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三章 重创
    殷族,这是一个不容于东方修炼界,同时也被西方黑暗势力忌惮、排挤却无可奈何的家族。

    殷族的始祖殷天绝,在末法时代还未降临时,在东方修炼界还是仙佛满天,在西方世界的神灵和恶魔依旧在持续无穷无尽的神魔战争的时候,殷天绝只是一个东方修炼界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不起眼到,他那时候在东方的地位,甚至比现在殷血歌在殷族的地位还要尴尬,还要不堪。

    但是末法时代降临,东方世界灵脉崩毁,天人之路断绝;西方世界神魔无踪,曾经的神山和魔渊也随之彻底关闭。殷天绝以不可思议的勇气,孤注一掷的带领殷家一众元老远渡重洋奇袭西方世界血妖一族的圣殿,从中掠夺了血妖圣血,将自己转化为血妖之躯!

    而所谓的血妖,传说中是某位强大的东方妖魔和西方一只蝙蝠妖的混血产物!这等异类不被天地承认,颠倒阴阳属性,死后不入轮回,不容于五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怪物。在西方世界,他们干脆就被称之为‘吸血鬼’,是一种残酷而恐怖的生物!

    但是末法时代降临,天地之间灵气消散,那些正统的修炼者都随着寿命耗尽化为飞灰,殷天绝却凭借着血妖一族吞噬人类精血的邪恶本能,让他和一众殷家元老从末法时代的灾劫中幸存了下来!

    所以殷族所有的族人,都是血妖!

    他们以鲜血为食,依靠鲜血强化自己的身体,依托鲜血中的阳刚生命力化解来自月光精华中的阴寒之气,再以奇特的秘法让自己变得越来越强大!

    殷族的稚子,他们的实力甚至比不上普通人类中的强者,任何一个合格的人类士兵,都能轻松的击杀数倍数量的殷族稚子。但是一旦殷族的稚子吸收了足够的血液,获取了足够的月光精华,在体内积蓄了足够的进化后的血液,他们就能进化为正式的‘战士’!

    强大的,超出正常人想象的‘战士’!

    殷族的所有力量都来自于他们的血液。他们依托血液而生,他们也力量也藏在自己的血液中。

    普通稚子的血液比起常人的血液色泽要浅一些,他们的血液色泽是一种瑰丽的浅粉红色。

    这样的血液中蕴藏的力量极其微弱,甚至比起普通人类的力量还要弱小得多。但是随着稚子们不断的吞噬外来的血液精华,同时不断的吸收月光中的隐含能量,他们的实力会逐渐增加。

    随着实力的不断增强,他们的色泽颜色会逐渐的加深,鲜血的粘稠度也会不断的增加,能量也会在血液中不断的聚合凝练。当他们体内顺利的凝结出了第一滴青色血液,就代表着他们的实力已经突破了稚子,晋升为了一位强大的‘星’战士!

    这滴与众不同的血滴,就是殷族正规战士和稚子的最大差别!

    虽然只是一滴血,但是这一滴血中蕴藏了庞大的血液精华,蕴藏了强大的月光力量,是一名殷族战士体内所有力量的聚合体!随着这种被称之为‘血妖精血’的血液数量不断的增加,这些殷族战士的实力也就不断的增强!

    殷血骄在昨夜的月圆之夜顺利突破,就是他体内终于凝结出了这样的血妖精血,从一介普通的弱小的稚子,突破成了一个正式的殷族战士!

    按照殷族的族规,任何一个刚刚突破的战士,都要在稚子殿内进行一段时间的继续修炼,不断的和其他的没有突破的稚子进行战斗!一个,让这些刚突破的战士淬炼体内的力量,二则是让那些没有突破的战士,领教一下真正的战士拥有什么样的实力!

