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二十五章 ‘惊蛰’行动
    为了迎接东方旧历新年的到来,殷族的午夜血宴格外的隆重和奢华。

    各色珍稀妖兽、妖禽身上新鲜取出的材料,由顶级的厨师精心制作,食材中混入了无数珍贵的药草,每一种都是大补血气、强壮本源的奇珍。

    在血宴上,除了吃吃喝喝,就是殷族的诸多长者,拿出各色珍稀的宝物、兵器等,赐给自己这一支脉的晚辈。在过去一年中,为家族立下的功劳越多的晚辈,获取的赏赐就越多。而这些长者拿出来的宝贝,也代表着他们的脸面,所以各种奇珍异宝层出不穷,让殷族的晚辈都闪花了眼睛。

    在血宴结束的时候,殷天绝代表殷族的所有元老,向在场的所有殷族稚子发放了压岁钱。这是遵循古老的东方风俗,赐给殷族稚子的一份新春礼物,所有稚子拿到手中的财物都是一样的标准。

    殷血歌就收到了一百枚新铸造出来的金币,每一枚金币重一两,一百枚金币就重达十斤。这些金币不管是拿去人类城邦,还是在血妖各大家族中,都是通用的。

    热闹而喧哗的血宴结束后,殷血歌在众多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殷族的核心重地。在天地塔前,让所有的随行护卫等候在外面,殷血歌孤身一人走进天地塔,快步来到了最高一层。

    东边天色已经大亮,下方血雾结界已经开启。突出血雾结界数百米的天地塔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殷血歌感受着阳光中充沛的热力,只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九位殷族元老已经等候在这里,除开殷天绝和殷天灭站在自己的棺椁前,其他七位元老都很没形象的歪歪扭扭的或者靠在自己的棺椁上,或者干脆坐在自己的棺椁盖子上。他们手上还拎着精巧的青瓷酒坛,一小口一大口的灌着来自东方的陈酿美酒。

    “乡愁啊!”殷天绝若有所思的眺望着太阳升起的方向:“有很多年没有回去祖地,去先祖的坟茔前祭拜了。终有一天,我殷族要光明正大的返回祖地,真正的举办盛大的祭祖大典!”

    “也不知道当年我殷族的庄园,今时今日是否还存在呢?”殷天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自当日之后,我们再也没能回去看看了。我还记得离家之前,我在父亲的坟头重了一株血蕊海棠,也不知道现在长得有多大了?”

    殷血歌没吭声,他就这么点年纪,他根本无法理解这些元老的那一缕愁绪。而且他自幼就生长在殷族城邦内,他对那个古老而神奇的东方祖地没有任何的印象。哪怕殷族内到处充斥着来自东方的传统和规矩,但是殷血歌对东方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印象。

    殷天绝举起一个酒坛,将坛里的美酒一饮而尽,而后将酒坛直接从天地塔的最高处丢了下去。人头大小的酒坛向下坠落,最终撞在了血茫茫一片的血雾结界上。一点血光涟漪荡漾开,这个酒坛瞬间化为一缕黑色的灰烬,被高空狂风吹得无影无踪。

    “东方,我们迟早有一天要回去的!”殷天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背起双手,威严的看着殷血歌。

    “找你来,是因为你上次告诉我的那个消息!”殷天绝眯着眼,向身边的其他几位元老示意了一番:“原本,每年一度的祭祖大典,随意一个元老从棺材里爬出来,都能主持。但是今年,家族九大核心元老连同其他天字辈元老尽数出现,就是因为你带来的消息!”

    “姜族!”殷血歌顿时明悟。

    “没错,姜族!”殷天绝背着双手,慢悠悠的绕着自己的棺椁转悠了起来。他一边走,一边缓声说道:“姜族,不知道他们如今情势如何,但是在当年我殷族离开东方的时候,姜族是东方修炼界最顶级的五大仙族之一。”

    殷天灭在一旁补充道:“你们这些稚子,或许对那东方古老的历史不清楚。但是在东方修炼界,姜家真正是太古传承的庞然大物,他们的先祖姜太公,嘿嘿,那可是曾经掌控‘仙劫’的人物!”

