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05、虎娃的快乐生活
    若水会治病,村中的男女老幼有谁生了病都会找若水求助,而她施治的过程往往很神秘,就像一种古老的仪式。假如在巴原中那些早已建立城廓与国度的大族眼中,若山和若水当然就是这个村落里的祭司与巫祝,但此地却没有这种称呼,他们就是山爷与水婆婆。

        被若山从清水氏城寨废墟中抱回的男婴,就生活在路村。人们发现他时,恰好有一头胭脂虎似是在给他喂奶,所以大家都称呼他为虎娃,这个名字也是希望他能像猛虎一样强壮、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

        在这种部族村落里,照顾孩子的不仅有自家父母,也是整个部族共同抚养与照顾。包括他们采集与狩猎到的食物,往往也是共同分配的,私有的财产很少,那些珍贵的器物都归整个部族共同拥有。

        在险恶的蛮荒中,他们需要集体行动互相协作才能长久地活下去。不下雨的白天,大人们到村外采集或打猎时,村中往往只留下一堆老弱妇孺,老人们坐在门口做着各种活计,同时也照看着村中到处乱跑的孩子,虎娃也在其中。

        虎娃刚到路村的时候,说不定住在哪家,谁家方便照顾这个婴儿就把他抱过去。到了三岁多能满地乱跑的时候,在若山族长的石屋边也给他搭了一个温暖坚固的小屋子,垒石为墙、编织厚厚的软草覆顶,睡觉的藤窝里堆满了柔软的兽皮。族中孩子们的衣食,当然也都有他一份,而这些年来,照顾他最多的就是山爷和水婆婆。

        虎娃长得虎头虎脑的很壮实,却和这里大多数孩子皮糙肉厚的样子不太相同,细皮嫩肉显得很白净,脚踝上一直套着一个藤环。这里的大人们没事都喜欢将他抱过去摸两把、拍两下。

        族人们并不是每天都打猎,外出狩猎往往只是男人们的事情,而且很隆重严肃。首先由若山族长决定什么时间、去哪个方向,还要祭拜山神请求护佑,做好一切准备之后才集体出发,有时还需要几天才能回来。

        在虎娃来到路村后的这几年,路村人外出远距离狩猎的次数明显有所减少,村子的面貌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城寨周围有一圈以坚固的石块垒成的寨墙,以前只在正面有一个出入口,而侧面的墙根下有一条隐蔽的水渠引山泉入村流进两个池子,一个池子的水是食用的,另外一个池子是洗东西用的。

        如今背面的寨墙上也开了一个出入口,就在水婆婆住的石屋后方,通往高处的山林。靠近城寨的山坡上生长着成片的青冈橡和老榆树,橡子和榆荚都可以磨粉食用,在缺乏猎物的时节里能够充饥,村里每年都会组织族人集中采集保存。

        如今在那些青冈橡和老榆树之间的灌木丛中,撒种了成片的菽豆。菽豆很好生长,藤蔓缠绕在灌木丛中到处都是。豆子颜色很青时就可以食用,很香很嫩;等到变干变黄后则可以长期保存,一直能吃到来年。

        仔细看这种粗放式种植还很有规律,豆子撒种在灌木丛中,而环绕着青冈橡林和老榆树林之外,杂草树木已经都清理了,被成片如屏障般的火麻林包围。火麻林中有一条小路,通往下方城寨的后门。

        不仅人爱吃豆子,山中很多鸟兽也爱吃,比如经常就有猿猴来摘豆,如果窜进村子可能会伤着小孩。火麻不仅很少生虫,它的青茎和叶片上都带着毛绒绒的白刺,并且散发一种特殊的气味,假如被划伤了会感觉火辣辣地难受,所以很多野兽都不会钻入密密麻麻成片生长的火麻林,这也算是一种天然的保护。

        在城寨里的房前屋后,族人们也会种植几株火麻或菽豆,插着竹竿或树枝让豆藤缠绕生长,这些基本上都是平时摘着吃的,而村外的林地则是大规模的采集之处。村落里的房屋基本上呈向心分布,背朝着围墙门朝着村子中央那片开阔的平地。

        村子中央留出的一大片空地是族人们集会议事的场所,平时也是孩子们耍闹的地方。

        时节是春末夏初,菽豆尚青、火麻未熟,但满树圆圆的榆荚已经发白变干,风大时会飘飘扬扬地洒下如落雪一般,又到了该采收的时候。这天在族长的率领下,族人多半都去了村后那片被火麻包围的山林,有人用长竿拨弄和敲打榆枝,有人在树下的灌木顶端铺上草席收集榆荚,然后统一放置到竹篓里。

        只有一些老人和少数青壮留在村子里,看着玩耍的孩子们。稍微大一点的孩子都跑到山林中帮着拣榆荚看热闹了,这里满地乱跑的都是些小不点。城寨里平日比较安全,不需要太特别的保护,但太小的孩子也得盯着点,比如不让他们靠近水池边、不要摘食房前屋后种的菽豆。

        豆荚已经饱满,剥开之后多汁青豆又脆又嫩,但却吃死过人。村里刚种菽豆的时候,就有人摘取青色的菽豆生食,当时看着没事,可是等回到家中却上吐下泻大汗淋漓,发觉不妙将水婆婆找来时,水婆婆却摇头道:“已经晚了!”

        后来族长若山想起一句古话:“青菽不可生食,或有大毒。”据说是神农天帝很久之前留下的。但路族人并不清楚这些,因为他们以前并没有见过青色的豆子,而族长也是在山外偶尔听说的,并没有太留意,结果村里刚种菽豆不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可奇怪的是,当时村里有不少人都生吃了青色的豆子,只有一位健壮的男子中毒送了命,而其他人却没事。难道世上也有一位掌管食豆者生死的豆神,种豆、食豆须向他祭奉?不论怎么说,小心一点总归没错,族人再也不生食青豆,还会看着那些不懂事的孩子不可误食。

        天气温暖但还不算炎热,孩子们在空地上跑得正欢,其中还有一条花尾巴狗到处乱蹦。这条狗就跟在虎娃后面,而虎娃正迈着小脚丫追着一群鸡。鸡群被驱散在房前屋后乱转,虎娃总也撵不上,后来他发现到处乱兜圈子根本抓不住,于是就盯上了一只母鸡。

        大人们对这种鸡飞狗跳的场面早已经习惯了,只是做着自己的活计,或搓着麻丝或修补着器物。部族里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读书写字,更没有什么长大了要干什么的远大抱负,他们幼年时就在追逐玩耍中锻炼着体魄,等到再大一点,就要学习各种生存技能、帮着大人干各种活计。

        虎娃终于成功地盯着那只鸡将之追出了鸡群,沿着房屋后的石墙根一路往前跑,伸着小手好几次差一点就抓住了它,而那条狗晃着尾巴仿佛在给虎娃加油。以狗的速度本能轻易追上鸡,可是这条狗的样子却很古怪,它像人一样直起身子用两条后腿一路小跑,一双前爪在胸前端着。

        眼看已经将那只鸡撵到了拐弯的墙根,虎娃张开双手奋力往前一扑,却又差了一点没能抓住,反而摔了个嘴啃泥。花尾巴狗不高兴了,四蹄着地朝着鸡发出一声吼吠。鸡受了惊,扑扇着翅膀竟然飞过了那道墙。

        被训养的家禽飞行能力已经退化,但在紧急情况下,鸡也能扑扇着翅膀飞出一段距离。虎娃见这只鸡竟然跑到了寨墙外,感觉自己闯祸了,奶声奶气地喊道:“盘瓠,赶紧把它抓回来!”

        盘瓠就是这条花尾巴狗的名字,它奋力一跃,后蹄在石墙上蹬了一下也蹦了出去。虎娃学着样子在墙根下蹦了两下,发现自己过不了这道高墙,赶紧顺着墙根跑出了城寨的前门去追鸡和狗。

        城寨前门外是一片开阔地,荆棘和碎石已被清理,只有不高的杂草生长,有一片地方天然凸起的岩石已被削平,这也是族人晾晒各种东西之处,再往前便是一道断崖谷壑,宛如高原山地中被劈开的一道深深裂隙。

        盘瓠四蹄着地时跑得非常快,而那只鸡被追急了,一路蹦一路扑扇着翅膀滑翔,竟直接朝着断崖那边去了。虎娃在后面喊了一句:“别掉下去了!”

        眼看就到了断崖边缘,盘瓠一个腾空没有把鸡扑住,鸡又飞了起来,盘瓠又发出一声吠。这声犬吠与平常不太一样,显得中气十足非常震耳,在山中传出很远。鸡似是受到了莫大惊吓,居然扑扇着翅膀飞到了断崖对面。有时难以想象人在危急时所爆发出的潜力,鸡也一样,很少见到一只鸡竟能飞出这么远。

        断崖对面仍是山峦,两侧崖顶相距最窄处约有七丈远,向下看深不见底。鸡飞过去了,狗却跳不过去,盘瓠不甘心地朝着对面汪汪叫,虎娃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道:“坏了,要打屁股了!”

        路村原先没有鸡、路族人也不会养鸡,这群鸡最早是从清水氏一族的城寨中带来的。当日那群山外的凶徒在城寨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不论是人还是鸡犬,凡是能喘气的活物都被斩杀殆尽。清水氏一族养鸡,但鸡也全死了、尸骸亦化为灰烬。

        城寨中的鸡棚却没有被焚毁,地上鸡窝中还有一窝鸡蛋,被干草盖住,黑夜里很不容易发现,凶手们大概也不会无聊到杀鸡蛋灭口。当凶手们离去之后,这窝鸡蛋不知为何竟孵化了出来,一窝小鸡就在干草堆中嘁嘁喳喳地叫,被后来赶到的路族人发现了。

        这窝小鸡就被路族人小心翼翼地带了回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养,还好村中有见多识广的山爷和水婆婆,指导族人搭起了鸡棚、尝试着喂养小鸡。有几只鸡后来长大了,然后又开始下蛋孵小鸡,路族人渐渐学会了养鸡。

        其实这也差不多就是散养,鸡是啄虫子吃的,气候相对潮湿温暖的山野地带有各种虫子孳生,城寨里包括各家住的石屋里都有虫子。路村人特别喜欢这群鸡,没事还把鸡群赶到自己家的石屋中四处啄食一番,将烦人的小虫子给清理掉,其中也包括蜈蚣一类可能会蜇人的毒虫。

        路村人是观察了很久才真正学会养鸡的,鸡下的蛋有的能孵出小鸡有的却不能,后来才发现母鸡跟公鸡交配后下的蛋才能孵出后代。但是不论有没有公鸡,母鸡都会下蛋,最棒的母鸡有时一、两天就会下一个蛋,这样的鸡应该注意配种再孵小鸡。

        这群鸡可是族人的宝贝啊,它们既可以赶进屋里去啄毒虫,鸡肉的味道又是那样的鲜美,而且还会源源不断地下蛋。鸡虽好吃却不能随便食用,要尽量留着下蛋,只有那些已经不再下蛋的老母鸡或者数量不需要太多的仔公鸡,才会定期杀了吃肉,每到杀鸡的时候就是村中的节日。

        今天被虎娃和盘瓠撵出城寨、又飞过断崖不见的那只鸡,是一只下蛋正多的母鸡,这下可真是闯了大祸了!

        还没等虎娃和盘瓠回去,族长若山就带领族人拿着武器跑出了城寨。盘瓠最后那一声吼实在太响亮了,就连在后山上采集榆荚的人们都给惊动了。大家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都赶紧跑回村子又拿起棍棒冲出了前门,结果竟是这样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

        虎娃和花尾巴狗被族人们“押”了回去,就在城寨中央那块平时祭奉山神的石台旁,族长若山手持藤条道:“虎娃,你怎么把鸡撵过了断崖?平时不是不让你们擅自去那边吗?这下好了,全村人每月至少损失十个蛋,你说该不该打屁股?”

        三、四岁的小孩,语言逻辑总是和大人不太一样,虎娃露出很害怕的样子,脆声问道:“穿裳打吗?”

        很多人没反应过来,站在若山身旁的水婆婆笑了:“这一次穿裳打,再有下一次就脱裳打!”

        虎娃又好奇地追问道:“那再下一次呢?”

        手持藤条的若山也差点被逗笑了,尽量板着脸喝道:“不能再有下一次,否则屁股打开花!”

        虎娃闻言飞快地跑回了自己的小屋,拿了一块又厚又软的兽皮围在腰间兜住了小屁股。“衣”是穿在上身的,而“裳”则是包裹下身的服饰,所以虎娃才会问是不是穿裳打?其实部族里三、四岁的孩子哪讲究什么衣裳,虎娃平日也就是系了个肚兜而已,此刻他的样子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虎娃用一双小手围上皮裳,很老实地撅起屁股趴在了石台上。在围观者的笑声中,若山挥起藤条抽了下去,声音很响人感觉却不太疼,然后这位族长又说道:“罚你一个月不许吃鸡蛋!”

        城寨里的鸡不论将蛋下在哪里,族人们都会把它拣到一个指定的竹筐中,然后统一分配。生病的人、外出狩猎之前或需要干重活的人,往往会多分一点,而平日分吃鸡蛋最多的就是正在长身体的孩子们。一个月不许吃鸡蛋这种美味,对馋嘴的孩子也算是“重罚”了。

        处罚完了虎娃,若山又对躲在人群中的那条花尾巴狗喝道:“盘瓠,你过来!”

        盘瓠将一双前蹄曲在胸前,直起两条后腿迈着小碎步,耷拉着脑袋也走到石台边,学着虎娃的样子趴在了上面,垂下尾巴撅起了狗屁股。若山板着脸又说道:“没事叫那么大声干嘛,显你嗓门大吗?你那一声不仅把鸡惊走了,也把后山的人都吓了一跳!南花家的阿槿从树上掉下来了,要不是我接得快,他说不定就摔伤了。以后没事不许乱叫!”

        盘瓠趴在那里没说话,它当然也不会说人话,神情显得很委屈。若山挥起藤条“啪”地抽在它的屁股上。盘瓠被打得一哆嗦,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显然很疼。

        族人们在一阵哄笑中散去了,盘瓠还趴在那里泪汪汪地看着身边的虎娃,那样子仿佛在说:“为什么你可以穿着皮裳挨揍,而我却光着屁股被抽?”

        人们又走出城寨的后门到山上继续采集榆荚,山爷边走边笑道:“虎娃这孩子平时看着傻乎乎的,小小年纪却学会了狡诈,居然问我能不能穿裳打?自己跑去围了个屁兜!”

        水婆婆也笑道:“这可真不是狡诈,就是最朴素的童心!他正在长大,在学会世上的事情、明白最简单的道理,他已经知道什么是衣裳,还知道穿裳打没有光屁股那么疼,就是这么简单。这个孩子很有意思,我非常喜欢。”

        山爷若有所思道:“倒确实是这么回事,我们都是从孩子过来的,都会想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有什么秘密、会发生什么事情,想搞明白各种事情的道理。虎娃是一个孩子,其实路村这样的部族也相当于一个孩子,它也在慢慢长大。”

        水婆婆:“盘瓠那条狗来历也很奇特,我看它的样子,说不定有可能成为通灵之兽,你我都知道世上有这种事情。”

        若山:“那条狗是挺聪明的,但说能成通灵之兽恐怕太夸张,**通灵堪比人入化境,哪有那么容易!你觉得它特殊,原因也很简单,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条狗,一直就把自己也当成一个人了。”

        水婆婆又笑了,微微点头道:“那倒也是,否则它干嘛要那样走路呢?”

        盘瓠和那群鸡一样,也是被路族人在清水氏的城寨废墟中找到的。他们在废墟中搜寻残存的器物,发现了一条小狗盘在瓢里。当初白煞下的命令是鸡犬不留,可是偏偏既留下了鸡又留下了犬,甚至还有虎娃这个婴儿。

        那是用野生的瓠瓜壳从中间剖开制成的瓢,两个瓢扣在一起恰好就像一个完整的瓠瓜,这条狗当时刚生下来没多久,身子蜷缩着只有巴掌大小,扣在瓢里才没有被人发现,因此幸运地躲过一劫。它被路村人抱了回来,名字就叫盘瓠。

        路村人也没有养过狗,更不清楚怎么养狗,但这个小东西生命力很顽强,简单的喂养下长得很快,过了不久就能到处撒欢了。它可能在清水氏城寨中就接触过虎娃,幼小的记忆里残留着他的气味,因此和虎娃特别亲近。

        村子里有很多鸡,但只有这一条狗。盘瓠从小没有见过别的狗,接触的都是人,一切所作所为都是在模仿人的样子,下意识里恐怕也把自己当成了人。它平日喜欢用两条后腿站着走路,只有需要快速奔跑时才四蹄着地。

        ……

        盘瓠发出的那一声吼,不仅惊动了整个部族的人,也惊动了远方树得丘上的理清水。从理清水所坐的位置无法直接看到路村这边,但在元神中能观望得很清楚,他石化般的面容上也微微露出异色,也不知是惊是喜。

        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的理清水,这几年来一直坐在那里,仿佛就要永远这么坐下去,最终彻底与这座山峰融为一体。但他也一直在关注着方圆近二百里内的各种动静,期待着连自己也说不清的一线希望,今天听见这声吼,是理清水第一次动容。

        若山和若水的话他也听见了,所谓“**通灵堪比人入化境”,只是一种比喻而已,实际上没那么夸张。深山部族中的祭司与巫祝恐也不完全清楚化境是怎么回事,理清水却是清楚的。世传登天之径八层九转七十二阶,化境就是最后一层,而他四年前已修成化境第九转,只差半步便可求证长生。

        世人中,有幸踏入初境得以修炼,依次迈过各层境界直至最终化境者寥寥。而**之属有幸开启灵智、能入初境得以修行者也很稀少。

        初境是登天路上的第一层,而化境是最后一层,无论对于任何生灵而言都是如此。**非人,它们能迈入初境须开启灵智,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因各种原因夭亡的概率非常大。而今日盘瓠那一声吼,让理清水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