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一章 嫡子
    夕阳洒下粘稠的红光,覆盖住了殷族城邦巨大的城池。殷族城邦上空的血雾结界在夕阳血光的照耀下,反射出了让人忍不住想要呕吐的狰狞血光。

    暗青红色的天空中,以跨界仙术传递而来的秘法铸造的妖族巡天秘宝‘血鹦鹉’慢悠悠的划过。直径三百米圆球状的血鹦鹉青黑色的体表光可鉴人,表面重重叠叠的妖族法箓不时闪过一抹嫣红的血光。血鹦鹉就好像传说中恶魔的眼珠,冷酷倨傲的俯瞰着大地。

    同样俯瞰着刚刚回归殷族城邦的狩猎队。

    以六架纯金属铸造的飞行法车为首,这些体积硕大,通体血光萦绕的法车在数十头暗夜冥血豹的拖拽下,慢悠悠的带起一道道烟尘掠过大地。在这六架法车的后面,长长的绳索上绑住了数以万计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少,他们正惊慌而狼狈的紧跟着法车快步行进着。

    在这些狼狈的平民四周,数以百计的殷族骑士驱动着妖族秘法蓄养的独角血兽,排列着整齐的队伍,警惕的审视着四周。而在这巨大的队伍最后方殿后的,是同样的十二架飞行法车。

    用高达百米的金属围墙环绕的殷族城邦入口处,宽达数百米的城门口一左一右矗立着两座高达里许的阶梯状金字塔。自上而下,金字塔共分九层,如今每一层金字塔上,都站着三五成群的殷族战士。

    那些地位较低的血奴战士,手持各色晶石激发的法器,身穿暗红色的全覆盖式作战甲胄,无比警惕的向四周张望着。而那些地位崇高的殷族族人,他们身穿血红色造型古朴而带着一丝诡秘妖异气息的长袍,双手抱在胸前,无比倨傲的扫视着那些在法车后狼狈奔命的男女老少。

    “难得的大丰收!”一个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的血袍少年站在一座金字塔的塔尖,‘嗤嗤’冷笑着眯着眼,锋利的目光不断的扫过人群中那些年龄和他相仿的少女稚嫩的面孔。他的瞳孔微微泛红,一缕邪力在他的眸子里流转,这让他隔着两三里的距离,依旧能清晰的辨识出人群中那些面容姣好的少女。

    “这个穿黑色风衣的,还有那个红色短裙的,收拾干净了,送我房间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个少年已经找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猎物,他无比欣喜的笑了起来。

    站在这少年身后的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阴邪而残忍的冷笑了几声,然后深深的鞠躬了下去。

    伴随着低沉的呼啸声,飞行法车缓缓的在城邦入口处降落。光滑洁净不见丝毫缝隙的车体上无声无息的划开了几扇门户,大群身穿暗红色甲胄的殷族战士从法车内走了出来,呵斥声谩骂声顿时不断响起。而那些被捆缚在法车后的人群也一阵混乱,呼儿唤女声、哭爹喊娘声不断响起。

    “所有人听好,都在这里列队!”

    “不许乱,不许乱!按照你们的家庭关系,在这里列队!”

    “你们这些卑贱的贱民,这是你们的福分到了!”

    “这是我们殷氏一族赐予你们的福分!不许乱,所有人列队!”

    “牢牢抓住你们的机会,谁敢乱动乱嚷,你们知道下场!”

    一个身穿破破烂烂的黑色长袍,浑身肮脏到了极点,面孔带着油光的枯瘦老人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他身上捆缚的绳索刚刚解开,他就挥动着一个巴掌大小的银色十字架,大声呼喊着从人群中冲了出来。

    “我的孩子们啊,不要相信这些恶魔的话!他们是嗜血的恶魔,他们在用甜蜜的剧毒的果实诱惑你们堕落!不要相信这些恶魔的话,你们将成为他们的食物,成为他们的祭品,你们永远不要相信他们!”

