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16、狂奔的犀渠(上)
    哪怕是路村的狩猎队伍首领、已迈入二境多年的伯壮,看见这个场面心中也会打怵,只能首先选择避其锋芒,绝不会正面迎击一只发狂的犀渠兽。可是虎娃站在水潭边并没有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犀渠兽朝他狂奔而来——这孩子吓傻了吗?

        若是聪明的话,他应该赶紧向侧面跑、爬上陡峭的高处,寻找乱石间犀渠兽那庞大的体型无法穿过的狭窄地带躲避,或许还有可能保住小命,同时赶紧全力吹响随身带的竹哨,或许花海村那边有人能听得见。水婆婆给他这根竹哨,就是在遇到危险时用的,难道他没有意识到吗?

        在虎娃的看来,这个场面确实并不算危险,所以也用不着吹竹哨。而且他清楚自己离花海村有多远,得绕过大湖再往山上爬半天才能到达这里,就算有人能听见哨音,来得再快也绝不会比眼前的犀渠兽更快。

        他当然更不是吓傻了,只是在观察、非常专注的观察,此刻虽不是夜间定坐修炼,却一样进入了那种奇异的状态,仿佛好几年前站在空地上观看水婆婆纺布。他延伸出清晰的感知体会着犀渠兽动作的第一个细节,甚至包括奔跑中每一块肌肉、每一根骨头的运动与受力情况。

        虎娃早已内照分明,但人的身体结构毕竟与各种兽类不同,他也需要去观察体会。很多四足兽类的运动都有相似的特点,行走时基本上是在三足落地的状态下迈出一足,并且有明显的顺序,比如左前、左后、右前、右后。

        但在奔跑时就会有变化,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渐渐变成了两只后足蹬地、身体腾空、两只前足落地、后足落地前足抬起、后足再蹬地……。身体从腾空状态下落时,两只前足着地几乎是同时的,但也有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差。

        盘瓠平时虽直立行走,但快速奔跑时也是这个样子,虎娃早就了然于胸。犀渠兽狂奔的动作和盘瓠是类似的,但由于它的体型太庞大、身躯过于沉重,所以腾空的时间非常短、高度比较低,而且每次前蹄落地都特别沉重,溅得河谷中碎石乱飞。

        犀渠兽狂奔时低着头、可怕的独角直指前方,地面的震动越来越明显。虎娃却好似处在一种忘我的状态中浑然不觉,眼前的犀渠兽成了一幅动态的画,每一个动作的细节都在清晰的向他展示。

        盘瓠的神情很凝重,蹲在虎娃的身边并没有乱叫,眼睛死死的盯着奔来的犀渠,目光中甚至有些兴奋和期待。它当然知道山爷要它在野外保护虎娃,可惜这些年都没碰到过什么让它大展身手的机会,它也清楚自己长了不少本事,如今终于可以在虎娃面前露脸了。

        这头犀渠兽看上去很可怕,需要小心对付,等它奔到四丈到五丈距离之间,再发出威力最强大的震吼,让这个大家伙失神减速,然后自己就可以猛扑过去跳上它脖子,张口咬它的要害、将撕咬的力量穿透它的筋骨!

        盘瓠就是这么打算的,眼看犀渠兽沿着河谷已经冲到了五丈开外,它正要发动,虎娃却突然先动手了。孩子的双手各拿着一个石头蛋,正是今天刚刚拣到的两枚,嗖嗖两声就砸了出去,并没有摆什么夸张的造型,动作非常干净利索。

        盘瓠的目力如今已比普通的狗眼强得太多,它能看清两枚石头蛋在空中滑出的轨迹。看似同时出手,其实也有短暂的时间差,在空中飞过是一前一后。虎娃并没有打犀渠兽的眼睛这样明显脆弱无防护的部位,因为还有五丈多的距离,犀渠兽只要反应快稍扭头就能躲开;况且就算打中了,犀渠兽闭着眼睛也能冲过来。

        虎娃的石头虽然又快又急,能将一个成年人打倒,但对犀渠兽却没什么用处。犀渠兽粗糙的皮有人的一根手指那么厚,筋骨强悍力大无穷,石头就算打在脑门上,也就差不多等于用力给人弹个响指。

        虎娃打的是犀渠兽根本躲不开的部位,石头离手的时候,犀渠兽的身体正好有短暂的腾空,第一枚石蛋打中目标的时候,正是它左前蹄落地受力的那一瞬间,打中是蹄子上方与小腿相连的关节部位,大致相当于人的脚踝。

        虎娃用了全力,猛兽的前冲之势则更惊人,犀渠兽的脚踝部位只有很薄的皮包着坚硬的骨节,石蛋“啪”的一声就碎了。犀渠兽虽没有受伤,但也很有些吃痛,恰在蹄子落地承受着最大冲击时挨了这么一下,左前腿当即就微微一软。

