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一章 群魔乱舞(上)
三界血歌 第五十一章 群魔乱舞(上)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还有五天,五天猪头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亲们,看看你们的帐号保底月票获取资格有了没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记获取,然后在4月1日那天投给猪头。

    ******

    “真是,伤心呢!”

    自称九阴公主的‘少女’有点狼狈的驾着一道阴风窜了回来,剧烈的咳嗽着,从里嘴里吐出一道黑色的浓烟,九阴公主双手插在腰间,很妩媚的向殷凰舞抛了个媚眼。

    “太伤心了,我们姐妹这么久没见面,殷姐姐你就用掌心雷迎接自家姐妹呀?唉哟,这小帅哥是谁啊?生得白白净净,细细嫩嫩,好想咬一口呀!乖,叫姐姐,姐姐给你好东西!”

    两句话没说完,九阴公主就骤然看到了站在殷凰舞身边的殷血歌。她的眼神立刻变得直勾勾的,满脸堆笑的向着殷血歌一步步的挪了过来,两只白净纤细,指甲上还涂着凤仙花汁的小手就朝殷血歌的脸蛋摸了上来。

    一股幽香扑面而来,阴寒冷冽的香气好似雪地中、悬崖下的一株千年老梅花,殷血歌嗅到九阴公主身上的香味,身体激灵灵一颤,只觉精神骤然一阵清明。他瞪大眼,仔细的打量起这巧笑嫣然生得国色天香的九阴公主,然后差点没一口吐了出来。

    这家伙再怎么擦胭脂抹粉的遮掩,哪怕穿戴着高领的霞帔,他一说话的时候,一个小鸡蛋大小的喉结依旧上下翻滚着。这生得如此美丽,行走时摇曳生姿,声音也很是清脆甜美九阴公主,赫然是一个大男人!

    或许说大男人也不对,看他的容貌也就是二十岁不到,应该属于‘小男人’的范畴。

    殷血歌虽然自幼在殷族城邦长大,各色妖魔鬼怪也见得多了,但是他何曾见过如此妖孽?他脸色一变,下意识的一把抓住血灵剑柄,‘哧溜溜’一道血淋淋的剑光喷射而出,向着九阴公主的双手扫了过去。

    九阴公主脸色再次惨变,他惊呼一声,一道阴风裹住‘花容失色’的他,十几道白生生的人影闪过,‘嗤’的一声响,殷血歌的剑锋切过了某样阴冷柔韧的物事,大片浅红色的血浆从阴风中喷了出来。

    “真是吓死奴家了!”九阴公主用力的拍了拍平坦的胸膛,退出了数十米外的他惊骇不已的看着殷凰舞尖叫道:“殷姐姐,这就是你那宝贝儿子?怎么一点都不乖巧可爱?怎么能对人家一女孩子动刀?”

    阴风中坠下了一具看上去只有十岁不到的童子尸体。身躯完全袒露在外一丝不着的童子睁着眼睛,眼眶里只有一片深邃的黑色,不见任何眼白。浑身惨白一片的童子尸体散发出淡淡的阴邪气息,在他的腰间有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正不断有浅红色的血水喷出来。

    ‘嗤嗤’声不绝于耳,童子尸体的伤口附近无数肉芽急速生长,很快伤口就恢复如初。这具阴冷惨白,没有丝毫生气的童子尸体直愣愣的竖起,一道阴风卷了上来,他化为一道白色身影,很快就没入了九阴公主的身后那一片茫茫的黑雾中。

    九阴公主‘嘻嘻’笑了几声,不无得意的扭了扭身体:“幸好本宫这假死代形的法门也算熟练,要不然被你这小家伙一剑给劈了,送了命也是小事,丢了脸可就没脸见人了。”

    殷血歌不由得想要发笑,这家伙这是什么逻辑?脸面比性命还要重要?

    殷凰舞轻轻的拍了拍殷血歌僵硬的肩膀,淡然说道:“这是九子鬼公子,你可以叫他九公子,或者叫他九姨也不错!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账恶棍,不过为人还凑合,是母亲的朋友!”

    “叫我九姨,九姨就可以!如果是九姐姐,本宫就更开心了!”九阴公主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带着一丝惊容嘻嘻哈哈的凑到了殷血歌身前。这一次,他很警惕的没有靠得太近,也没有伸手去摸殷血歌的脸蛋。他在袖子里掏了一阵子,然后掏出了一串白骨项链。

    九颗白生生,黑气缭绕的拳头大小骷髅头被一根黑色的丝绦串着,这一件邪气冲天的项链自行悬浮在空中,不断发出凄厉的哭嚎声。这声音阴邪肃杀,听上去好似无数婴孩在哭喊哀嚎,听得殷血歌浑身寒毛直竖,好似有无数毛毛虫在他的皮肤上爬过,让他浑身难受到了极点。

    “小侄儿,第一次见面,本宫也没什么好东西。这是本宫师门留下的一件‘九子鬼魔夺灵元珠’,嘻嘻,用来护身很是不错。看你生得这么粉白细嫩的,真是让人心痛哦,可不要让人伤了你,正好送你做礼物了!”九阴公主目光炯炯的看着殷血歌,将这一串诡异的白骨骷髅项链推到了殷血歌面前。

    殷凰舞眉头一挑,顿时笑了起来:“倒是一件好东西,九妹你今天出手挺大方么?”

