比蟒袍、飞鱼服更加难得。理由很可笑,因为皇帝身边围绕的多是重臣,比如那些个宗室,无论是亲王、郡王又或者是国公,天子往往都会赐上一件蟒衣,可谓人人有份,童叟无欺。至于飞鱼服也是如此,但凡是重臣,无论是解缙还是纪纲这些人,每天在皇帝面前转悠,有人穿的是飞鱼,有人却没有,皇帝一看,心念一动,说不准这飞鱼服就送到你家里了。唯独这斗牛和麒麟服赐出去的却是少,毕竟低级的文武官员,皇帝接触不多,就算赏赐,那也是礼部或者是相应的衙门定出赐物,既非钦赐,自然轮不到他们来送出斗牛、麒麟服出去,于是乎,大明朝初期时的状况便是,京师里头穿着蟒衣、飞鱼的虽说不是多如狗,却也不少。而穿斗牛的,可谓凤毛麟角,至于麒麟服,便是掰着手指头,也数不出几个来。

    郝风楼现在穿着的就是麒麟服,披在身上,贵气逼人,其实这麒麟服式样和蟒衣、飞鱼的式样差不多,云纹都是相同,除了底色是大红,而非黄色之外,若是不仔细发现,便是锈在衣上的麒麟,和盘龙也没多大区别,唯一的区别不过是腿比较长而已,很能唬人。

    郝风楼心知肚明,没有多说什么,向三宝致谢,随即便出宫去了。

    一路赶回南镇府司,南镇府司外头依旧是一阵肃杀之气,数十个校尉一字排开。

    指挥使佥事刘通此时憋着一肚子火,这锦衣卫是重建,而刘通贵为指挥使佥事,主持南镇府司,背后又有大树乘凉,原本上头授意他,让他尽力在锦衣卫中培植自己的势力,至少要做到能和纪纲抗衡。

    锦衣卫虽然名为亲军,可是因为其特殊性,地位超然,早已成了许多大人物眼里的香饽饽,卫所中的指挥使、佥事、同知甚至是千户,都成了许多人争取的对象,比如指挥使纪纲,就和汉王关系不清不楚,而刘通自然也有他的靠山。

    正是因为有靠山,又掌握了锦衣卫内部的法纪,因此刘通虽然只是锦衣卫第四号的人物,可是实力却是不菲,不少锦衣卫千户都向他暗送秋波,刘通心里也明白,这些人之所以怕自己,无非是因为自己掌握锦衣卫的监察而已,手握对锦衣卫内部的生杀大权,因此才有人卖身投靠。

    可是现在,一个百户敢如此嚣张跋扈,闯进了王府闹事倒也罢了,还敢对着自己说什么不要后悔之类的话,这简直就是爬在自己头上拉屎,是可忍、孰不可忍,若是这事儿传出去,往后谁还会正眼看自己?

    只是陛下召见郝风楼,却又让刘通很是郁闷了一阵,此时他火气无处发泄,自然是让人提了东华门百户所的总旗吴涛和曾建二人来,一番审问,申明罪状,执行家法。

    “尔等好大的胆子,竟敢闯入王府,简直是岂有此理,本官倒是想问问,是谁借你们的胆子,是谁指使?”

    这一番话夹杂着一肚子怨气问出来发泄出来,严厉到了极点,便是堂中的几个站班力士,也从不见大人这样的严厉。

    吴涛和曾建二人跪在堂下,只是不断地道:“大人饶命!”

    刘通冷笑连连,道:“本官问的是是谁主使,有什么图谋,你们再顾左右而言他,休得怪本官扒了你们的皮。”

    刘通的意图很明显,先问出口供来,只要‘证据确凿’,最好拉出郝风楼,到时候不管郝风楼背后的人是谁,又或者得了什么圣宠,自己将这供词递上去,自然会有人头痛。毕竟这是大罪,绝不是闹着玩的,真要保,谁也保不住。

    吴涛吞了吞吐沫,犹豫不定,艰难地道:“这……这……”

    曾建倒是仗义,生怕吴涛‘供罪’,忙道:“大人,我等并非是受人指使,只是北镇府司那边有命,清查……”

    刘通勃然大怒,拍案道:“来人,掌嘴!”

    几个力士上前,其中一个揪住曾建,狠狠几巴掌打下去。

    曾建被打得眼泪都出来,却是硬气无比,大叫道:“打得好,打得好!”

    “再打!”刘通眉毛一扬,动了杀机。

    吴涛见状,连忙道:“不能再打了,不能再打了,卑下交代,卑下交代。”

    “好,你说!”刘通眯着眼,杀气腾腾地看向吴涛。

    吴涛道:“大人,其实是小人们追查乱党,恰好撞见可疑之人混入了汉王府,郝百户见状,生怕这贼人对汉王殿下行暴,所以拼了命带着弟兄们冲进去,又恰好撞到了汉王殿下,郝百户有眼不识泰山,误认……误认……”

    刘通可一点都不傻,这一听,顿时明白,自己被人耍了,这两个总旗,没一个好东西,压根就是想蒙骗到底!他更是气的七窍生烟,森然冷笑:“来,来人,扒了他们的皮,打死了喂狗,喂狗!”

    一帮子力士感受到刘通的怒火,一般南镇府司执行家法,固然是能教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可是像这样声言要打死的却是不多,大家噤若寒蝉,晓得大人动了怒,不敢怠慢,连忙要将曾建和吴涛二人拖出去。

    吴涛和曾建连忙喊冤,纷纷道:“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还请大人明察。”

    刘通冷着脸,纹丝不动,眼眸掠过一丝戏谑。

    这时,突然有人大喝道:“他们犯了什么罪,还请大人给个交代!”

    刘通愕然,抬眸一看,便见郝风楼已走了进来。

    刘通一头雾水,这可是南镇府司,一个百户就算要进来,也需事先通报,可是为何这个人竟可以如此大剌剌地走进来。

    可是看到了郝风楼身上的衣衫,刘通便明白了,这是钦赐麒麟服,或许许多人不认得,但是刘通却是晓得,这种钦赐的御衣极为难得,而且与飞鱼甚至是蟒衣非常相似,这样的人物在整个京师,至少都是坐镇一方的人物,进南镇府司足以畅通无阻。

    想必,门口的那些守卫压根就没有想到这所谓御赐锦衣其实只是档次最低的麒麟服而已。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