    数十米外的一名殷族战士带起一道狂风,一步跨过了数十米距离,直接来到了这衣衫褴褛的老人身边。他拔出一柄长有四尺有余,宽不过一指,其薄如纸的黑色长剑,毫不犹豫的刺进了老人的心口。锋利的长剑无声无息的透过了老人的身体,老人原本就无比枯瘦的身体骤然干瘪萎缩,体内的所有血液在短短一弹指内被长剑吸得干干净净。

    殷族战士抽回长剑,一把抢过了老人手上的银色十字架。将这枚纯银制成,通体古色斑斓的十字架在掌心掂量了一下,这殷族战士缓步走向了城邦入口的大门后一字儿排开的长桌。

    殷血歌正坐在一张长桌后,通体发冷的看着那老人倒在地上干瘪萎缩的尸体。老人的面孔正好看着殷血歌的方向,他茫然空洞的眼神中透着一股深深的绝望。殷血歌已经见过无数和老人一样枯萎、干瘪、绝望的面孔,但是他依旧感到浑身发冷,冷得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微微战栗起来。

    刚刚站在金字塔上寻找自己猎物的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殷血歌身后,看到殷血歌瑟瑟发抖的身躯,这明显比殷血歌高了一个头的少年摇了摇头,从身后的一名殷族族人的手上接过了一根拇指粗细的蟒皮鞭,没有任何先兆的狠狠一鞭子抽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

    剧烈的痛苦骤然袭来,殷血歌的面孔变得惨白一片,面孔肌肉扭曲了起来,让他稚嫩的小脸蛋看上去犹如恶鬼一样难看。用剧毒的‘三头蓝斑蟒’的蛇蜕支撑的蟒皮鞭,鞭体上密布着凸起的锋利鳞片,殷血歌身上的血色长袍被撕开了一大片,肩膀上更是被扯下了一条长有两尺的薄薄皮肉。

    鲜血顺着伤口冉冉流了出来,但是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后,流出伤口的血液又冉冉流淌了回去,很快就被血肉模糊的伤口重新吞噬。殷血歌的伤口在以一种让普通人诧异的速度愈合,三五个呼吸后,他被这一鞭子带走的血肉就已经重新生长了出来。

    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殷血歌强忍着脑子里的眩晕,忍受着刚刚那一鞭给自己带来的痛苦余韵,浑身僵硬的站了起来。死死的咬着牙,殷血歌慢慢的转过身,怨毒的目光带着无穷尽的森冷之意射向了那手持长鞭,还在手上把玩抚弄的少年。

    “殷血骄!”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里吐出了那少年的名字。

    殷血骄古怪的抿嘴一笑,他看了看殷血歌惨白的面孔,以及还在哆嗦的身体,很不屑的摇了摇头。竖起一根食指,狠狠的在殷血歌的胸口上戳了几下,殷血骄凑到殷血歌耳朵边,低声笑了起来:“贱种就是贱种,你在怜悯这些贱人?你天生就应该和这些贱人混在一起!”

    邪笑了几声,殷血骄挺直了身体,又是得意又是挑衅的向殷血歌勾了勾手指。

    “我刚刚看中了两个很不错的小妞,我等会就要回去好好的享受她们!”

    殷血歌的脸变得一片赤红,他的眸子深处隐隐有一抹血光荡漾了出来。

    殷血骄迅速的后退了两步,他身后几个身材高大的殷族族人迅速的挡在了两人中间,其中一名周身阴邪之气逼人的中年男子,更是一掌按在了殷血歌的肩膀上:“血歌少爷,还请你弄清你的身份,不要让我们为难啊!嘿!”

    那中年男子讥嘲的笑了一声,五指紧扣在殷血歌的肩膀上,捏得他的骨头‘咔咔’直响。

    “对啊,说的没错!要弄清楚你的身份!”殷血骄嬉皮笑脸的看着殷血歌,一抹深深的忌惮之意在他眸子里一闪而过,随后一股子故意做作的高傲油然而生:“你虽然挂着殷族的嫡子之名,但是你要明白,你只是一个咋种!”

