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七章 人类城邦
    不知道那千百年前,天地间法则消散,灵脉崩解,东方的满天神佛销声匿迹,西方的神灵魔鬼也是无影无形。当时世况,就被称之为末法时代。

    也就是不足百年之前,世间突然大变。

    天地法则重新凝聚,天地间灵气从不知名处逐渐扩溢散开。这大地、海洋逐渐深厚宽广,山川丘陵也渐深渐高。东西方修炼界蠢蠢欲动,诸如殷族这样的隐世大家堂而皇之建立了自家城邦,圈养血奴,积蓄力量,图谋大举。

    而天地灵气的恢复,对那些凡人而言,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曾经的修炼者和各色妖魔鬼怪之类纷纷重现人间,这且不提,对凡人最大的冲击,反而是曾经的野兽、毒虫等类。这些野兽飞禽、爬虫蝼蚁之类,稍微接触天地灵气,立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普通野兽返祖成了妖兽,飞禽返古成了妖禽,各种稀奇古怪的毒虫之类层出不穷,短短几年间,凡人遭劫,大量凡人被那些逐渐繁衍壮大的妖兽妖禽扑食,成了野兽腹中之物。

    所以在殷家建立城邦的同时,那些凡人当中也有卓越不群者,他们聚集了无数凡人,凭借凡人之力,同样建立起了规模庞大的城邦。他们借助凡人制造的各种大威力武器聚众自保,哪怕是殷族这样的血妖家族,对一些规模庞大的城邦也大感棘手。

    如今殷族城邦所在的地区,在数十年前的欧洲大陆,属于曾经的德国境内。而大柏林城邦,则是如今有数的凡人超级城邦群之一。大柏林城邦聚众数亿,占地面积广大,城邦内藏龙卧虎,各种妖魔猎人层出不穷,普通殷族强者都不敢轻易靠近。

    默默的回想着大柏林城邦的那些资料,殷血歌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他想到了一个多月前,被殷族的战士当着他的面击杀的那个光神教的信徒。那个衣衫褴褛的苦手老人,他并没有任何的力量!但是光神教,那是如今凡人城邦内抵抗殷族为代表的黑暗力量的领袖之一。光神教的教众中,不乏可以和殷族元老们对抗的强者。

    那些真正拥有大能力的光神教强者,大多数驻守在城邦内镇压一方。一如殷族战士称呼光神教的信徒为异端,那些光神教的信徒们也将殷族为首的血妖家族的成员们当做异端,他们一旦抓住血妖家族的成员,会很乐意将他们暴露在正午的阳光下,将他们晒成一片飞灰。

    以殷血歌的实力,他跑去大柏林城邦附近转悠,一旦被那些光神教的强者发现,就连一具全尸都不会留下。

    “侦查,大柏林城邦?”紧紧的握着手上的任务签,殷血歌咬着牙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外务殿执事。

    那外务殿执事似笑非笑的看着殷血歌,然后故作惊讶的叹了一口气:“这个任务,是这次所有的任务中最困难的一个,怎么就让血歌少爷您给抽中了?”

    摇摇头,这外务执事向着四周看热闹的稚子们扫了一眼:“或者,血歌少爷您和他们交换一下?”

    那些稚子轰然四散,纷纷用最快的速度远离殷血歌!

    和殷血歌交换任务?谁换了谁就是傻子!他们抽到的任务不过是去观摩一下如何抓捕血奴,如何狩猎妖兽,或者干脆就是在殷族城邦方圆百里内巡视一番。殷血歌的斥候任务,可是要混入大柏林城邦,从大柏林城邦的殷族奸细手上接取最近数月的情报才算完成!

    这种九死一生,或者对稚子们而言十死无生的任务,哪个傻子才会和殷血歌交换?

    见得四周稚子飞散,这执事拎着一个空篓子,无奈的摊开手笑了起来:“血歌少爷,这就没办法了。外务殿的规矩放在这里,您抽到了这签,您就得去执行这任务才成!这可,没得商量的!”

