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八十六章:贪婪惹的祸
    千户所里,一批年货送了来,足足几大车,上到肉食下到蔬果,甚至布匹都有,很是丰富。

    这千户所里的其他人倒是觉得喜庆,人人能沾点光,虽然不多,也省得到时置办。

    周芳拿着年货的单子求见千户,千户大人听到东华门百户所来了人,倒也兴致盎然,命周芳进来说话。

    千户所大堂里,新任千户程文端坐在上首,他身材魁梧,有些发福,四旬上下,虽然露出富态,不过皮肤却并不白皙,让人有种精干的印象。

    周芳进去行礼道:“学生见过大人。”

    程文哂然一笑,只是淡淡点头,道:“怎么,你来这儿求见,不知所为何事?”

    周芳笑道:“这不是快过年了么,郝百户惦记着千户所里的弟兄,所以命学生送了一些年货来,礼虽然轻了,却也是心意,还请大人和卫中兄弟笑纳。”

    程文不由乐了,道:“是吗,拿来看看。”

    周芳将礼单敬上,程文垂着头看,一开始还是带笑,可是渐渐的,这笑容冷淡下来,他将这礼单丢到了一边,带着几分狞笑的打量周芳,道:“这便是姓郝的送来的礼?”

    周芳感觉不对了,其实这份礼物说起来算是厚重的,比起其他的百户,只怕还要贵重一些,周芳毕竟是懂规矩的人,除了年货之外,好歹让人打了一尊金佛送上,那也是近百两银子,可是现在看程大人的态度,似乎……

    程文又将礼单拿起,在手上把玩,随后糅在手心,打开来,一下一下将礼单撕了个粉碎,他带着几分狞笑,将碎纸一抛,厉声道:“这份礼,本官可受用不起,他郝风楼算是什么东西,以为攀了高枝,得了一件钦赐的麒麟服,就敢在本官头上放肆?带着你的东西回去,告诉他,这内东城还轮不到他来撒野!”

    周芳吓了一跳,这可是堂堂的千户,周芳连忙拜倒:“大人……有话好好说!”

    程文拂袖而起,一点面子都不留:“滚!”

    …………………………

    几车年货却是吃了闭门羹,结果实在让周芳有点措手不及,他甚至知道,这两月百户所挣来了不少银子,假以时日,整个百户所将要日进金斗,到时不知有多少人眼红,便是这北镇府司内部也不知多少人想分一杯羹,可是他万万想不到这位千户大人会如此的不客气,如此‘重礼’都不能满足,瞧这态度,只怕早就恨不得将手伸进百户所,把那金山银山搬空了。

    他心里只是摇摇头,当初没银子的时候就想着弄银子,现在银子弄来了这么多,结果却更是麻烦,千户大人今日这个表态,实在让人不安啊。

    周芳灰溜溜地走了,而此时此刻,千户程文的脸色铁青,嘴里发出几声冷笑。

    正在这时,却有人从耳房里出来,忍不住抚掌笑道:“程大人莫要动怒,老夫方才怎么说的?那郝风楼是什么性子的人,莫说你是千户,你即便是他老子,他也照样像打发叫花子来打发你,你们这东城千户所,百户如今是鲜衣怒马,下头的总旗、小旗甚至是校尉、力士也是吃香喝辣,反倒你这做千户的,却依旧还是苦哈哈,阴阳颠倒,上下紊乱,照老夫看,这东城将来谁说了算,还真是两说的是,自古上官和下官,可有下官吃了大头,上官连点油水都不进的道理?假以时日,他拿这钱财拉拢别人,以下克上,大人如何处之?哎……老夫真为程大人担心。”

    程文低喝道:“休要挑拨,杨大人到底什么意思?”

    来人便是杨贤,他比周芳早来一步,自是以应天府的名义前来和程文交涉一些公务,方才周芳拜见的时候,他便避到了耳房去,周芳一走,便施施然地出来。

    杨贤含笑道:“程大人这是自欺欺人,到了这个时候,程大人还认为老夫挑拨是非吗?老夫只是警告大人,大人若是再不动手,到时可就迟了,拿下了这个郝风楼,将来这东华门百户所的银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程文的眼中掠过了一丝贪婪,每月上万两银子的进账,以后还会更多,哪个人见了不会眼红?他抚着案牍,沉吟良久才道:“你有什么见教?”

    杨贤笑了:“见教不敢当,不过嘛……”

    ……………………………………………………………………………………………………

    周芳灰溜溜的回去,自是禀告郝风楼,千户大人的态度让郝风楼皱起眉头,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给千户一份,沾点光可以,但是想要分赃,就等于自己一番辛苦给别人做嫁衣,这种事,郝风楼是绝不可能去做的。

    他只是点点头,对周芳道:“罢了,由着他去罢。”

    百户所要忙碌的事有许多,也实在抽不开身去理会其他,所以这几日郝风楼很忙,忙得脚不沾地。

    只是此时郝风楼不知道,在东华门的永春坊的一处赌坊里,其中一个壮汉输红了眼睛,直接押上了一柄佩刀。

    这人三旬左右,身材魁梧,一看便是公门中人,本来公门中人要来试试手气,赌坊是欢迎的,可是现在,人家直接押上了佩刀,显然是一时急了眼,要闹事了。

    这人冷冷一笑道:“看到没有,这把刀值多少银子,就作二十两好如何,来,来,来,开赌!”

    赌坊的伙计一看,连忙给周围的同伴使了个眼色,那同伴连忙去报告主事了。

    主事出来,看了这人一眼,旋即连忙上前,笑道:“大人来咱们这儿玩,胜记赌坊上下与有荣焉,只是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不妨这样,大人输了多少银子,小人原数奉还,至于这刀,小人是万万不敢收的。”

    此人冷笑连连:“是吗?谁要你们的银子,老子就是要赌,来,来……”

    赌坊遇到这种事,若晓得对方有来头,一般都会好生送客,可是看对方的模样,便晓得事情不能善了,他们不敢赌,况且就算是赌下去,到时候天知道这家伙又会有什么过份的要求,所以主事二话不说,连忙给身边的伙计使了眼色,让他们立即通报百户所,这主事则是尽力周旋,笑呵呵的道:“大人,这又是何必……”

    此人大喝:“废话什么,若是不赌,老子砸了你的破门脸!”

    正说着,外头有巡街的锦衣卫进来,正是小旗王昌,王昌道:“什么人,在这里闹事,不知道东华门的规矩吗?”

    此人非但不怕,反而背起了手,朝小旗王昌冷笑:“东华门的规矩,老子并不知道,不过却是知道锦衣卫里头的规矩是什么,我乃锦衣卫内东城千户所副千户朱建,你是何人,一个小小小旗也敢在本官面前放肆?你可知道北镇府司中,咆哮上官的下场?”

    王昌的脸顿时——变了。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