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019、梦境的演变(上)
    若山曾有很多次机会,有可能发现虎娃的状况——他早已迈入初境修炼、如今甚至已是一位二境修士。比如虎娃将猴子的肩膀打脱臼,他与盘瓠深山中猎杀了那头犀渠兽,今天又听见了猴子等人在高崖上的说话声。

        若山却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不是因为他不够聪明,事实恰恰相反,他可能是这片蛮荒中最为睿智的人。原因只是一种先入为主的成见,他根本想不到,所以将各种事情都归结于巧合或其他的原因了。

        若山与若水说话时,虎娃正在定坐修炼中。他此时的修炼与初境中已有所不同,这种变化也是自然发生的,就像飞瀑流到山崖下,在低洼处自然就汇成了水潭。当初那随着清晰的感知而带来的身心躁动,早已被收摄,处于一片安宁的状态,不仅是动中有静、静中有动,而是动静相融。

        不用刻意去看去想,就能感知身体内最细微的变化与运动,在这种状态下是已忘记了外界的存在,就算能知道到外界发生的事情也不会在思绪中留下痕迹,除非是受到极大的扰动脱离了这种定境。

        人的意识存在于哪里,头脑中吗?从生理的角度是如此。但当人们闭上眼睛感受自身时,以心观身,那么这颗心又在哪里?忘却寻常五官之后,感知又是从哪里出现的?

        虎娃当然不知道这便是“摄欲见元神”的征兆,要等到很多年之后他才能回头去总结,如今只是一种最朴素的自然体验。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周身流转,巡行着先天自然的道路,当它与意识为一体,再运行到身体的不同部位时,意识仿佛也在跟随。

        意识于存在中游走,元神随元气在经络中循行,人在自身这片天地中巡行,这是一种奇妙的定境体验。筋骨腑脏在这个过程中受到洗炼,是无意又似有意,生机渐渐达到一种在先天条件下接近完美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甚至可以祛除伤病。

        这种状态的出现,其实就是所谓神通法力的源头。但此时也许还不能称为神通法力,它并不能对谁去施展,只是在洗炼自身。但是人进入这种境界也有外在的表现,会变得健壮有力,在先天的身体条件下达到一种最完美的状态。

        所以进入二境的战士,不仅敏捷有力,而且身体协调、反应极快。据理清水所知,自古以来人们对登天之径的探索走过很多条不同的道路,最终能到达的高度各不相同。比如有些修炼方法只到二境为止,也许是找不到继续向上突破的路径,也许是不知还有更高的层次。

        那么有人就会追求各自能达到的状态极致,比如在二境中运转这流转的力量反复的洗炼筋骨腑脏,使身体变得超常的强悍,甚至力大无穷,到了极致状态还可以运转外放的内劲。这种修炼永远都在二境之中,看上去仿佛也是无穷无尽的,可是到了暮年,终究也有力衰散功的那一天,而且在尽管人的巅峰状态时会很强壮,但未必更长寿。

        理清水见过这种秘传,路族就有,是他们的祖先路武丁留下来的,被称为武丁劲或者开山劲。百年前路村曾有族人修习,而如今的若山族长是得到开山劲传承的最后一位族人。

        若山是在理清水的指引下进入初境修炼的,理清水则告诉他,开山劲只能修炼到二境为止,看似可以永远习练下去,却是一条走不到尽头的无涯路,永远都在二境之中。

        如此也就罢了,以二境的修为追求那种力大无穷的神通,过度运用身体形骸的力量,会给自身带来极大的伤害与隐患。若山练了也就练了,但以后最好不要轻易动用开山劲,理清水则给了他更高境界的指引,若山如今当然也用不着施展开山劲了。

        但在若山之前,路村人世代习练开山劲,只要修成此功,族中勇士们个个强壮有力,在蛮荒中从一个不满二百人的小部族渐渐走向强盛。但像这些人往往都难得长寿,这个部族中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三境修士,他们甚至连三境是什么都不知道。

        山神出现指引若山,若山才知其中玄妙,他没有继续习练开山劲,而是修炼理清水所教的“五气”之功,后来成功突破了三境。若山因习练开山劲也留下了隐患,待他突破四境之后,山神又教了他另一套秘诀,消除了隐患,接着又突破了五境,所以才得青春与寿元长久。