    稚子殿内,十二团人头大小的血炎悬浮在空中,释放出温和的血光照亮了大殿内的一切。

    每一团血炎内都有一枚拳头大小的妖族法箓浮现,这些妖族法箓拥有神奇的力量,笼罩大殿的血光,让殷族的稚子们拥有了强大的自愈能力。哪怕在实战课的时候被打断了筋骨和手脚,只要沐浴在血光下,借助刚才那一碗血液精华的帮助,他们的伤势都会很快的痊愈。

    一百名稚子分成了两列,分别站在了稚子殿的两侧,留出了正中一个长宽百米的空间。

    殷极影皮笑肉不笑的站在两列队伍的正中,他向趾高气扬的殷血骄望了一眼,然后笑着点了点头。

    “既然血骄已经突破,按照家族稚子殿的规矩,新突破的稚子,会留在稚子殿中潜修三个月。一个是熟悉他们暴涨的力量,二个呢,就是让他们对还没有突破的稚子进行实战指教,让你们明悟一个真正战士的力量,为你们指明前进的道路!”

    背着双手,来回走了几步,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以昭示自己在稚子殿的权威,殷极影这才继续说道:“所以,今天的实战课程,就是你们轮番和血骄交手。你们谁愿意主动一点,第一个接受指点?”

    稚子们都没吭声,他们的脸色变得很诡异,几乎是同时扭头看向了殷血歌。他们知道,第一个接受指点的人,肯定会是殷血歌!所有人都知道,殷血骄知道,殷极影更是心知肚明!

    殷血歌的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些恶意满满的稚子们,他同样知道会是这样,殷血骄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当着众多人的面,合情合理的肆意殴打自己、折辱自己,挽回他和他的兄弟们过去损失的颜面的机会!

    “只不过,不后悔!我也不害怕!”殷血歌握紧了拳头,缓缓的走出了队列。

    要来的事情终归要来,他不可能避开这一战!

    当殷血歌记事时起,他就知道,在这个到处充斥着恶意的殷族城邦内,想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胆怯没有用,没人会帮助他!

    屈服没有用,没人会放过他!

    哭泣没有用,没人会同情他!

    作为殷族有史以来的最大耻辱,所有殷族长辈的眼中钉、肉中刺,作为一个‘质子’一般的存在,殷血歌从小就知道,不管谁想要对付他,他只能握紧了拳头,狠狠的砸回去!

    如果拳头不管用,就用脚,用牙齿,要指甲,或者干脆用他的命去拼命!

    殷血歌的心跳很快,他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他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一片!

    换了其他人,或许会误会殷血歌在害怕,在恐惧!但是稚子殿内的这些人可不会这么想。当那些稚子们看到殷血歌如此模样,他们几乎是同时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包括刚刚在昨夜得到了突破,从一个殷族稚子突破到殷族星战士的殷血骄。

    殷极影皱起了眉头,他不满的瞪了殷血骄一眼,然后重重的喝出了殷血骄的名字。

    殷血骄身体微微一哆嗦,他突然回过神来,恼羞成怒的他面孔变得赤红一片,他低声怒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大踏步的向着殷血歌走了过去,大声的呵斥起来。

    “殷血歌!你想要第一个向我挑战?很好,你很有种!我佩服你的勇气!”

    “那么,我很乐意让你见识一下,一个真正的殷族战士拥有多强的力量!”

    “你这个该死的野种,你这个侮辱了整个殷族的贱种,我要让你明白,你只是一个卑贱的杂碎,你根本配不上殷族高贵的姓氏,你根本就不配你现在的名字!”

    站在一旁的殷极影一个闪身掠出了老远,干巴巴的哼哼了一声。

    “那么,第一场实战,殷血骄对殷血歌!一切基于实战,双方不许留手!”

    殷血歌面无表情的微微弯下腰,他的手在腰带上一抽,一柄长有三尺,不过一指宽的黑色软剑就握在了手中。有条不紊的呼吸着,殷血歌血液中蕴藏的阴寒力量迅速弥漫全身,他的气息变得若有若无,他感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

    “殷血骄,让我看看,成为了正式战士的你,到底有多强!”

