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十五章 救援(下)
    被枷锁捆得动弹不得的殷血歌躺在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好容易才从那剧痛中恢复过来。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一点点青色光晕顺着血液流转全身,那些粉碎的骨骼、扭曲的神经和血管都迅速的恢复,他很快就恢复了体力。

    用力挣扎了一下身体,殷血歌无奈的发现,身上的这一套枷锁和镣铐起码有三五百斤重。而且这些刑具上都密密麻麻的铭刻了无数的禁锢符文,他全身力量都被禁锢了,他勉强可以直起身体坐在地上,但是想要站起来行走都极其困难。

    对面传来了乌木有气无力的嚎叫声:“喂,小蝙蝠,没死吧?和乌木大人说几句话嘛!你想知道你母亲的消息么?啊哈,你母亲殷凰舞,那可是个非常变态的女人啊!”

    “当年乌木大人差点被她砍掉了尾巴!有二十几年不见她了,想不到她连娃娃都有了?”

    “闭嘴!”低沉而粗暴的呵斥声响起,乌木为了和殷血歌说话,将他的狗鼻子又伸出了气窗外。一个身穿重甲的护卫突兀的冲了过来,用金属盾牌狠狠的拍在了乌木的鼻子上。可怜鼻子是乌木身上最脆弱的部位,这一击打得乌木鼻血飞溅,痛得他嘶声惨嚎,抱着鼻子在囚室中乱跳乱窜,再也无力呱噪。

    殷血歌‘呵呵’的笑了几声,他幸灾乐祸的大叫了起来:“乌木,你不应该是狼人统领,你应该是一只乌鸦!”

    “乌,乌鸦?”虽然鼻子痛彻心扉,正在不断流鼻血,但是乌木依旧放声的咆哮起来:“我可是伟大的乌木大人,我是伟大的银狼统领乌木!你可以侮辱我的种族,但是不能侮辱伟大的乌木大人自己!”

    ‘嗤嗤’的雷鸣声不绝于耳,一名护卫悍然发动了乌木囚室中的禁制。大呼小叫的乌木被雷劈得‘嗷嗷’乱叫,浑身毛都笔直竖起的他吐了一口浓烟,今天遭受了好几次重创的他终于耗尽了精力,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殷血歌的笑容一敛,他面色阴郁的坐在地上,低着头盘算着逃离的可能。

    血狱门外,姜入圣和三位大执政官相互谦让着坐上了一辆装饰华美的小型飞车。在数十架飞车的簇拥下,这辆通体流金逸彩的华丽飞车划出一道华丽的光流,迅速向着大柏林城邦的执政府飞去。

    三位大执政官也好,那些血狱的护卫也好,他们都没注意到,刚才姜入圣所站的地方,一枚近乎透明的青色铜钱轻盈的飞起,一对儿精致的羽翼从铜钱的两侧张开,羽翼拍打了几下,这枚小小的铜钱划出一道青色流光,迅速的向着大柏林城邦的市区某处飞去。

    大柏林城邦执政府内,城邦的十二名大执政官已经全部到齐。他们开启了执政府最隐秘的小会议室,姜入圣在会议室内,向他们说出了一番让所有人都面色瞬息万变的话来。

    “根据我们姜家传承的典籍记载,加上这些年来我们查访到的蛛丝马迹可以证明,三个月后,在你们大柏林城邦的领地内,我们姜家一位先祖留下的洞府就要开启!这里面有一些对我们姜家族人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希望得到诸位大执政官的允许,帮助我们开启洞府,拿回先祖遗物。”

    珐茵岚等十三位大执政官的脸色同时变得很怪异,他们怔怔的看着姜入圣,半晌说不出话来。

    过了许久,还是艾伦第一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看着姜入圣,很是严肃的问道:“姜入圣阁下,您所说的洞府,是在末法时代之前遗留下的洞府么?”

    姜入圣笑容可掬的看着面前这十三位大执政官,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是我姜家十五代以前的先祖姜逸尘老祖得道前的洞府。末法时代,灵气衰竭,这洞府自行封闭,再也不现于世。如今末法之末,天地法则重新凝聚,天地灵脉重新滋生,所以这洞府有了开启的迹象!”

    珐茵岚双手紧握,十指几乎搅成了麻花状。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姜入圣,有点不可理解的大叫起来:“但是您的先祖,不应该在东方开辟洞府么?”

    姜入圣无奈的摊开了双手:“先祖乃得道之人,行事高深莫测,岂是我们能揣测的?或许,他只是想要在海外,给我姜家子弟,留下一外府传承,谁说得准呢?”

    不等十三位大执政官开口,姜入圣笑着说道:“我们姜家,只要洞府内的修炼典籍和老祖留下的诸般法器,至于其他一应外物,都归诸位所有!”

    乔卢斯等大执政官的精气神一下子就提了上来,他们相互使了一个眼色,立刻投入了和姜入圣的讨价还价中。末法时代之前东方得道修炼者留下的洞府,这是一块多么肥厚的大蛋糕啊!哪怕珐茵岚和姜入圣有点交情,甚至是姜入圣当年救过珐茵岚的命!

    但是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这利益是绝对不能放过一丝半点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姜入圣和一众大执政官争得口沫四溅,再也没人注意外界发生的一切。

    夜色迷茫,月亮从东方冉冉升起,血妖一族制造的巡天秘宝血鹦鹉闪耀着冰冷无情的血光,慢悠悠的从天空划过。

    一层淡淡的白雾平地而生,将位于大柏林城邦核心区域的血狱重地笼罩在内。

    如此明月夜,居然会荡起白雾,这显然是不正常的。但是没有人向城邦高层汇报这个消息,因为血狱内的所有守卫都在这一层白雾的侵袭下一个接一个的昏迷倒地。

    一个身穿杏黄色八卦道袍,左手握着渔鼓,右手拎着一柄龟鳞青钢剑的中年道人带着数十条在白雾中隐现不定的人影,缓步来到了血狱大门前。他们一路直入无入之境,径直闯到了血狱的最深一层。

    殷血歌正躺在血狱内发呆,他还没想到脱困的办法。

    乌木依旧在对面囚室内絮絮叨叨的呱噪着,他现在正在询问殷血歌是否有了暗恋对象的问题!

    骤然间几声细微的破空声响起,几条青光急速掠过隧道,十几名在隧道内往来巡视的护卫头颅飞起,沉甸甸的倒在了地上。

    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殷血歌牢门的气窗外,他向气窗内张望了一眼,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找到了,就是这个小家伙!”

    ******

    东方修士出现了咯!!!

    大家欢呼吧,投票吧!后面就开始逐渐的热闹起来了!

    当然,主角的强大是不可少的!一个妖孽就此诞生!

    主角是东方血脉,他的气运所在是东方啊!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