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二十六章 一击破城(上)
三界血歌 第二十六章 一击破城(上)
    派去充当信使的农夫被火球烧成了一具焦尸,凡卢尔城的城墙上传来了无数士兵的欢呼声。

    在殷族的阵地内,一只双眸通红的乌鸦腾空飞起,他笔直的窜上千米高空,围绕着凡卢尔城慢悠悠的盘旋起来。在殷血歌所在的法车内,一个殷族的咒术师双手托着一个人头大小的水晶球,低声的念诵着咒语。

    水晶球逐渐放出淡淡的光芒,然后轻盈的飞起。一团直径数米的光晕从水晶球内扩散开来,那只乌鸦双眼所见的一切,都在这光幕中投射了出来。随着咒术师的施为,殷血歌他们甚至可以看清城墙上那些士兵的每一根眉毛。

    然后,一条殷血歌很熟悉的人影,让他骤然跳了起来!

    “该死的,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殷血歌握住了血灵剑的剑柄,已经被他祭炼收服的血灵剑感受到殷血歌心中的怒火和煞气,顿时发出了清脆的剑鸣声。一**浓郁的血腥煞气从血灵剑内扩散开来,逼得法车内的众多殷族高手全部敬畏的低下了头。

    血灵剑伴随在殷天绝身边整整三百年,杀戮无数。当殷天绝建立了殷族庞大的基业后,这柄凶煞之器就被他放在化血池中温养,数百年来,也不知道吞噬了多少鲜血精华和凶魂厉魄。这柄血灵剑来自于末法时代之前的东方修炼界,本身就是一件滋生了灵性的神兵,如今更是凶煞无比。

    哪怕在法车内还有几个殷族侯爵级的强者,他们依旧被血灵剑的煞气压制得浑身瑟瑟发抖,甚至不敢抬头向殷血歌多看一眼。

    “芬妮丝!”紧紧握着血灵剑,殷血歌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她居然连我们派出去的信使都杀?难道那个农夫不是人类么?为什么他们人类,会这样随意的下手杀戮人类?”

    站在殷血歌身边的,殷族派来辅佐他的内务殿大执事殷无风低声的笑了起来。

    “血歌少爷,稚子殿内传授的那些课程里,可能不包括这一方面的知识。”

    “确切的说来,人类联盟当中,这些掌握了各种自然元素之力的个体,他们其实并不将自己当做人类!他们自诩是神灵的后裔,他们对自己体内的血脉感到无比的骄傲,所以他们其实将人类视为仆役!”

    不屑的撇了撇嘴,殷无风讥嘲的笑着:“我们殷族,以及其他的血妖贵族,掳掠这些人类充当血仆和血奴,我们是做在明处!我们做了,就不怕让人知道!但是这些自诩为神灵后裔的家伙,他们嘛,他们口口声声他们是人类的一份子,其实,他们从来不把人类当人的!”

    “原来如此!”殷血歌看着站在城墙上的芬妮丝,稚子殿内传授的无数阴谋诡计瞬间涌上他的心头。但是很快的,殷血歌就将这些阴谋诡计丢去了九霄云外。

    如果玩弄阴谋诡计的话,他和殷血骄、殷极焐父子两还有什么区别?区区一座凡卢尔城,直接用武力征服就可以了,他根本不需要出面使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招数!

    “那个女人叫做芬妮丝!她身边的白衣男子布莱特,金发金袍的男子桑德尔!布莱特掌握了光的力量,他对我们族人的威胁最大!而桑德尔掌握了雷霆的力量,小心不要被他劈中就行!”

    ‘咔擦’一声,乌木将手上那条兽腿的腿骨咬成了两段,将里面血淋淋的骨髓掏出来吃了下去。他慢慢的戴上沉重的封闭式头盔,然后拎起了殷族特意为他锻造的双手斩马剑。

    “让我去干掉这几个小家伙!”乌木瓮声瓮气的咆哮着:“那个女人,曾经在血狱放火烧过我美丽的皮毛;那个布莱特,他曾经无数次的对我使用酷刑;那个桑德尔,好吧,被雷劈的味道不好受!”

    “让我带人去攻城,我要吃掉那两个小白脸的心脏,那个红发姑娘,嘿,我想要她帮我生个狼崽子出来!”乌木‘嗤嗤’的笑着:“我是伟大的银狼统领乌木,我的族人也叫我‘色-狼’乌木!嘿,这叫做芬妮丝的姑娘,长得不错,是不是?”

    斜睨了乌木一眼,殷血歌点了点头:“轰开他们的城墙,然后乌木带人攻进去!小心一点,不要误伤太多的人类,对我们殷族而言,他们可都是珍贵的资源!”

