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09、复归于婴儿(上)
    远方树得丘上的山神理清水也在关注着这一幕,同时暗自啧啧称赞。如何指引盘瓠这条渐开启灵智的狗自觉迈入初境、开始有意识的修炼,就算他来做,也未必能有比若山此刻更好的办法。

        理清水在感慨——难道自己真的看见了希望吗?而若山的声音中也满是欣慰之意:“这不是因为我用的方法巧妙,而是它已开启天赋神通、有通灵之兆,所以才能如此为之。假如换做普通的禽()兽,怎么做都是没有用的。我看见它白天吃了妖禽肉,药性发作在村子里发疯,才想到可以这么试试的,真是狗有狗的性子啊!”

        若水补充道:“那妖禽肉对于一般人而言只是一味补药,能壮一时气血精力,等药性一过却留不下什么。但是对伯壮、仲壮这样已迈入二境、正在洗炼筋骨形骸者而言,却正适合辅助行功。”

        若山解释道:“伯壮、仲壮都分到了足够多的一份,就算经过了法力处理,这种妖禽肉也要及时服用才能药性不失。我已经吩咐他们定坐行功、希望能早日二境九转圆满,但灵药只是辅助,还得看他们自己的修炼功夫。剩下的妖禽肉,我又炼化了一番,适合虎娃和盘瓠服用。”

        若水一笑道:“你对这两孩子倒是真舍得!盘瓠的情况特殊也就罢了,但是虎娃还那么小……”她的言下之意,将盘瓠也当成了族中的孩子,而不再仅是一条狗。

        若山截住话头道:“正因为虎娃还太小,我才要将那妖禽肉再炼化一番,使他能尽量吸收灵效。就算他还不知修炼,但只要能承受这种补益,也可强身健体。这孩子来历不凡,将来可能成就亦不凡,而且他是清水氏唯一的遗孤,我们得了清水氏一族太多的好处,理应要好好报答。”

        ……

        虎娃今天刚刚躺下时感觉到全身有一股燥热、意识中也有一股朦胧的躁动,可能是那肉汤的原因,白天时他就领教过肉汤的“厉害”,而晚上的感觉则更特别。他吮着手指,在床上拱来拱去好半天没睡着,直至这股燥热渐渐散去,又感觉全身暖洋洋的,五脏六腑甚至每一个毛孔都形容不出的舒服,然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睡梦中的虎娃精气冲和,无意中仍有着一种朦胧的冲动,这种冲动并不包含任何具体的欲念,只伴随着与生俱来的勃发生机,最为朴素而纯粹。在香甜的幸福沉睡中,他的小鸡鸡竟然就这么自然的**了,也不知持续了多久。

        到了后半夜,虎娃做了一个梦,梦中又在吃那无比美味的肉汤,感觉是那么的幸福。这个梦境是如此的清晰,因为就是他睡前真正的经历,仿佛梦境与现实并无分别,醒来后仍记得很清楚。而在在黎明到来之前,虎娃又做了另一个很朦胧的的梦,与昨天的那个梦几乎是一样的。

        美如仙境的山水之间,秀丽的峰峦上,他看见了一个妙曼的身影。虎娃从未离开过所生活的村寨,这里被险峻的群山环绕,除了头顶的天空,看向四周的眼界不会超过十里。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致,恐怕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来,却偏偏在梦中见到了。

        但这个梦境是如此飘渺,他醒来后甚至想不起梦中的情形。此时的虎娃甚至还不完全了解梦的概念,只是伴随着成长与记忆自然有了这种经历。

        第二天,山爷集合族中精壮的勇士,带着盘瓠离开村寨外出打猎去了。狩猎需要选择合适的天气并判断天时的变化,避开可能下雨特别是有暴雨的时节,否则在深山中处境将十分危险。山爷是族中最有经验的人,他熟悉这一带风向、云层的特点,甚至能感应到空中细微的水汽变化。

        盘瓠已拥有初境的体验,可毕竟尚在开启灵智之初,若山不可能像教导一个人那样去教它初境九转的修炼之法,就算说了它也听不懂啊!所以只能让它在反复的体验中自悟修炼,因此它的初境每转之功时间都会很长。

        但盘瓠已经开启了天赋神通,让它在狩猎的过程中逐渐熟悉和运用天赋神通、渐渐有意识的去修炼,自然伴随着初境九转,可能是一种最合适的方式。

        族人外出集体狩猎往往要好几天才能回来,盘瓠第一次离开了村寨,虎娃很羡慕也有些舍不得。山爷并没有将青壮男子都带走,还留下一部分守护村寨,自从发生了怪鸟袭击事件,就更加应该小心。伯壮与仲壮这两位最强大的战士也留下了,山爷嘱咐他们不仅要保护族人同时自己也要好好修炼。