    殷血歌宛如雷雨中的鹌鹑一样,带呆愣愣的看着殷天灭。东方的神话传说,他知道的并不多,因为稚子殿并没有对他们讲授这些。什么东方修炼界,什么姜太公,这些东西,他完全都没听说过!

    殷天绝从自己的棺椁后饶了出来,他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了一个青瓷酒坛,拍开了酒坛上的封泥,大口大口的灌起了美酒。三口美酒下肚,他笑吟吟的看着殷血歌,重重的吐了一口酒气:“姜族来了,所以家族所有的元老和长老都被我们唤醒,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你一个日行者!”

    “我们想要从姜族入手,换取我们殷族回归祖地的机会!”殷天灭眯着眼,目光一阵闪烁:“自从末法时代开始,我等化为血妖之躯后,就再也没有回归祖地的机会,我们再也没能收到东方修炼界的任何消息,我们甚至一度以为,他们都已经因为灵气溃散而消泯了!”

    殷天绝又喝掉了一坛美酒,很没有公德心的又将酒坛丢下了天地塔。

    “不管姜族来西方做什么!既然他们还活着,他们还找上了大柏林城邦的那些大执政官,作为周边十万里的领主,作为血妖一系最强大的殷族,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殷天绝的眸子骤然变成了诡异的猩红色,他的瞳孔则是变成了太阳一样的金黄色,喷射出璀璨的金红色强光。

    “我们必须做点什么,这是机会!”殷天绝笑得很古怪:“先看看姜族要做什么,如果有好处,如果这好处值得我们出手,那么我们就毫不犹豫的出手!如果这好处只是一般般的话,那么我们就结交姜族来人,和他们套上交情!”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殷天绝猩红色的眸子恢复了正常,他的目光中突然有一抹柔软的温情流露了出来。他看着东方那一轮红日,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不知道,可还好?”

    殷天灭在一旁不耐烦的呵斥了起来:“大哥,你就不要想那女人了!当年她不愿意跟我们一起离开,就证明她根本没把你放心上!以她那时候的修为,她肯定已经死了!你还惦记什么?”

    殷天绝悻悻然的哼了一声,狠狠的比划出手指向着殷天灭的鼻子指了指:“你们,不懂!”

    一旁一个已经喝得熏熏大醉的元老突然‘嗤嗤’的笑了起来,他摇头晃脑的笑道:“大哥,我们要懂什么?多情种子这种事情,有你一个就够了!至于我们,无数青春少女、美艳少妇哭喊着求我们宠信,我们只要懂得多多给殷族增加嫡子血裔,这就足够了。”

    一众殷族元老很没个正形的‘嘎嘎’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尖锐难听,简直犹如魔音灌耳,震得殷血歌头昏眼花,差点没吐了出来。

    脸上有点挂不住的殷天绝有点恼羞成怒的尖叫了几声,好容易才将这群嘲笑他的兄弟压制了下来。他的老脸有点羞红的转过身,从袖子里掏出了三颗拳头大小的血珠递了过去。

    “殷血歌,我们制定了一个计划,‘惊蛰’!”殷血歌接过这三颗血珠,感受到血珠中蕴藏的恐怖未能,不由得眼角剧烈的跳动起来。就听得殷天绝继续说道:“所谓惊蛰,就是将那些地下阴暗处的牛鬼蛇神,全部惊起,让我们看个清楚明白。”

    “这三颗玄阴血雷,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用三百年污血中提炼的血戾之气,糅合天雷之力炼制而成,威力极其巨大,就交给你护身!”殷天绝冷声道:“你的任务,就是三天后,带领一支殷族的狩猎队,逐次侵吞大柏林城邦的领地,扫荡他们外围据点,多多的抓捕血仆、血奴!”