    抓起殷血歌的手掌,殷凰舞狠狠的在他指尖上咬了一口,然后分别在那九颗白骨骷髅上滴下了一滴殷红的血水。殷血歌只听得九声尖锐的孩童哭泣声冲天而起,他顿时和这九子鬼魔夺灵元珠之间有了一丝清晰的灵魂联系,他能轻松的控制住这件邪器的一举一动。

    心念微微一动,那根用无数黑丝编制而成的丝绦骤然散开,化为一张无形无迹的大网漫天乱飞,所过之处阴风惨惨,有大量鬼火磷光喷射而出。九颗白骨骷髅则是化为九条灰白色的长虹,带着凄厉的摄人心魄的鬼啸声凌空乱飞,所过之处带起了无数妖鬼幻象。

    “哎,这凭空施展,也没个敌人试试威力,看不出本宫这宝贝的好处!”九阴公主有点不开心的叹了一口气:“小家伙啊,过几天去找几个倒霉蛋试试这宝贝,人越多,越能显出他的好处。只要被那‘九子断魂网’兜住,这魂灵儿就散了一半,再被那九子鬼魔夺灵元珠附体一吸,就算是金丹大成的修士也得魂飞魄散,本宫可不是在吹牛哦!”

    殷血歌感受着这一套邪恶法器的强大力量,他心念一动将这法器收起,让他化为一串小小的白色链珠挂在了左手上。他笑着向九阴公主抱拳行了一礼,按照殷凰舞的指点向她问了好。

    “好,好,真是乖孩子!”九阴公主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然后无比幽怨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儿!哎,这臭男人的身躯,怎么连孩子都怀不上呢?”

    殷凰舞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殷血歌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如何接话才好。

    就在这时候,一个粗狂野蛮的声音从半空中呼啸传来。

    “小人妖,想要生娃娃,你这辈子是别想了!要不本王我行个好,帮你转世轮回重新投胎,让你投生成女人,岂不是就能满足你的愿望了?”低沉的虎啸声从高空传来,很快一头白骨嶙嶙,通体被绿色磷火缠绕的猛虎骷髅就从高空踏着鬼火阴风落了下来。

    在这体长超过十米的猛虎骷髅架上,端端正正的坐着一个同为骨架子的邪修。

    这人身高在三米开外,和那猛虎骷髅一样,通体都是骨架,不见丝毫血肉。但是这人的骨架通体泛出金属光泽,紫黑色的骨架子好似玄铁铸造而成,在月光下更是透着一丝摄人心魂的邪恶气息。

    如此高大的骨架,显然并非寻常人类所有,至于这邪修的额头上一根血色独角,更是显出了他非人的身份。让殷血歌诧异的就是,这名骨架邪修身上穿着一件杏黄衮龙袍,脚踏逍遥无忧靴,头戴平天太平冠,腰间扎着九龙金腰带,分明是做东方古时候的帝皇装束。

    猛虎骷髅一落地,这邪修就一拳轰在了猛虎骷髅的头颈上,勒令他趴在了地上。

    ‘咔擦’声不绝于耳,邪修慢悠悠的站起身来,从坐骑上走下地,然后稳稳当当的一步步走到了殷凰舞面前。双手背在身后,向殷凰舞点了点头,邪修冷声道:“喪婆婆那老婆娘呢?本王都到了,她居然还在后面拖延时间?这是没把本王放在眼里啊!”

    一旁九阴公主歪了歪嘴,‘哼哼’的冷笑了几声。骨架邪修顿时震怒大吼道:“小人妖,你笑什么?”

    九阴公主向骨架邪修翻了个白眼,不阴不阳的冷笑着:“本宫想要笑,你管得着么?万邪骨王,这里可不是你的邙山地宫,这里是殷姐姐的地盘,是不是啊,殷姐姐,哦?这里可容不得这老邪鬼在这里逞威风呢?”

    殷凰舞只是抿嘴微笑,手掌轻轻的抚摸着殷血歌柔顺的长发。

    万邪骨王呆了呆,然后他突然大笑了起来,嘴里喷着丝丝阴寒刺骨的黑色寒气,万邪骨王指着殷血歌笑道:“殷血帝,这就是你那公子吧?嗯,果然是生得骨骼清奇,这一身骨架子,看上去实在是英华内敛,果然是修炼万邪骨魔道的极佳人才!”

    殷凰舞的脸色微微一变,她冷笑道:“我家孩儿,还要娶妻生子,开枝散叶呢,这断子绝孙的万邪骨魔道,还是万邪骨王你自己消受吧!废话少说,见面礼呢?”

    殷血歌飞快的瞥了一眼自己的母亲,这话说得实在是彪悍霸气,这才是他殷血歌的母亲应有的派头!

    干笑了几声,万邪骨王急忙从袖子里一阵掏摸,然后掏出了三只一尺二寸长,造型古朴邪异的白骨箭。他小心翼翼的将这白骨箭放在了殷血歌面前,然后低声念诵了几声咒语,黑漆漆的手指向着殷血歌勾了几下,从殷血歌的身上取出了三滴血水融入了骨箭中。

    “这是用本王肋骨炼制的丧门白骨箭,小哥儿,留着做护身之用吧!嘿嘿,只要修为不比本王高出太多,或者有什么奇珍异宝护体,这一箭过去保证对方魂飞魄散!”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