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三十九章 上古洞天(上,四更1)
三界血歌 第三十九章 上古洞天(上,四更1)
    今天依旧四更,继续求推荐票和三江票!

    嗯,三江票每天都有啊,大家去三江页面,去领取一下三江票子,然后投给可爱的猪头吧!

    推荐票也是每天都有的,切不可浪费了!

    ******

    以殷天绝为首,十二位殷族元老手持兜率天火破禁大阵的元辰阵旗,统辖四千九百名殷族族人组成了大阵。虚空骤然一暗,点点星光在白日里浮现,一缕缕绿豆粗细的星光云烟从高空坠落,笔直坠入了大阵卷起的银青色光霭中。

    殷血歌等几位被获准踏入玉华小界天‘观摩’的血族稚子站在大阵中,他看到四周有绵绵密密的光霞翻卷而来,只觉身体一轻,耳旁传来沉闷的浪涛拍击声,眼前突然闪出大片的光影。

    好似有无数的流星从前方激射而来,刺耳的‘嗖嗖’声中,偌大的破禁大阵剧烈的颤抖着。殷天绝等十二位控制破禁大阵的殷族元老脸色一阵惨白,他们的妖力宛如大海退潮一样急速流泻,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他们就已经被耗去了七成妖力。

    姜入圣艰难的抱着那巨大的天机罗盘,宛如怀了多胞胎的孕妇一样艰难的向前行走了几步。狠狠的咬破舌尖,将一口精血喷在了天机罗盘上,姜入圣急速的念诵几声咒语,巨大的罗盘上突然喷出一道道八卦光纹,内里有无数的山川河岳、风云雷霆的图像喷薄而出。

    罗盘喷出的青色光柱带动了整个破禁大阵,卷起了数千殷族族人和百多位姜族族人,化为一团浓郁的星光云霭冲进了白玉璧中。所有人都只觉得身体被一股沉闷的力量压制,就连姜入圣和殷天绝这样的强者,都被压得唇齿渗血,就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事情,不对啊!这群东方修士,没说实话!”殷血歌身边的一位殷族稚子凑到殷血歌身边,低声的咕哝着。这位身高和殷血歌相仿,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稚子,实则是法恩堡亲王以血妖秘法逆转青春所化。他将自身的实力压制到了稚子的水准,他的容貌和体型也变成了十一二岁的少年。

    虽然容貌发生了变化,但是法恩堡的阅历经验可丝毫不少。作为末法时代之前就跻身亲王之列的老不死级别的血妖巨擘,法恩堡曾经参加了数十次和东方修士的大规模战争,见识过无数的仙术道法。

    “哪里不对劲了?”殷血歌被四周涌来的恐怖力量压制得喘不过气来,他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哪里还有力气说话?他都不由得佩服法恩堡亲王,这老家伙如今将实力收敛到了稚子的水平,居然还能如此轻松的开口,真不愧是千年不死的老怪物。

    “那些东方修士说,这里是他们祖先留下的洞府!既然如此,这里就是一个成熟的,可供修士正常出入的门户!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压制和排斥的力量?”法恩堡的眸子里血光闪烁,他的犬齿微微探出嘴唇,无比狰狞的笑了笑。

    “就算因为天地异变,这该死的洞天被关闭了千百年,但是这门户附近的禁制是不会变的!如果是姜家先祖布下的禁制,总不至于他们连正常开启门户的法子都没有?但是你感受一下,这么巨大的压力,他们没有使用正确的开启方法,而是强行用暴力闯了进来!”

    法恩堡双手揣在袖子里,他目光闪烁的向四周张望着,低声的自言自语道:“小家伙,做好准备,这个地方,嘿嘿,有古怪!这些东方人,没说实话!”

    殷血歌瞬间提起了警惕心。如果这个玉华小界天真的是姜族先祖留下的洞府,那么一切都好说。如果真如法恩堡所说的那样,这个洞天和姜家没什么关系的话,那么这里面的蹊跷可就难说了。

    眯着眼,迅速的向四周瞥了一眼,殷血歌伸手进袖子,用力的握住了殷天绝赐下的三枚血雷。

    骤然间一阵飘渺仙音传来,随着连续九道巨大的雷鸣声过处,四周压力骤然一轻。所有人轻飘飘的身体突然一阵沉重,他们已经踏足实地。

    四周一片光影急速旋转,渐渐的一片青山绿水出现在众人面前。浓郁的天地灵气扑面而来,这里的灵气充沛到了极点,起码比外界的灵气浓郁百倍以上。随着清风荡漾而来的灵气凝成了细小的液珠,淅淅沥沥的灵气细雨当头落下,所有人都只觉得精神骤然一振。

    不等殷血歌等人看清这里的风景,一声低沉的虎啸声传来,众人身旁的山林中一头通体漆黑的猛虎卷着一股腥风扑了出来,宛如簸箕大小的虎掌当头向着最近的一位殷族伯爵拍了下去。