    殷血歌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想要挣开那中年男子的控制,但是对方的实力比他强出了太多,他的身体在对方的控制下根本动弹不得。五指紧扣他的肩膀,令得肩胛骨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咔咔’声。

    轻佻的伸手拍了拍殷血歌的面孔,殷血骄得意洋洋的转身向城邦内行去。

    “好好的完成你的杂务,不然明天的课上可有得你受的。哎,苦命的贱种就是这样,我在享用那些娇嫩可爱的小血奴的时候,他只能在这里吃着沙子,帮那些贱人登记入册。”

    “哎呀,你们说,这会不会太惨了一些?今天狩猎队抓回来这么多血奴,总要忙上大半个晚上才能休息吧?那,岂不是他今天晚上修炼的时间又没有了?他不又要拉下一大截么?”

    一阵张狂而得意的笑声远远传来,殷血歌望着远去的殷血歌那骄狂的背影,眼珠里差点渗出血来。

    等得殷血骄去得远了,那死死抓住了殷血歌的中年男子这才放开手,皮笑肉不笑的向殷血歌嘿嘿了几声:“血歌少爷,这可不能怪我们无礼!上次您发狂,差点咬断了血慠少爷的脖子,我们也不能不防着一点,是不是?”

    面色古怪的向站在原地纹丝不动的殷血歌上下扫了一眼,中年男子用一种假惺惺的劝告语气说道:“您哪,还是得认清您的身份!您虽然挂着殷族嫡子的名字,但是您的身份嘛!哈哈,您何必和诸位少爷对着干呢?您乖乖的求个饶,向几位少爷跪下来磕个头,不就成了嘛?”

    ‘哈,哈哈,哈哈哈’!中年男子仰天狂笑了几声,然后无比傲慢的昂起头,双手慢慢的背在身后,一步三摇晃的走远了。他所过之处,那些全副武装的殷族战士纷纷行礼,越发衬托出了他嚣张跋扈的气焰。

    殷血歌站在原地,重重的喘息着。

    但是他的长桌突然被人重重的锤了一下,刚才出手杀死了那个枯瘦老人的殷族战士不耐烦的捶打起了桌面:“血歌少爷,还请您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麻烦您给我登记一下,我今天击杀光神教异端信徒一人,缴获异端法器一件,这可是两件功劳!”

    殷血歌呆愣了一下,然后他摸了摸刚刚受创的肩膀,缓缓的坐回了座位上。

    抬起头,收敛了全部血光的双眸冷漠无情的看着那殷族战士,殷血歌冷冰冰的说道:“姓名,编号,所属,立下的功劳。击杀光神教异端信徒一人,家族功绩点十点;下品异端法器一件,由炽炫明光银铸造而成,家族功绩点二十!”

    夕阳渐渐落下,一轮明月悄然出现。血鹦鹉已经完成了一次巡天旅途,再次慢悠悠的划过了天空。通体青黑散发出淡淡血光的血鹦鹉悄无声息的掠过月面,在银色的月光衬托下,血鹦鹉显得越发的邪诡狞恶。

    偶尔有一些殷族的族人抬起头,好奇的打量着这颗蕴藏了绝大毁灭力的巡天秘宝,在他们的视野中,无数道头发丝般细小的月光正不断的被血鹦鹉吞噬。一如殷族的这些族人一样,月光同样是血鹦鹉这件妖族秘宝的能量来源!

    在月光下,血鹦鹉拥有比白天强大百倍的毁灭力。

    就和殷族的这些族人一样,在月色下,在夜间,殷族的族人吐纳月光精华,他们无论是战斗力还是修炼的速度,都是白天的数倍甚至是数十倍。对于殷族的族人而言,月夜,尤其是这样的满月之夜,是无比珍贵的。任何一个满月之夜的修炼,都足以让殷族的稚子们提升一大截。

    年仅十一岁的殷血歌,他是正儿八经的殷族的稚子。在十八岁之前,满月之夜的月光精华,对殷血歌的重要性就和对殷族的其他任何一个稚子一般无二。

    笼罩了整个殷族城邦的血雾结界已经散开,露出了殷族城邦内重重叠叠的建筑。在那些高塔和高楼之巅,大群殷族的稚子分别占据了有利的地势,盘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吞噬着月光精华。