    “我是一个野种,我是你们嘴里的贱种,但是我一次次打得你们头破血流!我想要看看,你们这些自诩为高贵的殷族嫡子,你们又比我强多少?”

    “哪怕你们突破到了星战士,你们又能比我强多少?”

    看到殷血歌突然拔出了稚子殿配发的制式软剑,殷血骄‘咯咯’笑了起来。他俊美而狠戾的脸剧烈的抽搐着,他怨毒的看着殷血歌,双手在腰间一划,同样一柄软剑紧握在了手中。

    “殷血歌!殷血歌!!殷血歌!!!”

    连续大吼了三声殷血歌的名字,殷血骄的身体突然带起三条残影向殷血歌扑去。

    “你这个贱种,你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殷血骄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在他的心脏内,悬浮着一滴拇指大小散发出淡淡青色光芒的精血。这一滴精血仅仅一滴,却蕴藏了殷血骄全身大半的力量。这一滴精血,就是殷血骄突破到星战士的象征!

    淡青色的精血和体内普通的血液发生着奇妙的能量交流,有一丝丝淡青色的力量随着普通的血液不断流向殷血骄的全身,时刻在强化着殷血骄的**,强化着他的五感。殷血骄向前猛冲的时候,他本能的察觉到他的速度比平日里快了一倍有余,他浑身力量也强了不少。

    殷血歌只觉眼前一黑,他甚至还没看清殷血骄的身影,剧痛就从他的右肩传来。

    殷血骄的软剑刺穿了殷血歌的肩膀,一道血箭狂喷而出。不等殷血歌痛呼出声,殷血骄已经拔剑向后急退,但是在退后的同时,他一脚飞起踹在了殷血歌的下巴上。殷血歌闷哼一声,他的脑袋向后一仰,瘦削的身体宛如风中的落叶一样飞起,远远的飞出了十几米远。

    一声闷响,后背剧痛,五脏六腑都剧烈的震荡了一下。殷血歌眼前一阵昏黑,他茫然的张大了嘴,下巴受到重击,他的牙齿咬破了自己的舌头,如今满嘴都是一股子血腥味!

    艰难的吞下了嘴里的血水,殷血歌摇晃了一下脑袋,突然苦笑了起来。

    自己的血,比起那些血奴的血来说,似乎更加醇美一些!当然,这也是理所当然的,那些血奴的血浆中混杂了太多的药草,那味道自然不如新鲜的血液来得鲜美!

    空气中再次响起了沉闷的破风声,殷血歌还没从地上爬起来,殷血骄已经再次冲到了他的面前,一脚揣在了他小腹上,将他远远的踹飞了出去。随后破风声急速远去,殷血骄已经再次用最快的速度远离。

    这是殷族的战士特有的作战技巧!血妖一族的速度极快,但是相对于他们惊人的速度和敏锐的反应力,他们的力量和身体强度并不出众。所以血族的战士更擅长游记,或者远距离的法术攻击。

    殷血歌再次被重击轰飞,小腹受到重击的他蜷缩在地上,一口血已经涌到了嗓子眼里,但是被殷血歌强行咽了下去。嘴里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郁了,刚刚服下的那一碗血液精华此刻正在殷血歌的体内发挥作用,不断的滋养他的身体,让他恢复一点力气。

    十二团血炎中的妖族法箓散发出温暖的血光,殷血歌的伤势在迅速好转。

    但是不等殷血歌完全回复,殷血骄已经再次冲了过来。他花俏的卖弄着自己的速度,带起了几条残影绕着躺在地上的殷血歌转了十几圈,手中软剑一挑,无声无息的在殷血歌身上留下了十几条深可见骨的伤口。

    鲜血顺着殷血歌的伤口流出,但是殷血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族特殊的体质让他伤口流出的鲜血迅速的流回。在体内血液精华和血炎的双重作用下,殷血歌的伤势在急速的恢复中。

    殷极影的声音悠悠响起。

    “大家看清楚了,血骄的作战方式,是我们殷族战士在没有掌握强大的‘血术’前最有效的战术!”