    站在外务殿台阶上的殷极焰冷然向殷血歌这边望了一眼,他好似这才认出了殷血歌,不紧不慢的笑了几声。

    “血歌,听说你这几天得了内务殿不少赏赐?寻常稚子,哪有你这么好的待遇?得了家族的好处,你就得为家族效力才是!如果人人都畏难退缩,我殷氏一族,还有发展的余地么?”

    甩了甩袖子,殷极焰淡然道:“去赏功殿,拿了你的功绩点兑换一些用得上的东西,趁早出发吧!你这任务说容易,的确是不容易;但是真要说难,也不难。无非是潜入大柏林城邦,找到我殷氏一族的耳目取回这些日子的情报,莫非真有多难不成?”

    殷血歌望了一眼殷极焰的背影,然后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木已成舟,无法可想!殷氏一族的规矩放在那里,类似这样的历练见识的任务,如果有稚子畏难不上,那么后果是很严重的。轻则被酷刑惩罚,重则就是被贬入罪营,充当冲锋陷阵的炮灰。这两样,都不是殷血歌愿意承受的。

    两个身穿淡红色甲胄的殷族战士缓步走到了殷血歌身边,他们同时向殷血歌抱拳行了一礼。

    “血歌少爷,我们是殷九九三七、殷九九三八,此次由我们护卫少爷您完成历练任务!”

    一名战士沉声说道:“还请少爷尽快准备,我们这就要趁着天色未亮,赶紧出发了。不然等得天亮,又要耽搁一个白天的功夫,耽搁了少爷您的历练,对少爷最终的评分却也不利。”

    看着这两个被指派给自己充当护卫的家族低阶战士,殷血歌无奈的笑了起来。

    “还请两位稍等,我去赏功殿兑换一些用得上的东西,就出发吧!”

    顿了顿,殷血歌问道:“斥候任务,应有的一切装备,都已经妥当了?”

    不知道是九九三七还是九九三八的殷族战士笑了笑:“还请少爷放心,所有装备,都准备妥当了!”

    殷血歌点了点头,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大步向着赏功殿的方向走去。刚刚内务殿给了他五百功绩点,这些功绩点也兑换不了什么真正的好东西,他干脆就兑换了十瓶百药精华合炼的精血药剂随身携带,然后换上了一套普通人的服侍,将软剑藏在了身上,就这样出发了。

    月光洒在殷血歌瘦削矮小的身体上,他一左一右跟着两位护卫的家族战士,搭乘一辆飞行法车,快速的掠过大地向着大柏林城邦的方向行去。

    在殷族城邦的城门处,殷极焐背着双手,站在城门左侧的金字塔内,透过一扇门户远远望着殷血歌乘坐的法车。过了许久许久,殷极焐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赞许的拍了拍双手。

    “血骄倒也有了点长进,知道用蛮力对付这野种,实在是不合算。血骄我子,无上美玉,那野种不过是地里的一块土疙瘩,血骄用美玉之质和一块土疙瘩硬碰,岂不是辱没了自己的身价?”

    “这样也好,让这野种就这么死在那些神教信徒的手上,这样也好。”

    “帮血骄把所有的痕迹都抹平吧,这就是一次正常不过的家族任务。”

    殷极焐背后的一片黑影中,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声,然后一道清风吹过,那一片黑影也随着清风消失得无影无踪。站在殷极焐身边的红发壮汉乌尔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压低了声音小心的问了起来。

    “老爷的意思是,得把那些内务殿、外务殿的执事都灭口了?”

    殷极焐洒然一笑,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

    “倒也算不上灭口。血骄我儿这次吃了大苦头,正好挑选几个犯了错的族人,抽取他们本命精血,让血骄逐次吞噬消化。还有一个多月,能够让血骄尽可能的成长为接近月战士的实力吧!这次的家族演武大典,他再也不能败了!”

