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十九章 价值(上)
    殷族城邦核心区域,色泽乌黑的天地塔巍然处理,笼罩了整个殷族城邦的血雾结界,都只是在塔腰附近滚荡。天地塔,这也是整个殷族城邦,唯一一座暴露在血雾结界之外的建筑,他实在是太高了!

    以‘天地’为名,就从这个名称,就能知晓殷族的那些元老心中的某些炽热野心。

    天地塔是一座基座边长近百米,高近千米的巨型塔楼,他看上去就是一座被拉长了的阶梯状金字塔,通体乌黑的他就好像一根巨大的柱子杵在大地上。这座塔是殷族的象征,更是殷族长老们的起居重地。

    此刻殷血歌正端端正正的站在天地塔的最高一层,这里四壁敞开,就着明丽的阳光,视野可及数百里外的山林。四面八方都有阳光照耀进来,天地塔的最高一层,可不是普通殷族族人能够踏足的地方。

    就连殷极煌和殷极焐兄弟,他们都无法在白天来到这里。一个,他们身份不够,作为殷族的第四代子嗣,没有得到召唤,他们根本没资格来到这里;二个,他们的实力不够,以他们的力量,在大白天来到这里被太阳晒上一晒,他们立刻会变成一缕青烟。

    当着数千族人的面,悍然暴露出了自己日行者的体质,殷血歌立刻被闻讯而来的家族长老带来了这里。殷血歌感受到了殷血骄、殷极焐父子两怨毒而不安的目光,但是他只是在心里冷笑!

    家族的元老们只要他们衰老的脑子里还有哪怕一丝的脑浆存在,他们就绝对不会允许家族中的任何人再对殷血歌做任何事情!日行者,这可是血妖一族的传说,殷血歌代表的,是殷族无比光辉的未来!

    阳光照耀在殷血歌身上,他双手交叉,自然而然的搁在小腹上。他端端正正的站在那儿,眼角眉梢没有丝毫的不安和惊惶。他甚至还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一层摆放着的九口金丝楠木的大棺椁,九口体积硕大、厚重异常,长度超过十米的巨型棺椁。

    这九口带着鲜明东方特色的大棺椁没有雕刻任何的花纹装饰,但是他们使用的金丝楠木的纹路组成了自然的风云翻卷、浪涛涌动的巨幅画卷。九口棺椁静静的放在那里,却好似随时可能随风腾空而起,在厚重和威严之中,却又透着一股子让人无法把握的灵动变化。

    殷血歌就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九口棺椁。

    西方那些血脉纯正的血妖们,他们当中的元老级的人物,比如说那些年老的伯爵,或者老资格的侯爵、公爵等等,他们都喜欢用珍贵的材料给自己锻造一口华美的、密布无数的法阵,拥有绝强防御力的棺材。他们会将这些棺材藏在自己最隐秘的巢穴中,当他们无法忍受漫长的寿命带来的寂寞和无聊时,他们就会沉睡在棺木中,打个盹儿舒缓一下精神。

    这些棺木更是那些强大的血妖在受到重创后疗伤的堡垒,尤其是在太古时代,一口华丽的、强大的的棺木,对一个强大的血妖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毫无疑问,殷族的元老们,也染上了西方纯血统血妖的习性,他们也为自己锻造了这么九口棺椁用来沉睡。只不过,他们的前身毕竟是东方的修士,这些棺椁的造型很东方化,而且都是按照古时东方帝皇的棺木规格锻造而成。

    “没有一个纯血统的血妖强者,会把自己沉睡的棺木放在离地千米的高空任凭太阳照射!”殷血歌耸了耸肩肩膀,低声的咕哝着:“如果他们这样做,他们不仅不会获得任何的好处,太阳的力量还会不断的削弱他们的实力,带给他们巨大的痛苦!”

    ‘砰’的一声巨响,正中的那口棺椁厚达三尺的棺盖被一拳轰得腾空飞起。

    一股淡淡的龙涎熏香的味道从敞开的棺木中飘散开来,伴随着无数明珠、美玉相互撞击发出的脆鸣声,一个身穿紫金五爪九龙袍的俊朗青年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从棺木中站了起来。

    这口巨大的棺椁中装满了无数的夜明珠和极品美玉,这青年站起身的时候,从他身上不断滑落大颗大颗的明珠和大块大块的美玉,这些珠玉流光溢彩,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殷血歌向这青年欠了欠身,然后毫不畏惧的直视这青年,上下打量着他。

    青年的身上有一层淡淡的血色雾气升腾,阳光照耀在这一片血雾上,反射出淡淡的七彩光晕。青年眯了眯眼睛,仰天打了个呵欠,然后掐着手指念念有词的计算起来。

    “又睡了十一年啊!真是无聊而无趣的生命!”青年身形晃了晃,他就凭空出现在殷血歌面前。他的手臂一挥,殷血歌还没看清他的动作,他脸上已经被青年锋利的指甲切开了一条细细的缝隙。殷血歌一点鲜血飞出,青年用指甲挑起这一点粘稠的鲜血,随手抹进了自己嘴里。

