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09、复归于婴儿(下)
    009、复归于婴儿(下)

        水婆婆纺布,人却不用动手,地上的葛丝自动飞起织成长匹。族人们的感觉只是惊叹并非惊骇,因为她是大家敬畏的水婆婆,有这样的本事仿佛是理所应当。只是水婆婆要求大家坐在前面看清这一幕,倒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每个人都看见了,可是等他们想仔细看清楚的时候,却有着不同的感受。地上那一道道葛丝飞起,仿佛与体内某种力量相呼应,感觉就有些坐不住。可是水婆婆不许大家乱动,感觉就十分难受,但只强忍着。

        还有人看着看着就感觉头晕恶心,因为空中的飞丝太密了,想把这个过程看得很仔细时,就会进入一种很奇异的状态。视线中的情景仿佛会放大,别的东西都消失了,只有无数密密麻麻的葛丝在飞舞缠绕,心神也随之动荡。

        有人渐渐就不敢再看,只要闭上眼睛,这种难受的感觉也随之消失,可是水婆婆要求大家要看清楚,闭着眼睛又怎么看呢?

        这些淳朴的族人真听话,大多咬牙在坚持,实际上强行坚持是根本坚持不住的,到最后就晕过去了,迷迷糊糊就像睡着了一般;还有人实在进入不了状态,便无法看清织布的过程,仅仅是坐在那里坚持而已。

        虎娃站在后面,瞪大好奇的双眼看着水婆婆施展神奇的本领。他在想,水婆婆是怎么凭空将这些葛丝变成布的?接着他又想起另一件事,那只怪鸟可以隔空摄物,而水婆婆此刻显露的本事可比那只怪鸟厉害多了。

        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便看不清葛丝飞舞的细节,虎娃意识到了这一点,于是就不再想别的,只是想看清楚丝是怎么变成布的,然后他就看清楚了。眼前的场景在放大,天地间仿佛只剩下无数飞丝,缠绕相连穿织成布,每一根比毛发还细的葛丝,此刻在视线里都变得有麻线那么粗。

        虎娃看清了葛丝编织成布的细节,然后也觉得一阵昏沉,昨天明明睡得很好,此刻怎么又犯困了?虎娃用力晃了晃脑袋,脱离了刚才那种状态,看见的仍然是门前纺布的水婆婆。

        虎娃仍然接着看,此刻他不再感觉难受和头晕,渐渐看清的不仅是飞丝成布,而是整个场景。这场面非常流畅、非常好看,伴随着一种自然流动的力量,就像一幅会动的画。虎娃已知什么是画,族人们曾在环绕村落寨墙石头上刻画一些场景,有的是打猎,有的是种树。

        这些图案往往都很简单粗糙,虎娃经常去看那些画面。比如他看见一些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的图案,琢磨明白之后,眼前恍惚就出现了一群族人在追逐猎物的场面。

        此刻的水婆婆在虎娃眼中也成了一幅画,她的发丝在动,衣袂也在动,似以一种奇异的韵律在操控那些葛丝。空中缓缓飘过的葛布,仿佛如山中不断流的溪涧。虎娃看见的是流水,流水为天地间的力量所操控,在山中汇流成溪涧。溪涧仿佛总是那个样子,可是水却不停的在流。

        这是动中之静,流动的水成为人们看见的溪涧,流动的丝成为虎娃看见的布匹。无论世上原先存不存在葛布这种东西,只要将葛丝如此编织,它便会出现;就像水中在中那般汇流,人们就能看见溪涧。要领悟这动中之静,才能看清每一幅场景。

        虎娃仿佛领悟了,这并不是用语言总结的,而就是自然进入了这种状态,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甚至没有意识到自身的存在。在这种状态下,他仿佛在看又仿佛不在看,就这似看非看之间,虎娃入境了,以一种很淳朴的状态。当他连自身都忘了的时候,便闭上了眼睛。

        虎娃感觉自己全身内外都在动,心脏在跳动、胸肺在呼吸、全身的血液在流动,甚至毛发肌肤都在一种潮汐般的律动中,没有一丝一毫是静止的。但在这种动态的感受中,他却进入了一种奇异的安静状态,因此才能清晰的察觉到这一切。

        他站在那里好像是睡着了,面带微笑全身很放松,人却站得很稳并没有倒下,全身暖洋洋的感觉十分舒服。虎娃此刻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水婆婆要族人们看她纺布,希望大家寻找的就是这种状态。