        山爷不在的时候,族中的大小事情就由水婆婆说了算。这天阳光明媚、微风怡人,水婆婆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决定,命令族中已年满十六岁的男子与年满十四岁的女子,其中尚未结亲且年纪未满三十岁者,都集合起来看她纺布。

        部族中的人们生活原始古朴的状态中,有些事情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但在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中却懂事很早。男子年满十六、女子年满十四,就已经可以娶亲或嫁人了,但并非所有的人都会这么早成亲。女孩嫁人一般还算比较早,但一些男子实际成家的年龄都比较大,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要有足够的能力才行。

        水婆婆命令这些人来,当然是想设法指引他们迈入初境。年纪太小的孩子,不仅心智尚未完全成熟且身体亦未发育完全,是不适合过早修炼的,教都没法教。至于超过了三十岁,身心发育已经到了巅峰,却始终无法迈入初境,将来再成功的希望也很小了。

        几年前山神尚在,其实很多族人在祭拜山神的仪式中都不知不觉受过山神的指引,却一直没有迈入初境,若水将希望主要寄托在那些尚未成亲的少年身上。至于已成亲的族人,倒也不是绝对没可能,但是他们生活中的杂琐事更多,心境上受到影响也多,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水婆婆并没说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命令大家来看她纺步;她也没有阻止不符合要求者来围观,只命令留在村中符合要求的族人必须得来。

        村寨里有两片空地,一片就在中央、正前方是祭坛,另一片较小的空地在祭坛后方、水婆婆住的屋子门前。几十名族人按要求盘坐在这片小空地上、面对着水婆婆,而水婆婆坐在自家门前。至于其他族人想看热闹,就躲到一边坐卧随意,但不许跑到前面挡住这些人,更不许乱动说话打扰别人。

        村寨各家几乎都没有凳子,平时就垫块东西在地上跪坐或盘坐,而盘坐比跪坐更稳、上身也更端正,这是大家从小的习惯,几乎不用教。而水婆婆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要大家尽量学她的样子——交腿盘坐。这样的身姿最稳、最正,由身即心,心境也最为安稳端正。

        水婆婆织的是葛布。族人古时的衣裳是兽皮和树叶制成的,兽皮可以御寒,但在温热的季节穿着并不合适,树叶则很容易破烂。而“布”源自于线绳,人们用软滕或植物纤维搓成长条,粗的绳子可以捆扎东西,细的线可以缝制兽皮。

        后来人们将细线编织成片,这就是最早、最原始的布,再后来人们学会了穿织经纬,也开始用简单的纺机织布。山中最好的织布原料是葛藤纤维加工成的葛丝,它很细很轻柔,织成的葛布轻薄舒适,适合贴身穿着或者当夏天的单衣。

        葛藤的根是可以吃的,还可以打成细末去掉纤维、晾制成葛粉保存,当然是好东西,族人们经常会到山中采集。村寨中最早只有葛布,这几年族人们学会了种植火麻,火麻纤维沤制成的丝也可以织成麻布。

        麻布比葛布粗糙也没那么舒适,但火麻是族人自己种的,比野外采集葛藤要方便得多,所以纺麻布也更容易。而且麻还有更多的用处,比如缝制装东西的麻袋,搓成各种结实坚韧的绳子。

        葛布比麻布更好,而水婆婆纺织的葛布是最好的,质地异常致密轻柔且经久不朽,在这一带的各部族中甚至专门被称为“水布”。虎娃平时穿的肚兜,就是“水布”做的。当路族与其他部族交换东西时,“水布”是最受欢迎的物品。

        但是这几年路族人几乎不用“水布”和外族交换东西了,葛布本来就更好更少,何况水婆婆亲手纺的“水布”呢?路族人有了来源稳定、数量有保障的火麻,他们还偶尔用双倍的麻丝与麻布与外族交换葛丝与葛布。

        今天是虎娃第一次亲眼看见水婆婆纺织“水布”,他的个子很小,在那些盘坐者身后要站着才能看见水婆婆。水婆婆织布却不用织机,只是静静的端坐在门前,族人们早已加工好的葛丝就堆放在她的身前。

        虎娃正在好奇的观望,忽然发现地上那一根根细长的葛丝突然就好似活了过来,无风自动飘向水婆婆身前的半空。葛丝交缠相连、纵横穿插、编织经纬,竟缓缓的凭空纺成布料。布料的一端慢慢飘移,而另一端的葛丝仍在不断飞聚、织成长匹。

        **

        PS:首先祝书友们节日快乐!永远充满快乐的童心!

        然后向诸位领导汇报一下工作。我在阿坝高原山中采风未归,只能尽力坚持每日一更,要等到六月四号才能恢复正常更新。

        最后,求推荐!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