    纯金属铸造的飞行法车内空间极大,长有十几米宽达数米的飞行法车内足以容纳近百人,但是此刻这架法车内空荡荡的,只有殷血歌和他的两个护卫战士乘坐。

    法车在离地数尺的高度快速掠空而行,殷血歌觉得气闷,他用力的在身边的法车内壁上按了一手,一块长宽两尺的金属窗板无声的滑开,露出了一个晶石遮挡的透明窗口。

    窗外是一片的雄山峻岭,浓密的丛林覆盖着山岭,法车正在两山所夹的一条深谷内飞行。两侧山崖上密密麻麻的攀附着无数的藤萝,有数百株数抱粗细的大树顽强的生长在山崖上。

    远处的山岭上也尽是参天大树,一些山巅上的大树足足有两三百米高。透过法车上的法阵,可以听到远处山林中传来的低沉而穿透力极强的兽咆声。殷血歌开窗向外眺望的时候,百多里外的一片山林中,突然有一头通体赤红的三头妖禽腾空而起,带着一股恶风垂直的冲上了天空。

    隔着百多里的距离,这头妖禽的体积看上去依旧比殷血歌乘坐的法车大了一圈。狰狞凶狠的妖禽大声尖叫着冲天而起,身后带起了一道道羊角旋风,这等猛恶的声势让殷血歌浑身一阵阵的发冷。

    如斯强大的妖禽,殷血歌无法想象他到底有多强的力量。

    “那是三头地狱龙鹰,是殷族豢养的战禽!”坐在殷血歌身边的殷族战士用无比羡慕的语气解说着这妖禽的来历:“只有殷族的嫡系族人,突破了星、月、夜三重战士,拥有了正式的血妖封爵实力后,才有资格驾驭三头地狱龙鹰作战!”

    殷血歌哑然,百滴血妖精血以下,才是星战士。千滴精血以下,才是月战士。万滴精血以下,才是夜战士。一名夜战士的绝对战力,起码是一名星战士的十倍以上。而拥有了万滴精血之后,将全身血液都转化为血妖精血,才能获取最基本的‘男爵’封号!

    那样凶猛强大的妖禽,只有男爵才拥有最基本的驾驭资格!

    殷血歌不由得悠然神往,如果他能够拥有男爵的实力,或许他就能离开这个满地恶意的殷族,离开那些对他恶意满满的‘亲族’,拥有自己的一方天空吧?或许,他就能开辟一个新的人生!

    下意识的触摸了一下胸前悬挂的玉蝉,殷血歌对自己的未来,突然充满了憧憬。

    法车在山岭之间急速前行,等得月上中天的时候,法车终于离开了山岭,来到了一片广袤的平原上。殷血歌生平还是第一次离开殷族城邦所在的山岭,第一次见到山外的世界,猛不丁的见到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他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肥沃的黑土地上,是和常人脖子一般等高的长草。夜风吹卷过来,无边无际的长草宛如水波一样起伏,更发出‘哗哗’声响。殷血歌扒在窗上向外眺望的时候,就看到数百头形如恶狼,头生独角,脚下踏着一片黑色烟云的妖兽趁着狂风掠过长草,一溜烟的向远处掠去。

    殷族的飞行法车体表一阵法箓闪烁,拉车的十几头暗夜冥血豹发出低沉的兽咆声,震慑四周的野兽和妖兽,逼得他们远远逃开不敢靠近半步。

    和普通野生妖兽不同,殷族蓄养的暗夜冥血豹以血妖秘法祭炼,介乎于半生半死之间,周身戾气冲天,比起寻常妖兽更多了一份凶残和狠戾。所以只要暗夜冥血豹出现,寻常妖兽望风而遁,一如那一群独角妖狼一般。

    有着这一群暗夜冥血豹开路,飞行法车一路上顺风顺水的跨越了数百里的草原,越过了两条大河之后,前方突然一片灯火通明。无数道粗大的光柱扫射四周,借着光柱的照耀,可以看到前方一望无际的田野,各色农作物正在田野中随风起伏。

    飞行法车就在这里停了下来,藏在了一片茂密的丛林中。驾驭法车的殷族血咒师拉开了法车中的隔离舱板,面无表情的向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比划了一个手势。

    早就已经更换上了普通人衣物的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向那血咒师欠身行了一礼,迅速拉开车门行了出去。那血咒师望了一眼殷血歌的背影,不紧不慢的冷哼了一声:“三天后,这个时间,这个地方,我们来接应你们。血歌少爷,一路保重!”