    “一击不中,扬长千里之外,绝不与敌死战!”

    “一击得中,顺势疯狂攻击,与敌不死不休!”

    以躺在地上的殷血歌为圆心,殷血骄一边尖锐的笑着,一边快速的狂奔着。他带起残影,绕着殷血歌绕着圈子,不时的逼近殷血歌,在他身上留下一道道凄厉的伤口。

    “看,血骄选择的攻击点!”

    “碰到强敌,没有足够的力量一击必杀的时候,选择对方的关节要害进行攻击,然后用我们的速度拖垮敌人,耗死敌人!这是家族的低阶战士在战斗时的最好选择!”

    “精妙的一剑,你们看,殷血歌的脚踝筋腱被切开,这是非常精准的一剑!普通敌人受到这样的伤害,他们已经不可能跟上你们的速度!所以这是非常关键的一剑,奠定胜利基础的一剑!”

    站在两旁的稚子们瞪大了眼,一边听着殷极影的介绍,一边欣赏着殷血骄对殷血歌造成的残酷伤势。

    稚子殿的实战课,也有着严苛的禁律。虽然一切都是从实战出发,但是不允许攻击殷族人真正的致命要害——心脏!所以殷血骄没有对殷血歌致命一击,他只是不断的在殷血歌身上留下一条又一条残酷的伤口,让殷血歌感受无穷无尽的痛苦。

    稚子们在欣赏殷血骄对殷血歌的酷刑,殷极影慢条斯理的分析着殷血骄的每一次攻击,评定他的攻击是有的放矢还是纯粹浪费力气。

    没人关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殷血歌,没人关心浑身是血紧闭双眼的殷血歌。所有人都在赞叹殷血骄的实力,一个刚刚突破的星战士和一个普通的稚子,他们当中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唯独殷血歌自己没有放弃,他紧握着剑柄,任凭殷血骄将他踹得满地乱滚,任凭身上不断多出一条又一条惨厉的伤口,在血光的庇护下,这些伤势并不算什么。他依旧有一战之力,或者说,他依旧保持着一击之力!

    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臂上,殷血歌全身压在了自己的右手上,哪怕左手和两条腿被一次次的切开了重要的关节筋腱,但是他的右臂依旧保持完好,依旧有着极强的力量。

    刚开战时被洞穿的右肩,已经在血炎的治疗下恢复,此刻殷血歌的右臂保持着完全的战力!

    殷血骄气喘吁吁的往来狂奔着,一次次的带给殷血歌惨重的伤害。

    “这是为了你上次咬开了血慠的脖子!”

    “这是为了你上次扭断了我的胳膊!”

    “这是为了你上次打掉了血幽、血忇的牙齿!”

    “这是为了你上次杀了我的血仆。”

    “你这个该死的贱种,这么多年,我们这么多兄弟都没能打趴下你,你怎么就不死呢?”

    气喘吁吁中,殷血骄没注意到他心脏中那一滴青色的精血已经变得越来越黯淡,他刚刚突破到星战士,他的实力比起普通的稚子强了不少,但是也并没有强到无懈可击的程度。

    终于,在又一剑刺进了殷血歌的左胸,在他的胸膛上传出了一个透明窟窿的时候,殷血骄青色精血上的光芒骤然全灭,他的身体突然一软,一个踉跄直接摔倒在地——他的力量,耗尽了!

    殷血歌暴起!他一个翻身,蓄势已久的右手狠狠的向着殷血骄挥了过去,手上软剑骤然弹出。

    伴随着一声惨厉的嚎叫,伴随着殷极影的怒吼声,殷血歌手中软剑宛如一条疯狂的毒蛇划过殷血骄的脖子,将他的半个脖子干净利落的切开。

    大片鲜血喷洒了出来,这间大殿外突然传来一声疯狂的怒吼。

    “孽障!你找死!”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大家有票子,多多砸下来吧!

    先收藏进书架再砸票,新书需要大家的爱护呵!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