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四十九章 雨中情缘(上)
三界血歌 第四十九章 雨中情缘(上)
    周末了,求推荐票咯!

    ******

    十二年前,狂风暴雨之夜。

    面色阴沉的殷凰舞裹在一条黑色的斗篷下面,在大柏林城邦的某处三流街区的小巷中急速行走。暴雨冲洗着她的身体,让她的心和身体都冰冷无比。

    就在半刻钟前,四名布莱恩堡家族的侯爵围住了殷凰舞,但是轻敌的他们被妖孽的殷凰舞突袭重创,丢下了几句狠话后狼狈的逃窜。他们残留在殷凰舞身上的血腥味,正被暴雨冲刷干净,但是阴寒刺骨的倾盆大雨,却无法洗去殷凰舞心头的怒火和委屈。

    殷族,来自东方修炼界的古老家族。保守,封闭,顽固,极度的刻板和守旧,这是殷族的传统。和其他的东方家族一样,女人在殷族没有任何的地位,她们往往只是和亲的牺牲品。

    不管她们有多强的力量,多妖孽的资质,她们都无法取代那些嫡子的地位。不管殷凰舞如何的努力,不管她如何的想要做得更好,不管她为家族立下了多少功劳,她都无法在家族元老心中拥有任何的地位。

    哪怕她在过去的数十年内,为殷族消灭了领地上数十个不服从殷族命令的血妖小家族;哪怕她曾经带领家族精锐猎杀队伍,消灭了十几个野性未消、喜欢袭击殷族领地的狼人部落,逼得银狼一族的大族长出面和殷族签订了和平协约。

    哪怕她立下了这么多的功劳,她依旧在殷族没有任何地位可言。

    哪怕是殷极煌那样志大才疏的废物,哪怕是殷极焐那样小心眼的蠢物,以及那些殷凰舞从来没放在心上的同辈堂兄弟们,他们都能在家族掌握实权,得到家族资源的倾力培养。而她呢,所有的资源都靠她自己争夺,她的实力是靠着自己的刀,自己的剑,踏着无数的尸骸和血浆一分分的提升过来!

    心中充盈着无边的杀意,殷凰舞的眸子里闪烁着刺目的红光,她很想毁灭点什么,很想闹出一些大乱子过来。她想要让殷族的那些老家伙好看,她想要给布莱恩堡家族那些仗势欺人的老不死们一点颜色瞧瞧!

    哪怕破罐子破摔呢,谁也别想让骄傲的殷凰舞按照他们制定的命运走下去!

    如果不能骄傲的飞翔在九天之上,那么就干脆提前陨落吧。但是在陨落之前,她一定要迸射出最强烈的光芒,让所有人都记得,在这个该死的世界,在这个不公平的世界,有一个叫做殷凰舞的女子来过,活过,挣扎过,拼搏过!

    几个不知道死活的下三滥的小混混从黑漆漆的角落里窜了出来,生存在大柏林城邦最低层的这些卑劣生物,他们用特有的觅食本性,察觉这个裹在黑色斗篷中行色匆匆的人,是一个女人!

    三更半夜,暴雨倾盆,一个女人从大柏林城邦治安最差的三流街区的小巷子里走过!

    好吧,一个女人,这个借口和理由已经足够!几个面容可鄙的男子狞笑着拔出了匕首,向着殷凰舞逼了过去。他们吹着轻佻的口哨,各种污言秽语宛如潮水一样从他们散发着浓烈口臭的嘴里喷出,他们用自己所知道的最肮脏的言语调戏殷凰舞,以此满足自己卑劣的快乐。

    “妞儿,这里有个不错的酒馆,里面有好喝的烈酒,也有好吃的食物,还有足够大的松软舒服的大床!跟我们走吧,我们会让你登上天堂的!”一个丑陋的男子凑到了殷凰舞面前,‘嗤嗤’怪笑着伸手去抓她高耸的胸脯。

    一道赤红色的雷电从高空划过,同时闪出的还有一抹猩红的血光。殷凰舞挥动佩剑,两柄锋利的短剑宛如旋风一样划过这几个男子的身体,将他们切成了最细小的肉末。

    黑漆漆的小巷子里,暴风骤雨中,雷霆光芒下,无数血浆和肉末喷溅出来,长有十几米的小巷子一阵血肉模糊。暴风雨给了殷凰舞极大的帮助,这些碎裂的血肉被冲刷进了下水道,很快就没有多少痕迹留下来。

    几个小混混的话提醒了殷凰舞。

    在这样的暴风雨中行走,可不是什么赏心悦目的事情。前方有一个灯光昏暗的灯箱,一个破烂不堪的门户上,钉着一个摇摇摆摆的烂木板。有人用粗劣的手法,在木板上画了一个盛着面包的盘子和一个酒杯,这是一家下三滥的酒馆。

