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此返回九星天辰诀-九星天辰诀最新章-爱上书屋首页当前位置:三界血歌 > 第五十一章 群魔乱舞(下)
三界血歌 第五十一章 群魔乱舞(下)
    三界血歌4月1日上架,还有五天,五天猪头就能解放了,就能大爆特爆的更新了。亲们,看看你们的帐号保底月票获取资格有了没有,保底月票很便宜,不能忘记获取,然后在4月1日那天投给猪头。

    ******

    殷血歌接过丧门白骨箭,他的手指刚刚和这三支白惨惨的骨箭接触,就觉得身体好似被雷电轰击一样,浑身一阵阵的发麻,耳边突然有无数凄厉的怨毒诅咒声响起,他的魂灵儿一阵乱颤,差点就被这白骨箭震碎了他的灵魂!

    如果殷血歌没有将自身精血融入白骨箭中,没有万邪骨王这炼制者帮他收服这三支白骨箭的话,怕是殷血歌刚刚碰到这三支白骨箭,就已经魂飞魄散了!

    和九子鬼魔夺灵元珠相比,这白骨箭在诡谲难测方面远远不如,但是在绝对的杀伤力上,这丧门白骨箭可比那九子鬼魔夺灵元珠直接得多。

    “多谢骨王前辈!”殷血歌接过丧门白骨箭,小心的藏进了自己的袖子,用千机麒麟臂收纳了进去。

    刚刚收拾好这三支危险的白骨箭,‘砰’的一声巨响,一口通体发黑的巨型石棺从高空笔直的摔了下来。这口石棺比殷天绝等殷族元老沉睡的棺椁还要大了一倍以上,黑漆漆的石棺被一层浓浓的死气包裹着,殷血歌被石棺落下时带起的气息一扑,只觉浑身一阵冰冷,下意识的就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月夜,黑云,阴风惨惨,自天而降的石棺,这等景象实在是诡异阴邪到了极点。

    但是让殷血歌哭笑不得、只觉得无比荒唐荒谬的就是,在那石棺上,也不知道是谁用血色的油墨乱杂杂的写了无数的吉祥话儿——‘大吉大利’、‘恭喜发财’、‘多子多福’、‘子孙满堂’等等。

    这些吉祥话儿如果写在红色的条幅上,挂在大门口,就能当春联使了。但是在这样的场景下,这些血色话语被写在了一口黑漆漆的巨型石棺上,这些话看上去就一点儿都不可爱,反而透出了十成十的恐怖以及邪异气息。

    剧烈的咳嗽声从那石棺内传来,一个沙哑的老太太声音悄然响起。

    “殷血帝,老太婆这模样太吓人,就不出来吓唬小孩子了!这是你家那孩儿吧?果然是个好孩子!老太婆看得出来,是个有福分以后前途广大的孩子,可比某些颠倒阴阳的小人妖、断子绝孙的老骷髅要强出千百倍了。”

    “第一次见面,老太婆也不能小气啊,这里呢,有老太婆当年还在闺房里做千金小姐的时候,师尊赐下的一件护身的宝贝。多好的孩子啊,这宝贝就送给你护身吧!殷血帝,你可不能说老太婆家底太薄,这宝贝见不得人啊!”

    殷凰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她急忙笑道:“喪婆婆说得什么话?血歌有你们这些前辈爱护,有这么些宝贝护身,那是他的福气,他还能挑三拣四的不成?”

    话音一转,殷凰舞慢悠悠的说道:“九阴公主和万邪骨王都在呢,您老人家也不好意思拿太差的东西糊弄小孩子吧?以您‘瘟煞教’太上长老喪婆婆的身份,这送出来的见面礼,总不至于差过九子鬼魔夺灵元珠和丧门白骨箭去!”

    前面一句话还说得暖人心窝子,这后面一段话可就变了口气了。

    喪婆婆被殷凰舞的一番话弄得半晌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阵子,那棺材盖子才突然开启,一只被厚厚的黑色罗缎裹在里,一丝儿皮肉都不露出来的手掌从棺材盖子的缝隙里伸出,将一个一尺多高的青绿色有红色花纹装饰的葫芦丢了出来。

    这葫芦上的红色花纹,初始看来就是某些天然的纹路。但是仔细定睛看过去,这红色花纹分明是由无数扭曲的邪道符箓组合而成,所有的红色纹路组成了一张扭曲的绝望的鬼脸,深深的烙印在了葫芦里。

    “殷血帝,这可是七杀瘟葫芦,妙用无穷啊。如果不是为了那件大事,我们实在是需要你西方修炼界的帮助,老太婆我可舍不得拿出我师门重宝。当今之世,上哪里找这种先天灵苗结成的葫芦胚胎去?”喪婆婆很有点心痛的叹着气,那葫芦带着一丝暖洋洋让人浑身乏力的暖风,轻盈的飞到了殷血歌面前。

    殷凰舞急忙帮殷血歌滴血祭炼了这七杀瘟葫芦,然后这才满意的拍了拍手,朗声笑道:“那么,三位道友都到齐了,我们也能商量正经事了!只不过,我们上次商定的利润分配的比例,怕是还要再计较一番。”

    九阴公主、万邪骨王和喪婆婆同时厉声喝道:“殷血帝,这可是我们四家人商议妥当的!”

    殷凰舞不紧不慢的笑了笑,柔声说道:“是啊,我们是商议妥当了的。但是现在可不仅仅是我们四家人,我殷凰舞的宝贝儿子,也得算上一份,所以,这分配比例,必须得重新商量商量。”

    ‘哼’的一声怒吼,万邪骨王的身形骤然膨胀到十五米高下,他的手上凭空多了一对儿巨大的二十四节乌金钢鞭,双手紧握兵器用力的挥动着,不断发出‘轰轰’的破空巨响。他双眸中惨绿色的鬼火缠绕,怒极望着殷凰舞厉声喝道:“殷血帝,得了好处,你就要变卦,不要以为这是你的地盘,你就敢戏弄我等!”

    狠狠一跺脚,殷血歌的月华殿顿时平地坍塌,附近的湖水同时飞上了半空,小半个血秀宫的建筑都被震得粉碎。万邪骨王厉声喝道:“殷血帝,莫非你觉得,你能同时招惹我们邪骨道、瘟煞教和生死尸魔宗么?”

    九阴公主身后一具一具白色身影悄然走出,喪婆婆的黑色石棺也慢慢的离地飞起。

    殷凰舞看着剑拔弩张的三人,慢条斯理的四根手指头:“我儿子,手上有四条浮光星舟!他,必须算一方,占一份好处!别以为你们三个在东方修炼界是没人敢招惹的老魔头,真要翻脸,姑奶奶扒了你们皮拿去做人偶,别忘了,这里是姑奶奶我的地盘!”

    一声声凄厉的尖啸声冲天而起,数十名金丹大成实力的血妖亲王挥动着巨大的本命蝠翼冲上了高空。

    过千名千年公爵和大公爵带着密密麻麻的侯爵、伯爵同样拍打着本命蝠翼飞上天空,一时间天空的满月都被巨大的蝠翼遮挡,偌大的殷族城邦陷入了一片黑暗。

    九阴公主三人一阵沉默,过了许久,喪婆婆才干笑了起来。

    “四条浮光星舟?殷血帝,如果你没开玩笑,你家公子,还真能算上一份!”

    c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

三界血歌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