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第五十章 邪魔外道(下)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还有五天,五天猪头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亲们,看看你们的帐号保底月票获取资格有了没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记获取,然后在4月1日那天投给猪头。

    ******

    腓烈特、劳伦斯的身体微微一颤,差点没一屁股摔倒在地。

    公爵之上是亲王,亲王之上是血帝,血帝经过漫长的修炼,可以晋级血神!而突破了血神境的血妖大能,他们统称血圣!那已经是近乎神圣仙佛的存在,就和凡人修炼得道成仙一样,血圣对于血妖一族而言,就是那些修成大道不死不灭恒古永存的尊贵存在。

    血之权杖内存有血圣精血,但是无数年来,那些血圣精血只是充当某种象征物,从来没有哪一个血妖敢开口说——他想要吞噬血之权杖内保存了无数年的血圣精血!

    殷血歌提出的这个要求,对于血妖一族而言,就等同于某个世俗界皇朝的皇太子,突然对那些王公大臣们说——把咱家的祖坟挖开,把开国太祖的腰花划拉一条下来,我们下火锅吃吧?

    如此的大逆不道,如此的惊世骇俗,如此的罪孽深重!

    不等腓烈特、劳伦斯和凯瑟琳开口说话,殷血歌已经冷声笑道:“反正没人知道血之权杖内的血圣精血有多少,一滴也是,一百滴也是。只要你们守口如瓶,谁会知道这件事情?”

    凯瑟琳等三人甚至不敢开口问殷血歌这件事情如果暴露了会怎样!

    毫无疑问的,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泄露了出去,扛锅的肯定是布莱恩堡家族!以殷凰舞如今的实力和权势,布莱恩堡家族负责保管的血之权杖中,一半的血圣精血突然消失不见,这消息一旦泄露,整个布莱恩堡家族会立刻人间蒸发,哪怕最年幼的稚子都不会有活下来的机会。

    同样毫无疑问的就是,如果他们不答应殷血歌的要求,布莱恩堡家族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无非是横死和慢性死亡的区别罢了!

    苦笑了几声,劳伦斯和凯瑟琳同时看向了腓烈特亲王。面容苍老的腓烈特哆哆嗦嗦的回头看了看天地塔上三条血淋淋的身影,咬着牙齿冷哼了起来:“尊敬的殿下,我希望,等会我们能将那三个该死的罪人带回布莱恩堡家族,他们的灵魂,必须受到永远的折磨!”

    “我完全同意您的做法!”殷血歌伸出了右手:“好了,我们就不说废话了,东西呢?”

    一片血色雾气笼罩了月华殿,除开三位亲王和殷血歌,没人知道在血雾中发生了什么。反正三位亲王很快就离开了月华殿,他们一个个脸色惨白,就好像刚刚被一万个强盗洗劫了一遍。而殷血歌带着殷勤的笑,很热络的亲自将他们送到了月华殿门前。

    三位亲王离开的时候,殷血歌甚至还不断的挥手示意,他那得意的小模样,就好像青楼里的姑娘,正挥动着手绢对自己的恩客大叫——客官,欢迎下次再来,赶紧来哦!

    回到月华殿的院子里,殷血歌掏出了九颗拳头大小的金色宝珠。

    犹如黄金溶液铸成,通体金色,隐隐泛出一丝血光。坚硬柔韧不似液体,冰冷沉重,每一颗都重达百斤。无数蝇头妖文法箓在宝珠内若隐若现,密密麻麻的让人望而生畏。这九颗金色宝珠,就是血圣留下的精血,蕴藏了庞大力量和无穷感悟的血圣精血!

    殷凰舞的身影一闪而过,她的手轻轻一挥,六颗金色宝珠已经被她的手掌吸进了体内。随后她一把捏住了殷血歌的下巴,将剩下的三颗血球强行塞进了他嘴里。

    “乖儿子,按照事先说好的,我们娘儿两这么分账最是公平不过。嘻嘻!”用力的揉搓着殷血歌的脸蛋,殷凰舞眯着眼笑道:“这可是血圣精血,那些老不死的,他们不敢对这些精血做什么,真是蠢到了极点!这些精血不拿来吞噬吸收,就和废物有什么两样?”

    殷血歌瞪大了眼睛,好容易才将三颗硕大的血珠吞进腹内。然后无数道宛如水银一样沉重的热力缓缓的流转全身,三颗血珠化为潺潺血流拥入了殷血歌的心脏,将他的心脏染成了一片金色。

    这是血圣留下的精血,以殷血歌如今的实力,他只能慢慢的被动的消化吸收,静静的等待他们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好处。倒是殷凰舞么,她已经半步踏入了血神境,她倒是有资格主动吸纳这些血圣精血,迅速的增加自身力量了。

    “乖儿子,等老娘我实力再涨一步,十三件传承圣器,都是我们的!”殷凰舞丝毫不掩饰她的勃勃野心!传说中血妖一族十三件传承圣器合而为一,将诞生一件惊天动地的可怕武器,殷凰舞对此可是期盼已久的。

    殷血歌感受着自己心脏内澎湃庞大的生命气息,感受着心脏有力的跳动,以及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子勃勃的力量感,他不由得点头微笑,和殷凰舞一并抬头看向了天空的满月。

    高空中,一片浓密的黑云翻滚着从东南方呼啸而来,阴风阵阵,寒气森森,伴随着无数的鬼哭狼嚎声,在那黑云中隐隐有大量灰白色的扭曲身影浮现。

    一个细细的、阴柔的,好似铁钩子一样想要把人的灵魂从体内勾出,然后将灵魂扯成碎片的女子声音从那一片黑云和无数扭曲的身影中传了出来。

    “殷道友,殷姐姐,小妹可是来迟了?嘻,这可不能怪小妹我,路上有几条大狗不开眼,非要抓小妹回去做压寨夫人,小妹一时生气,就跑去把他们满门上下三千一百八十九条大狗杀了个干干净净,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呢。”

    殷凰舞眯着眼看着那遮盖了圆月的黑云,悠悠笑了起来:“九子鬼公子,你可不要吓坏了我的乖儿子。”

    “唉哟,讨厌了啦,我不是九子鬼公子啦,我是九阴公主阴媚媚!我虽然有一具肮脏的男人躯体,但是我的心,可是最纯洁、最无瑕、最柔美、最娇弱的女儿心呢!”

    殷血歌激灵灵的打了个冷战,他下意识的一把抓住了自己母亲的袖子。

    这来的人是什么玩意儿?这家伙到底是男是女?他或者她,说话怎么这么的让人浑身寒毛直竖?

    一道阴风轻轻柔柔的卷了过来,一位身形窈窕,面容俏丽柔美,生得花容月貌的‘少女’穿着一套大红色的凤冠霞帔,扭扭捏捏的从阴风中走了出来。

    隔着老远,这少女就娇笑着往殷凰舞的身上扑了过来。

    “殷姐姐,数月不见,妹妹我想死您了。”

    殷凰舞的脸蛋一阵抽搐,她举起右手,一道血色雷霆呼啸着轰出,将那少女打得惨嚎一声,浑身带着黑烟雷火飞出了百多米远。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