    殷族元老集体决策,强大的殷族就好像被鞭子狠狠抽了一记的烈马,迅速的运转了起来。

    短暂的三日准备后,以殷血歌为首,一支浩浩荡荡的殷族狩猎队鱼贯行出了殷族城邦的正门。这一支狩猎队的规模前所未有,是殷族历年来派出的最强大的一支狩猎队!

    殷血歌身穿一套殷族内务殿炼制的血色战袍,上半身衬着一件乌黑的半身甲,站在自己坐车的车厢里,透过透明的落地窗,眺望着这支规模惊人的狩猎队。

    一百架飞行法车离地三尺,在千多头暗夜冥血豹的拖拽下缓慢的向前行驶。每一架飞行法车长达十八米,宽六米左右,内部乘坐了一百名全副武装的殷族战士。

    这些殷族战士都是殷族精锐,他们实力最弱的都拥有夜战士的实力,他们当中的十人小队长清一色都是男爵实力。百人队长,子爵;千人队长,伯爵!就算不把殷血歌身边的那些伪装成普通战士的殷族高手计算在内,这也是一支极其恐怖的武装。

    这仅仅是殷族直系的军力而已,在一百架飞行法车外,是整整三万名骑着独角血兽的血仆战士。这些血仆战士都是人类,他们和大柏林城邦内的那些堕落者一样,他们向往血妖一族,他们希望得到血妖一族赐下的精血,从而转化为不老不死的血妖!

    这些心甘情愿投靠殷族的血仆战士,都是经过残酷选拔的精英。他们清一色穿戴着殷族为他们锻造的战斗甲胄,除了一件殷族制式的晶石武器之外,他们都装备着各种各样人类在末法时代制造的威力强大的火药武器。

    毕竟对殷族而言,晶石是极其珍贵的修炼物资,他们不可能在这些血仆战士身上浪费太多的资源。给他们配发的晶石武器只是用来防范万一碰到强大的敌人时使用,他们抓捕血仆和血奴的时候,更多的是用人类制造的各种武器作战。

    除开这些行走在地上的军队,高空中还有整整一百头地狱三头龙鹰缓慢的向前滑翔着。每一只三头龙鹰的背上,都有一名殷族男爵带领的十名精锐血傀儡!

    这些血傀儡是殷族利用西方傀儡术和东方炼尸术制造的恐怖怪物,他们无惧阳光,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同时恢复力强得惊人。配合上殷族为他们专门锻造的堡垒型重甲,这些血傀儡是殷族最让人闻风丧胆的攻坚力量。

    殷族能够在西方立足,能够让其他那些正统的血妖贵族世家对他们忌惮无比却又无可奈何,这些恐怖而邪恶的血傀儡,起码贡献了一半的功劳。

    如此一只规模庞大的狩猎队浩浩荡荡的向前行进着,殷血歌看着这支完全归属他指挥的队伍,很有点心血澎湃的连连点头。这样的权势,这样的力量,稚子殿的执事们,不是一直在向殷血歌灌输这样的认识么——只有拥有这样的权势和力量,才是一个殷族的族人应有的追求!

    同样套上了一层厚重甲胄的乌木脱下了头盔,蹲在殷血歌身边大口大口的啃食着一条巨大的兽腿。这个家伙依旧保留着浓烈的原始的兽性,这条兽腿没有经过任何的烹调,乌木啃食的时候,血水不断的从兽肉中滴答下来,弄得整个车厢内都尽是血腥味。

    殷血歌这一架法车内乘坐的,尽是殷族‘无字辈’甚至‘地字辈’的高手。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的看着满脸都是血肉模糊的乌木,一个个轻轻的摇着头,目光中充满了不屑!