    乌木‘桀桀’怪笑着,迫不及待的拎着那柄足足有两米长的巨剑冲出了车厢。

    双眸猩红的乌鸦依旧在高空盘旋,凡卢尔城内的一切尽在殷血歌的掌握之中。

    凡卢尔城的城墙上,芬妮丝不屑的晃了晃依旧有几丝热气冉冉升起的细嫩小手。望了一眼城外地上那具焦糊的尸体,芬妮丝冷淡的笑了笑:“这些愚蠢的家伙,他们居然为血妖充当信使,那么他们都该死!头儿,还有桑德尔,你们说我们要多久才能将这一支血妖狩猎队击败?”

    桑德尔没吭声,他脸色严肃的看着城外严阵以待的殷族大军。

    布莱特紧握着十字架,将银质的十字架紧紧地贴住了自己的心脏。听到芬妮丝的问题,布莱特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击败,而是全歼,必须将他们全部干掉,我不会让他们逃走一个人!这些该死的血妖,这些堕落的人类,他们都该死!”

    冷笑了几声,布莱特阴声道:“大执政官们和那些来自东方的人,都在忙着准备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些血妖,只有我们来对付了!”

    桑德尔突然开口:“可是头儿,你不觉得么?这次这些血妖的举动太古怪了一些?他们唯恐我们不知道他们的行迹,他们一路上故意大张旗鼓的赶来凡卢尔城,他们甚至留给了我们足够的增派援兵的时间!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布莱特不满的扫了一眼桑德尔,他的语气变得格外的严厉:“不要想这些无用的问题,桑德尔,你就是想得太多了!我们的任务只是守住凡卢尔,至于其他的,不需要我们去琢磨。”

    凡卢尔城内的几条主要街道上,无数身穿封闭式作战服的大柏林城邦治安部队的士兵,以及大量身穿黑色风衣,手持长刀、长矛的猎杀者整整齐齐的列队其中。从高空俯瞰下去,大柏林城邦的治安部队士兵起码有五万人,而猎杀者的数量也超过一万。

    在这些士兵和猎杀者之间,还混杂着大量身穿各色长袍的青年男女,他们懒散的分布在四周,身上不时有一团团火焰或者冰霜之类的自然能量喷薄而出。

    所有这一切都被殷血歌他们看在眼里,布莱特他们似乎并没有隐藏实力的意思。来自大柏林城邦的援兵,加上凡卢尔自身的超过十万的士兵和民兵,这是一支极其强大的武装,一支足以和城外的殷族大军对抗的武装。

    “开始进攻,既然是‘惊蛰’行动,那就总要闹出点声音来!”殷血歌发布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数十门重型臼炮已经安放完成,这些臼炮是殷族掳掠了无数的人类设计师和工人后,勒令他们专门设计的,用来攻破人类坚固城防的重型兵器。这些臼炮的炮口直径都在一米左右,每一次发射都能将重达数吨的炸弹投掷出数十里外。

    这些臼炮的自重极其惊人,但是殷族的阵法师们在这些臼炮上铭刻了飞行法车特有的悬浮阵法,所以这些臼炮的搬运和安装都格外的轻便,数十名普通的血仆士兵,就能轻松的操作这些块头巨大的家伙。

    伴随着低沉的摩擦声,数十枚同样离地半尺悬浮着的炸弹被血仆士兵们艰难的拖拽着,慢慢的拉到了臼炮附近。他们放低炮身,将这些巨大的炸弹塞进了炮管,然后缓缓的升起了炮管。

    高空中盘旋的乌鸦发出低沉的鸣叫声,他已经判断出了高空的风速和风向,并且将这些数据通过灵魂联系,传递给了殷血歌身边的殷族咒术师。

    这些数据迅速被传递给了那些操作臼炮的血仆士兵,这些士兵迅速调整炮管的角度,锁定了十里外的凡卢尔城的城墙。平原上的气息骤然凝滞,不管是殷族士兵还是凡卢尔城墙上的那些人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望向了这些巨大的臼炮。

    狂暴的轰鸣声突兀的响起,这些臼炮巨大的身躯骤然一晃,方圆数百米的地面都隐隐的颤抖了一下,一圈气浪呼啸着向四周扩散开。数十颗体积硕大的炸弹带着飓风一样的虎啸声冲天而起,笔直的冲上了千米高空,然后划出一道狰狞的弧线,向着凡卢尔城的城墙一头栽了下来。

    从这样的高度,数吨重的炸弹一旦落下,足以陷入地下数十米深,他们爆炸开的威力,可以将方圆数百米内的一切都化为灰烬。这是人类制造的威力巨大的战争器具,却被殷族用来对付同为人类制造的金属城墙。

    城墙上的布莱特发出尖锐的喝斥声,凡卢尔城内的几座高塔突然闪烁出刺目的光芒,一重流光绚烂的结界将面对着殷血歌他们这一面的城墙牢牢地裹在了里面。

    ***********************

    出门三四天,笔记本电脑干脆罢工了,哭都哭不出来!

    求各色各样的安慰,给点推荐票什么的是最好了!

    多来点推荐票吧!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