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四十七章 你,不配(下)
三界血歌 第四十七章 你,不配(下)
    过去是,现在是,未来依旧是的事实:我爱兄弟姐妹们!

    哈哈!

    ******

    “过去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可能有的事实就是——你和我,是独立的个体。你和我之间,不可能存在‘我们’这个概念!”殷凰舞讥诮的撇了撇红润的嘴唇,不屑的看着脸色难看的查理:“血歌,是我的儿子!他只是我的儿子,和你这个扛锅的挡箭牌没有任何关系,你必须清楚的认识这一点!”

    殷血歌听着自己母亲残酷而冷漠的话,突然觉得念头一阵通达!

    殷凰舞和这个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这让殷血歌心里一阵的轻松!出身殷族这个来自东方修炼界的古老家族,殷血歌的道德观念无可避免的受到了某些东方习俗的影响!

    你可以说殷血歌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太保守、太守旧,但是殷血歌无法接受殷凰舞和自己的亲生父亲之外的任何男人发生任何的纠葛!或许这是一种阴暗而狭窄的道德洁癖?但是殷血歌就是这样想的。

    或许殷血歌自己都没意识到,在他的心里,他的母亲殷凰舞是如此骄傲如此高高在上的一个女人。能够匹配这样一个女人的男子,或许只有他的亲生父亲吧?虽然他不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谁,但是在殷血歌无数次的梦境中,那个男人绝对要比这个对殷血歌隐隐包含敌意的查理优秀一万倍,尊贵一万倍!

    一如世间所有的孩子,自己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只有自己的父亲,才配得上自己的母亲!

    查理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他咬着牙,好容易才挤出了一丝笑容,向着殷凰舞无奈的说道:“可是,在孩子面前,我们难道不应该表现得,像是一家人么?”

    “非常抱歉,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阁下!”不等殷凰舞开口,殷血歌已经出言打断了查理的话。他瞪着‘纯洁’、‘天真’、‘懵懂’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查理问道:“您不觉得,您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一件很羞愧的事情么?”

    “羞愧?”查理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羞愧?我?亲爱的孩子,你弄错了一件事情,不管怎么样,你的母亲,尊敬的血帝殷凰舞陛下,她是我的妻子!”

    “名义上的妻子!”殷血歌很不客气的冷笑着:“只要我母亲乐意,这个名义随时可以取消!确切的说,我不认为你配得上我的母亲!甚至,你根本不配对我说出‘孩子’这个词!”

    “你!”查理的长发一根根竖起,他很是惊愕,甚至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按照查理通过布莱恩堡家族的情报系统收集来的资料,殷凰舞留在殷族的这个儿子,只是一个受到殷族无数族人排挤和打压的稚子!

    这么一个十一岁的孩童,他怎么可能在自己堂堂一个公爵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他怎么敢说出这样的话?尤其是,一个血妖稚子,他怎么‘能够’在一个公爵的释放出的威压面前,说出这样的话?

    “我亲爱的陛下啊,您的儿子,他实在是太没有教养了!”查理觉得,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他必须要让殷血歌明白,在一个强大而尊贵的公爵面前,一个稚子应有的礼节!

    他必须震慑殷血歌,他必须收服殷血歌,他必须通过殷血歌,拉近自己和殷凰舞的关系!

    他是真的迷恋殷凰舞,很多年以前,他第一次见到殷凰舞之后,就近乎丧心病狂的迷恋上了殷凰舞!虽然殷凰舞是如此的优秀,如此的骄傲,尤其现在晋级为血帝的殷凰舞,更是如此的可怕,但是他依旧迷恋她,而且越发的不可遏制自己心头强烈的**!

    掌控殷血歌,然后通过殷血歌,掌控殷凰舞!

    这个美丽的、骄傲的、优秀的、强大的女人,才是他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最完美的妻子人选!

    “一个稚子,一个微不足道的稚子,按照我们这个种族的传统,他必须表现出对我的尊重!”查理声嘶力竭的指着殷血歌咆哮着:“如果他无法遵循一个稚子应有的礼仪和教养,那么我不介意亲自给他上一堂印象深刻的礼仪课!”

    ‘哗啦’一声巨响,殷血歌上半身的衣衫炸开,翼展几近二十米的本命蝠翼带着刺目的血光张开。天地塔顶层掀起了一阵可怕的飓风,浓烈的血炎包裹着殷血歌的身体,他的双手指甲弹出来有一尺多长,他的犬牙凸起几近一寸,他的双眸和头发都瞬间化为血色!

    殷凰舞无比震惊、无比激动、热泪盈眶的看着暴起的殷血歌!她双手紧紧握拳,下意识的仰天尖啸!天地塔四周的流云崩解,方圆十里内的云层被尖啸声扫荡一空!

    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不知所措的看着殷血歌,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觉得,他一定身处噩梦之中,他绝对是还没有睡醒,所以他才看到了如此可怕的幻觉!

    一个稚子,一个十一岁的稚子,一个在殷族内部受到无数族人排挤和打压的稚子,他居然张开了比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的本命蝠翼尺寸更加惊人的翅膀!他身上的气息居然比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这个在百年前就跻身公爵的血妖强者更加强横!

    更让查理无法接受的就是,殷血歌的气息中,居然隐藏了一丝如此纯正而古老的气息!一如查理曾经在自己家族的亲王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一模一样,古老而沧桑,充满了沉重的历史沉淀的气息。

    “你只是一个稚子,该死的,你只是一个稚子!”查理惊恐的向后连连倒退!他从殷血歌身上感受到了刺骨的敌意,宛如刀锋一样扑面袭来,刺激得他浑身发冷的敌意!

    殷血歌仰天长啸,本命蝠翼上六枚太古妖文同时亮起,他的身体化为一道血光,化为一团血炎,带着刺骨的寒风和可怕的高温,带起无数道残影,宛如噩梦中的幽灵一样冲向了查理!

    锋利的指甲带起可怕的破风声,‘飕飕’风声中,殷血歌一尺多长的指甲数十次的进出查理的身体,将他的身体一次次的贯穿。无数道血箭涌出,查理发出声嘶力竭的痛呼声,但是很快他的喉咙就被殷血歌一掌封喉,他再也无法发出半点儿声音。

    ‘咔擦’声中,殷血歌将查理的脑袋拧了一百八十度。

    他抓住了查理的脖子,直接将他丢下了天地塔。

    整个殷族城邦都回荡着殷血歌冷酷、狠戾、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

    “查理·范恩克·布莱恩堡,就凭你,也想追求我的母亲?”

    “就凭你,也想成为我的父亲?”

    “就连我都无法战胜,你根本,不配!”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