    血妖也好,狼人也好,他们都是西方黑暗阵营的一员,是人类的敌人。

    但是血妖一族自诩为优雅的贵族,他们是看不起这些粗暴、野蛮、习性和野兽无异的狼人的。而乌木这家伙,除了野蛮兽性以外,他还是一个典型的碎嘴男,这些日子他在殷族内一张臭嘴得罪了无数人,如果不是碍着殷血歌的面子,早就有人出手将他赶下法车了。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殷族的领地,走出了崇山峻岭,来到了外界的平原上。

    殷族早就已经制定了周全的作战计划,一百架法车内的殷族战士没有出动,三万名骑着独角血兽的殷族血仆军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唿哨声,分散成数百支大小不等的队伍,向着大柏林城邦东侧的一个人类垦殖点冲了过去。

    一路上,这些殷族的血仆军故意闹出巨大的动静,他们在平原上点起了一堆堆巨大的篝火,然后盖上厚厚的湿草,数百道黑漆漆的狼烟顿时直入云霄。

    他们更是将人类制造的各种动静惊人的炸弹到处乱丢,‘轰轰’巨响远远传开,吓得一路上大柏林城邦出城狩猎的佣兵队伍狼狈奔逃!

    这些出门猎杀各种妖兽妖禽贩卖的佣兵,他们人数最多的队伍不过百人,他们怎么敢和殷族的这支血仆军交手?无论是个人实力或者是装备,他们和殷族的血仆军都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是依旧有倒霉的人类佣兵队伍逃避不及,被殷血歌指挥的血仆军包围。一番短暂的交火后,这些佣兵都绝望的放下了武器!仅仅是血仆军,他们还会放手一搏,争取突围逃走。但是当他们看到头顶慢悠悠翱翔而过的地狱三头龙鹰后,他们全部丧失了抵抗的勇气!

    殷血歌的大队人马在擦着大柏林城邦的边缘掠过,最近的时候,一支血仆军小队距离城邦的城墙只有不到二十里。

    一路抓捕了数千名倒霉的佣兵和农夫,用绳子将他们绑在了法车后面慢悠悠的拖着向前走,一路上耗费了三天的时间,给了大柏林城邦足够的应对时间后,殷血歌的军队终于来到了距离大柏林城邦七百多公里的凡卢尔城。

    这是大柏林城邦的一个垦殖点,凡卢尔城内有居民过百万,这是一座以鱼鲜和矿产为主业的城市。

    凡卢尔城边有一座绵延近千里的大湖,湖里盛产各种鲜美的湖鱼和湖虾。附近还有一片山岭,里面有一处天然金沙矿脉,几处重要的金属矿脉,这些矿藏对大柏林城邦都有着巨大的价值——就好像大柏林城邦那条绵延数千里、高有百米的金属城墙,耗费的金属就大部分来自凡卢尔城。

    一路上殷血歌他们的大队人马喧嚣而来,不仅不掩饰他们的行迹,反而闹出了巨大的动静。

    所以当他们优哉游哉的来到凡卢尔城外时,凡卢尔城已经变成了一座坚固的堡垒。高有数十米的金属城墙上,所有的城门都被厚重的装甲板覆盖。城墙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无数的城防武器,超过十万名士兵和民兵聚集在城墙上,带着一丝惊慌和绝望的看着城外浩浩荡荡的殷族军队。

    低沉的战鼓声响起,殷族三万血仆军在凡卢尔城摆开了进攻阵势。数十门口径惊人的重型臼炮从法车后面拖拽了出来,一字儿排开在了距离城墙不到十里的地方。

    一名衣衫破烂,战战兢兢,被血仆军在半路上俘虏的农夫打着白旗,哆哆嗦嗦的走近了凡卢尔城的城墙。他站在城墙下,大声的叫喊起来:“尊贵的,来自殷族的老爷们说,请你们放下兵器,投降吧!老爷们承诺,如果你们放下兵器不抵挡,你们就不会被杀死!”

    “所有敢对着老爷们进攻的人,他们会被杀死,他们的亲属,都会被吸干血液!”

    回应这个农夫的,是城墙上呼啸落下的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惨嚎声中,火球落在了农夫的身上,一团烈焰包裹了他的身体,将他烧得在地上练练翻滚,过了好一阵子,这个农夫才气绝停下了撕心裂肺的惨嚎。

    ******

    还在外面,继续求推荐票!

    猪头好累!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