    殷血骄也同样在修炼,他孤身一人盘坐在一座高达三百米的高塔之巅,身边悬浮着数十颗拳头大小血色宝珠组成的阵法。在这座玄奥的阵法帮助下,大量的月光精华被吸纳了过来,环绕在殷血骄的身边,浓郁的月光精华甚至凝聚成了肉眼可见的雾气。

    玄妙奇异的先天太阴之气随着月光精华不断的注入殷血骄的身体,他俊美却带着一股子骄横戾气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随着太阴之气的洗练,他的**不断的变强,他的血气不断的旺盛,他的灵魂之力也变得越来越茁壮。

    但是在殷族城邦的入口处,一字儿排开了二十张长桌,每一张长桌后面都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血袍人。在他们的长桌前,排列着二十条长长的队伍,无数惊恐的男女老少哆哆嗦嗦的站在队列中,慢悠悠的向前行进着。

    二十张长桌后面,只有殷血歌一个稚子,也只有他一个人拥有殷族的嫡子身份!其他人全部是成年人,而且都是殷族的外务执事。只有殷血歌一个稚子,而且在家族中还没有任何的职司。

    他只是在这个月圆之夜,临时被‘借调’过来,帮助‘人手不足’的殷族‘外务殿’登记今天刚刚被抓捕回来的血奴而已。不凑巧的就是,今天抓来的血奴人数特别多,而外务殿的执事们人数相比平日又格外的少,所以不耗费一个晚上,是没办法完成登记入册的任务的。

    一本厚厚的黑色名录摆放在殷血歌的面前,他手持一支纤细的毛笔,用血色墨迹在名录上飞快的抄录着面前那些新血奴的名字、身份、亲眷关系等等。

    殷血歌写得飞快,他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登录这些血奴的资料。但是和以往无数个月圆之夜一样,今天抓来的血奴人数特别多,任凭殷血歌的手腕都写得麻木了,他的面前依旧有着一条长长的队伍。

    刚刚在殷血歌这里完成了资料登录,一个容颜憔悴的少女就被好几个殷族战士粗暴的拉拽进了城门旁的一个小门内。少女的衣衫被扒得干干净净,冰冷刺骨的高压水流冲洗着她的身体,白色的消毒药粉从高空倾泻而下,刺激性的药粉让少女双眼剧痛,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尖叫声。

    宛如屠宰场的牲口一样,这些完成了登录的血奴在完成了身体的消毒之后,一人得到了一条白色的粗布长袍,然后就列队向着深邃、幽暗的殷族城邦内部行去。

    殷血歌倾听着那少女尖锐的痛呼声,他抬起头,看了看已经逐渐偏向了西方的那一轮圆月,再看看前方那依旧绵长的队伍,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少年,但是殷血歌的叹息声中,却充斥着一股抹不去的沧桑和悲凉。但是如果有人在一旁仔细观察的话,他们会看到,在殷血歌的眸子里,有一股宛如炽热熔岩的血光一闪而过。

    殷血歌的左手藏在袖子里,蜷缩在长桌的下方。他的左手紧紧握成拳,白皙的皮肤下,青色的血管和经络一条条的凸起,他的心中,已经恨到了极点。

    第一缕晨曦即将到来之前,殷族城邦的血雾结界再次无声的弥漫开。

    一名殷族的外务总管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殷血歌身边,看着忙碌了一晚上的殷血歌,这名带着恶意笑容的外务总管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的肩膀。

    “血歌少爷,累了吧?赶快去洗刷一下,您待会还要去听长老们授课呢!”

    嘴角轻轻一挑,带着十足的恶意,这外务总管轻佻的说道:“您忙活了一晚上,这两点家族功绩点,是少不了您的!您还是赶紧去听课,千万别迟到了!”

    “对了,昨儿个血骄少爷、血慠少爷他们据说都有了突破,所以长老们今天的授课,据说是对战课呢!”

    殷血歌的手骤然一僵,眸子里再次充斥着疯狂的血色。

    新书发布,请大家先收藏本书,点击将本书收入书架之后,再投推荐票!猪头深深鞠躬致谢!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