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10、初境的难题(下)
    叔壮并非是伯壮与仲壮的亲兄弟,他从小长得比较瘦弱,父亲希望他能健康强壮,所以起名为“壮”,但村里已经有了伯壮和仲壮,他就只能叫叔壮了。至于阿槿同样不是村里最强壮的少年,他的母亲南花是从村口外断崖那边深山中的花海村嫁过来的。

        蛮荒群山中的族人当然没有见过真正的海洋,但深山中的大湖也被称为“海”。据说越过村外那道几乎深不见底的断崖,另一端的深山中有一座大湖,每到春夏季节湖畔便开满野花,同时湖水因为深浅的不同、在阳光下呈现出不同的颜色,又倒映出周围群山层层叠叠的景象,所以被称为“花海”。

        花海旁的高坡上分布着一个村落,就叫花海村,“花海”既不是族姓也不是部族的氏号,就是一个表示来历的地名。很多深山中的原始部族,并不都像路村这样有一位留下族姓的祖先,他们甚至无姓无氏,只有自己的名字而已。

        阿槿的娘名字就叫“南”,由于来自花海村,人们就按习惯称她为南花。南花的皮肤很白、腰很细,但在族人们的眼中,她并不是一个很标致的女人。原始部族中的女子,最好是胸大、腰粗、四肢浑圆结实,这样既能生孩子又能干活,这是最朴素实用的审美观。

        可是虎娃却觉得南花很漂亮,是村里除了水婆婆之外最好看的女人了。南花嫁到路村之后,并没有因为体型或相貌受到族人的歧视,她的手很巧,擅于干各种细致活,会磨最精制的骨针,所纺的布也是除了水布之外最好的。

        阿槿的样子长得像他娘,当然不是很健壮。盘瓠当初将一只母鸡撵得飞过断崖,发出一声震吼甚至还把远在后山的阿槿吓得从树上掉了下来,没想到阿槿如今也迈入了初境。

        叔壮和阿槿随即成了山爷眼中的宝贝、接受专门的指点,山爷教导他们修炼初境九转,这种修炼甚至比参加部族的集体劳作更为重要。如今路族收获的猎物和物产比以前丰富多了,族人们也不必以前那样不停的辛苦劳作才能生活,有些人便可以脱离劳作也能得到供养。

        水婆婆不再耗费法力以纺布指引族人进入初境,能有两名族人成功,已经是令人惊喜的收获。等再过几年,像绿萝、虎娃批的孩子长成之后,可以再试试,目前这批族人的潜力已经发掘的差不多了。路族如今是前所未有的兴旺,新生的婴儿并未夭折的数量也比往年多了不少。

        一直在默默关注着这一切的理清水也不禁暗暗点头。一个不到五百人的部族,拥有若山、若水这两位高手,还有伯壮、仲壮、叔壮、阿槿这四名已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族人,另外还有盘瓠这条已经开启灵智的狗。这已经相当惊人了,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者超过了百分之一!

        理清水曾经做过在平原上统辖各部族数十万人口的巴国理正,还主持过巴国学宫,他当然见多识广。在那些生产发达、文明繁荣的大型城郭中,尽管人们所掌握的种种手段与技能要先进得多,但是能迈入初境者不足千分之一。

        但越是原始古朴的部族,这种比例就越高,只要以正确的方法引导他们。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心境与心态更加朴素,心里没有太多的事情,也没有受到世俗间太多东西的干扰,因而更容易进入那种状态吧?

        朴素的原始部落族人,在同样方式的引导下,迈入初境的希望更大——这是理清水总结出的规律。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落后的部族就能因此变得更强大,迈入初境仅仅是个人的修炼,而其他大部分族人并未拥有同样的成就,他们仍生活在原始落后环境中。

        迈入初境修炼,也并不意味着就能突破重重境界。表面上看,初境只能使人的知觉更加敏锐,二境只能使人的力量更强。少数人的敏锐与强大,并不能让整个部族获得蜕变式的进步,其改善环境与生活的作用,远远无法与全体族人大规模掌握运用更多的知识与技能相比。

        等到迈入三境,才开始具备一些能力,可以加工一些普通人很难制作的东西。而迈入四境之后,才能炼制真正属于修炼者的器物,也可以给普通人加工工具、完成一些效率极高的劳作。可是这样的人少之又少,不仅需要非常出色的天赋,更需要高明的指引,原始部族中恰恰很难具备这种条件。