    殷血歌的脚步一缓,他回头向那血咒师望了一眼,然后一言不发的快步走出了丛林,顺着田野间的小道向前快步行去。两个殷族战士紧随殷血歌,警惕的左右分开,相互之间隔开了数十米的距离,不时的越过殷血歌上前查探情况。

    飞行法车无声无息的浮起,十几头暗夜冥血豹发出低沉的咆哮声,转身拉着法车快速顺着来时的道路离开。

    黑夜是血妖一族的世界。

    在黑夜的掩护下,殷血歌和两个殷族战士感到了十足的安全。他们避开那些四处乱扫的光柱,避开了田野中一些小型人类聚居点的建筑,用最快的速度向前行进着。

    夜风吹拂着他们的身体,他们奔走的时候步伐无声,宛如夜晚的精灵一样掠过大地。比起普通人,殷血歌他们前进的速度起码是他们的十倍以上,当东方天际出现一丝鱼肚白的时候,三人已经来到了一座雄伟的城邦外围。

    大柏林城邦就这么出现在殷血歌面前。

    宛如一头恒古巨兽,大柏林城邦的金属城墙矗立在大地上,高有百米的城墙上灯火通明,城墙上更镶嵌了无数的巨型灯盏,一道道雪亮的光柱不断的四处扫射。

    一头夜行的野兽突兀的被一根光柱笼罩,就听得城墙上一声巨响,一道红光激射而下,那头野兽所在的位置剧烈的爆炸开,原地出现了一个直径几米的硕大窟窿,一丝丝带着刺鼻硝烟味的气息迅速随着夜风向四周扩散。至于那头倒霉的野兽,他连一根毛都没留下。

    殷血歌第一次见到这种武器,他震惊的看着那个两百多米外的硕大弹坑,两只耳朵被巨大的爆炸声震得‘嗡嗡’作响,脑子都有点被震糊涂了。

    城墙上响起了高亢的吼叫声,两架仅能容纳两三人的小型飞车从城墙上一跃而下,伴随着轻微的翁鸣声迅速向着那个弹坑飞了过去。

    殷血歌还没来得及观望大柏林城邦外墙的全貌,两个殷族战士已经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用最快的速度跳进了身边的一条恶臭扑鼻的壕沟中。踩踏着齐腰深的污水,两个殷族战士拖拽着被污水淹没到了胸部的殷血歌,小心翼翼的蹑足前行。

    殷血歌差点没吐了出来!

    血妖一族的五感比凡人敏锐百倍,他们甚至能够闻到数十里外一滴新鲜血液的味道。殷血歌浸泡在这恶臭的污水中,他的鼻子一阵阵的剧烈抽搐,五脏六腑激烈的扭曲着,如果不是他强行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他早就一口吐了出来。

    宛如行走在地狱中,殷血歌都不知道身边的两个护卫战士是怎么带着他通过了一条漫长的下水道,如何避开了下水道中各色各样的监视机关和陷阱,最终潜入大柏林城邦的。

    反正他回复意识的时候,他们已经从一个下水道的井盖口钻了出来。

    这是一条深邃而漆黑的小巷子,两侧都是高耸入云的大楼。夜风卷着几张破旧的纸张从殷血歌的脚边掠过,十几条野狗夹着尾巴,仓皇的从巷子口窜了过去。

    在小巷的深处,传来了好闻的新鲜血液的味道,更有男人的惨呼声和女人的呻吟声远远传来。

    一名殷族战士低声的笑了:“血歌少爷,欢迎进入凡人的领地!这里就是大柏林城邦!”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