        但这一击还不至于让它失去重心摔倒,紧接着它的右前蹄落地,时间间隔极短,普通人几乎分辨不清。另一枚石头蛋也飞到了,重重的砸在它右腿前方同样的位置。这枚石蛋就是虎娃刚刚拣到的几可乱真的“鸡蛋”,它并没有碎裂,而是“嘭”的一声被弹出很远。

        与此同时,就听“咔嚓”一声,犀渠兽的右前蹄居然从与小腿相连的关节部位折断了,前腿一软沉重的上身便往下一扑,可是那巨大的速度惯性仍在,它竟翻了个跟头仰面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河床上向前滑行出很远,激荡起一股碎石烟尘。

        虎娃的石头蛋怎么能把犀渠兽的腿打断呢?其实主要的力量不是来自于这枚石头,而是犀渠兽自己。它的左前蹄吃痛微微一软,紧接着右前蹄落地,而两只后蹄仍然处于腾空的状态,庞大的体重以及奔跑时的冲击力,瞬间都落在了这一只脚上,全靠关节的缓冲。

        石蛋正在这一瞬间打中相对最脆弱的部位,犀渠兽的“脚”崴了,就像一个绷紧的东西突然出现了裂痕。在这里情况下崴了脚可不比平时,后果太严重了!紧接着就在庞大的体重压力和飞奔的惯性冲击下关节脱臼了,而它的身体却仍在前冲,一只蹄子便硬生生的折断了。

        犀渠兽翻了个跟头从高处仰面摔落,在河滩中滑出很远,恰恰停在离虎娃身前三尺的地方。它的半边身子浸在水潭里,半边身子倒在碎石滩上,已经一动不动了。犀渠兽并不是被虎娃的石头蛋砸死的,它向前摔倒时下巴戳在地上、后半身飞起,自己将脖子给摔断了。

        盘瓠有点看傻眼了,仍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一动未动,突然喷了一口粗气整个身子都趴倒在地。它运转全身的力量已经达到最紧张的状态,结果这股劲却没发出去,硬生生的被憋住了,也难怪会有这种反应。等它再直着身子站起来的时候,看向虎娃的眼神充满了崇拜!

        盘瓠不是没见过人们打猎,相反它已身经百战,却从没见过虎娃这样一个孩子挥手就放倒了一头发狂的犀渠兽。更令盘瓠感叹的是,虎娃一点得意或吃惊的样子都没有,轻轻松松、平平常常,给人的感觉就像在石头上敲碎了一个鸡蛋。

        盘瓠今天本想在虎娃面前露脸、显弄自己的本事。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盘瓠总喜欢跟在虎娃屁股后面乱跑,虎娃就像是它的兄长。后来盘瓠的本事大了,但它也没有认为自己比虎娃更了不起,只是感觉自己很有用。它刚才的想法,本有些小弟在老大面前显能耐的意思。

        不料虎娃却来了这么一手,让盘瓠佩服得是五体投地啊!它的能耐没显成,虎娃的能耐却把它给当场镇住了。盘瓠摇着尾巴、伸着舌头,一副想讨好的样子,假如这条狗会说话,此刻可能想说的意思就是——老大,你太厉害了!我崇拜你,以后坚决跟着你混!

        虎娃的神情却很平静,他搓了搓小手,看着那倒下的庞然大物居然还叹了一口气:“唉,这个大家伙也太不走运了,它为什么非要冲过来想杀我们呢?假如它跑得不是那么快、冲得不是那么猛,我还真没办法打倒它,就得带着你赶紧逃命了。……那枚石头蛋哪儿去了?刚才它没碎,被弹飞了,你快帮我找回来。”

        虎娃很清醒,他说的是实话。假如犀渠兽站在那里不动,他的石头蛋打过去根本造不成实质的伤害;假如犀渠兽跑得慢一点、不是那么疯狂的猛冲,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将之放倒。这头猛兽筋骨强横、皮糙肉厚难以力敌,可是虎娃并不需要对付它最强大的力量,只需击中其最脆弱的破绽即可。

        话说起来轻松,但前提是能找得到这种破绽,还能把握稍纵即逝时机准确的击中,并且让对方躲不开。虎娃做到了这一点,而且他看见犀渠兽冲来的时候,就清楚自己能做到,就像清楚拿一个鸡蛋磕在石头上、蛋壳自然就会碎掉一样。

        找东西是狗的最擅长,盘瓠闻言赶紧跑向河谷旁的杂树丛,屁颠屁颠的叼回了那枚石头蛋,献宝似的将它交给虎娃。虎娃摸着石头蛋自言自语道:“这块石头真不错,应该好好收着。”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