    “年轻人甜美的鲜血!充满了阳刚气息的鲜血!”青年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他伸出双手,用力的揉动殷血歌头上的长发,将他的头发弄得一团糟。猛不丁的,他捏住了殷血歌的耳朵,左右摇晃着殷血歌的脑袋,将他拎到了自己面前,上上下下的仔细审视着。

    “真的是日行者的体质啊!想不到,我殷天绝的血脉居然如此优秀!那些臭蝙蝠无数年来梦寐以求的日行者,居然出现在我这个‘混血的野种’的子嗣中,他们会气得吐血吧?”

    轻轻的拍打着殷血歌的面孔,殷天绝,也就是殷氏一族的创始者,殷氏一族至高无上的太上长老‘嗤嗤’的怪笑了起来。他的眼珠急速的转悠着,猩红的眸子里一抹诡谲的幽光在急速的闪烁。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凰舞那丫头的孩子吧?那丫头自幼叛逆,刚刚突破到男爵境,就敢对家族长老拔剑,还差点把她叔祖给活活的骟了,那可是一个让人头痛的丫头啊!”

    “我的母亲!”殷血歌用力的摇摆着脑袋,想要摆脱殷天绝的胡乱揉搓。

    但是殷天绝的双掌就好像用胶水黏在了殷血歌的脑袋上,任凭他如何晃动脑袋,他的手反正就抓着他的头发胡乱的揉来揉去。

    “嗯,你的母亲!”殷天绝眯起了眼睛,他的笑容变得格外的邪诡和阴森:“殷凰舞,自我等开创殷族基业以来,我殷族天赋最卓越的后裔!”

    殷血歌的眼前迅速飘过了殷血骄那张骄狂而狠戾的面孔。他立刻尝试着纠正殷天绝的错误:“殷氏一族第五代嫡子殷血骄,他十四岁突破成为星战士,都说他才是殷族最杰出的天才!”

    细长、白净的手指用力的捏住了殷血歌的左耳耳垂,殷天绝把玩着殷血歌的耳朵,语气幽幽的叹息着:“十四岁么?可是你母亲殷凰舞,她九岁突破成为星战士,十一岁成为月战士,十四岁的她已经拥有了夜战士高段的实力。二十三岁而成男爵,三十五岁而成子爵。”

    讥嘲的笑了几声,殷天绝用力的摇了摇头。

    “你母亲年仅五十岁,就已经晋阶伯爵之位,是西方血妖一族有记载以来最年轻的伯爵!在你母亲之前,血妖一族最年轻的伯爵,也是在一百零七岁时才得到突破,你母亲的天资,简直就是妖孽!”

    殷血歌修长的剑眉紧紧的蹙成一团,他尝试了一下想要摆脱殷天绝手指的揉弄,但是浪费了不小力气却徒劳无功后,他只能无奈而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望着殷天绝,冷声道:“我从来没听说过这些。”

    “可以理解!”殷天绝再次发出了意味不明的讥嘲笑声:“因为,你母亲是一个女人。在最纯正、最传统的血妖家族中,女人也能手握大权,掌握一个家族的前途,只要她拥有足够的力量和手段。”

    “但是我们殷族,来自东方!”殷天绝‘嗤嗤’的诡笑着:“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嘛!那些昂然男儿,他们怎可能让一个女人的光辉盖过他们?所以你母亲一出嫁,有关她的一切记载都消散无形了。”

    手指用力的在殷血歌的眉心弹了一下,殷天绝轻轻的哼了一声。

    “包括你母亲留在殷氏一族的几位近身血仆!在你懂事后,你就再也没见过她们了吧?”

    殷血歌的身体骤然绷紧,他白皙的皮肤下一条条青色的血管凸起,他的身体内不断发出‘啪啪’的骨节撞击声。他冷然看着殷天绝,一个字一个字的冷喝出声:“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殷天绝终于放开了殷血歌,他甩了甩双手,然后双手抱在胸前,眯着眼笑吟吟的低头看着他。殷血歌起初毫不畏惧的和殷天绝对视,但是渐渐地,殷天绝猩红色的眸子里隐隐有一股灼热而狂暴的气息铺天盖地的涌了出来,殷血歌觉得自己的双眸一阵阵的肿胀、酸痛,最终他双眼剧痛,大量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逼得他不得不扭头看向了远处的山岭。

    “是啊,我什么都知道!”殷天绝慢悠悠的自言自语。

    “哪怕我一直在沉睡,但是殷氏城邦内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我!”

    ******

    又是新的一天,大家给猪头多投点推荐票吧!

    嗷嗷!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