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八十四章:此处不留爷
    而进项之所以大减,关键的问题就出在那锦衣卫东华门百户所的上头,原本东华门那边自己要收平安钱,要坏了规矩,应天府做了忍让,而之所以忍让,是因为那儿毕竟只是星沫的蚊子肉,不值一提,没必要为了这点蝇头小利,去和姓郝的那个疯子硬碰。

    可现在不同了,这才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大量的商铺居然纷纷进驻东华门,若说一开始还有人在观望,可是现在,简直就是蜂拥而入。

    从前一些应天府眼里的‘肥羊’,如今全部将买卖转到了东华门一带。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问题还是出现在了东华门百户所的头上。

    自从东华门那边不准许三教九流和其他衙门分一杯羹之后,不但开始收起平安钱挂平安牌子,尤其是对**、赌坊之类的商铺,每月收取纹银五十。

    乍看上去似乎算是心狠手辣,可是要知道,但凡牵涉到了黄赌毒之类的行业,往往都是暴利,这些行业本就不是一般人敢沾染的,背后若是没有足够硬的后台,没有足够的关系,纵然晓得这是一本万利的买卖,可是谁敢搭进去?

    只是要有足够的关系却也不容易,有关系就必须维持,而后头的这些保护伞们断然不是寻常角色,要和这样的人维持关系可不是随便一点银子能够打发,一年到头,那些大人物们生辰、冰敬、碳敬,还有各种年节,统统算下来,至少有数十个由头,次次都要备上礼物,一般的礼物人家瞧不上眼,你还得打听人家的喜好,礼物轻了,更是不成,所以什么如意、玉佛、字画等等,哪一样都是不菲,单单这一项,不知糜费多少,再者大人物家的管事、门房也要打点,所谓阎王好惹、小鬼难缠,人家若是在人前人后消遣你几句,或是再刁难你那么几次,所有的功夫说不准就全部白费了。

    维持关系往往比明码标价花费更多。

    除此之外,这些买卖毕竟不是正途,所以各个衙门大多数都将手伸到这上头,寻常的生业,大多数衙门不敢过于放肆,毕竟御使巡按在盯着,可是赌坊和**不同,你再怎样盘剥,也无人会为了这种东西去出头。

    再加上这些行业从业者本就龙蛇混杂,是三教九流的主要聚集地,不少市井无赖甚至地方上的黑手,许多人都靠这种行业维持,若是不肯满足这些人,少不了也会滋事。

    如此种种,使得这些行业既是应天府的主要财源,应天府上下都指着这口锅里混饭吃。

    只是如今却是大大不同了,一个月之后,那些原本对锦衣卫百户所大为不满的赌坊、**突然发现,自己的铺子里竟是再没有泼皮骚扰,也没有衙门的差役来捣乱,而对商贾来说,逐利本就是他们的本性,这笔帐只要算一算,这东华门锦衣卫的规矩是不是利好便了然了。

    于是,整个南京城开始商贾在东华门附近的街道开设赌坊、**,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还有许多原本不敢涉足这个行当的商贾,此时也发挥了极大的热诚,竟是纷纷涌入,短短一个多月,东华门增加了商户一百七十多家,其中超过了八成都与**、赌坊有关。

    这里头又出现了一个问题,譬如赌坊,原本南京城的赌坊其实并不多,不过寥寥百家而已,毕竟从前敢开设赌坊的,多是如张彪那样的强人,一般的商贾,哪里敢轻易做这买卖,可是东华门新近开设的赌坊就超过了六十家,**要少一些,可也有五十余户之多,其实这些人早就眼红这些行当的利润,平时不敢去做,而如今有了机会,这才蜂拥而入罢了。

    原本许多人都没有将这当一回事,东华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聚集了这么多**和赌坊,能有多少客人上门,可是接下来的事却是让人大开眼界,显然他们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所谓群体效应的事,一下聚集了这么多生业,反而让东华门声名鹊起,以至于许多人慕名而去,新开一家商铺生意便火一家,反倒是其他地方的买卖惨淡了许多。

    这也是情有可原,许多人去*去赌,无非就是凑个乐子,东华门那儿可选的多,又听闻那儿没有偷儿和市井无赖,街道干净,大家都想去瞧瞧,这一瞧,就彻底的火了。

    带动了人流之后,各种酒肆、茶坊甚至是戏班子也都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大家玩乐之余,总要吃喝,有了人流就有买卖。

    这对东华门甚至是东华门百户所来说固然是好事,商户越多意味着平安钱越多,可是对其他人来说,可就真正惨淡了。

    其他地方的赌坊和勾栏生意一落千丈,可是应天府、兵马司甚至是市井无赖们却依旧是和从前一样往死里盘剥,从前的时候,大家还能支撑,喂饱了方方面面的人之余,顺道儿也喂饱了自己。

    可是现在就不同了,现在生意本就惨淡,从前一个月下来,多多少少有五百一千两进账,拿出半数来打点倒是无妨,现在一月的进帐只有二百五和五百,若是还和从前一样,大家吃什么?

    对应天府和兵马司还有那些市井无赖来说,却也是没有办法,年关要到了,他们说到底,只是小角色,若是今年体恤大家,上头的诸位老爷们发现今年的孝敬竟是比从前少了不少,却未必会体恤他们。于是乎,一边是催着要钱,个个如狼似虎,像是讨债鬼一般。另一边却是千万般的不舍,从前能和你和谐相处,是因为大家都有赚头,现在总不能辛辛苦苦砸了这么多钱进去,全部养肥了你,却饿死了自个儿。

    微妙的平衡彻底打破。

    商户们倒是很干脆,既然这买卖没法做了,那就关门大吉,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爷爷我投锦衣卫去。

    通判杨贤面对尴尬局面便是如此,人都跑了,躲去了东华门那儿,人家在那儿重新开张,你手再长也管不着,而对即将过年的应天府差役们来说,跑的人越多,压力就越大,于是一个个红着眼睛,连最后一点脸皮都撕下,像是疯了一样四处索要银子,就差提着刀明抢去了。越是如此,逃亡的商户就越多,竭泽而渔,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个年,不好过啊。

    左思右想,也没有个因果,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来,若是让差役们稳住商户,应天府肯少收一些,体恤一下商户的难处,可是兵马司肯吗?说不准应天府少收一些,兵马司就多收一些,不但没有便宜到商户,反而让兵马司占了便宜。

    可是放任下头去四处找银子,不顾及任何后果,却也不成,你把人逼得越狠,人家惹不起还躲不起,就算不去东华门那儿,大不了买卖不做了你又能如何?

    难办啊,自建文以来,应天府这潜规则也有几个年头了,谁曾想,如今这个规矩被彻底的打破。

    正在愁眉不展之际,却有差役过来:“杨通判,府尹大人有请。”

    “本官这便去。”杨贤不敢怠慢,连忙动身。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