    就算是下三滥的酒馆,也比外面的狂风暴雨来得舒服。而且这种鱼龙混杂的破烂酒馆,对于殷凰舞这样只能在黑暗中出没的生物而言,显然更加的安全。

    酒馆内乌烟瘴气,这是一家不入流的酒馆应有的气氛。数十名醉醺醺、浑身臭气冲天的彪形大汉,以及一群几乎一丝不挂,或白或黑的身躯直接暴露出来的女人杂乱的纠缠在一起。硕大的酒杯相互碰撞着,劣质啤酒的泡沫四处喷洒,用食用酒精兑出的劣质烈酒的气味能够把人冲翻一个跟头。

    酒馆深处的长柜后面,酒馆的老板,一个高高壮壮膘肥体壮的黑人大汉双手抱在胸前,正放声的大笑着,看着长柜前和几个中年女人拉拉扯扯的青年男子。

    殷凰舞刚刚走进这酒馆,透过昏暗的灯火,透过无数摇曳的面容狰狞扭曲的身影,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青年。就好像乱葬岗、枯草丛中,一株突兀生出的琼花仙树一般,那满脸通红,已经喝得醉醺醺的青年,在这些乱杂杂的人当中,是如此的醒目。

    高大而俊朗,黑色的长发宛如缎子一样柔顺的披散在身后。这青年有着一副大好皮囊,哪怕是擅长生出各种俊男美女的血妖一族中,都极少有人能够在容貌上和这青年相比。

    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模样,这青年瞪大了因为劣质酒精而烧得通红的双眼,正嘻嘻哈哈的将手伸进一个足可以做他姨妈的中年女人的怀中,用力的抓挠着她干瘪的胸脯。

    酒精误事,毫无疑问的,被酒精烧坏了脑子的青年,他将那几个中年女人当成了绝色美女!

    殷凰舞好奇的看着这个青年。他的容貌,他的外形,他的气度,以及他哪怕是醉酒时的言行举止,都透着一股子养尊处优的雍容。殷凰舞见到他的第一眼,就觉得这青年好似一条本应腾云驾雾在九天之上的天龙,突然自甘堕落的一头扎进了烂泥坑里,和一群泥鳅混在了一起。

    这个小酒馆内的人见识有限,他们辨识不出这个青年身上那些衣物和饰品的价值,但是落在同样出身世家豪门的殷凰舞眼里,这青年身上的衣物装束让她都觉得隐隐心惊。

    黑色丝绸制成的长袍,在昏暗的灯火下,长袍隐隐反射出点点星光。这是用罕见的妖蚕丝混杂了其他材料制成的丝绸,问题在于,就连殷凰舞都认不出,这到底是哪种妖蚕吐出来的丝。

    冰蚕?天蚕?血蚕?或者是其他更罕见的妖蚕吐出的精华?

    这还不是全部,借着四周昏暗的灯火,逆着灯光,必须在某个特殊的角度上,才能看到在那黑色的长袍上,用紫色的特殊丝线,织出了一副极其华美、极其嚣张、极其霸道的九龙蹈海图。

    九条张牙舞爪的五爪巨龙盘旋在巨浪翻滚的大海之上,他们翻江倒海,掀起无边风浪,他们怒目俯瞰着茫茫大洋,高高在上宛如神灵。

    暗纹九龙袍,殷凰舞都为自己的发现感到头晕。在西方,没有任何一个家族会使用这样的纹路。而且这长袍的材料和加工工艺,殷凰舞也不知道哪一个西方修炼界的豪门贵族有这样的手段。

    在青年身边的长柜上,摆放着一条玉光莹润的玉带。二十四块美玉穿成的玉带在灯光下熠熠发光,每一块美玉都润泽光洁,可以倒映出附近人的影子。让殷凰舞无法理解的是,这些美玉蕴藏了极其强烈的天地灵气,比殷族如今使用的顶级能量晶石中蕴藏的灵气还要充沛和浓郁。

    在这个放荡不羁的青年身上,还有着诸如戒指、手镯之类的精巧配饰。每一件都极其的珍贵,每一件的价值都让殷凰舞大开眼界。

    这么一个俊朗、魁伟,显然出身高贵的青年,带着这么一身价值连城的行头,混迹在大柏林城邦最混乱、品流最差的三流街区的下三滥的酒馆内,和一群价格最低的陪酒女人厮混成一团。

    殷凰舞穿过人群,一步步的走向那青年。她很好奇,这个黑发黑眸,显然东方血裔的年轻人,他来这里做什么?不管怎样,大柏林城邦属于殷族默认的家族领地,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自家的地盘上,殷凰舞觉得,她必须盘问清楚这家伙的来历和来意。

    她绝对不会承认,在这一刻,她实则是被那青年身上散发出的某些独特的韵味给吸引了。

    “公子我,有钱!”青年嘻嘻哈哈的拍出了好几根铸造工艺极其精巧的小金条,按照大柏林城邦的物价,这几根金条足够将这个酒馆买下来。他指着站在长柜后的黑人老板,声嘶力竭的嚎叫着:“公子我今天开心,我就是来找乐子的,我要一路喝下去,把你们这个破烂城池的所有酒馆的所有酒全部喝掉!”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