        像路村这样拥有若山和若水这两位五境高手的蛮荒部族,实在是极为罕见。但是话又说回来,就算是若山、若水用尽一身神通,想为族人们做种种事情、提供给他们一切原本无法或者很难得到的东西,也是力有未及。而且他们有幸踏上了这条路,谁的目的都不是为了无休止的去做最辛苦的劳工。

        就算退一万步说,若山若水做到了这一点,使族人们生活中能享用的一切,与那些平原上先进的大族没什么区别,那也等于让部族暂时脱离了原始古朴的状态,再指引族人迈入初境,成功的可能性也会变得一样低。而且更严重的是,假如有一天若山、若水不在了,部族里未必能持续出现这样的人物,那对于他们的生存将是致命的打击。

        理清水当年在巴国学宫中就讲过这个问题,并且称之为“初境的难题”。理清水还曾预言,人们曾掌握的知识与技能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先进,甚至能做到很多以前只能凭借神通法力才能做到的事情,这也是一个规律。但与此同时,人们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将会变得越来越难。

        这看上去是一个无解的难题,但理清水却认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人类部族毕竟是要向更文明、更富足的时代发展,能迈过初境得以修炼者就算变得更少,但也不会消失,将来只看个人的心境。

        而且“初境的难题”并非绝对,人们在原始古朴的状态中更容易迈入初境,但也有前提:不仅是都受到正确的指引,更重要的是先天灵智、生理构造上并无区别,只是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中而已。假如是灵智未开的族类,等同于山野**,迈入初境反而又变得艰难无比。

        理清水观路族众人,又想起很久之前曾总结与思考的问题。

        每个月色明亮的夜里,盘瓠仍在月光下定坐,谁也不知它已修成初境几转,身为一只开启灵智之初的兽类,这个过程必然很漫长。而理清水总是默默的关注着它,有一天入夜时分,理清水却差点又一次睁开了眼睛。

        令他感到震惊的并不是盘瓠,而是石屋中原本躺着睡觉的虎娃。虎娃这天夜里竟然坐了起来,就像水婆婆纺布时那样交腿盘坐,双手自然放在小腹前,气息均匀绵长,全身都处在极为放松安稳的状态中。

        虎娃会这么做,既是水婆婆所教,也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他在初境中已修炼很久,几乎每个夜晚都会自然进入并体会那种玄妙的状态,他也没有什么行功精进的意识与目的,不知反复多少次将这种动静交替的玄妙感觉体验得越来越清晰。

        就在这天夜里,虎娃忽觉周身气机发动,那种玄妙的感觉仿佛化成了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体内萌动流转,他自然就坐了起来,觉得这样更加安适,无意中学的就是水婆婆纺布时的姿势。虎娃仍处在初境修炼之中,静夜中万籁之声是前所未有的清晰,清晰的极致便是一种新的突破。

        虎娃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还闭着眼睛,但他却能朦胧的看见小屋内的情景,接着这种感知舒展,仿佛穿过石屋见到了月色下的整个村落、盘瓠正在祭坛前盘坐。不仅是村落,虎娃还朦胧看见了村落外的山野,那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的树木、展翅滑过夜空的灵枭。

        这不可能是用普通的眼睛看见的,就连虎娃自己也形容不清他是怎么看见的,就是一种定境中的景象呈现。虎娃并没有去想,他只是“看见了”,然后渐渐的将这种感知收回,看见的便是自己。

        他的身体还坐在床上,但意识仿佛成为了独立的存在,能够感知到五脏六腑和毛发肌肤。这不能用普通的视觉来形容,或者不能说是看见,而就是一种清晰的感知,清楚其形状、位置、伴随生机律动的状态。

        虎娃并不清楚,这就是所谓的初境九转圆满。而在境界更高的二境之中,主要修炼的是腑脏筋骨,获得超过常人的力量、拥有健康旺盛的体魄,其根基便是能清晰的感知自身的一切。

        虎娃此刻尚未进入二境,但已初境九转圆满,却无人知晓。理清水曾经只差半步就迈出了传说中的登天之径,也算是世上顶尖的大宗师了,他无意间发现了虎娃的举动,这才突然警醒过来——这孩子不知何时已迈入初境修炼,而且看他的样子,竟有可能已初境九转圆满!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