    “孽障,斗胆!”姜入圣冷哼了一声,他丢下手上沉重的天机罗盘,右手并起剑指向着那头黑虎轻轻一挥,他的指尖突然有一团莲花状的青色剑气喷出。一线头发丝细小的青色剑光一闪而过,不过丈许长的剑光掠过黑虎的脖颈,将他的头颅一剑斩了下来。

    血柱喷洒,黑虎惨嚎一声倒在地上,水缸大小的虎头‘骨碌碌’的滚出了老远。黑虎无头的身躯向前飞扑了十几米远,撞翻了好几个殷族的战士,这才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浓郁的血腥味四散,在场的殷族族人嗅到这股子充满了血气能量的血腥味,一个个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吐沫。这头猛虎的实力倒是不强,但是他的血气能量充沛至极,对殷族族人来说充满了诱惑力。

    黑虎冲出来的密林中一阵草木摩擦声传来,一条米斗粗细,长有三十多米的白色巨蟒惊慌的从树林中探出半个脑袋,向着这边张望了一阵,然后转身就走。很显然这巨蟒和那黑虎同是这洞天的看门妖兽,黑虎性格鲁莽的冲出来,被姜入圣一剑击杀;而这巨蟒则是奸猾得多,眼见同伴惨死,他就立刻逃走。

    “哪里走?给老夫回来!”姜入圣冷哼了一声,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尺许见方的黄色手巾向空中一丢,平地里一阵香风腾空而起,一尊身高数米的光头大汉‘哈哈’大笑着从手巾中冲了出来。

    这上半身清晰宛如肉身,下半身朦朦胧胧好似雾气凝成的大汉几个闪身就到了那大蟒面前。伴随着嘹亮的笑声,大汉一把向大蟒抓下,正好一把抓住了大蟒的七寸部位。

    大蟒惊慌失措的扭动挣扎着,但是大汉的手指只是一紧,大蟒顿时吐出了长长的蛇信子,身体软绵绵的耷拉下来再也动弹不得。周身笼罩在一股黄色云烟中的大汉腾云驾雾般飞了回来,抓起这大蟒就往地上狠狠一丢。

    一声闷响,大蟒三十几米长的身躯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地面都为之颤抖了一下。

    姜脱尘缓步走到了大蟒身边,拔出佩剑,轻轻的敲了敲大蟒的脑门:“好一条长虫,倒也有了几分气候。那黑虎倒是常见,这长虫隐隐有化蛟之相,也算一条珍罕物件,倒是可以带回去。”

    姜入圣仔细打量了这条大蟒一阵子,双手结印放出一道霞光绕着大蟒转了一圈,这才缓缓点了点头:“他身上倒是没什么古怪,可以放心带回去。”

    大蟒听得姜入圣和姜脱尘的话,顿时浑身抽了抽,缓缓抬起头来,两颗硕大的泪水从他眼角流出,轻轻的向着两人连续点了九下头,显然就充当敬拜之礼了。

    但是这大蟒还没高兴多久,一旁的殷天绝已经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两位道友,按照我们事先约好的,这洞府中的法器和修炼典籍,都是你姜家所有。但是其他的所有物事,包括这死老虎和活蟒蛇,都应该归我殷族吧?”

    姜入圣、姜脱尘呆了呆,姜脱尘用力的拍了一下额头,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轻轻的踢了踢大蟒的脑袋,姜脱尘指着殷天绝笑道:“长虫,你的造化来了!你倒是摊上了一个好主人,哈!可惜,可惜,贫道虽然喜爱你,但是和你无缘无分啊!”

    白色巨蟒茫然的转过头来,正好看到殷天绝笑呵呵的向着他点了点头。

    和周身清气隐隐,显然是道德之士的姜家两位长老相比,殷天绝虽然生得年轻俊俏,但是他周身邪气冲天,那股子阴邪之气就好像夜里的一堆熊熊篝火,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引人瞩目。

    大蟒眼里一滴滴的眼泪不断淌下,他的脑袋沉甸甸的摔在了地上,摆出了一副自暴自弃、破罐子破摔的架势。这大蟒灵性十足,他倒也知道趋吉避祸的道理!很显然,跟着姜家人走,他有得道的可能;但是跟着殷族的几位元老走嘛,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被做成蛇肉羹了?

    殷天灭‘桀桀’怪笑了几声,他闪身到了大蟒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长尾。一抹血色雾气从殷天灭掌心喷出,大蟒发出凄厉的鸣叫声。血色雾气所过之处,大蟒的身体迅速的缩小,很快就变成了一条不足两尺长的白蛇,有气无力的盘绕在了殷天绝的手腕上。

    姜入圣向着这大蟒所化的白蛇望了望,然后笑着向殷天灭打了个稽首:“道友好法术。”

    殷天灭很是谦逊的摆了摆手:“道友过奖,吾等邪魔外道,也只能卖弄一下这点小术,比不得姜族的仙道正法!”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