        水婆婆却没有注意到虎娃成功了,因为她根本就想不到。这个孩子太小了,还不到四岁。就算有人看见了虎娃这个样子,恐怕也不会意识到他已入了初境,或者说初照境。

        虎娃的个子很小,是围观人群中最不起眼的一个,而且他身边的很多族人都与他一样闭上了眼睛。闭眼与闭眼的含义也是不同的,想看清楚水婆婆纺布可不好受,大多数人会感觉头晕,只有闭上眼睛不再看才能站得住。

        虎娃最后是被水婆婆的声音唤醒的,只听水婆婆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你们回去之后,要仔细回味此刻的感受。所有符合要求的人,下次接着来看我纺布;而其他人只要没事,也最好都能来。”

        虎娃不知时间已过去了多久,但是水婆婆那匹布已经纺完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疲倦,显然今天所做的事远不止表面上那么轻松。族人散去了,水婆婆并没有发现谁成功进入了初照境,但她也没有太失望,有几名族人的反应还是不错的,将来可以接着练习、接受她的引导。

        自始至终,水婆婆没有多说一句话,也没有告诉族人她想做什么、大家又该怎么办。因为她知道,就算说出来也没用,哪怕将初照境对族人描述清楚,也不等于大家就能进入那种状态。观她纺布,完全是一种不言之教。

        远方树得丘上的理清水暗叹一声,他很清楚若水的目的,这种做法可以说是独具用心。因为面对那些淳朴的族人们,实在没有办法讲解初境修炼之妙。而根据理清水的经验,就算能够讲清楚,让别人听懂、自觉的去寻找那种状态,也未必比若水这种引导方式成功的机会更大。

        但是就连理清水也没有注意到,小不点虎娃今天进入了初照境,这是他同样想不到的,因为这么小的孩子不可能理解修炼境界之妙,就算刻意教也是不可能教会的。可能是因为若水用的法子太特别了,虎娃只是自然的体验到了那种状态。

        对族人们来说,看水婆婆纺布显然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可是水婆婆发了话,大家又不敢不听,就连那些不是必须去看的人也会去。还好水婆婆并不是每天都这样做,时间又过了好几天,她并没有再次召集族人,很多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

        ……

        族长若山率领狩猎的队伍归来了,整个村寨一时变得热闹无比,人人都兴高采烈。这次族中最好的猎人伯壮与仲壮没有去,但收获的猎物却比以往每一次都多,因为有了盘瓠。这条看上去不起眼的花尾巴狗,在山林中动作如风,跳跃扑击有如飞腾,寻常野兽根本就不是它的对手。

        这次外出狩猎,盘瓠也学会了很多东西。山爷教它怎样潜伏、怎样等待最好的时机、怎样和族人配合,也包括怎样放弃。这条狗很听话也很好学,最重要的是它也学会了怎样不乱叫。

        盘瓠的吼声很厉害,全力吼出时能将惊慌的豹子震得从树上掉下来。它要是随意乱吼的话,会将山中的猎物都吓跑的。

        盘瓠这种极具冲击力的吼声与平常的叫声不一样,是他的天赋神通。若山借助狩猎这教会它不要随意动用,并且渐渐学会了控制威力的方向。声音原本是四散传开难以控制的,可是盘瓠却渐渐能将吼声的威力只朝一个方向发出,而其他方位的人听见的只是普通的狗叫。

        这次收获了如此丰富的猎物,盘瓠也成了族人们眼中的英雄。它就算直立站着,个子也不高,每个人看见它都会很走过来亲热的拍拍脑袋、摸摸脖子,搞得这条狗有点郁闷同时也很有些得意。它在虎娃面前摇头晃脑,用一对前肢比划着什么,仿佛想诉说很多事情,可惜它还不会说话。

        狩猎的队伍归来后,水婆婆又一次召集族人观看她纺布,距上一次的时间,已经由上弦月变成了下弦月。外出狩猎的族人中也有符合要求者,这次同样加入了盘坐者的队伍,水婆婆还特意命盘瓠坐也要坐着观看她纺布。

        这条狗的坐姿与其他人不一样,它只是蹲坐而不会像人那样交腿盘坐。很难说这位特殊的“族人”是否符合水婆婆先前的要求,它当然尚未成亲,但也绝对未满十六岁。可是狗的年龄概念应该与人不太一样,所以族人们并未提出异议。

        其他不符合要求的阻燃,仍然围在后面看热闹,很多人看着看着便闭上了眼睛,虎娃便是其中之一。虎娃的感觉与上次差不多,只是那种状态更清晰了,他并不是刻意要这么做,就是觉得这样很舒服很安逸,恨不得水婆婆每天都纺布要大家来看。

        **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