        此后若山便没有再传授族人开山劲,因为他知道了另一条修炼的道路,希望族人若有幸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也能与他一样走得更高更远。就连若水也只是听说过族中世代相传的开山劲,但没有修炼过。

        如今虎娃也迈入二境修炼,他既没有得到理清水的指引,也没有得传族中古老的开山劲,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要追求三境的突破,也不是在追求力大无穷的状态,就是觉得这样感觉身体更舒适,人也更清醒、更有精神。

        当他进入状态时,伴随着元神元气自然的循行,绵绵若存无始无终,元神中就浮现出体内的经络窍穴。很久之前轩辕天帝也曾传“灵枢诀”留于世间,据说修成灵枢诀,并迈过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路而成仙者,便会飞升轩辕天帝所开辟的帝乡神土永享长生。

        灵枢诀的根基,就在于经络窍穴的修炼。虎娃当然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他连灵枢诀的名字都没听说过。这只是一种自然的体验,当元气自发巡行洗炼形骸时,先天的经络窍穴便浮现于元神运转中。

        所谓二境九转,就是这种身心神气的洗炼,当周身天地全部洗炼达到均衡完美的状态之后,所谓的功力就会更上一层,反复至九转方得圆满。九转圆满也是有征兆的——仿佛神气流转可由内而外,无形的感知能触外物。

        如果勉强打一个比喻,二境九转圆满的状态,就像能伸出一只无形的手、直接摸到外界的东西,而不仅像初境圆满那种隐约能够感应到周围事物存在的状态。只要在神识所能触及的范围内,就算闭上眼睛也能感知到外物的大小、形状、甚至温度与律动。

        每一层境界的修炼都是更高境界的根基,比如山神理清水,假如不是以当年的初境与二境修为位根基再往上层层突破,以他现在的状态也不可能察知方圆二百里内所发生的一切。理清水很关注虎娃,他很想知道这孩子何时能二境修炼圆满?而虎娃将来二境修炼圆满,又会怎样自然突破三境?

        虎娃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修炼二境,他只是自然的体验与经历这种成长,与平时做别的事没什么两样。但理清水却觉得自己不能再等太久了,他已经察觉到这片宁静已久的蛮荒中有危机正在到来,这些部族恐怕都可能会被卷进去。

        若山处置鱼梁等人非常干净利索,没有走漏一点风声,有鱼村也不会知道这批族人遇到了什么,只知他们消失在深山中永远没有回来。但若山同样不知道国君使者到来的事情,更不清楚遥远的山外、巴原上所发生的变化。

        理清水虽然很关注虎娃,但他最关心的还是盘瓠。盘瓠完全将自己当成了路村的族人,而且成了路村的守护兽,假如路族卷入大的冲突中,敌人首当其冲要对付的就是盘瓠。因为盘瓠的本事,在虎娃猎杀那头犀渠兽之后已经广为人知了,这就像虎娃所谓的身世来历,很容易给他带来危险。

        理清水在考虑,选择什么样的时机去指引这条狗,让它真正明晰修炼的道路。这条狗的灵智已开,能听懂的话也越来越多、能理解的意思也越来越复杂,或许可以尝试着与它沟通了吧?正有一批有鱼村的族人消失不见,对理清水而言倒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好机会,就算有人察觉异动暗中追查,也会被别的线索误导。

        但理清水还没法下定决心,他的机会不多、能动用的手段也有限,要等到最恰当的时机、将一切都考虑成熟才行。

        ……

        第二天一大早,虎娃又来到了若山的屋中。若山有些惊讶的问道:“孩子,你又找我有什么事吗?鸡已经叫了,你为什么不在外面看热闹?”

        虎娃答道:“我确实有事想问问山爷您,我昨天又做了一个梦。”

        若山关切道:“难道你做恶梦了吗,梦见了白天的事情?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不要害怕,事情已经过去,就不必再多想了。”

        虎娃却摇头道:“不是昨天的事情,梦里是我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从来没有见过的人。我一直在做这个梦,原先总是记不清,现在越来越清楚了,梦却开始变化。昨天后半夜我又做了这个梦,觉得好奇怪,山爷您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C

太上章书友推荐阅读: