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06、鹰飞狗跳(上)
    理清水虽不能再动用搜神之法感应这吼声中蕴含了何种神通,但从整个村落尤其是后山上那些族人的反应来看,这显然超越了寻常的犬吠,不是一只普通的狗能发出来的。这说明盘瓠获得了某种天赋的神通,这是**可能会开启灵智的征兆。

        有征兆未必能成功,就算成功开启了灵智,也未必就能有所成就,这不仅需要漫长岁月中自然的感悟,也需要以某种方式去引导与点化。否则这样一条懵懂的狗,就和初生的婴儿差不多,它是很难自悟修炼的,在它拥有这种自觉意识之前,恐怕就已寿元到头或意外夭亡了。

        自从虎娃来到路村之后,理清水就一直特别关注这个地方。他很清楚虎娃并非清水氏的遗孤,送虎娃来到清水氏城寨后来又将之救起的那女子身份更是可疑。虽然明知道没有人能派一个婴儿来当卧底,可是当理清水看见这个孩子、尤其是看见他脚踝上套的那个藤环时,总是心怀疑虑。

        可是这种疑虑并不能使理清水忽略虎娃,事实恰恰相反,他总是忍不住要看看虎娃在做什么、如今又怎么样了?但就像当初看见那女子救出婴儿时的情形,理清水最关注的并非婴儿而是那个女子,如今他最关注的不是虎娃而是那条名叫盘瓠的狗。

        这是谁也想不到的,就连一直监控着理清水的白煞也无法预料。因为理清水知道盘瓠的身份,也认识盘瓠的父母——他们是一雄一雌两位已化为人形之犬。

        虽然**通灵得以修行如此可遇不可求,但是这么多年来如此广袤的蛮荒当然出现过,有两只先后开启灵智的狗恰好被理清水发现了,他便以山神的身份指点它们修炼,后来又指引它们相遇。

        这两只犬后来都迈入了登天之径的第四层,又在理清水的指引安排下化为人形进入了清水氏的城寨生活,按照通常的说法这就是两个妖怪,但他们并没有保留任何妖物的特征,外貌行止和部族居民基本没什么区别,除了前后两代祭司之外谁也不清楚他们的身份。

        理清水这么做,不仅是让这两只犬妖能在人烟中学会与领悟更多、于登天之径上走得更远,同时他们也成为了清水氏一族的“守护神兽”。在白煞的手下屠灭清水氏城寨的那天夜里,这两只犬妖也挺身而出,拿起法器斩杀了最多的敌人,最后力战身死。

        他们虽然神通不凡,却远没有像理清水那样已修至化境,像这样化为人形的妖类,虽能结合却不能留下后代,除非是出身于同一族类。而盘瓠的父母恰恰都是犬妖,所以他们会有后代,但父母未入化形境,后代仍然是犬。

        当清水氏一族大劫来临之时,盘瓠刚刚出生一个多月,父母迎敌之前将它扣在了瓢中,也使了神通手法,让这条幼小的狗没有被敌人发现,因此得以劫后余生。盘瓠的父母在理清水看来与清水氏的族人没什么区别,因此盘瓠在他眼中才是清水氏一族真正的遗孤。

        可惜盘瓠只是一条小狗而已,理清水也常常在想,这也许是老天给他的最痛苦的折磨与期待,同时也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他虽不知白煞暗中做了哪些布置,却很清楚白煞一定在监控他的一举一动,他残聚神念与任何人沟通,都可能会受到白煞的监视。

        但谁又能想到,理清水真正最关注的并不是人而是一条狗呢?他很期待盘瓠能有开启灵智的那一天,不论这种希望再渺茫,他也愿意等下去。而今天盘瓠发出的这声吼,使理清水意识到自己并非在妄想,他已经在思索该如何设法指引这条狗踏上修炼之路,虽然岁月可能很漫长,但哪怕用上百年也在所不惜!

        ……

        懵懂无知的盘瓠,做梦也想不到这里的山神竟会对它寄予这样沉重的期待,它就是一条自以为人且快乐开心的花尾巴狗而已。虽然今天挨了揍、老实了一阵子,但过了一会儿它又开始撒欢了,就是屁股蛋子还有点疼。

        天黑之后,盘瓠又钻进虎娃的小屋里睡觉。虎娃睡在一张石头和木板垒起的床上,上面铺着厚厚一层干草,干草上又垫着乱糟糟很多块兽皮。而盘瓠则睡在如狗窝般的石床旁边,它自己叼了不少干草铺在地上,从床上扯来几块兽皮垫着,学着虎娃的样子睡觉。

        不论是淘气孩子还是调皮狗,白天都玩累了,而且他们没什么心思,睡得很香很沉。盘瓠还不时哼哼两声、眼皮微微在动,好像是做梦了,也不知是梦到追鸡还是挨揍?这一觉睡到天光微亮,当公鸡打鸣的时候,盘瓠耳朵一竖就从狗窝里蹦了起来,甩着尾巴飞快地冲了出去。

        虎娃打了个哈欠也醒了,坐起身子看见盘瓠已经不在,赶紧爬下床晃晃悠悠地也跑了出去。他们是去看热闹的,每天凌晨鸡叫之时,村子里经常都会有一番热闹,说不定中午就会有好吃的鸟肉——红嘴隼的肉最香了!

        自从村子里养了鸡,每天凌晨就有公鸡会打鸣,据族人们猜测,这是公鸡在叫母鸡起床下蛋,后来它也成为族人们意识到天亮了该起床劳作的信号。可这里是蛮荒山野深处,能传出很远的报晓鸡鸣声会引来掠食的猛禽。

        那些在夜间盘旋、于黎明时将要归巢的林枭,有可能无声无息地从高空扑下,同样被惊动的还有山中很多其他的猛禽。但虎娃对红嘴隼的印象最深,因为红嘴隼的肉最香、出现的次数也最多。

        白天鸡群在村落里溜达的时候,偶尔会吸引在天上盘旋的猛禽,但它们最常出现在天刚放亮公鸡打鸣之时。夜间鸡都被关在鸡棚里,白天都有族人在村落里看着,可是公鸡刚打鸣时,人们还没有起床、周围很安静,远处猛禽恰好容易发现目标。

        经常早上鸡一叫,就会有红嘴隼之类的猛禽扑下来,而族人已经很有经验了,最精壮的勇士会拿起弓箭和梭枪冲出屋子准备。他们刚开始是为了保护鸡,后来却成了一种日常的狩猎活动,而每日的鸡叫反而成了吸引猎物的诱饵。

        虎娃跑出屋子的时候,村里大部分人都已经起来了,纷纷站在门外望着天空,而精壮男子已准备好弓箭和梭枪躲在各个角落,这也是城寨里特有的娱乐生活。兴奋的盘瓠跑到空地中央朝着天上汪汪叫,村里的小姑娘绿萝赶紧过去在它脑门上拍了一巴掌道:“别叫!你把鸡吓回去了、隼也吓走了,回去贴墙根站着!”

        绿萝说完话也不管盘瓠能不能听懂,揪着狗耳朵把它拖到了空地边的屋檐下。这时公鸡又打鸣了,几只母鸡“咯咯哒”地叫着走出鸡棚,应该是刚刚下了蛋。族人们听见这声音心情大好,就连被罚一个月不许吃鸡蛋的虎娃也仰望天空在没心没肺地傻笑。

        今天运气不错,果然有猛禽扑击而下,随着弓弦声响,先后一只林枭和一只红嘴隼被射落,引发族人们兴奋的欢呼,虎娃也站在那里拍着手嗷嗷叫。就在这时忽有人大吼道:“小心,来了个大家伙!”

        虎娃的小嘴惊成了圆圈状忘记合上,眼睛也瞪得溜圆,他从来没见过那么大的鸟!林枭的翼展通常只有二尺多宽,勉强能抓走一只鸡,而红嘴隼翼展有时超过四尺,最胖的老母鸡都能轻松抓走。可是此刻扑下来的这只鸟,展开双翅竟宽有丈余,带着一阵恶风。

        它全身覆着黑白相间的羽毛,头顶上还有一撮翘起的白翎,尖钩般的鸟喙有一尺长、闪着寒光。

        就听见空中嗖嗖嗖的声音响起,十几支箭已经接连射至。可是那只怪鸟猛地一扑双翼,空中卷起一阵阵细碎的怪风,竟然将羽箭卷得七零八落。有那么两支箭还是射得很准,但被那怪鸟挥起翅膀扫开,发出“当”的声响。

        众人的箭都射空了,巨大的怪鸟扑落的速度太快,已经来不及再射出第二轮箭。很多人同时大喊道:“不好!”还有人在高呼:“绿萝——!”

        小姑娘绿萝被那巨大的怪鸟给吓着了,鸟翅弹开的一支箭恰好砸到了她身边的墙壁上,箭簇擦出一串火星,绿萝尖叫一声便向前跑开,却正跑向怪鸟扑落的地方。那里有两只母鸡正扑扇着翅膀,看怪鸟巨大的爪子绝对能将绿萝攫走。

        伯壮、仲壮同时射出了手中的梭枪,两支梭枪带着风声十分沉重有力。那怪鸟的动作十分灵活,挥起一对巨爪带着旋风拍了出去,啪啪两声将两支沉重的梭枪都给拍飞了,但它的身形也被反冲力又弹向了空中。

        这时就听见绿萝又发出一声惊呼,只见空中的怪鸟双翅一拢,竟然带起一阵奇异的旋风将绿萝给卷了起来。它没能直接抓中猎物,竟然还可以隔空摄人!

        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