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风流 第九十章:兴风作浪
    整个锦衣卫上下系统虽然沉默,可是显然,一场暴风雨在酝酿。

    与其说这是利益激化了矛盾,还不如说这个矛盾早已有之,整个锦衣卫本身就是矛盾的集合体,新贵和旧贵的矛盾,上官和下官的矛盾,同僚之间的勾心斗角,无数的矛盾交织一起,终于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原形毕露。

    很显然,这群武人和特务头子们解决矛盾的方法比那些文官更加露骨,也更加的**裸。

    各种的串联都在这平静的气氛下进行,同知吴辉已经去拜谒了指挥使纪纲,他倒是不指望得到指挥使大人的支持,而是试探指挥使大人的态度,很显然,指挥使大人的态度如他所料想的一样,依旧是模棱两可,得到了指挥使大人准确的态度之后,吴辉立即与另一位指挥佥事闭门密商,随后他见了北镇府司镇抚,而这些人都是燕山卫的人物,虽然这些人之中也有北卫、右卫、中卫、前卫的矛盾,可是在他们看来,眼下当务之急,是遏制住另一波原本压根就不被他们放在眼底的势力。

    同时,四个千户求见了吴辉,吴辉没有透露太多的东西,只是请他们到了同知厅里,大家一叙旧情,讲了讲白沟之战,讲了讲济南之战,说到关键处,所有人脸色胀红,眉飞色舞,这是他们这些靖难功臣们最光辉的时刻,虽然大多数的人在战役之中或许只是负责埋锅造饭,又或者不过是带着小队官兵攀爬城墙的马前卒,战役的胜败和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可是每一次说到这些,所有人都不免兴致高昂,手舞足蹈。

    说到浓处,吴辉便请大家退去,然后大家心满意足告辞而出。只是临走之时,大家的眼神交错,都闪露出了会心一笑。

    很多时候,对这些丘八来说,未必就需要将窗户纸点破,只要大家拉住了关系,成为了‘兄弟’,往后多走动几步,到了关键时刻,人家就敢为你动刀子。

    忙碌了几日,吴辉总算定下了性子,吁了口气,现在就等图穷匕见的那一日了。其实他的目的只有一个,这笔银子就算不落入他的手里,也绝不能便宜了梁超,恪守住这个底线,其他的,当然是能多图利就多图几分利而已。

    吴辉的一切举动当然瞒不过梁超的眼里,事实上,这位梁佥事也不是省油的灯,在他看来,东华门那笔每月都能送来的银子已成了他的既得利益,甚至可能成为他锦绣前程的敲门砖,所以,他绝不能让人撼动他的利益。他和吴辉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其根本的矛盾还在于锦衣卫的人事方面,比如张辅调任的时候,东城千户出了空缺,双方就曾为了这个空缺的人选差点翻过脸,这一次也是一样,翻脸不算什么,锦衣卫之中,得罪人不会有人瞧不起你,可是一旦你向人示弱、服软,那么从此之后,就再没有人会看你一眼,纵是你的亲信,也会树倒猕猴散,一个人连自己的利益都不能保证,谁能保证将来自己遇到事的时候,你能够有什么指望?

    硬着头皮,梁超也要撑下去不可。

    ………………………………………………

    在奉天殿里,刚刚接见完朝臣的朱棣显出了几分疲态,年关就要到了,这是他登基以来的第一个年关,显然,今年这个年不好过。成都地崩,灾情紧急。辽东传来消息,蒙古人蠢蠢欲动。许多藩国还没有派出使节,还在犹豫观望。

    尤其是藩国的事,让朱棣有些头痛,他初登大宝,暂时稳住了京师内外,此时急迫的需要藩国们的臣服和道贺,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可是根据最新的消息,各藩国内部也是吵成一团,一群人认为建文才是正统,而新任的天子随时可能垮台,此时不宜立即派出使臣,也有人认为朱棣既已登基,理应立即派出使节,上陈贺表,以示臣服。

    矛盾,天下各处,其实到处充斥的都是矛盾,其实对许多人来说,建文和永乐谁是正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借此来打击自己的对手,借着任何可能的机会,收拾自己的政敌。

    要过年了,可是朝廷的俸禄还没有着落,无数个难题,此时都笼罩在这位新天子的身上,朱棣眯着眼,抚着御案忍不住去摸他唇上的两撇胡须。

    “什么人”听到了有脚步声,朱棣虎目一抬。

    进来的是三宝,三宝拜倒:“是奴婢。”

    朱棣的脸色缓和下来:“哦,是你?怎么,跑来奉天殿做什么?”

    三宝道:“最新的消息,锦衣卫那边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

    “是吗?”朱棣笑了笑道:“这些人就是这样,朕早就看透了。人人都以为自己是老虎,我他之下岂容他人鼾睡,个个像猴子一般上下蹦跳,搬弄是非,不必理会,闹一闹也好,只是纪纲那边要叫人招呼一下,不要闹大了就好。”

    三宝小心翼翼地看了朱棣一眼,才道:“陛下,这事儿和东华门百户所有关系。”

    “又是郝风楼那个家伙?”朱棣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你说你一个百户吃饱了撑着没事做,天天兴风作浪做什么?这就如一个县里的主簿,闹出什么幺蛾子的事来,以至于整个省里三司都不禁震动,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朱棣沉吟片刻,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道:“盯着,不要过问,事情的前因后果要及时报给朕,朕要看看。”

    正说着,又有小太监进来,拜倒在地:“陛下,姚先生求见。”

    朱棣打起精神,道:“这个时候,他来做什么?”说罢,给三宝使了个眼色:“请姚先生进来,知会下去,朕有事要和姚先生密商,任何人不得靠近。”

    三宝颌首点头,碎步出去。

    过不多久,姚广孝走了进来,他还是老样子,须发虽然皆已白了,一身袈裟显得陈旧,不过浆洗得还算干净,他合掌一礼:“贫僧见过陛下。”

    朱棣热情地站起来,走下金殿:“朕一直盼你来,可惜你总是不见踪影,哎……先生请坐,朕正好有许多话要和先生说。”

    姚广孝深深地看了朱棣一眼:“陛下,贫僧也有许多话,非要和陛下说不可。”

    “是吗?”朱棣大笑:“哈哈……先说你的,朕洗耳恭听。”

    c

公子风流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