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八十九章:黄雀在后
    整个北镇府司都弥漫着一股古怪的气氛,北镇府司的成份龙蛇混杂,既有建文时的一群亲军武官,这些人平时夹着尾巴做人,可是也渐渐的攀上了新贵,尾巴逐渐翘了起来,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妄图取得更大的权势。也有那些靖难功臣,燕山卫出身,根正苗红,可惜新贵就是新贵,积累不足,如今到了纸醉金迷的南京城,手头上不免紧张。

    无论出于何种目的,所有人都在作壁上观,等着一幕好戏上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些人都如一头头饿狼,在等着东城的一场厮杀结束,闻到了血腥味的饿狼们,双眼已经赤红,一旦见血,就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

    指挥同知吴辉乃是燕山左卫出身,此时他在自己的同知厅里,值得玩味地看着东华门百户所的书吏周芳。

    周芳恭恭敬敬地道:“大人,郝百户也是左卫出身,一向仰慕大人,只是近来出了一些事,实在抽不开身,所以……这才命学生前来,这些许薄礼,还请大人笑纳。”

    吴辉笑了,手中捏着周芳递上来的礼单,哂然道:“都是自己人,客气什么?唔,本官也听说过他,虽然素未谋面,可你说对,都是左卫出来的……”

    他口里说的好听,可是态度却是模棱两可,谈不上热情,之所以如此,问题还是出在这礼单上,怎么说呢,这个礼物说轻不轻,说重不重,若是其他百户送来这份厚礼,吴辉该喜笑颜开才是,偏偏送礼的是郝风楼,这就不同了,谁不晓得现在这个百户有的是银子,便是指挥大人都及不上他,如此一来,这礼单就显得有些单薄了。

    吴辉似笑非笑的道:“你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罢,到底何事,郝百户遇到难处了?”

    周芳道:“难处是有一些,倒是已经解决了。送这礼来,只是一点心意。”

    吴辉双眉一挑,后头的话他不感兴趣,感兴趣的是前头的话:“本官最喜欢凑热闹,你说来听听吧。”

    周芳道:“前些日子东华门百户所挣了些银子,后来千户所那边有点儿不痛快,所以上门寻麻烦。郝百户心忧如焚,不过……现在好了,郝百户和千户所那边已经磋商好了,将七成银子解送千户所,至于其他的,全凭东华门百户所处置。郝百户这不是刚刚解决了麻烦,又想着手里好歹还有三成,多少要孝敬一下吴大人,所以命学生送了这份礼来。”

    吴辉的眉头微微一拧,有点麻烦了。想不到东城千户所那儿还真得了偌大的好处。

    本来吴辉早想分一杯羹,不过碍着都是北卫人的面上,也不敢直接动手抢夺。现在倒好,郝风楼直接把烫手山芋送去了千户所,这新任千户乃是锦衣卫佥事梁超的人,这个时候,想要虎口夺食,难度何止增加了十倍。

    反观郝风楼这边,送来这份礼物已经竭尽所能,现在看来,这份礼物还算厚重,倒也无可挑剔。

    吴辉哂然一笑:“难得他有这个心思,不过,你们东城那边未免也太教人看不懂了。分明是你们百户所的银子,有什么道理解送千户所。当然,这既是郝百户的意思,本官也不好说什么,他若是不肯,又能如何,怕个什么?不是有本官在吗?”

    这句话分明有挑拨离间之嫌,站在吴辉的立场,他是巴不得郝风楼和千户干起来,一旦争个你死我活,郝风楼肯定要拉外援,到时候少不了扯出自己,还怕郝风楼不乖乖将好处奉上?

    可是现在看来,郝风楼那家伙显然是想以和为贵,这让吴辉很是惆怅。

    周芳只是一笑:“是,是,不过程大人毕竟是千户,胳膊拗不过大腿,大人忙着,学生告退。”

    “去罢。”吴辉点点头。

    待这周芳前脚一走,吴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来人。”

    一名都事乖乖进来,都事也是文吏的一种,位于经历之下,司吏之上,主要负责同知厅的文书工作,没有具体的差遣。

    吴辉冷冷地道:“事情出了点麻烦,想不到这个郝风楼如此软弱,倒是便宜了那梁超,梁超这厮一向没有将老夫放在眼里,嘿……现在倒是好了,这程文是他的人,将来少得了他的好处吗?他们捏着钱袋子,以后会有我们的事吗?去,放出人去,好好打探,让西城的刘千户,还有外南城的那些个人都做好准备,实在不成,就闹一闹,东城的这个程文,要盯紧一些。”

    都事点点头道:“学生这就去办。”

    吴辉眯着眼,冷冷一笑,旋即叹道:“这个郝风楼,原以为是个硬汉,谁晓得是个软柿子,真没意思。”

    ………………………………………………………………………………………………………………………………

    此时,在佥事厅里,程文并没有带礼物来,而是直接带来了一笔银子,足有千两之多,他已经拜访过不少镇府司的大人物,比如南北镇府司的两位镇抚,经历司的经历,这银子如水一样流出去,可是不出血也没有法子,银子固然是即将要到手了,可是程文心里清楚,自己想要拿下这笔银子,就必须得到一些大人的支持,没有他们的支持,可能那东华门百户所的银子还没有到手,自己就已经被人查办。

    深处锦衣卫之中,程文比谁都清楚,这些上官和同僚是如何吃人不吐骨头,越是如此,他越是要谨慎慎微。

    “梁大人,些许小礼,不成敬意。”

    佥事梁超打了个哈哈,斜眼看了那装满了银子的小箱子,脸上露出了微笑,他颇为深沉地看了程文一眼:“你倒是识相,事情呢,我早就听说了,你放心,我不是不晓得规矩的人,东华门百户所的银子该是你们东城就是你们东城的,这些,我不过问也不会管。”

    程文忙道:“卑下的银子不就是大人的?若非大人提携,又哪有卑下的今天?”

    “哈哈……”梁超大笑,伸了个懒腰继续道:“识趣就好,不过近来要小心,不要给人握了把柄,我说句实话吧,这锦衣卫上下,所有人的眼睛都在你身上呢,那两个同知,还有南镇府司的那个佥事和镇抚,嘿嘿……都指挥使大人倒是态度模棱两可,你道是为何?这笔银子无论在谁手里,都少不了他这个指挥的份,倒是咱们这些下头的人,一个个都像恶狗抢食一样,咱们在下面打得不可开交,指挥大人永远都是坐享其成的,所以……要打点,也少不了许诺指挥大人那一份,好啦,有些话也不方便说,其实你心里自然明白,放心,有什么事,我自然会照看你。”

    程文露出了会意的笑容。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